青年大法弟子十一年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七日】我是一名青年大法弟子,今年二十五岁,在大法中已经修炼十一年了。在这滚滚红尘中,在这新旧宇宙的更新交替时期能够幸遇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修炼万古不遇的法轮大法,真是万幸。现在借明慧网这个大法弟子交流平台,谈谈自己的修炼经历与体悟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各位同修分享。

得法破迷

记的很小的时候,每天晚上睡觉的时候,一闭上眼睛总看见一个女子在自己身边守着,看着自己。奇怪的是她那个屋子是明亮的,而且我能清楚的看到她的模样,她总是微笑的看着我。我不明白自己为什么会看到她?她又是从哪里来?又为什么会向我微笑?不知不觉中也不知什么时候就看不到她了。那时我经常问自己为什么会来到这个世上?我活着的意义又是为了什么?仰望天空,我多么希望能够有一个从天到地的那么长的梯子该有多好啊!真想看一看天上是什么样子?

随着年龄的增长,这些奇妙的事情与记忆早已被尘封了起来,由于自己小时候无人看管,加之哥哥的无理欺负与殴打,先天的纯真却被“仇恨”所代替。小时候与母亲一起下地的时候,被拉庄稼的车扣在下面,却一点没有受伤。掉進大河里,喝了好多的水,却没被淹死。听人们常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不知道自己是否还会有什么“福”。

直到一九九七年,法轮大法洪传到了我们本地,母亲修炼了法轮大法,戒掉了以前抽烟、喝酒的恶习,也不爱发脾气了。那时我看着师父的“教功图解”,就感到新奇、亲切。于是便学着母亲的样子打起了盘坐,没想到一下就能做到“五心朝天”。从此以后,我便踏上了返本归真的大道,于九八年正式修炼,那年我十三岁。

修炼以后,师父打开了我儿时的记忆,我明白了是师父一直在身边呵护着我,所以才会屡次大难不死。而修炼法轮大法就是我生命中最大的“福”。随着修炼,师父打开了我的天目,有时师父的法身、法轮会显现在我的面前,每当这时,我都想那是师父在鼓励弟子要勇猛精進。

印象很深的一次是自己早上去学校上学,由于冬天的早上天还很黑,自己修炼以前非常胆小,不敢走夜路。自从修炼大法以后我相信自己有师父保护,有天龙八部护法,胆子一天比一天大,经常一个人在满天星斗与月光的陪伴下去上学。因为我心中想着师父,装着大法,我感觉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那一天我去的比较早,学校的门还上着锁,我在门外静静的等候。正当自己抬头向夜空望去,霎那间看见两个巨大的佛穿着黄袈裟,卷卷发,对面而坐,高大无比,他们的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地上小小的我,他们的眼神是那样的专注。

魔难面前 信师信法

九九年“七﹒二零”风云突变,大魔头与中共邪党狼狈为奸,发动了这场史无前例的疯狂迫害,一方面中共邪党在电视上每天播放诬陷师父,诬陷大法的谎言,一方面邪党各个机关单位,部门层层施压,村干部与政法委经常到大法弟子家進行“巡视”,并且每一名大法弟子都有邪党人员在暗中监视。母亲和本地区的同修们还经常被非法劫持到当地的派出所非法软禁。不修炼的家人感到巨大的精神压力。由于父亲听信邪党的谣言蛊惑,惧怕于邪党的淫威,曾一度激烈的阻止我和母亲修炼大法。那段时期自己不知道挨了父亲和哥哥多少次打。

为了能够有学法炼功的环境,不再被父亲和哥哥所牵制,我自己搬進了家里的厨房睡觉,虽然只有几平方米,但是对于我来说却是如鱼得水,我更加热爱自己的这一方小小的净土。尽管夏天象锅炉一样的闷热,冬天象冰窖一样寒冷,可是我一点也不觉的苦,因为我心中有法,只要自己能够在大法中修炼,对于我来说,再苦也是幸福的。我深知生命中如果没有法轮大法,我的生命将毫无意义,这世上再也没有什么是值得自己活下去的了。由于晚上父亲不让点灯,我就利用他们晚上看电视时透过玻璃所射到我这里的亮光来学法。有时我就自己出去和同修们一起学法炼功,并抄写师父的新经文与讲法,然后再由同修分发给周边地区的同修。有时自己晚上从同修那里回来的时候,家里人已把门从里面插上了门闩,我就悄悄的跳墙头回到屋里。回忆着一天在大法中的所得与同修们在一起时的愉悦,心中充满了幸福。

有一次自己刚刚去同修家炼功,就被哥哥训斥了一顿,并把我带回家。那一刻我站在自家的院子里,望着天上的星星,心中对师父说,自己出去学法、炼功不对吗?难道我就被他制约住了吗?不行,我要回去炼功,于是又回去与同修们一起炼功。当炼到“法轮桩法”双手叠扣小腹时,突然法轮带动着我的胳膊转了起来,在我的胳膊的内侧在旋转,我知道自己做对了,师父在鼓励着我,师父就在我的身边。

后来邪党人员的迫害愈演愈烈,有时同修们在地里干活,就被邪党人员非法劫持。父亲就是在邪党人员一次又一次的非法骚扰下,承受不了妻离子散的巨大精神压力,在一次母亲被非法软禁期间,晚上一个人偷偷服了农(毒)药,当时家里只有我和父亲两个人。那天晚上我在屋里呆着,父亲在外屋坐着,过了好长时间,我感觉父亲与往常有点儿不大一样,就到外屋和父亲说话。父亲问我:“如果爸爸死了,你想不想爸爸?”面对父亲这出人意料的问题我稍顿了片刻说:“想。”于是父亲泪眼模糊,向我哭诉着自己已经服下了毒药,看得出父亲已经后悔了自己这种“不得已”的行为。说话间我眼睁睁的看着父亲在自己面前浑身抽搐,嘴里开始吐大量白沫,浑身僵硬,倒在了地上。原来父亲已经在屋外服毒有一段时间了,而药性发作来的是那样的快,那样的突然,让人措手不及。十多岁的我看着眼前的父亲,一时之间不知如何是好。不容多想,自己先把老叔(父亲的弟弟)叫来,于是老叔找了一辆车将父亲送去了医院,我站在门外望着远去的车渐渐的消失在夜色中。

回到屋里,我独自一人在屋里静静的坐着,想起了还在被非法软禁的母亲,又想起了父亲是不是能……内心不能平静。忽然我想起了自己是大法弟子,一人炼功,全家会受益的。想到这里我开始抑制那些不好的思想,不管是什么念头统统把它当成是思想业力,尽力去排斥它,我感觉自己在与一种强大的无形的压力在对峙。正在这时,师父关于念佛号的那段法打入了我的脑中,我眼前一亮,想起了师父的名字。于是我就不停的在大脑中反复默念“李洪志老师”、“真、善、忍”和《转法轮》。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在不知不觉中之前那些像野马奔腾似的各种各样的思想念头消失的无影无踪,自己就好象置身于一片旷宇之中,感觉是那样的美妙、宁静与祥和,更不可思议的是我的脸上竟露出了轻松、愉快的笑容。此时此刻我已经知道了父亲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已经安然无恙,脱离了生命危险。

之后不长时间,母亲也回到了家里。她说当自己看到父亲的第一念时就是信师信法,要一修到底。因为家里的亲人在这场迫害中承受了许多,如果自己不好好修,首先对不起的就是他们。父亲和哥哥现在都已明白大法真相,早已做了三退,并且写了郑重声明。

進京护法 兑现誓约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推進,我开始萌发了去北京证实法的愿望。一次当自己学到师父《精進要旨》〈和时间的对话〉一篇中:

“神:我看不能当神的就不要再拖下去了,其实他只能是人。
师:(自语)在人世中,他们真的迷的太深了,最后只能是这样了,就怕最后连人都当不上啊!
神:其实能在新的世界里当上人也是不错的了,比起宇宙中被历史淘汰的无数高层生命来说,已是无比幸运了。
师:我还是想再等一等,看看把更微观的破坏人类的物质清理干净时,再看一看怎么样,再下决定。他们毕竟是来得法的。”

我体悟到师尊的无量慈悲是宇宙中任何一层生命都无法知道与全面理解的,而作为大法弟子,人间的护法神,就是要在任何时候都能放下自我,无条件的圆容大法。那一刻,我感到师尊给我打开了好多的东西,使我更加明确了自己要走的修炼道路。在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份,我们一行十多名大法弟子一同踏上了北京天安门。临走前我流着泪给父亲和哥哥写了一封书信,告诉他们自己去了北京天安门证实法,我对他们说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体会,如今大法蒙受千古奇冤,自己必须说一句“法轮大法好”。当踏上天安门的那一刻时,我在心中默默的对师父说:“师父啊,弟子来晚了。”

当时天安门广场附近与北京各个街道真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当我们在天安门广场一字排开,炼法轮桩法时,不长时间就被天安门广场附近早已备好的警车拉到了天安门附近的拘留所。在那里,同修们在北京警察的面前都留下了自己的心里话,那就是“法轮大法好”、“法正乾坤”、“还李老师清白”、“还法轮大法清白”,北京的警察用笔记下了同修们说的每一句话,我看到他们手里已经有非常多的大法弟子的记录,上面写的全都是这几句话。

后来我们被非法遣返,遭到了本地恶警的非法迫害。之后大家都被非法劳教了,由于我岁数小,不到劳教的年龄,恶警们就把我送到了本地区的看守所非法拘留。当我一進看守所的监室,里面的犯人就问我是怎么進来的。我告诉他们我是炼法轮功的,当时那个屋子只有我一个炼功人,然后又给他们讲真相,以及那些恶警是怎样折磨我的。他们听了全都骂那些恶警,居然连一个孩子都不放过。他们不断的问我各种问题,我都一一的回答他们。其中一个犯人问我:“你这么小的年龄進来,家里人会担心你的,你的父母该怎么办?”我郑重的告诉他:“自古忠孝不两全,不是我不愿意孝敬父母,是他们(邪党)非要把我们抓進来。”还给他们讲自己在大法中身心受益的经历,他们就象听神话故事一样听的入神。

在看守所曾经有一个殴打大法弟子的犯人,他的手第二天就肿了。他跟我悄悄的说:“你们这些人都有神保护,碰不得。”之后的每一天他都让我给他背诵师父的《洪吟》,不然他就象缺了什么似的,晚上睡不着觉。临走的时候还说要给自己家里也挂上“真、善、忍”的大字。

历经了数日的非法拘禁,我回到了家里。可是母亲和其他同修都被非法劳教了,面对亲人的误解,面对世人的讽刺与嘲笑,我没有倒下,不管家里、家外的活自己都把它做好,心中只有一念,那就是“我是大法弟子,我不能倒下,要用自己的一言一行证实大法”。

两三年之后,同修们与母亲陆续回到了家里,又从新汇入了正法的洪流中。其中有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太太,大字不识一个,历经了三年多的非法劳教与非法加期,期间经历了邪党的种种迫害与精神摧残,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堂堂正正的闯出了邪恶的黑窝,至今她依然平稳的走在助师正法的修炼路上。

不知不觉中的协调角色

二零零四年,在师尊的安排下,我结识了一位城镇的同修,可以从她那里取得一些师父的经文和真相资料,那时自己还不知道什么叫做协调,只知道要让同修们及时的得到师父的讲法、经文、《明慧周刊》及各种真相资料。因为在那之前,由于同修们被邪恶迫害,本地区能够有一份真相资料对于我们来说都是一种奢望。后来随着同修们整体的升华与提高,师尊的讲法与经文,真相资料、明慧期刊的需求量越来越大。因为家里没有摩托车之类的交通工具,自己更没有碰过这些现代化的东西,于是我就经常是一箱箱,一包包的坐公交车往返于一百多里地,从城镇同修那儿取来,然后再给自己周边的同修分发出去,就这样在不知不觉中自己承担了本地区部份协调工作。

由于自己从小性格内向、孤僻,平时连门都不串的我,每个星期都乘公交车去城镇,因此引起了一些人的注意,加之自己不懂注意表面的安全,被恶人诬告,说是要在公交车上将我逮捕。恰好一位同修正在此人身边,听见恶人的谈话,就赶紧通知了母亲。于是我空手乘车,一路上请师父加持,发正念解体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平安的回到了家里,同修们都非常惦念我的安全。

在小组学法时,同修们切磋:“即使大法弟子有漏,邪恶也不配来干扰和迫害大法弟子,我们有师父,有大法,会在法中归正自己,旧势力不配插手来管我们。并且大家在一起发正念彻底清除本地区一切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黑手烂鬼、共产邪灵,无所不包,无所遗漏。最终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与同修们的正念加持中,邪恶的干扰与阴谋不了了之,再一次见证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力量坚不可摧。

放下证实自我的私心

一次自己外出打工,城镇同修给找了一个活干。而自己干活的这家也是同修,她家很有钱,养着两辆重载工程车,我就负责跟车,什么时候有活就什么时候出车。没活的时候就是自己的时间,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一次,镇上一位同修家里办喜事儿,想借此机会开一次法会。与我一起协调的同修就在一起商量这件事,最后我们决定将自己所能联系到的同修都叫来参加法会。日期和地点都订好了,可谓是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我知道我的雇主也去参加这次法会。由于是同修,我就告诉她,希望开法会的那天能给我一天假,同修也毫不犹豫的答应了下来。开法会的当天,正当我准备去接应与自己联系的这一片同修时。突然,安排我的活的顶头老板(未修炼法轮功)给我打来了电话,告诉我要出车干活。由于两个工程车都有活,人手又不够,所以原本自己为参加法会所计划好的一切都被打乱了。于是自己先给正在路上赶来的同修打了电话,告知(暗语)我这边的情况,又告诉与我协调的这位城镇同修去和我母亲(同修)联系,负责接应路上的同修。

此时此刻我的心中真像是打翻了五味瓶似的,心想,这两天都没有活干,怎么偏偏今天这么多活呀?心中埋怨同修,说好了的事怎么又变卦了呢?转念又一想,修炼的人没有偶然的事,这一定是自己有要修的地方。况且同修是一个心思缜密的人,如果不是万不得已,是不会不给自己创造机会去参加法会的。可是一想到这次法会是打“七二零”以来本地区规模最大的一次交流会,各片协调人基本都到齐了,只有自己没到位,心中难免有些失落感。

我开始向自己的内心找自己,究竟是自己哪里不对劲了呢?豁然间我看到了自己有一颗非常想要证实自己的私心。因为这次法会规模大,参加的学员多,所以心中不自觉就生起了想让其他协调人看看我们这片同修有多少人,自己负责联系了多少人等的证实自我的心。这时我也意识到了是慈悲的师父借此机会暴露我这颗隐藏很深的私心,让自己从中悟到。

正如师父在《再认识》这篇经文中所说:“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着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又说:“大法的任何工作都要为人得法和弟子的提高为目地,除去这两点都是无意义的。”(《清醒》)此时此刻,心里由衷的感叹师尊的慈悲和伟大,时时在弟子身边呵护着弟子。是啊,对于带着一颗证实自我的私心去参加法会,真的是不仅在修炼路上得不到提高,反而由于这颗私心会给自己的修炼道路上增加魔难。修炼路上不管是好事还是坏事,真的都是好事,师父说的话真的是千真万确的。师父为弟子负责,点悟弟子去掉这颗危险的人心,在修炼的路上,这又何尝不是一次提高,一个飞跃呢?

而自己作为一名普通的修炼人来讲,在协调人这个角色中也只是起一个桥梁的作用而已,修炼的责任与目地达到了,自身参不参加法会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整体的提高与升华,这才是师父所要的。其实修炼人的整体又何尝不是靠每一个大法弟子自觉自愿协调与配合来维护的呢?而自己又有什么值得显示与放不下的呢?

后来听同修说这次法会开的很成功。大家不仅集体发正念(由于在公共场合未做手势),并且在宴会期间由婚礼司仪(同修)放了证实大法的音乐。对于身在迫害之中的大陆同修来说,这样的场合甚是难得,不仅让人回想起“七.二零”之前的修炼环境。同修之间即使根本不认识,但是大家都走在助师正法的修炼道路上,见面就感觉特别亲切,更有的同修抑制不住内心的感情,流下了久别重逢的泪水……

一朵小花绽放

随着师尊正法進程的推進与大法弟子们的修炼成熟,很多同修都陆续建起了家庭资料点,自己制作讲真相的所需资料,既方便又安全,同时也减轻了大资料点同修们的负担。二零一零年年初,在师尊的慈悲安排之下,我有缘结识了本地区的懂电脑技术的同修,在这位同修的帮助下,我也成了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

就在自己的这朵小花刚刚开放不久,本地区部份协调同修主动协调揭露同修们被邪党迫害的文章,明慧网发表了几期之后,我见没有我们周边地区同修们的迫害真相,于是自己就从新收集了本地区同修们的迫害真相,将自己所了解到的同修们的迫害情况与自己的被迫害经过及时的发给了明慧编辑部的同修们,经明慧同修的整理之后,很快在明慧网发表。我知道这是师尊对弟子的鼓励,在此感谢明慧同修们的无私付出。真心希望还没有上明慧网的同修赶快突破人的执着与后天观念,都来上明慧网。资料点遍地开花,是我们大陆大法弟子从个人修炼走向正法修炼,在成熟中,在走向圆满進程中的一部份。

回首自己多年的修炼道路,磕磕绊绊走到今天,走过许多弯路,可是慈悲的师父却从来也没有嫌弃过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承蒙师尊的慈悲救度,一路上在师尊的牵拽之下日趋成熟,不知师父付出了多少心血,其中的体悟只有自己在真修、实修的过程中才能领悟一、二。在今后的修炼中,弟子们一定更加珍惜这万古不遇的修炼机缘,珍惜师尊给弟子们开创的每一次提高的机会,做好三件事,勇猛精進,走好最后的修炼道路。感谢伟大师尊的慈悲救度!弟子叩拜恩师!向所有助师正法的同修们致敬!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