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时时事事想救人,自己才安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正法已经接近尾声,有些局部地区邪恶还很猖獗,还有大法弟子被绑架的事情发生,实在令人痛心,因为这不但给讲真相救人造成损失,也体现出我们得了法却没修到应有的状态、很大程度停留在人中。

我一九九六年十一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到现在已经有十四个年头了,在十四年的修炼道路上,有顺利过关后的喜悦,也有关过的不好留下的遗憾。现在我把自己修炼路上遇到的几次过关的经历谈一谈,与同修交流。

二零零二年六月份,我妻子和一同修在街上贴真相传单被绑架,恶警酷刑折磨她们,逼问她们真相资料来源,我妻子没能顶住,说出了我。当时我在外地打工,离家还有五百多公里,他们一路三个警察就开车到外地,和当地派出所的一个人一同去找我,当时我正在干活,当地派出所的人说找我有事,让我到派出所去一趟,上车后他们才把真实情况说了。因他们还要到当地派出所办手续,我干活的地方离派出所有二十多公里,开车有一段时间,我就在车上给他们讲真相。当地的那个警察很愿意听我讲,我们本地的那三个人只有开车的不说话,另外两个说话都很凶,其中一个还说了很多难听话。当时我在车上就想,离家五百多公里,有的是时间,我一定能把真相给他们讲明白。当时也没有怕心,心里咋想嘴里就咋说,因那时候邪恶迫害还很严重,我也没有抱什么侥幸心理,根据当时的表面现象看迫害难以避免。当时思想很简单,只有一个想法,就想着只要把真相给他们讲清楚、他们以后不再迫害大法弟子就行,也没有考虑自己。到派出所以后,他们就催着当地的那个警察办手续,刚好这一天公安局的治安科科长来。我和治安科科长认识,也给他讲过真相。这名治安科科长问我来办什么事,我就把情况给他说了。我们本地的人催着办手续急着要走,说准备天不黑就想赶回家,这时已经到了吃中午饭的时间,治安科科长不让派出所的人办,说吃了饭再办,他们也没办法,只好和公安局、派出所的人一块去饭店吃饭,把我关在禁闭室。他们吃完饭回来后我听到治安科科长在院子里和派出所的人说不要叫他们带人,情况问问写份材料带走就行了。结果他们就把我叫到办公室,情况简单问了一下就走了。我在师父的呵护下又平安回去干活去了。

还有一次是二零零四年九月,我去外地我干过活的地方发放真相资料,因为那里是个空白区,发完我就回来了,我回来后恶人知道是我发的,就给我们本地的派出所打电话,叫他们来绑架我。刚好那一天我不在家,我妻子在家,他们到家里没见着我,发现家里有真相资料,就把我妻子绑架走了,我回来后邻居给我把情况说了,我就赶紧找同修切磋看怎么办。当时有两种意见,有人说邪恶是对着我来的,让我避一避风头;另一种意见说恶人找我没见着我,是我没有这样的关,我们应该利用好这个机会,在营救同修我妻子的过程中向所有的当事人讲真相,救度他们,没有这事还真的不好直接找他们讲真相。最后决定我直接去要人,其他同修配合发正念。因为这一次有同修配合,我正念很足,心想这一次要向我接触到的人讲明真相。

这时天已经黑了,我吃过晚饭就去了派出所,到那里值班室里有四个人,我就给他们讲了来意,然后和他们讲真相,其中一人恶狠狠的说:“今天下午去你家抓你,你不在家,把你妻子抓了,你现在来了刚好,你也不用走了。”我说:“我要是怕你们的话就不会到你们这里来,既然来了也就不怕你们。”他一看我真的不怕他们,他也不说话了,然后我就给他们讲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一个认识我的警察说:“今天下午抓人的事主要是镇政府政法委为主,我们不当家,我们去人也是镇政府政法委的人带我们去的,你去找政法委的人吧。”我出来后就去了镇政府,结果镇政府主管迫害法轮功的政法委书记天黑回家了,没找见人。

第二天吃过早饭去还没有见着政法委书记,我就给其他人讲真相。中午吃过饭以后他才回来,我就去他的房间找他。见面后我说明来意,他就说:“你妻子昨天下午已经被市610的人带走了,要人的话你去市里要吧,我们已经不管了。”我知道他在推脱责任,可我当时的心态很好,就一直给他讲真相。我给他讲了不到一个小时,可能是他明白了真相,他的态度也和我刚见他的时候大不一样了,说:“我会记住你说的,我尽我最大的努力给他们说让他们放人,你把你的电话号码给我,说好后我给你打电话。”我看他已经明白真相,把电话号码给他写好后我就走了,这时已经是下午三点多。到下午六点我刚发完正念,他就打来电话让我到市洗脑班去接人,我先到镇政府见他,他给我找了一个政法委工作人员陪同到市洗脑班里把我妻子就接了回来,这次从我妻子被绑架到她正念闯出洗脑班不到三十个小时。从这件事以后,这个政法委书记一直到现在再也没干过迫害大法弟子的事。

再有一件事是二零零六年八月,我地区两个同修发真相资料被恶人告发,镇政府和派出所的大部份人都明白真相,不管这事,他又到市公安局告发,公安局国保大队直接来人把同修绑架到了洗脑班。在洗脑班邪恶恐吓同修,追问资料来源,同修把我说了出来,说资料是我给的。我听到消息后,没有正念对待此事,不是抓紧学法,加强正念,解体迫害,抓紧时间营救同修,而是只怕自己受迫害,到外地一个资料点避难去了。结果到那里不到十天时间,这个资料点被邪恶破坏,我和资料点的一个同修被邪恶绑架,送進了当地看守所。后来听说这个资料点已经被邪恶监控了半年了,资料点的同修也被非法判刑五年。

在看守所我冷静思考,查找自己的漏洞,一找自己的漏洞还真够大的,执著心还真不少。自己的显示心、妒嫉心、怨恨心、色欲之心、爱听好听的,不爱听不好听的,做事不考虑别人等等。找到执著后,我就调整自己的心态,多背法、多发正念,给里面的其他犯人讲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其中四个还退出了邪党的团、队组织。一个月以后,本市公安局的国保大队把我拉回到了我们市的洗脑班。到洗脑班后我又犯了一个错误,本来我可以给洗脑班里面那些受邪恶蒙蔽参与迫害大法弟子的人讲真相,救度他们,让他们明白真相后把我送回家。可是由于怕心重,只想着自己早点获得自由,根本就没有考虑别人。到洗脑班后不到一小时,在没人看管我的时候我把大门打开就走了,结果造成了自己流离失所。

前面的两件事,从表面现象看邪恶气势汹汹,迫害难以避免,可最后结果都是有惊无险、化险为夷。现在想想,其实都是自己当时的思想达到了修炼人的标准,符合了正法的要求,所以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就保护了我。在当时就只有一个想法,就是想着把真相给他们讲明白,他们明白真相后不再迫害大法弟子就行,没考虑自己,所以邪恶才不敢迫害。那时邪恶要迫害,师父的法身和护法神是绝不允许的。

当然第二次是有几方面因素促成的,第一,我们几个同修经过切磋,法理清楚了,正念足了;第二,我们形成整体,配合一致了。因为以上两方面符合了正法标准,师父就给我智慧,给我加持正念。把真相讲明白了,所以才有了好的结局。当然这与我妻子被绑架后正念强起来也有关,她被绑架后一直发正念、讲真相,不配合邪恶的一切命令和指使。事实证明只要我们听师父的话整体配合好真的是威力无穷,无所不能。

第三件事看起来不太严重。可由于自己怕心大、私心重,关键时候只顾自己,不考虑别人。结果影响了救度众生,也给自己留下了遗憾。现在我真正体悟到,作为一个修炼人,只有时时事事为别人着想自己才安全。以上所写只是在自己的层次所悟,如有不妥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