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悲的“六一零”头目车传鹏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车传鹏,男,三十多岁,现任黑龙江省桦南县政法委副书记、“六一零”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主任。据他本人讲,中共邪党给他下达了“转化”法轮功学员的指标,所以他自2010上任以来就不得不带领其手下不断的骚扰法轮功学员,以寻找转化的目标,两年了一个转化的也没找到。目前车传鹏被邪党逼迫得寝食难安,怨声载道。一会儿抱怨县领导不配合他,一会儿抱怨各部门不配合他,一会儿抱怨上几任 “六一零”头子欺骗了他,一会儿痛骂佳木斯“六一零”逼他,一会儿拐弯抹角的威胁法轮功学员,一会儿哀求法轮功学员帮帮忙就写个保证书吧。看的出来,车传鹏快被中共邪党逼疯了!

2010年7月,车传鹏等在大八浪乡副书记的陪同下骚扰了当地法轮功学员刘广友,逼迫他放弃炼法轮功。继而又去了土龙山镇骚扰刚被解除劳教迫害不久的法轮功学员李广明,逼他写“三书”。接着车传鹏、薛秀清还有一张姓男青年到中华电脑学校骚扰了法轮功学员刘绍生。一年多来曾三次去桦南县农村信用社骚扰法轮功学员于晓玲的单位领导打电话骚扰于晓玲。车传鹏和国保大队的曾劲峰等三番五次的到桦南县档案局骚扰法轮功学员魏春丽和她单位的领导。车传鹏的屡次骚扰给当事人、当事人的家属及他们单位的领导都带来了很大的精神压力,直接影响了他们的正常工作、生活和身心健康。尤其让他们那些单位的领导很为难。一方面现在人们都明白了真相,不愿意跟随邪党干伤天害理的事——迫害善良,另一方面知道邪党阴损狠毒流氓成性,又怕对自己不利。所以左右为难。

2011年1月8日上午,桦南法轮功学员张沈平在街上给一个20多岁的男青年讲真相,正好被车传鹏撞见,车传鹏便将张沈平和那个男青年一起绑架。送到了桦南国保大队。

车传鹏,你虽然三番五次的骚扰法轮功学员,但法轮功学员并不记恨你,你不是抱怨工作不顺利都不配合你吗?今天大法弟子就给你指点迷津。其实不是人不配合你,是天不配合你。因为你追随邪党迫害法轮功是逆天而行。顺天者昌,逆天者亡。现在是“天灭中共!”,你还紧跟中共迫害善良能不倒霉吗?

你现在觉得为难,说明你还有些良知,我劝你好好看看《九评共产党》这本书,就什么都明白了。中共俱足“邪、骗、煽、斗、抢、痞、间、灭、控”九大邪恶基因,它以十三亿中国人民为人质,强迫人民按它意志所为。它狂妄自大,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妄想管天、管地、还想控制每个人的思想。它执政几十年破坏传统文化,反复搞“杀人——平反”这种恐怖训练,就是为了让所有人都在颤抖中屈服于它,使所有人都背信弃义,失掉人性、抛弃良知。其实“信仰”本就不应该是一个政党应该管的。其实中共才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反天、反地、反人类的头号大邪教!它这种狂妄的邪恶本质注定它必遭天杀!自取灭亡!

车传鹏你不要怪法轮功学员不配合你“假转化”去骗中共邪党。因为不管“真转化”、“假转化”都是对大法犯罪,法轮功学员就是对你这个生命真正负责,才不配合你的,不想让你在无知中对大法犯罪,对大法犯罪是要遭天谴的。你到明慧网上查查,看看那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已有两万多人遭恶报了,有的还殃及家人。远的不说,就说我们县的这些参与迫害法轮功的,哪个得好了。从梁振富、卢光、于洪军、李军、到陈洪辉、陈玉君。梁振富从公安局长升到了副县长,看似要飞黄腾达,出国前突然得病暴毙;卢光肝坏死花了好几十万进行肝移植;于洪军干了一年多出现身体不适,人家不干了;李军出了三次车祸,三番两次的结婚离婚,身体也不好,最后也不干了;陈洪辉死心塌地的参与迫害法轮功,很多法轮功学员因他而被劳教判刑,法轮功学员给他讲真相他不但不听还口出狂言,结果一周没出就开车撞死了;陈玉君几年来一直参与迫害法轮功,大法弟子多次给他讲真相也不见他行动上有所收敛,他曾被流氓捅过三刀,连累他的妻子也被脸部打伤,后来他的妻子弃他而去。这本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和警示,可他不知道珍惜上天对他的慈悲仍不悔改继续干着迫害法轮功的勾当。现在陈玉君年纪轻轻双侧股骨头坏死,不能下地,在痛苦中承受自己种下的恶果。

车传鹏,这些活生生的事实就摆在你的面前,我想你不会因为眼前的一点利益而毁掉永远吧?你不为你自己着想,也得为你的父母、老婆孩子着想吧!你仔细想想,是谁害了你们呢?要不是中共邪党要挟强迫人们干坏事,你们就不会对大法犯罪。中共才是把你们拖向地狱的魔鬼。坚守善念和良知,放淡名利,声明退出中共邪党组织(可用化名)。就可以摆脱中共邪灵的控制。善待法轮功学员,弥补过错,才可能赎回自己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