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的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八日】在我修炼的路上,所遇到的关和难,都在慈悲伟大的师尊呵护下,一步步的闯了过来。坚定的走在返本归真的路上,越走越宽广,越走越惬意。在此与同修共享,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正法路上化解魔难

几年来,我走在正法修炼的大道上,做了一些讲清真相的事情,如散发真相资料、送光盘、贴标语、用真相币,或是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还有转运真相资料或送资料下乡,我认为这都是一个大法弟子份内的事情。有恩师在我身边,随时点悟我、呵护我,我可以放开手脚去做,也比较顺利。我用油漆喷写真相标语,东南西北,一时间,让同修感到惊奇、赞叹,我的欢喜心、显示心开始膨胀了。

一天晚上,我被恶警绑架到公安局。恶警见我是一个农民样的老头,想来个下马威。我威严的咳嗽一声,恶警倒退两步,我便坐在椅子上。他们刑讯逼供,我正视恶警,恶警无奈,就找“六一零”及原国保大队的恶人来认我。这时,我的堂弟(原国保大队长、现在不干了)走到我面前:“啊,是你老先生呀!”恶警马上开车直奔我在农村的老家,去抄家。我家弟说,我哥哥在城里,没有回来过。

恶警返回来,就强行抬我吊到铁窗上,逼问我城里住址。我不配合,就问我堂弟我的工作单位,由此,查到了我所在的居委会详细情况,开车到我家去抄家。我农村的弟弟等恶警走后,马上电话通知我的妻儿,说我出事了。我妻儿将我所有的大法资料收拾转移,恶警扑了空,两处都一无所获。我悟到这是师父的加持和安排。恶警就逼我出卖同修,我说:“我得大法之后,我是独打鼓独划船,一个人在农校修炼(当时在办饲料厂),什么同修,我全不认识,我除一本《转法轮》外,没有任何一份资料,这你们两次抄家,都见证的,我总不能乱攀吧!?”

第二天,我的家人见到我时,他们心中十分凄凉,决定设法救人,采用常人的方式去搞,其实我心中正念不停,加上所有知道的同修高密度的发正念,以及海外大法弟子的全力营救,三天之后,闯出魔窟。

下半夜三点,与儿子回到家中,我的心情十分沉重,思绪万千。我认真的向内找,我发现自己的显示心、欢喜心已发展到叫人不能容忍的地步了,每做完一件事,自己偷偷的乐不停,所以这次才出了大事,造成终身遗恨。悔恨的泪水不停的往下流,也洗刷不净身上的污点,悔恨、自责、心痛良久。

我似乎处在一种半昏迷的状态下,这时,我忽然感到一只温暖的大手摸在我的头顶上,一股暖流从上到下,通透全身,我象在梦境中,可又不是梦境,我明白这是师父对我的安慰,鼓励和鞭策。

在邪恶窝里,没有辱没大法弟子的称号,恶警将我双手举过头顶,吊到窗户的钢条上几十个小时,两条腿肿胀的象小桶一样,不能挪步,对此,我不动心;恶警的污言秽语,凌辱谩骂,我也不恨不怒,向每个到我身边来的恶警讲真相。恶警教导员说:“你不要对我讲真相,我办公室电脑二十四小时上明慧网,你们法轮功情况我最清楚。”我说:“那好,既然你了解法轮功,你为什么还要迫害我们?”“这是上级命令,我在这个位置上,我就要对××党负责。”我说:“你就不能网开一面,善待大法弟子吗?你能在这个位置上干一辈子吗?我劝你给自己留条后路。古云:善恶有报是天理,你难道不想给自己和家人有好的未来?”他似乎明白什么,低头不语,回到办公室去了,我真希望他们有所改变。

二、返本归真不停步

恩师教导我们:“不管我讲多少,修炼的这条路得你们自己走。怎么样能够把这条路走好、走到最后,那才是最了不起的。因为在你走的这条路的过程中会有困难,会有各种各样的考验,会有你意想不到的魔难,会有你意想不到的各种各样的执著与情的干扰。这种干扰来源于家庭、社会、亲朋好友、甚至于你们同修之间,而且还有人类社会的形势的干扰,人类在社会中形成的观念的干扰。这一切一切都能够把你拖回到常人中去。你能冲破这一切,你就能够走向神。所以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来讲,能够坚定自己,能够有一个什么都不能够动摇的坚定正念,那才真的是了不起。象金刚一样,坚如磐石,谁也动不了,邪恶看着都害怕。如果真的能在困难面前念头很正,在邪恶迫害面前、在干扰面前,你讲出的一句正念坚定的话就能把邪恶立即解体,(鼓掌)就能使被邪恶利用的人掉头逃走,就使邪恶对你的迫害烟消云散,就使邪恶对你的干扰消失遁形。就这么正信的一念,谁能守住这正念,谁就能走到最后,谁就能成为大法所造就的伟大的神。”(美西国际法会讲法)

师父讲的法理,给了我极大的鼓励和信心,使我在返本归真的路上继续前進不停步。

(一)送资料下乡。

去指定地点的班车,约一小时一班,第一班夏天早晨五点钟发车,冬天早晨六点钟,我先一天做好准备,发好正念,坐第一班车走,安全。

坐车的大多是赶早市的买卖人,到达地点时,我一般提前下车,不到车站去,多走几步路,没关系。六、七十斤重的资料,搬到六楼上,我都不会喘粗气,走平路就更没有问题,而且我熟悉情况后,尽量的绕道走,走乡间的田基小路,也为安全。

有时资料多,当一个人搬不完时,我提前电话通知,同修来接车,所以几年下来,一切顺利。我悟到,做好安全是必要条件,第一是心中有法,正念足,并保持正念不断,第二点,作好安全必须有切实可行的具体措施,哪怕是微不足道,那可是生命线畅通,安全的保证,也是同修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不可少的资料来源。每一次顺利完成任务后,我心中都十分感谢恩师的加持,并赐我大法的智慧,下次我会认真做好,再不生欢喜心。

(二)清理劫后资料点的小屋子

零七年,我地一资料点遭到邪恶破坏,两人走脱,还有同修遭到绑架,但有一存放资料的小房子(租的)房主要用,必须尽快清理。谁也不敢去,怕恶人蹲坑迫害,协调人同我商量,意即要我去办理,我说试试吧。

过两天,送来钥匙和具体地点的指示图,我在心中作了行动的盘算、计划。第一步,发好正念后,下午五点钟(下班时间了)先去侦察地点和室内的情况。三天后,我带上资料袋子,上午八点進到室内,進行初步打包和大法书籍的装箱。在打包的过程中,我环顾小房子的情况,这是一间在住宅楼下的小煤房,十平米左右,借着铁皮门上方的短铁条(约八寸长)透進一缕光线進来,勉强可以看清室内的东西。靠墙头摆了两个方木框,东西也是七八袋剩余的经文及讲法的小册子和未发出的真相资料,另一边有两个大纸箱。我们做资料的同修就在这样的简陋条件下,凭着对大法一颗坚定的心,废寝忘食的工作着。有时,半天,有时一整天打字、复印、装订。这里空气混浊,闷热,条件之艰苦,可想而知。

一上午,我边清理,边包装,边想象着他们默默无闻劳作,两位同修外走,现在哪里呢?绑架到看守所的同修,心态如何?我想到他们,我为他们发出强大的正念,希望能早日闯出魔窟来,我的衣服也被汗湿透了。

接下来,我租了一台的士,我在中午十二点将大法书及同修学法等资料安全运出。又过三天后,我租了一辆三轮运货车,在傍晚时分,将所有的东西运出来。次日打扫房子,十天左右,全部安全转移完毕。

以后在处理这些东西过程中,我在一只装废弃资料的纺织袋中,发现一个信封,内有现金六千多元,我把它交到协调人手中,这些清理出来有用的资料全部放到资料点发下去,大法的书,陆续送到资料点,其余废弃物及过期的资料,拜请师尊之后,全部烧毁了,没有作废纸卖。

(三)正法路上多救众生

师父在《二零零九年华盛顿DC国际法会讲法》指出:“但是到了这一步的时候,也就到了最后了,最后的最后了。所以大法弟子在证实法,救度众生中,自己的态度,思想状态,做法上,这都非常关键,能决定着世上的变化。”我们除面对面讲清真相,劝“三退”之外,着重发真相信,当面送小册子,真相护身符,神韵光盘。今年以来,开辟打语音电话,群发短信。这一切都取得了较好的效果,面积更大,范围更广。过去的偏远小山村,现在都能听到真相的声音。

对于农村的空白区,组织同修送真相资料下去,告诉他们法轮功的美好,和中共打压的违法犯罪,澄清对“天安门自焚”伪案的造假骗人伎俩,让他们心中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大法弟子的慈悲,善心和祥和祝福的笑容,留在他们的心中。

三、过好家庭的关和难

同修说:“在我修炼的这条路上出现的所有的关和难,都与我还没有修去的心有关,没有那个心,就没有那个难,都是有我要修去的,不管关和难有多难过,我们都应该毫不犹豫的以法为师,按照大法弟子要求去做,实修自己这颗心。”这段话,说到我的心坎里去了,我一直记住它。

那晚我被恶警绑架,妻儿见我年纪大了,吃不了那里面的苦,拉了常人的关系,走了常人请客送礼这一套,表面看是交了保证金才被释放的,这是一步错棋,不仅欠了朋友的人情,更不应该助长了邪恶的气焰,我批评了他们,引起了他们的怨恨,说:“好心办了坏事。”其实不然,同修们高密度、高强度为我发正念,清除和解体操控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背后的邪恶旧势力,国外同修网上声援,引起邪恶很大震荡,这些都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加上自己正念不停,一定可以闯出魔窟来。

家人不理解这些,对我修大法来了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以前支持现在反对了,原来见证大法在我身上出现许多神奇,现在认为那是巧合,总之,在家学法炼功可以,但不能走出家门半步。我儿子心中更不平衡,为了把我保出来,四处求人跑腿,花钱出力,受委屈等等,认为我不理解他,认为我不修大法,就不会遭邪恶迫害,认为我做事太不小心了,“阴沟里翻了船”让人笑话,所以要求他妈对我看紧点,他自己将店铺从三楼搬到一楼,守住前后大门,防止我晚上再出去遭到不测。

一段时间里,我就在家学法炼功,清理自己的思想,有什么重要事,电话与同修联系,大家都相安无事。

一日,同修来电话说,有些事情需要切磋调整一下,要我参加会,再决定。我走两条固定线路送资料下乡,我没有犹豫的接受下来。回家对妻子说了,她坚决反对。我说:“你是通情达理的人,在早年邪恶对法轮功下那样狠手打压,你没有劝我莫学法、莫炼功,今天是怎么啦!邪恶把你吓成这样?乡下同修等着我送资料去,多盼望,我年纪大,不会引起注意,我一直走南闯北,我会机灵应变一切情况,你莫急着反对,先让试试看如何?”

这就样,我走上新的修炼之路,对于晚上不外出,我不在乎,我采用早晚接送小孩去中学的机会,一样可以发送真相资料,劝三退,我每星期发真相信20-30封,只要你去做,讲清真相救度众生的事多的是,就看你如何把握自己了。但家庭的关和难,还不止这些,其中特别难过的是心性关。

主要是儿媳对我意见大,早年他夫妻吵架,我说了几句话,可能中伤了她,十几年来,她一直耿耿于怀,我们也很少交谈。自我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对她处处忍让,从不声言责备或指责她。由于她受共产邪党的党文化及无神论中毒较深,不论怎么讲真相,她一概拒绝不听,更困难的是她听娘家的误导,对法轮功有很大误会,多次面对面讲真相,送真相资料上门,她父母兄弟不予理会,反认为大法弟子在邪党中名声不好,和他们往来,辱没了他们的声誉。既如此,我想慢慢来,并没有放弃。

但要面对持这种态度的家人,有多难为情,她对我尊敬谈不上,还要借故骂上几句,有时很难听,我听到了,一走了之。我妻说,你怎么了?让她当儿子骂,你受得了,我受不了。我说,家和万事兴,忍一时之气,免百日之忧,何必去计较呢?

她整天在外打牌,不带小孩,不抄家务,我儿子说几句,她即骂我儿子狗血喷头,我说:“应该注意点分寸,孩子总该带好吧!”她立马回话,“你不用说,你是什么好人?你是公安局要抓的坏人,你有什么资格说话?”我说:“你错了,我不是坏人,我们大法弟子都是好人,是公安局受邪党指使,才不分青红皂白,错把好人当坏人抓。况且我是长辈,不能说你吗?”自此,我们之间交谈语言变少了,我知道错不在她,错在我,我该怎样来缓和这个矛盾呢?事事处处关心她,我找不到合适的机会,但我从关心孙子和孙女入手。

孙女读初中,在家住宿,既便于学习上辅导,又可随时照顾她生活,早走晚归,都由我送我接,要点零花钱,我给她,她学习上的难题,我星期六和星期日辅导,还有时间给她讲点大法的东西,孩子也乐意看真相小册子,到学校去用故事形式讲给同学听。这样,她看在眼中,记在心中,认定了大法弟子是好人。

其次,对我两岁的小孙子的关怀和照顾,以前我妻子抱孩子来到我身边,我心中还有点不乐意,怕影响我学法了。以后,我改变态度,表示欢迎,孩子很喜欢我,见了师父的法像就“李爷爷好!”“大法好!”有时跪下来,大礼向师父法像参拜,拿三个真相护身符到外面去和同龄小朋友玩,先把两个分送给要好的朋友,每人一个,自己留一个,他能做出一般大孩子都做不出的动作来。孙子的聪慧,认为来自大法的护佑。

这两个小孩架起这座沟通的桥梁,加上事事我都能笑着忍让,对儿媳的语言,我也从不计较,宽宏大量处之。我们之间积怨已慢慢化解,劝她退出了团队组织。我想她会转变对我和对大法的态度的。

不足之处,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