扎扎实实修自己 满怀慈悲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十九日】我是九六年三月得法的老弟子,今年六十七岁。在这十四年多的修炼路上,历经了风风雨雨,但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拽着师父的手,跌跌撞撞走到今天。

一、骨内钢板不见了 全身的病也一扫而光

我是一名小学教师,从小体弱多病,是单位出了名的病号。为了治病,利用公差学习机会(当时任教导主任)或寒暑假,山南海北去求医,也没治好我的病。直到看见《转法轮》,才知道这才是真正度人的法。

我手捧宝书,被师父讲的法理深深折服,就产生了要修炼的想法。看书的当天失眠症就消失,每天折磨我的胃病好了,严重的神经性头痛不见了。修炼四、五个月后,全身的病一扫而光。更为神奇的是,我的右臂开放粉碎性骨折手术时主骨头上下之间打的一根钢板(长五厘米,宽三厘米)也不见了。从此我满面红光,走路一身轻,工作出色,多次被评为先進,做家务有使不完的劲。

大法受迫害后,由于我的身心变化,有些过去教过的学生(现在是生产骨干)家长对大法产生好感,议论说:政府把法轮功骂的一无是处,看老师过去身体那么差,现在象变了一个人,走路象年轻人一样,再说她可不是没主见,轻易就相信什么的那种人。

二、排除干扰 坚定修炼

师父每次讲法都强调多学法。我按照师尊的要求,每天通读《转法轮》二至三讲,节假日学的更多,每天背一篇经文,听师父的讲法录音,看讲法录像,每周参加一次本市大型学法,一次全市洪法,天天沉浸在修炼的喜悦中。

修炼中遇到的干扰、考验也不少,来自社会、工作单位的都有,特别是家庭方面的干扰比较大,仅举两例。

一九九八年,我参加省级举办的一周辅导员培训班,走时丈夫也同意。可回来刚一進家门,他恶狠狠的看着我,然后两只手抓着我,使劲把我推倒在地上,因用力过大,把我穿的衣服扯坏,法轮章也掉在地上,他把扯坏的衣服扔在地上踩,邻居听到吵骂声才来把他拉开。

我走進房间一看,师父的法像、炼功图解都破他摔在地上了,我的眼泪一串串掉下来。没修炼前家里什么事都是我说了算,他从不敢对我这样。我记住师父的话:“难忍能忍,难行能行”(《转法轮》)。我守住心性没和他争吵,走進厨房做了一些他平时爱吃的菜端到他面前,叫他吃饭,没想到他居然将饭菜连同碗盘全部摔在地上,并大吼:不吃你做的饭!我记住自己是炼功人,把地上的饭菜收拾干净。做完家务后准备休息,他把电视声音开的特大,嘴里骂着:看你休息!他觉的还不解恨,又拿铁锅炒了半锅煳辣椒放在我房间里呛我,但我竟然没闻到辣味,他却在自己房间里被呛的直咳嗽,他实在受不了了才来端走扔掉。

因我达到了炼功人的标准,夜里做梦就坐在法船上直往上飘,我知道这是师父对我的鼓励。那时点上炼功是我提录音机,我摸黑把录音机送到功友家。早上丈夫把我反锁在房间里,到上班才打开门。后来我悟到这是怕心招来的魔难。

九九年“七二零”,恶党铺天盖地打压大法。当看到电视对师父和大法的诽谤时,我的心在滴血。邪党领导给丈夫施加压力来做我转化工作。他从我的变化明知大法好,但出于对邪党的惧怕,叫我别炼了。他见我不动声色,就用螺丝刀、钳子撬开装大法书的柜子,刚要动手拿书,我严肃的说:“不许你动我的大法书,这书比我的命都重要,只要我人在,就修炼到底!”他回手打了我两嘴巴,我没动气,因我保住了大法书。他坐在客厅呼呼直喘粗气。过了一会儿他对我说:“我怕你的书被公安搜去,帮你保存起来。”我知道是因为我的坚定。

二零零零年初,我参加了市里的一次大型交流会,从此我成了邪党迫害的重点。恶人经常骚扰、专人监视。厂公安处、组织部、市公安局施压,支部大会搞人人过关,找我谈话。我从炼功后身体受益、家庭和睦等谈起,告诉他们法轮功绝不是政府宣传的那样,要是那样的话,不用镇压,自己就不炼了。谁都不是傻瓜,人人都有自己的思维,一亿人的修炼群体,难道都是傻子吗?但我最后还是违心说了一句“不炼了”的话敷衍他们,后来认识到错误,我写了严正声明。

三、身陷魔窟不忘救度众生

为了不让家乡亲人上当受骗,我写了两封信告诉亲人法轮功是被迫害的,并揭露了天安门自焚谎言。目地是让亲人了解真相,不助纣为虐。我在信里放了一张传单,被本市公安局发现并以此为借口对我進行迫害。于二零零一年三月十二日被邪恶抄家绑架,之后将我关到市行拘所,叫我写材料,我不配合。只写为什么修大法和如何受益,目地是证实大法。

在拘留所中,我关心那里的每一个人,向她们十四个人全部讲了大法的美好,揭穿了江鬼的欺世谎言。对她们讲真相一讲就通。我不断的提醒自己:我是来告诉这些人真相的,如果我做不好,这些人脑子里装着抵触大法的思想,那将会被淘汰,多可怕呀!她们都知道大法弟子是好人。其中一吸毒女孩,是在我校高中毕业的。她刚進行拘所时,因毒瘾发作,大家都歧视她、骂她,甚至让她跪着。她看到我在那里觉的很奇怪:老师,你怎么在这儿?我就把真相全部告诉她,直到她完全明白。同时我主动关心她。晚上她盖的单薄,冻的发抖,我就脱下外衣、毛衣给她加盖在被子上。她告诉我,一股热流進入她体内,感到身体暖烘烘的。她说:法轮功太好了,我出去之后也学。

这些人明白真相后,都同情支持大法弟子。我在那里还遇到了两个同修,我们互相鼓励,共同精進。大部份行拘人员和我们一起炼功,我们耐心教她们动作,有人专门为我们站岗、放哨。拘室的组长还要认我当干妈,她是中专生,很快就学会了动作。她以前很凶,打人、骂人是家常便饭。我同她学习了师父写的《做人》,又讲了法中做人的道理之后,她待人温和了,不再打骂人了。

在拘留所的十五天,丈夫天天带着儿子来看我,旧势力企图利用亲情干扰我。他们写好所谓的“三书”让我交,我看后就撕碎烧掉。儿媳闹着要离婚,怕影响子女前途。他们父子俩跪在地上求我,让我放弃修炼。我告诉他们:“我坚持信仰做好人没有错。”他们看我态度坚决,也就不逼我了。邪恶的目地是想弄清资料来源,逼我转化、放弃修炼。因达不到目地,就把我转关到市第一看守所。

在看守所里和吸毒犯、刑事犯关在一起。这个号室有十七个人,吃喝拉撒睡全在一间屋子。环境比拘留所邪恶,房间上面有天窗,能随时监视每个人。号室组长是个师范毕业生,因涉嫌经济犯罪关在这里。她得知我是退休教师、修炼法轮功,对我很热情,从生活上等各方面帮助我。

我先熟悉她们每一个人,了解她们的喜好、性格、特点,以便有针对性的讲真相。根据她们的喜好,顺着她们的执着讲,她们都愿意听,关系处的很溶洽。她们明白真相后,对师父很敬重,对大法弟子遭到无辜迫害很同情,对中共非法打压很气愤。

我每天背《论语》、《洪吟》及经文,坚持炼功,还有几个人跟着我学,有人还叫我把《论语》、经文写下来跟着学法,也感受到大法的能量。那几天整个号室沉浸在幸福之中。呆了十六天后,我突然想:这里不是我呆的地方,我得出去救人。就这一念,师父就帮了我,第二天家里人就来接我。市公安局的人叫写“三书”、说出资料来源,被我拒绝。但家人被勒索了三千元保释金,这是我的人心造成的,是我告诉丈夫有功友交保释金出去了。

我的退休金被扣发,每月只发二百三十元生活费。由于邪党层层迫害,我决定退党,但他们却写出公告说是开除。这也暴露了邪党的恐惧、脆弱和无耻。

四、讲真相救度世人

我零一年四月中旬回到家,精神状态很好。回家后除了加强学法外,又开始向百姓们讲真相。通过切磋、交流,我们到周围县、镇、村寨发真相资料、贴不干胶、挂条幅。资料不足,就自己刻钢板印制、用复写纸复写,还有的用毛笔写真相短语。

两人一组,自己打好浆糊出去张贴。坐车出去,走到哪儿做到哪儿,都是些从来没去过的地方,回来及时交流,避免重复。当时我处坚持修炼的大法弟子都走出去了,真相标语、不干胶随处可见,各色真相条幅随风飘扬,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他们把我单位列为迫害重点,基地在我处召开现场会,使迫害更严酷。工厂加强了巡逻,增加了很多治安员。马路上十多米一岗,每栋房子有专人负责,两边大门都有人值班、专人把守,晚间巡视,实行二十四小时监控。到了所谓的敏感日,邪恶把守大门检查,不让大法弟子進城。怎么办?救人的步伐不能停。我们走山路去发真相资料、借赶场走出去救人。有时警车停在路边,我们坦然而过,警察也没说什么。

通过总结,我们找到了自己的不足,对参与迫害的警察、恶人有仇恨心,把它当作了人对人的迫害。没有认识到他们也是受害者,也是应该救度的对象。观念转变后,觉的他们中有不少善良人,找机会给他们讲真相,或把电话号码发到明慧网,请海外同修打电话救他们。之后一部份人态度有所转变。

零二年三月,长春大法弟子用电视插播真相后,邪恶又疯狂迫害大法弟子。单位组织部长把我叫去,直接提出不准修炼法轮功,必须写“三书”,否则送省洗脑班,单位派一名干部陪同,本人交三千元培训费,给三天时间考虑决定。为了抵制迫害,我于三月八日离开家,过着流离失所的生活。虽然也做“三件事”,但看不到师父的新经文和周刊,与当地同修也联系不上。

零二年八月末的一天,我用公用电话与单位同修联系,得知师父发表了新经文《快讲》,我拿笔记下,第二天就去给丈夫亲人家讲真相。我又找到以前教过我的老师,同学、同事,自己教过的学生,儿时的朋友、熟人或陌生人给他们讲真善忍的美好和自己修炼后身心的变化情况。这时两个从省城流离失所的同修找到我,从此我得到了新经文、《明慧周刊》等资料。

我住的地方及附近同修也得不到资料,而且相互不联系。我就与省城同修联系,帮助他们解决资料来源问题,并把他们协调在一起学法、交流,使他们找到差距,二十多人写了严正声明,表示要弥补损失,跟上正法進程。第三天就把真相做遍大街小巷,我给他们传递几次资料后,又帮他们建立了联系渠道。从此这里的状态发生了变化。

零二年十一月我去了某镇,这里同修多,资料齐全,我正常的做着“三件事”,从未懈怠。通过学法认识到,流离失所也是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于零三年底回到了原单位。这里情况发生了变化,有的去了基督教,有的害怕不修了,只剩几个人坚持。先后有六位讲真相的同修被抓,有三位同修被不同形式的迫害离世。这给我们讲真相带来一定难度。但不管环境多么复杂,困难多大,我都要跟着师父修下去。我与同修们开了几次小型法会,大家交流认识,继续做好“三件事”。正值师父发表新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们首先在职工宿舍全面铺开做一遍真相,然后走遍周围村寨,带着真相资料、光盘、不干胶、护身符。见人就讲真相,明白后就把资料或护身符给他们带给家人。光盘面对面发给有影碟机的人家,不干胶贴在醒目的地方,有时把真相资料挂在村民门上。这样明白真相的人越来越多。

五、认真学法,才能救更多众生

为了更好的做好三件事,从零四年五月份起,受同修交流文章启发,开始背《转法轮》和师父新经文。每期《明慧周刊》我都认真阅读,同修们的学法修炼鼓舞着我,激励着我不断精進。早上六点发完正念后,我主要就是背法。开始背很难,几个小时才能背一段。但我决心背下《转法轮》。开始是为背法而背法,随着学法的深入,我认识到:背法是为了更好的明白法理,同化法,不能只求数量。我现在已背《转法轮》几十遍了。下午出去讲真相,晚上学师父的讲法,看周刊及真相资料。由于重视学法,所以讲真相效果比较好。

《九评共产党》发表后,我反复读了几遍,觉的写的太好了,把邪党本质都揭露出来了。于是我抓紧传《九评》、劝三退。首先在单位内部劝退,因为有讲真相的基础。当时每周能劝退五十人,但要为他们保密,他们觉的大法弟子才是可以信赖的人,在那么恐怖的环境下坚持信仰,不出卖同修,所以明真相的人对师父很敬重。

买菜、理发、购物、坐车、走路遇到的都是有缘人。只要心中装着众生,师父就会把有缘人带到身边。这时不要错过机会,一定要把真相告诉他们。救人不要有分别心。我处有两个退休女职工,什么事都喜欢参与评论,爱传播小道消息,很多人都惧怕她们,也远离她们。她们对大法不理解,中毒太深,背后指指点点。我主动去接近她们,利用过去同事或邻居的关系,顺着她们的执着讲真相,从“四二五”上访讲到天安门自焚,从大法弟子受迫害讲到活摘器官以及大法的洪传情况,用自己的身心变化情况证实着大法,揭穿邪党谎言。她们真正明白了真相,并做了三退,还把护身符戴在脖子上,身体也结实了,见到大法弟子满脸笑容。

为了救度更多的人,我去了省城。公园、车站、广场、医院门前都是讲真相的好地方。公园里外地游客多,暑假学生也多。大学校园的广场上,我接触了不少的大学生,他们有知识、有辨别能力,思想活跃,接触外界事物多,只要认真详细讲清真相,他们都能接受。中国人普遍受无神论毒害比较深,大学生更为严重。我用掌握的法理破除他们的壳后,百分九十五以上的人都能三退。我一直坚持劝三退,每天都有人退出,多则二十几人,少则一、二人。劝退的人中,有大型企业的党委书记、工会主席、宣传部长,省公安厅干部,有教授、研究生、大学生、艺术家、局长、处长、校长、教师、技职人员,还有工人、农民等。现在有近十人得法,有几个人一直在修炼。

零六年底,我与妹妹去了八千里外的家乡劝三退。家乡的同学、同事、朋友、亲人的邻居,几个村子的熟人,所有的亲人都分别讲了真相,除个别人中毒太深外,百分之九十八的人都明白了真相做了三退。我们往返几个城市,用了两个月时间劝退了近三百人。此外,还去过上海、武汉、大连等不少地方讲真相劝三退。

零六年起,我用真相币传递真相,开始自己写,后来用同修打印的真相币,每周用五十到一百元左右。

六、救众生必须修己,去执着坦荡前程

因为讲真相,几次被丈夫大吵大骂。过去要好的朋友有意疏远我,讲真相听不進,但我不灰心,多次耐心的讲,最后还是救了她。过去对我尊重的学生有意避开我,我发现后叫住他,问他为什么这样对我?我修炼“真善忍”有什么错?没违法,你看过书吗?他说没有。我把真相告诉他,他明白后很感激,并退出了团队。为了救度迷中人,我曾被拒之门外。一次走路与一位老人(入过党、没文化)谈起法轮功,因她中毒深,当时很反感,根本不听。为了救她,我回家吃完晚饭,发过正念,外面正下着小雨,我打着伞去敲开她家的门,她一看是我,马上关门不让我進去。当时心里好难受,救人真难!过去我从来没被人冷落过。转念一想,她也是受害者,修炼人应慈悲对待众生。过后再见面我主动与她打招呼,她有困难我去帮助,渐渐的她的态度有了转变。一次偶然机会单独遇到她,我详细给她讲了真相,这次态度完全变了,一再表示:我不明真相伤害了你。

我发真相资料,往墙上写真相短语,几次被人发现,在师父的呵护下有惊无险。

我一直重视发正念,自零一年明慧编辑部通知发正念以来,我一直认真参与,除了全球统一的四个整点外,还参加本地发正念,上午学法时整点也发,每天大约发十次左右,平时买菜、坐车、走路、讲真相时都发。

从零七年开始,我们冲破层层障碍成立了学法小组,通过集体学法、交流,每个人都有不同成度的提高,大家协调在一起,共同做好三件事。

为了广泛救度众生,我本着善心,直接找厂党委书记(迫害法轮功学员的主要负责人)、工会主席、组织部长、公安处长、退休办主任、居委会主任等分别讲了真相,从此工资正常发放,环境比以前宽松了,再没发生过大的骚扰。还劝回了两名昔日同修。

通过学法提高了心性,时时处处用大法要求自己。得法前我与丈夫性格不合,经常吵吵闹闹,他脾气不好,动辄骂人,我根本不服气,必须从各方面战胜他,甚至达到要离婚的地步。得法修炼后,无论做什么事都为他考虑,不计个人得失,家务活开始我全包,现在他也帮着干。有时还看真相资料,并退出了党、团、队组织。与两个儿子、儿媳,孙子、孙女都能和睦相处。既做好三件事,又圆容好家庭,还要平衡好社会中的一切事。我感到时间很紧,从不浪费时间。

修炼十四年多,有得法、洪法、救度众生和心性提高的喜悦,也有过不去关的苦恼。特别是大法遭迫害后,前几年因怕心重,导致自己被迫害,给救度众生造成损失。查找自己,都是私心作怪,长期形成的后天观念、人心、思想业力经常干扰我修炼,还存在争斗心、好胜心、显示心、妒嫉心,这些都应该在实修中去掉,但有时还做不好。我要用大法严格要求自己,时时向内找,做师父的合格弟子。

因水平、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