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三口之家证实大法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日】我们一家三口修炼法轮大法已经十三个年头了。我们没有轰轰烈烈的壮举,但是在重大的严肃的考验面前,我们都平稳的走了过来。没有师父的保佑,我们是不会有今天的,所以我借这个机会,向师尊汇报我们一家三口的修炼心得,望同修批评指正。

一、大难不死得厚福

我们三个人在得法之前都遇到过大难的惊险。我在十几岁时,在马路上骑自行车,突然被迎面而来的一辆四匹马拉的马车撞倒,自行车轱辘在四匹马中间被压成了麻花状,车把被压断了,而我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其妙的站在离四匹马很远的道边上,安然无恙,据目击者说,我是从车轱辘底下出来的。我丈夫在十七岁时曾被一辆汽车撞倒在地,当时就晕死过去了,后来又奇迹般的活了过来。女儿二岁时,在家煤气中毒差点儿死了。

我们一家三口人都有过大难不死的经历。那明明是来取命的,阎王为什么给我们开了绿灯?这一直是令我们困惑的疑问。修炼后才茅塞顿开:我们已在这里等了亿万年了,是来得大法的!我们是有福气的人,是有师父保护的,所以那生生世世的罪业都由师父给我们做了平衡。

二、一朝得法金刚志

我从小身体不好,因为家境十分困难,没钱买药,所以从来不吃药,有病就抗过去。但是后来得乳腺增生就抗不过去了,痛的死去活来。这时有人给我送来一本《转法轮》让我看。我看到师父的照片闪闪发光,似乎在什么地方见过,看到法轮心情无比激动,再看书中讲的道理:唉呀!这是旷世难寻的一本天书呀!于是我让丈夫来看。他看后同感的说:“真是踏破铁鞋无处觅,得来全不费工夫呀!”我们决定:立即参加村里的集体炼功,孩子也不能落下,因此我们拿到书后,一家三口很快就加入到集体炼功、集体学法的行列中来了,直到现在不管形势怎么严峻,有多少腥风血雨,我们三个人从未动摇过对法轮大法坚定的信念。

我和丈夫下班后直接去炼功点。孩子放学后也是直接到辅导员家参加小弟子组的学法、炼功,小腿双盘稳坐在那里,背《论语》、《洪吟》和师父的经文。九岁的女儿悟性很好,常常对消业的同修说:“多好呀!师父给你推出来了!”她用法要求自己,若是顽皮了摔个跟头,同修问她:“怎么摔了?”她就会说:“我没听师父的话,干坏事了。”身体不舒服她也从不吃药。有一次夜里发烧四十度,我一直给她放着师父的讲法录音听。看她难受的样子,我心疼的说:“要不咱们吃一片药?”她向我摆摆手,用微弱的声音非常坚定的说:“消业呢。”我看孩子这么坚定,就更加鼓励她了。直到现在十三年了,曾经体弱多病的女儿,经过几次大的清理身体(发烧)后,从来没有吃过一片药,身体却变的非常结实。

在修炼当中,女儿的心性提高的很快,有一次下雨天,她去别人家炼功,回来时把自己非常喜欢的雨伞忘在那家了。又回去取雨伞时,那家常人不给了,说是他们自己的。回来后,女儿伤心的给我说这件事。我说:“师父说:‘忍是提高心性的关键。’《精進要旨》〈何为忍〉”就这样她过了这一次心性关,一直坚定的溶于法中。

随着学法,我的心性也很快提高了,认识到了修炼人没有病,要把业力消掉,就毅然决定把刚刚买的贵重的治乳腺的药抛掉了。在炼功点上我消业的状态激烈的反应着,几乎每四至五天就要吐一次,后来吐脓,吐血,可是什么事也没有,吐完就好了。很快我的身体一身轻。我天目中看见天空有道人、仙童、金龙等,还有另外空间的一些生命层层叠叠的在空中飞,还看到白云下的楼台亭阁,非常美妙。这使我更加相信大法的真实了。

九九年“四﹒二五”时,师父看到了我那颗信师信法的坚定的心,一下子就让我飞起来了。“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别人都转化了,我仍然对法坚信不移,师父再一次让我遨游了另外空间,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在学法修炼中,我一步步的提高,师父一次次的消去我生生世世的罪业。有两次重大的车祸,其中有一次差点要了我的命,在严寒的冰地上,司机把我撞倒在地上,衣服全烂的不可收拾了,吓的司机要让我立即去医院。我作为一个炼功人,在中共疯狂打压法轮功的时候,没有掩盖自己,展现了大法弟子的风范,我利用这一良机向她洪法、讲真相,还救了她这一命。

我丈夫修炼大法后,由于他悟性很好,不管怎么猛烈的消业,他都忍痛去上班,从不间歇。他的心性迅速提高着。有一次上夜班,其他班组的女工让他去帮忙,到地下室去提污水泵,他和另一位男工刚刚到地下室,就被高浓度的有害气体扑倒了,那位男同事当时就晕死在那里。就在这生死存亡的危险边缘上,他心里喊:“师父救我!”便奇迹般的爬到地面上来,稍稍停顿之后,他又不顾生命危险再次下去抢救同事,把拖上来的死尸当活人救,给他做人工呼吸。事发之后,别人都鼓动他:“你有充份的理由向单位要钱,索取一笔赔偿费,长期休假。”常人说这话不奇怪,但是,我丈夫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分文没要,照常上班,向世人展现了大法弟子的美好形像,用实际行动证实大法的伟大。这件事在同事中影响很大,使不少人都相信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

三、迫害初期去天安门证实大法

“七﹒二零”中共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开始了,丈夫去天安门证实大法被抓了,我和女儿前赴后继的走出去。当时她十岁,可是个子小的象个三至四岁的小不点儿。在天安门广场,我们每个人都打出了自己的横幅,其他的大法弟子也随机配合打出自己所带的横幅,同时还有十五个同修配合炼功。我们持续了一段时间,那壮观的场面真是震撼宇宙。警察都懵了,他们想象不到,在这严酷的时期,就在天安门广场竟然出现了这么壮观的景象。突然有人高喊:“大法弟子又来了!”于是警察向我们扑来了。我们人多,警察抓不过来,大部份都走脱了,一会儿又出现在另一个地方,女儿打出的“佛法无边”的横幅仍然保存的完好无缺,由另一个高个儿同修高高的展示出来。大家开始抱轮了,时间不长,警察又抢走了横幅,把我们抓到车上。还是刚才那一伙警察,他们把我们关進一辆汽车。他们看我们带着小孩,正义感使他们良心发现了,把我们拉到离天安门广场不远的地方,故意给我们机会,我们集体脱离了危险,于是我们又一次去了旗杆下抱轮。这次抓我们的警察非常凶,把大法弟子按倒在地上拳打脚踢,尽管如此,他们打不倒我们卫护大法坚忍不拔的这颗心,大部份同修都走脱了,我和女儿被关在地下室,那里已经有很多大法弟子了,他(她)们异口同声的在背《论语》,看见我们来了,大家都鼓掌鼓励我们。

在那邪恶铺天盖地的环境中,在那炎热的夏天,我们人挨人的挤在一起,忍受着高温、酷暑和饥渴的折磨,我们放下生死讲真相。歌词中说:“天安门广场,你可否告诉我,多少弟子为大法来过……为了你,为了你他们再没有回来过。”那真是对当时情景恰如其份的写照。每听到这首歌我就会流泪,宇宙中把我们的事迹都记录下来了。

四、坚信大法救人忙

在大家都迷茫的时刻,我们家三个人统一认识,绝不接受那些妥协的人给我们灌输的邪恶思想,坚信大法是对的。我们坚持在家学法炼功,晚上三口出去贴自己用手制作的真相资料。

在滴水成冰的日子里,我们骑车子带着女儿,到很远的村庄去贴真相资料,有时女儿的手冻的象小红萝卜一样,刚一伸出手就冻成直棒了,但她一点也不怕苦。天黑路滑,我们也难免会摔跤。无论是冰天雪地的冬季,还是酷暑炎热的夏天,无论是寒风刺骨的日子里,还是暴风骤雨的夜晚,我们三人很少分开,互相打掩护,把真相小册子送到远村近邻的门缝里,举着孩子把不干胶贴到电线杆子上,搭着人梯把横幅高高的挂在树梢上,救度着那里的父老乡亲。就连我们的自行车在风雨天地行的年代为证实法、讲真相立下了汗马功劳,一代又一代的退休了五辆自行车。有时回来身上不是汗水就是雨水,有时也会淌出幸福的泪水。

我们走过了急风暴雨般的时期,走出来的同修越来越多了。我们一家三口又成了协调人的坚强后盾。没有人去发资料的地方,我们去;没有人愿意要的资料,我们要;没有人愿意承担的项目,我们全包。我们家还给大家提供了集体学法的场所,每逢“四﹒二五”、“五﹒一三”、“七﹒二零”,就会有不少大法弟子自然的聚集到我家来,协调人也经常利用我家来分发周刊、经文、真相资料,她多次错发给我真相币,多出许多钱来,我们开玩笑时说:“观音菩萨奖赏我,给我发工资呢。”

我们不仅支持协调人,我们还根据自己的有利条件,默默的与多位同修联系,让他(她)们回到正法的路上,我们以法为重,别的都可以放下,证实大法的事情不能拖,一点都不能耽误,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女儿成了附近这一带MP3的输录员,凡有这一类事,都由她承担。我们家在这风雨中奔波了十几个年头,成了协调人,同修可信赖的家庭。

由于女儿一直在法中健康成长,勇猛精進,没有受到外界的污染。老师让入团,她不入。后来初三学校强迫把她拉入团内,宣誓那天,她请假回家。学校两次都给她优秀团员的称号,奖励她几百元钱,她不要,她说:“我不是团员。”使校长老师都对这个小大法弟子刮目相看了。

我们这个家庭,在修炼中提高心性,在讲清真相中救度着众生,在考验面前展现着大法弟子的本色,在随师正法的风雨中,我们稳步的走过了多少个日日夜夜。只有师父能知道我们的艰难,只有师父能了解我们的心酸,只有师父能看到我们付出的艰辛,因为师父时时刻刻都在我们的身边,没有师父的呵护,我们哪能走到今天。我们一定要紧跟师父,走好走正修炼道路!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