得法、学法、救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日】我文化成度低,年龄大(七十岁),我曾是一个得了各种要命疾病的人,是师父从地狱将我捞起洗净,并清除了我的各种病。否则,我可能早已死的无影无踪了。我不会写,在同修的鼓励下,今天写一点,明天写两句,整整写了三个多月,反复修改,才写出这篇东西。可能写的不在点子上,也不一定在法理上。不管写的多差劲,师父也不会笑话我,这是我的一颗真诚的心,想到哪就写到哪,我汇报的题目是---得法、学法、救人

一、在极端痛苦的病痛中得法

我患有颈椎增生、小脑萎缩、休克病、心脏病等等,这些病经常是综合暴发,每年都多次昏死过去,稍疏忽就有生命危险。在十几年前(得法前),几所大医院诊断同一结果:该患者随时都有生命危险,并列出多种药物,要每天都得按时服药,医生嘱咐:活一天吃一天。所以,我时刻都在死亡线上挣扎,从医院到家中都按一级护理对待我。

冥冥之中有定数,就在我极端痛苦的病痛缠绕中,在没有希望中,有一天一老乡到我家,看到我被病折磨的这个样子,就劝我炼炼法轮功,他说:“只要诚心修炼,师父就会管你,就会给你清理身体。很多诚心真修的人,身体都得到了明显的改善。”

我听了老乡这番话,心里非常高兴,十分相信。第二天就随他一块参加公园集体学法炼功。我如饥似渴的两天就将宝书《转法轮》通读一遍,书中的高深法理虽然当时理解不了多少,但心灵深处中觉得这就是我一生中要找的,一看这部法,心里就舒服。在炼功中也炼得很认真,一开始就能双盘打坐半小时。尽管疼痛难忍,小腿部压出了血,我也不往下拿腿。

就这样,我学法炼功三个月,就觉得全身顽疾一扫而光。家人外人都说我象换了个人似的,脸色红润,浑身精力充沛。十多年过去了,过程中我丁点药没吃,一针也没打过,与医院绝缘了。有这么好的师父教我们度我们,我能得这么好的宇宙大法,真是三生有幸,我与同修(老伴)在师父法像前叩首发誓:坚修大法紧随师,永不变心。

二、在“七•二零”上访遭迫害

我刚刚得法两个月,正满怀信心学法炼功,多么美好幸福啊!可好日子没过几天,邪党就开始了铺天盖地的打压。就在“七•二零”当天,大法学员不约而同来到省委省府上访,这么好的师父,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必须为大法讨个公道,必须还我师父清白。

当时大门口被警察里三层外三层封了个不透风,根本不听我们的任何反映。我们静坐了四个小时,没有任何结果。在下午两点钟时,天上突然乌云密布,雷声大作,大雨瓢泼从天而降,学员们的衣服全都湿透,但没一人离开。倾盆大雨持续了半个多小时,雨停云散,整个街道水流成河。这时天上出现了奇观:在太阳周围出现九尊穿黄袈裟的大佛,学员们都看得非常清楚。包括驱赶我们的警察都看到了,一个警察手指太阳周围的佛说:“那是啥?”

到了五点钟的时候,他们将所有的学员绑架到大轿车上,一车车拉到郊区。我们对他们这种野蛮行径既没动手也没动口,只是在广阔的大地上炼起了五套功法。一直到晚上九点多,才冲破警察的阻挠,乘公交车回到家中。

三、成立学法炼功小组

由于邪恶的打压与破坏,我们失去了集体学法轮功的大场地。集体学法炼功是师父留下的修炼形式,我们不能失掉集体学法炼功的这种方式。我们必须战胜邪恶,开辟新的集体修炼场地。我主动与几个同修商量,成立了六人学法炼功小组,地点就设在我家,商定每周两个下午时间集体学法、炼功与切磋。每过一段时间召开一次小型法会,交流学习心得体会。虽然我们人员少,在师父教导下,在法理引导下,还有明慧网同修辛勤耕耘大量交流文章的启迪下,我们紧跟师父的正法進程,一点都没落下。

四、背法抄法中加深对法的理解

我既然有缘得到了这高德上乘佛家大法,我就暗下决心必须学好这部法,按照法的要求完成师父赋予我们的历史重任,认真做好三件事,不愧对师父、不愧对大法、在正法结束时,堂堂正正向师父汇报说:我完成了史前誓约,要跟师父回家。

长春同修在学法切磋时,他们学法时不看书,而是“你背一段我背一段”,他们如此精進,真令我羡慕向往。在他们的带动下,我也开始背法了,可是在背的过程中,真费劲,第一讲背过了,在背《转法轮》第二讲后,再回头检验第一讲时,就忘了。这样反复背了七八个月,才算把《转法轮》背完。但回头还得从新背。虽然我没背熟,但通过背法,对《转法轮》每章每节讲的什么,都有了比较深的理解。

背书告一段落,我又开始抄法,抄法也不容易,过程中,经常出现掉字、写错字、串行,出现这种情况还得从头抄,在十个月中,我将《转法轮》抄了两遍。

通过背法、抄书,确实加深了对法的理解,好象把自己溶于法中了,过去对法片面理解,现在能融会贯通了;过去遇到矛盾老是向外推责任,现在知道向内找了;过去讲真相、劝三退怕人盯着、怕人“举报”,现在能打开局面认认真真做了;也能正确对待病业了,这些都是在背法抄法中加深了对法理解提高的。

正如师父在《精進要旨》〈排除干扰〉中讲的:“法能破一切执著,法能破一切邪恶,法能破除一切谎言,法能坚定正念。” 这是千真万确的。

反映在实际工作与生活中,也能按法理要求去做了。比如二零一零年上半年阴错阳差在货币流通中,我得到一张百元假钞。我与老伴分析,这张假钞为什么到了我手,我们是修炼人,这绝非偶然的事,用法对照我悟出两点:第一这是对我心性的考验,这假钞到了手是象常人一样花出去,还是上交销毁?当时我就没多想,只是想自己是修炼人,修炼人不做坏事做好事,不能让它继续流通,我主动交到了银行。第二、之所以百元假钞到我手,这是对我没放下“名利情”的考验。向内找确实没放下:这个孩子失业了,需要我管,那个孩子生活拮据我也得给。旧势力就抓住了这些,钻了空子,让你经济困难,让你儿子失业,让你家中出这问题那问题,让百元假钞到手,让你雪上加霜,让你无心修炼。我深深体会到这些问题的出现,就是让我克服私心,让我放下名利情的。这些只有理解了法,按法理去做才能做到的。

五、千方百计救世人

师父把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放在了很重要的位置,说明师父是相信弟子们能够完成这么大的历史使命,才提出来的。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必须牢记师父的教诲,要千方百计完成这一重大使命,这是我们的历史责任,也是兑现我们的史前大愿,必须多救人。

我一直本着多救人这一原则洪法讲真相的,我所在城市是数百万人的大城市,十年来我在十平方公里的土地上,无论街道、闹市、超市、工厂、小区、公园,城中村,我反复的讲真相劝三退,不管是炎热的酷暑、寒冬腊月还是刮风下雨,我一直坚持讲真相救人。我不管什么阶层,三教九流我都讲,高级干部、工人、农民工、学生、知识份子、军人、警察、拾破烂的、清洁工我全讲都救。这十年中,我劝退了两千来人,不管救多救少,我这颗心一直按师父的教诲在做,从中也体现了大法弟子的责任。

在救人中,我遇到的绝大多数,都是悟性较高,象窗户纸一捅就破,一讲“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们就向往就想学;一谈到邪党的贪污腐败、“假恶斗”、“伟光正”,他们就想三退。往往也会遇到一些中毒深的世人,对你讲真相不理解,提出质疑,有的还取笑你、挖苦你,更有甚者还要举报你等等……面对这样的世人是放弃还是救度?我曾一度对这种人很反感,我担风险帮你救你,你不感谢,反而这样对待我,心里觉得委屈、不舒服甚至想放弃。师父在《北美巡回讲话》中说:“如果当今世上的人,真的绝大多数都是高层次上来得法的,大家想想,他们可就不是简简单单的一个生命了。一个如来佛就代表着一个庞大的生命群。何止是如来呢,来到人世间的都很有本事啊,有许多天体的王、主都来了,他们代表着庞大的天体。可是進入常人社会中他们都迷在这里,甚至于在这场迫害当中也参与了对大法的迫害。那么这样的人如果被销毁了,大家想想,那就不只是他自己被销毁了,销毁的就将是一个庞大的天体。”按师父的教导,这些中了毒的人,我们也应挽救,不能因他们一时糊涂我们就放弃他们。

这些年中,我归顺了不少中毒深的人,大约一百来个吧,这些人都是由开始反对,最后被大法的法理所折服進行了三退。如我在一临街商场对一男一女俩青年讲真相时,我讲到什么是法轮功,他如何叫人做好事做好人,但谈到三退保平安时,女青年就打断我的话说:“你说的法轮功那么好,为什么……”男青年更是气势汹汹。当时我没有怕心,也没发火与他们争辩,我很和善地对他们说:“你二位都讲了,也让我把话说完,而后你赞成也好,举报也好,这是你们的自由。” 接着我把国家和邪党的概念给他们讲清,还告他们不要把两个概念混为一谈,更不要错位。我对男青年说:“爱国是对的,如你爱这个党就有问题,现在全国从上到下都搞腐败,大官大贪,小官小贪,那么从上到下都是这个党掌权,你爱它,不就是爱贪污腐败吗?!”我又笑着对女青年说:“‘天安门自焚’伪案,那是江泽民一伙栽赃法轮功而炮制的伪案。”(把炮制内幕给她讲清)为了進一步让她弄懂,我又概括说:“王進东两腿间的塑料汽油瓶在大火燃烧中不燃烧、不变形;小女刘思影做气管切开手术后还能唱出响亮的歌声,这不是在演戏吗?”当我把她的质疑破解后,女青年说:“以前只是在报纸上看到,在电台听的,听阿姨详细一说,我清楚了,这真是个骗局,要这样,我这个团员就退了吧。”那个男青年不好意思的说:“阿姨,刚才我说的话不好听,大人不计小人过,我向你道歉了,我啥也没入过。”一边说着,一边摸着脑袋憨笑着回到柜台里了。

总之,通过这些年讲真相,救世人,我深深体会到:只要按照大法法理去讲,把真相讲到位,就能唤醒世人良知,就能救更多的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