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的残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河南报道)河南省第三劳教所在许昌市西郊灞陵桥附近,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以来,这里一直非法关押着法轮功学员,尤其是二零零二年以来,关押着河南省除郑州市以外的法轮功学员,是一个残暴的黑窝。

这是一个带有世袭式、家族式的劳教所,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警察都是靠接班、内招进去的。兄弟几个、姊妹几个在劳教所上班的比比皆是,更有甚者,因其父曾在劳教所工作,其兄妹七个都得以在劳教所上班;也正因为如此,帮派势力严重、野蛮专横、凶残愚昧成了这里劳教警察的基本素质。

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有一个很光鲜的外表,整齐的建筑,干净的宿舍,墙上有很多文明的标语,门口挂有很多奖牌,可是,在这里呆一段时间,就会发现这一切都是假的,它的文明是假的,它的教育是假的,它的一些规章制度也是假的,充斥在这里最根本的东西就是暴力,只有这一点是真的。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以来,河南省“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给第三劳教所迫害法轮功的报酬是每“转化”(即强迫放弃信仰)一名法轮功学员,奖励劳教所三至四万元,这些钱都被层层恶警瓜分了,中队长得到的是七百元,级别越高,奖金越多。为了这点钱,恶警们无所不用其极,沆瀣一气,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疯狂、惨无人道的迫害,什么阴招都能使出来。

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主要有:

熬夜:对新被绑架来的法轮功学员,恶警们往往采取这种方法。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是一个极其残酷的地方,劳教人员每天从早上七点劳动到晚上十点,这还是正常的,恶警们动不动就要加班的,加到夜里二点多是经常的事,第二天还要正常劳动,没有星期天,好不容易过个节假日,就要用疯狂的加班来补偿。法轮功学员就更苦,别人休息了,还要蹲在墙边被强迫看诬蔑大法的书。一般要折磨一、二十天。

棒打和绳捆:经过熬夜还不屈服的法轮功学员,恶警就会用警棍和绳子来迫害,他们也知道这些是违法的,所以就在背地里下手,三大队东头的两个小仓库和住宿楼警察的住室就是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地方,因为这些地方没有监控录像,贺宏亮、仝海宽、郑建民就被一个上午连捆好几绳。

其它各种流氓手段:如果这些手段还不能达到目的,恶警们就会采取更残忍的手段,如:

包夹:河南省第三劳教所有一大批“以所为家”的劳教人员,有的来劳教所已经十几次了,象廖浩、何健设、何鸿合等都是几进几出,他们都是极其卖力地帮助恶警行恶,对恶警的指令特别能心领神会,恶警们就利用他们做法轮功学员的包夹,这些恶人为了讨好恶警,无所不用其极:廖浩曾在三大队东头的小黑屋里把法轮功学员闫中龄、贺宏亮装到两个扣起来的塑料筐里,自己坐在上面,致使两位老人当场昏死过去,后用凉水噴醒。只要在小黑屋里,他们就任意折磨法轮功学员,廖浩拿铝棒专敲人身上有骨头处,砸的法轮功学员痛苦不堪,据说恶人廖浩解教不长时间就遭恶报瘫痪了。他们还在恶警的暗中指使下,用铝棒、牙刷往法轮功学员肛门里边捅,贺宏亮和南阳的一位法轮功学员就曾受此酷刑。当时他们迫害法轮功学员时,带队恶警是二中队的张青善,张青善这个人表面上斯斯文文,内心却十分阴毒,他曾逼迫劳教人员喝尿。三大队教导员朱英奎也在大庭广众下说:我也知道他们是孬种,我就是要用这种孬种来收拾你们!

故意找茬:对不放弃信仰的法轮功学员,他们故意找茬,借机迫害,平顶山法轮功学员郑建民在一次饭后,被三大队副大队长沈建伟找去谈话,沈借机说郑建民不尊重他,言语之间,把郑建民推翻在地,用皮鞋底子往郑建民脸上打了十七下。淮阳县法轮功学员贺宏亮被罚在大雪天抱操场铁柱子,不许上厕所。开封杞县法轮功学员赵则敏被罚大热天在太阳底下暴晒。

蹲小号:三大队二中队宿舍区有一个小号室,郑建民就被在里边迫害十多天。

许昌市三劳教所人员:
三大队大队长:董建超
教导员:朱英奎
副大队长:沈建伟
副大队长:靳伟山
秘书:燕和平
一中队长:徐水旺~孟广路
二中队长:赵志民
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大队队长:张青善、都政涛
所长:刘宗豪
政委:姚青峰
纪检书记:姜青泰
副所长:付 永
教转办主任、:谭军民
三大队办公室0374——3262722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21/河南省第三劳教所的残暴-2351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