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起神笔兑现誓约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

一、尝试写稿、投稿

自一九九九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以来,我只是看《明慧周刊》同修们写的修炼体会,自己从未写过,认为自己做的不好,没有什么可写的。记的那是二零零四年,还是在同修的劝说下,我开始写自己和同修被邪恶迫害,在黑窝里坚信大法,正念闯出魔窟的经历。开始时,不知怎么写,怎么开头呀!后来知道了,先把时间地点人物写出来,然后再把发生事情的经过写出来就行了。说归说,可真正动笔时,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真是写了撕,撕了写,连续写了好几天,有时弄到大半宿。好不容易写完后,别说发给明慧同修看了,就是自己看也是上段接不上下段,重复句子多,一会儿这儿,一会儿那儿,特别啰嗦,没有一条主线,觉的写文章太难了,而且费时费力,决定放弃。

又经过多次反复修改后,登在本地“专刊”上。同修们看了都向我们投来了敬佩的目光,有的感动的流下了眼泪(当时本地遭受邪恶迫害的同修正念闯出的为数不多)。没想到自己认为写的不好的文章,在同修间竟起到了证实法的作用,顿感欣慰。

以后,写了好几篇文章,但多数都没被发表。因基点不对,有执着,就搁置下来了。

二、初学打字、上网

几年前,同修送来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让我学打字、修改同修们写的交流文章。因人的观念和怕心不愿触摸它,就半途而废了。随着学法的深入和看《明慧周刊》上同修们的交流文章,人人都上网,象资料点一样,也遍地开花,我终于破除了人的观念和邪恶因素的干扰,认识到电脑这一法器在救度众生中起着不可缺少的重要作用。明确了法理后,心性也提高上来了,一切也都跟着变化了。

二零零八年,我主动让同修给买来了电脑。自己有了电脑倍加珍惜,一定要好好利用它和它共同完成该做的事。在技术同修的多次耐心帮助下,慢慢的学会了打字、上网、下载、打印等简单操作。

第一次上网,看到明慧网首页上,慈祥的师父盘坐在高山上“静观世人”的像时,眼泪流了下来,决心走好走正修炼路,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从这以后,我经常上网。给我最大的体会是:自己上网和看《明慧周刊》是完全不一样的。网上的内容丰富多彩,开阔了我的视野,扩宽了我的胸怀,开启了我的智慧;还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及时看到师父的新经文;看到国内外整体的正法洪势;看到同修们写的不同内容的交流文章,能及时找出自己的不足和差距等诸多好处,真是受益匪浅。

同修写的文章传到我这,首先看一遍,多余的句子就用笔划掉,需要补充的就给填上,这样省时省力。然后,我坐在电脑前,就在键盘上一个字母一个字母的找,一个字一个字的打;眼睛一会儿盯在屏幕上,一会儿盯在键盘上;哪个是消除键,哪个是空格键,以及标点符号等的应用都很陌生,对电脑一窍不通的我,真是忙的不亦乐乎,一坐就是几个小时,甚至顾不上吃饭,初学电脑时的心情非常迫切。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学会了打字和修稿,一篇篇的文章发往明慧,对同修们提高起到了帮助的作用。

在此过程中,我也克服了很多困难。如同修写的文章事件很突出,但是文章是针对同修还是世人,混淆不清。有的叙事不清,重复话太多,语句不通顺等。看时感到心烦意乱,无从下手,不知如何修改,但想到同修能写出来,已经很不容易了,就又坐在电脑前,从新认真审稿,去其糟粕,留其精华,还不能改变文章的原意,这样一篇稿件就完成了。当文章发表后,我就把这一喜事告诉给说事、写稿的同修,增强了同修们写稿的信心。帮同修们打字、修稿,给我今后写稿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三、再次拿起笔证实法

一晃几年过去了。一次在打坐中,忽然看见,在我面前一笔一划的写了一个“写”字,觉的纳闷,便和俩同修说。同修脱口而出:这是师父点化,让你拿笔写文章。我方从梦中惊醒,又联想到二零零零年去北京证实法回来后,曾经看见过一只很大很大的毛笔。因自己悟性低,没能把师父赋予自己的历史使命及时的发挥到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中来,深感内疚。

认识到自己的责任后,我再次拿起笔证实法。在两年多的时间里,在写文章上前進了一大步,十几篇不同内容的文章被明慧采用,有的还被刊登在《明慧周刊》上,起到了证实法、救度众生的作用,也增强了我写文章的信心。去年,我地邪党疯狂的非法抄家、绑架了多名大法学员,抢走了多台救人的法器和私人财物等。有的被关進看守所一个月后,又被巨额罚款;有的被送劳教,在黑窝里遭受邪恶的迫害;有的被迫害致死,损失惨重。几个同修不谋而合,默默的做着自己该做的事。有收集整理材料的;有收集作恶者个人信息的;还有整理被迫害致死同修的个人材料等等。详细材料整理后发往明慧,被新唐人电视台制作成光盘,及时的在海内外曝光揭露了邪恶。在本地散发后,有力的震慑了邪恶,为救度众生开创了环境,同时体现了整体的力量。

我所取得的这点微不足道的成绩,每前進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点化和精心安排,与明慧编辑部同修们的无私付出和帮助。比如,当写好一篇文章时,多数是题目和内容相差很大,明慧同修就会选一个恰到好处的题目。选择一个什么样的题目,对一篇文章来说特别关键和重要。有了一个好题目,文章的内容就一目了然了。当每次看到明慧同修修改后的文章,我都会认真的和原稿進行对比,看哪个地方给改了,什么应该写,什么不应该写。发现改过后的文章和原稿读起来是不一样的,如党文化变异的东西、争斗心等,时常不自觉的表露出来,明慧同修就会给删去,使文章的语句更加平和流畅。有时想运用师父讲法的原话,可一时又记不清在哪个讲法中讲的,就只能用个大概意思来表明,但明慧同修就会把师父讲法的原话给补上,使文章更有威力。对没有被明慧刊登的文章,我就反复的看,发现很多的常人情掺杂在里面,还有浮夸不实的语句或叙事不清的地方,抓不住主题等等不足。为了使自己在写作上更上一层,对同修们写的关于怎样写好文章,怎样写揭露迫害的文章,我都很留意,并仔细反复看,从中收获颇多。借此,感谢明慧编辑部的同修和曾帮助过我的所有同修:你们辛苦了!

四、在证实法中去人心

在写文章的过程中,也发现自己很多不足,例如:有一次,同修让我写一篇关于同修被病业拖走的文章,目地是提醒仍处在病业中的老年同修,珍惜师父给延续来的生命,放下一切执着,不被旧势力钻空子,做好三件事。因我对早走同修的实际情况不了解,只是听说一些表面的东西,并写了出来,与同修的真实情况相差悬殊,结果在同修之间,造成很坏影响,要求我在本地“专刊”上道歉。当时,我听了很生气,很委屈,心里愤愤不平,向外找,放不下。经过学法找自己,才把不平衡的心放下了。有了这次教训后,再为同修写文章时,就尽量做到慎重,了解清楚,落到实处,避免再造成不必要的损失。

还存在压稿的问题。一同修当着全学法小组同修的面指责我,我听后也认识到自己做的不对并向该同修认了错,可心里还是有点不舒服,找理由为自己辩解,我如何忙等。还有关于没被明慧录用的文章,没有做到及时修改,从新投稿,做事拖拉。

在写文章和修改稿件的过程中,也暴露出很多执着。如看到文章发表时的显示心;当曝光揭露邪恶时,就生出恐惧心和怕心,怕恶人知道带来麻烦;当看到同修写的文章繁琐时,就生出怕麻烦的心,不愿吃苦;当同修写好的文章与自己的想法达不到一致时,有种失望感。因为每个人修炼的层次不同,对法的理解也不同,怎能写出符合自己观念的文章呢?深挖自己不愿付出是安逸心和依赖心在作怪;还有求发表的心,被录用了就高兴,没被录用就沮丧。

以上这些不足和人心,都是挡在我修炼路上的障碍,我会尽快的把它清除掉。我发现在以后的学法和证实法的过程中,这些不好的人心渐渐的少了。

五、师父新经文催我要精進

反复看了师父的新经文《再精進》后,对我触动很大,深感自己的责任重大。师父说:“你能默默的去完成好你所看到的不足,你能默默的做好你应该做的,你把那件事中不完善的部份自己默默的把它做好,众神佩服的了不得,说这个人太了不得!”(《再精進》)只要我们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大法的神奇和威力就能体现在我们每个修炼者身上。

我看到本地在揭露邪恶方面做的还不够完善,十一年来,本地就有上百名法轮功学员不同程度的被中共非法劳教、判刑、关押、拘留、抄家、罚款、洗脑等手段迫害过(周边的还不算),可却从未系统的曝光过邪恶,使邪恶还在肆无忌惮的做着坏事,迫害法轮功学员。要想把此项目做好,就得找到曾被迫害过的每个同修了解情况,落到实处,得需要一定的时间和精力,是件不容易的事,还得需要同修们的配合,才能做好此事。

一天,我主动到几个同修家,向其说明来意后,同修听了都主动配合,很顺利的收集到了一些迫害材料。在回来的路上,看见电动车车筐里,报纸上的几个字“从今天开始都能做到”,突然意识到什么,怀疑自己是否看错,就把卷着边的报纸展开,定睛一看,又多了几个字“随时随地”!我悟到是师父在鼓励我:只要我做下去,同修都能配合,而且是随时随地。我的双眼湿润了,心情无法表达。

平时上网,对“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从来没看过,也不知什么是简讯,偶尔在《明慧周刊》第四四七期上看到:提醒同修注意浏览“大陆综合消息”和“大陆各地简讯及交流”,才知道什么是简讯。试着发了两条。一条是:本地专门迫害法轮功的“六一零”非法机构利用信息台向手机用户群发了诽谤大法毒害众生的简讯。另一条是:邪恶利用太阳能大会,企图迫害大法弟子,刊登在明慧网上,及时起到了曝光邪恶、解体邪恶的作用。

在写法会稿件时,开始头脑一片空白,不知写什么,无从下笔,认识到这是干扰。坚定正念后,在写时,随想随写,自然的就写出来了,这么长的文章,只用了一上午的时间,草稿就写出来了,真是神在助,这在平时是做不到的。同时感受到师父每时每刻都在自己的身边点悟、看护着弟子。

在师父要求的三件事上,自己和精進的同修相比,还有一定的差距,特别是在面对面讲真相上,但我会努力。在证实法的最后阶段,做好自己该做的,承担起自己应该尽的那份责任,默默的把它做好,协调好,不辜负师父的厚望和众生的期盼!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