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恶自败(两则)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一日】

(一)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在恐怖高压下,我们小组的集体学法暂停了,可是总觉得集体学法是师父给我们开创的同化大法、整体提高的最好环境,不能放弃,所以很快就恢复了集体学法的形式。六、七个人,每周两次,地点不固定,这次在你家,下次到我家,再下次去他家等等。

二零零一年的一个星期六的晚上,我们小组在一同修家学法,学到八点钟左右,忽然两辆警车开進了楼下大院,紧接着五、六个恶警一窝蜂似的爬上了三楼,一边敲门,一边大喊开门,说什么要执行公务。我们几个同修简单一商量决定,由户主同修在门里面应付着,其他同修坐下来发正念,解体邪恶。

过程中,大家心态平静,心里祥和,坚信师父,坚信大法,意念中求师父加持,决不允许邪恶迫害得逞,解体操控警察对大法、对大法弟子犯罪的另外空间一切邪恶生命与因素。就在我们发正念当中,有一个学员看到了满屋都是大大小小的法轮在空中飘浮着,感动的她不由自主的说出声来。谢谢师父的加持和鼓励,我们一定要做好。

就这样,半个小时后,屋外没有声音了。这时,我们商量了一下,先由我和妻子同修下去,往家走。大家通过窗户看着,如果没有什么情况,大家再分散走。结果在师父法身呵护下,我们都平安回家了。但据后来户主同修说,大家走了以后,恶警又回来闹腾了一阵子,最后,还是灰溜溜的败走了。

(二)

二零零六年十月二十五日,本地“六一零”邪恶组织伙同公安局国保大队恶警,把我绑架到洗脑班迫害。我按照师父讲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的要求,他们问我什么,有的不做解答,有的就势给他们讲真相,救度他们。不管他们怎么邪恶的对待我,我都是以善意祥和的态度和他们讲大法的美好和邪党迫害的真相。

二十多天后,他们使尽了招术,什么也没得逞,最后,用他们的话说,就是“转化不成,送交司法处治”。这样,他们又把我劫持到看守所,妄图继续迫害。

到了看守所,我仍然坚持大法弟子该做的,就是不配合邪恶的任何要求、命令和指使,每天坚持背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他们几次所谓的提审,都被我拒绝。他们叫我在什么表上签字,我也拒绝了,最后他们气急败坏的说,你就是零口供,也一样判你,你就等着吧。我心里说,你们说了不算,我师父说算。

一天,一位同监室的年岁大的老年犯人跟我说:你这是何必呢?你和我们不一样,我们这些都是犯了刑事罪的,你只要说个不炼了,就什么事都没有了,可是你这样坚持下去,他们就把你当个政治犯来治你,犯得上吗?这时,我就当着全监室的犯人说:“他们说了不算,是我师父说了算。” “那你师父怎么不放你出去呢?”“只要我能做好了,我师父就会管我。”这句话刚说出不到五分钟,外边的值班狱警喊我的名字,叫我带上自己东西出来。我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回事的时候,同监室的人说:还不快走,是放你走啦。

正如师父说的“念一正 恶就垮”(《洪吟二》〈怕啥〉),我又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和超常。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