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 师父就在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夏天正式走入大法修炼的。在这十几年的修炼路上,摔摔打打中,在伟大的师尊慈悲的呵护下艰难的走到今天,并走向成熟。今天,我克服各种干扰把自己正法修炼的经历和体会写出来,向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

一、得法

我修炼前生过黄胆肝炎、有严重的神经衰弱、严重的牙周炎、三叉神经痛,胸部有一个黄豆大小的纤维瘤,还有小叶增生、卵巢囊肿、子宫肌瘤、痔疮(内痔、外痔)、坐骨神经痛等,还有一种很顽固的叫指窦炎,两只手的手指、手掌及指甲内化脓、脱皮,几十年来不知去了多少医院、用了多少药。中医、西医、民间的,凡是听到的、看到的什么方法都试过,都不见效,这种痛苦无以言表。由于自己身体不好,加之家庭复杂的矛盾,性格变的暴躁。我原本性格比较内向,越受别人欺负越容易钻牛角尖,最终走向自杀,被抢救过来后,更想不通人与人为什么要这样?!

父亲由于家庭成份不好,历次大小运动都不能幸免,使他未老先衰,体弱多病、非常苦恼。他为了锻炼自己的身体,只要听到哪里有什么气功报告都去参加,看到书店里有新的气功书什么都买,学了很多,看了很多,可是身体依然未能得到根本改观。受他的影响和动员,我也学了多种气功,身体也不见什么好转。有一天父亲在地摊上买回一本书《法轮功》(修订本),他看了一遍后觉的不错就是要求太高了,没接着看。到了一九九六年五月,他又拿这本书看,觉的真好,就叫我看。当时我家里正在闹的要离婚,实在过不下去了,律师都请好了。奇怪当这本书一進家门,婆婆主动把儿子找回家来,老公也当着大家的面认了错(他以前再错也从来不认错的),当时我想他既然认了错了,为了孩子就再原谅他一次,离婚的事也不了之了。

看过一遍《法轮功(修订本)》后,我明白了一些道理,但照书上教功动作学起来困难,也就没坚持。过了一段时间,我父亲通过气功协会,联系到了其他市区的“法轮功辅导站”,请他们到我们地区来教功,父亲联系了他以前的几位功友,带上我参加了在公园里这次不平常的学功,从此我们父女俩走上了真正的修炼道路。

我们首先在公园里组织炼功点,我家最先成立了学法小组,几个人每天早晨在公园里炼功,白天上班,晚上在我家学法,有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有时听师父在各地的讲法录音等。在一年多的时间里,我们组织了无数次的洪法、教功,建立炼功点、学法小组。初期的大法书在我们地区很紧缺,都由我父亲一个人联系买到后乘公共汽车背回来分给大家。

通过修炼,父亲以前有许多严重的疾病多不见了,人人见了都说他比以前年轻了许多。以前是体弱多病,现在是精力充沛。因为我们地区得法晚,学炼的人数不多,后来在外地区同修的帮助下,通过我们大家的努力,最后发展到三个炼功点。我早晨参加公园里炼功,白天在单位做好工作的前提下,有空余时间就学法或抄法。晚上参加学法小组学法。星期六、星期日参加本地区或外地区的洪法或学法交流等活动。

在这段时间里自己活的很充实,在这样的忙碌中自己以前的各种病在不知不觉中都没有了,什么时候好的自己也不知道。最顽固的纤维瘤和指窦炎二种病也不知什么时候好的。因为我是身体不好才走入修炼的,但因为受其它气功的影响,没抱什么希望,这就如师父说的“无求而自得”(《悉尼法会讲法》)。

通过学法修炼自己最大的收获就是活的轻松了。以前我的为人是做事认真,对自己严对别人要求也高,别人接受不了,使家庭关系搞的很紧张,活的真的很累!反复看了几遍《转法轮》及其他经文后,才认识到自己的苦恼、烦恼、矛盾等等都是自己造成的、求来的。从此自己尽量的按照大法要求做,对自己更严格,要求更高。对别人尽量的宽容、谦让,多看别人的长处,少看别人短处。这样自然家庭矛盾减少了,夫妻和睦了,婆媳关系也溶洽了,活的也自然轻松了。

婆婆看到我的变化后也在一九九七年四月十三日走入了修炼。她是文盲,没上过学。我去学法小组她也跟着,我们读她用手指着一个字一个字的看,我们指定一个年轻小伙负责带她,在边上看着她找不到了或跟不上了,就负责告诉她,时间长了她自己也能跟上,白天在家她一个人听师父讲法或自己看书,一天只看几页,虽然看的很慢,但功夫不负有心人,现在她自己一个人能基本上把一本《转法轮》的书看下来,偶尔有不认识的或不懂啥意思的就问亲戚朋友或邻居。不但她能认字了,还有困扰她几十年的牛皮癣好了,先天性血小板减少症及其它病也全都好了。我丈夫虽然未修炼,但我家是学法小组,我们放师父讲法录像时、学法时他也听進去一些,而且家里的能量场很大,在无意中他也受益了,从此他性格也改变了许多,他们单位的领导、同事、同学都觉的他变了一个人,以前的坏习性也改了不少,丈夫和孩子都支持我修炼。

在这么多年修炼中,我是闭着修的,什么也看不到,也感觉不到,但我就是坚信大法,坚信师父。遇到看不懂的或不理解的,我也从来没有怀疑过。我的性格比较内向,但做事认真,毅力很强,认准的事一做到底。开始双盘不行,就用绳子绑,用沙袋压,吃了不少苦,流了不少汗,最终能双盘一小时。我对自己很严格,而且很热心帮助人,也愿意付出。炼功点需要录音机、充电器等我都主动帮助解决,不收同修一分钱。有同修录音机、录像机、电视机等东西坏了,我主动找人帮助修理。有事大家商量,大家相处的都非常溶洽。大家还相互鼓励背法,首先背《论语》,有能力的还背其他的经文、《洪吟》等。

二、大法神奇

有一次,婆婆早上带她妹妹去公园里玩,出门前她顺便把电饭煲插上,想回来就可以吃上粥。去公园后,妹妹难得来一次,就多玩了一会时间,等她们回家后,只见房间里全是烟,还闻到糊臭味,婆婆赶紧开窗,等烟雾散去后才发现电饭煲已烧黑,地板也发黑,按常理早该起火了。后来婆婆想起来大法的书就放在离电饭煲不远处。当时婆婆马上双手合十向师父磕头,谢谢师父的保护,否则后果不敢设想。到现在婆婆常常还想起来说师父时刻在保护着弟子。她妹妹由于亲眼见证了大法神奇,也走入了修炼。

还有一次婆婆要晒被子,一不小心把纱窗的框拉下来,人从板凳上摔倒在床沿上,后脑直接碰到床沿后再摔到地上,当时她立刻想到自己是炼功人,我有师父保护没事,慢慢爬起来一点事没有,头上连包都没有。在修炼中,每个大法弟子都遇到过许多神奇的事,不管我们遇到什么危险的事,只要大法弟子念一正,师父时刻保护着我们。

三、走出魔窟

在一次其他地区同修组织到我们地区来洪法,我母亲和姐姐也相继得法,但是她们得法时间不长,迫害就开始了。

迫害一开始,我受到来自社会的、家庭的等各方面的压力。虽然我们地区没有成立辅导站,但是邪恶就认为我和父亲是本地区的负责人,单位找谈话,公安、“六一零”等找我们问情况,要我们写出我们地区的炼功情况,什么时候去参加什么活动等等。上面一有什么事就把我俩叫去,母亲整天是提心吊胆、以泪洗面,由于受历次运动的影响太深,她压力太大承受不住,还喊来亲戚向我们施压,叫我们放弃修炼里外夹攻,那压力可想而知,我们俩就是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动摇。

这期间其他地区的同修们相继来我们地区开小型法会,带动我们走出去证实法,我们地区最先有四位老年同修准备去北京证实法,由于不注意修口,在乘火车的途中被劫持直接送本地看守所。其他几个外地的年轻小伙子也去北京上访,但都没有回来,相继都被抓、被非法劳教。

本来我也打算去北京证实法,由于我在单位的工作特殊,一时不能离开。当时自己是这样想的,我们是修“真、善、忍”的,我们不能为了自己修炼影响工作而不顾(如果我一走,单位就不能正常运行了),这不正中了邪恶宣传的说我们只顾自己修炼,不要家庭,不要工作吗?我当时个人理解要走出去,不是去了北京就算是走出去了,可以有不同的方式。

我就决定一个人到公园里去炼功。老公知道了就不让我去,我就利用女儿放暑假带她到公园里打羽毛球作掩护,公开在公园里晨炼,后来婆婆也跟着去了,其他同修知道了,也相继到公园里晨炼,但都是各自在不同地点炼。我们坚持了将近二十几天,区公安不知他们怎么知道的,就在二零零零年八月一日把我们分别在公园里炼功的几位同修抓到区公安局。

说来也奇怪,我丈夫平时早晨从不起早,也从不去公园。那天就起早并到公园里找我,没找到就想到我们一个小区的另一位同修家去问,刚走到楼下就看到警察在同修家抄家,他赶紧回家把我放的资料包好带出去放在他自己的摩托车里,等他回家一会儿公安人员就到我家来抄家,资料一张也没抄到,就抄走几本书(因放书的地方他不知道),这是我出来后才知道的。

到了公安局,我们被分别关押审讯,我问他们:今天我什么时候能去上班?他们取笑我说:你还想上班?当时我心里想,既然不能上班了,也就一下子把心彻底的放下了,什么也不想了。他们硬说是我通知大家来公园里炼功的。我说我没有通知,都是大家自己来的,我在这里炼功也不是一天二天了,因为公园是免费向大众开放的,早晨到公园锻炼身体是合法的。他们软硬兼施,我什么也不配合。

警察不但抄了我的家,还到我单位的办公室去抄,把我一本手抄的《转法轮》、笔记本、收集的邪党诬蔑大法的报纸等都被抄走,其他的大法书和资料就在一个办公室里,他们都看不见没抄走。抄家的单子拿来叫我签字,我不签字,买来的盒饭我也不吃,也不喝他们给的水。一直僵持到晚上,他们一无所获,并吓唬我再不说就把你劳教。无论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开口。到晚上把二位八十多岁的老人叫家人接回家,把一位中风后遗症的妇女放回家,把我和另一位男同修在拘留证上不签字的情况下直接送拘留所。

一進拘留所,监室的人就说你是炼法轮功的,我问他们你们怎么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他们说在我之前这里也关押过炼法轮功的人。第二天警察就来“提审”,当时由于一天一夜没吃没喝,加上长这么大还第一次到这样的环境,心里有点慌,自己感觉到身体有点发抖。自己心里暗想:不能这样,心里默背“大法不离身 心存真善忍 世间大罗汉 神鬼惧十分”(《洪吟》〈威德〉)背了二遍,心里就不慌了。走進审讯室后,一开始他们对我很凶,我对他们说:你们为什么对我那么凶,你们把我当犯人对待?我告诉你们我没犯法,按照“真善忍”做个好人没有错。你要知道昨天到后来为什么我不说话,因为我说的话你们不相信,那我还说什么?!你们听着,我这个人除非不说,说的都是真话,如果你们不相信,那我就不说了!当时他们见状就软下来了,过来说好话了,并让我配合他们把事情说清楚等等。我告诉他们:别人的事你也别问,不管我知道的和不知道的都不会告诉你们的,因为我修炼就修自己,别人我不管,我就按照“真善忍”三个字来对照自己的言行,哪做的不好下次做好,就是这样修炼。接下来就说自己为什么修炼,修炼后自身的变化,家庭的变化等。最后他们想要的情况一无所获,就草草的结束了。

回到监室,同室的人都来问我情况,我如实的告诉她们,她们都说我傻,跟共产党就不能说真话,骗骗他们说不炼了,回家再去炼不行吗?我说不行,我们修炼就是按照“真善忍”去修,第一个字就是真,怎么能说谎呢?!然后我利用一切能利用的时间跟她们讲大法的真相。监室里什么样的人都有,有吸毒的,有开发廊的老板娘,有偷的,有抢劫的,有打架行凶的等,特别是一个打架行凶的那个人,人很高大,对人很凶,喜欢骂人,别人都怕她。通过我讲真相,许多人都明白了,有的甚至说出去也要炼法轮功。那个很凶的人说:我脾气不好,控制不住自己。我跟大家说:她今后要再骂人,我们就一起说“谢谢”。大家都笑了,她也笑了。后来她真的基本没骂过监室的人,环境也变的比以前轻松多了。

在拘留所一个月里“提审”了好几次,我抵制迫害,不配合邪恶的“提审”,不说联系的同修,不说大法资料的来源,不在笔录上签字。就这样,“提审”了几次后,恶警们什么办法也使用了,甚至他们说:你的功友某某都供出你干了什么什么;我说我不会出卖一个同修。到最后三天还“提审”了一次,他们说你如果还不转化,我们就送你劳教。我说:我没有犯法,我没有错,如果到一个月还不放我,一切后果你们负责!(因我父母跟他们说过,我曾经自杀过,他们害怕)监室里的人都为我担心,有的在帮我祈祷,早日放好人回家。回到监室后,告诉她们我会回家的,把自己的日用品都分送给她们,并告诉她们,如果到时不放我回家,我就绝食,宁死不屈。在一个月里我就靠背《洪吟》、背《论语》及会背的经文来支撑,否则在这样的邪恶环境下一般是很难挺的住。晚上轮到值班我从来也不困,我就背法,反复背自己会背的法。白天一有机会就跟她们讲真相,讲修炼故事等。到九月一日早晨,我就没吃早餐,等点完名也没任何动静。我就坐那儿静心背法,大家都静静的,一言不发。等到九点多铁门开了并叫了我的号,大家这才露出笑脸,默默的为我祝贺。放我之前区公安、“六一零”还找我谈话,我直言的告诉他们:这不是我带呆的地方,我永远不会再来这种地方,请你们放心,出去后我比以前做的更好,永远做一个好人。他们告诉我,是他们做了单位工作,不许单位开除我,叫我第二天就到单位上班。就这样我堂堂正正的走出了魔窟。

四、建立资料点

等出来后才知道,这段时间大家都看不到经文,也看不到《明慧周刊》等资料。出来后抓紧时间学法,调整好自己心态,从新担负起制作资料的重任。我们地区修炼人本来就不多,年轻的更少,会电脑的同修先后都被抓的抓、关的关。开始我们是靠外地同修寄来软盘,我再打印出来分发给同修。再后来联系其他地区同修传样稿,我再复印。因为不断有同修被抓,资料来源很困难。正好我婆婆的一个外地的远房亲戚来看她,他也是同修,我把我们地区的情况跟他交流后,他对电脑也不怎么精通,但他有一个邮箱,邮箱里有破网软件。他用纸写了怎么進邮箱,怎么上网。在我们最困难的时候真的师父就在身边,师父都知道,就派同修来帮我们。我只会打字,不会上网,单位怕我上网,唯独我办公室不给安装网线。我先去朋友家,按照同修告诉我的方法先学会上网,试着按照他写的一步一步做,我第一次打开了明慧网。学会后,在单位平时就去其他办公室的电脑乘其他人不注意或没人的情况下,我迅速把周刊、经文、小册子等资料下载到软盘中(那时 还没优盘),到自己的电脑上打印。过了一段时间,干扰很大,有时网上不去,公安、“六一零”等部门一直找单位领导施加压力,一定要送我去洗脑班。二零零二年单位领导在压力下把字都签了,准备送我去洗脑班。当我知道后,通知同修发正念,并且自己加强对领导、同事讲真相,坚决抵制。有一个同事主动晚上直接去“六一零”办公室,问他们:你们真的为了她好、救她,就不应该这样,她女儿今年要高考了,你也有孩子,如果是你,你有什么感想?你们这样不是在救人,你们是在毁了一个孩子,是毁了这个家。那个人的女儿今年也参加高考,被我同事说的起了同情心,就主动打电话去市里讲明情况取消这次送我去洗脑班的决定。第二天同事告诉我,我很感动。但她告诉我叫我做好思想准备,他们还要做个形式,叫我表个态什么的。上午他们来了四个人,加上我单位的领导,我坐那里不断的发正念,无论他们说什么,我都不动心,就是发正念。最后一定要叫我表态时,我说:你们说了很多,领导也肯定了我的工作和为人,请你们放心,我今后还按“真善忍”继续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说的再好也没用,就看我的实际行动吧!最后还是单位领导打圆场,不了了之了,也算过关了。就这样这场迫害被解体了。

这几年里邪恶没有对我们放松过,遇到有什么敏感日、什么大型会议等都是严密监视、跟踪、恐吓等手段对我及家人進行迫害。在师父的呵护、同修的帮助和自己的正念正行,一次一次的对我的迫害都有惊无险的走过来了。

这几年我们地区最难的就是做资料。我靠去别的办公室下载资料总不是个办法,我想自己买电脑老公不同意,他还去跟我母亲说,因母亲怕心很重,这几年在提心吊胆的一步一步艰难的走过来也不容易,听说我要买电脑说什么也不同意。我就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了同修,有一位同修决定他买电脑,由我负责教他,减轻我的负担。就这样第一个资料点建立了。因我有时不方便去他家里,我决定还是自己买电脑。开始发正念,清除操控老公干扰我买电脑的一切邪恶因素,并跟他讲真相。因他喜欢看新闻,我就跟他说买了电脑你也可以看别人看不到的新闻,而且保证绝对安全等。终于有一天他同意了,并叫他朋友帮助申请安装了宽带。就这样我有自己的电脑了,不但能及时下载资料,还学会了刻录光盘。

一天,有一位甲同修跟我说,我们邻近的一个地区有几位同修几年了看不到师父的经文,也看不到其它资料,在偶然的一次乘车时遇见了甲同修,有一段时间都是这位甲同修传资料和经文给他们,因为甲同修一直被邪恶盯着,长期这样下去不安全,他们想自己买电脑建立资料点,想请同修去帮助教他们。我知道后没考虑什么,就叫甲同修跟他们联系好,约个时间我去。等她约好时间、地点、接头暗号后,她不能带我去,我只能乘车一个人前去,怎么等也没见到同修(因大家互相不认识)。第一次失败,第二次又去,联系上后,去了同修家,才知道乙同修请她同学帮助买了一台电脑和一台喷墨打印机,但她对电脑一点都不懂,连鼠标都没摸过,半天下来她说脑子一片空白,什么都记不住。下午我改变方法,一边教她自己操作一边用笔记下来,下次忘了看记下的一步步做。等甲同修再见到乙同修,乙同修告诉甲同修说她还不会。这下我静下心来找自己,也许我那天性子急了点,她的性格是特别的慢,我希望她早点掌握,教的内容也许多了点,上网、下载、排版、打印等。她们那一般的电脑耗材都没有,她是买一台喷墨打印机,时间很短墨就没了,价格又贵,我建议她买一台激光打印机,她叫我帮她买。第三次我带了新买的打印机又去了她家,又教了一天,我耐着性子教,学的过程中尽量安慰她,不要急,要有信心,一定能学会,并教她发正念。第四次去给她送硒鼓,送光盘、其他小册子等资料,又教会了她使用邮箱发信,以后遇到什么问题就写信给我,我再写信告诉她怎么做,这样大家可以节约时间。先后利用晚上带另一位同修开车又去了几次,才使这个资料点正常运转至现在。

通过这次建立资料点,我总结了一套教学方法,把它事先打印好,先按照打印的教材一步一步做一遍给同修看,再叫同修自己看着教材一步一步做,我在边上稍微指点一下就行。用这种方法,又在我们乡镇建立了几个资料点,时间上花的比上一次少许多。还有新学员大多数家里都有电脑,我都用这个方法教会新学员自己上网下载看资料,减少了同修资料传递的时间和风险。现在我们基本上做到了师父要求的资料点遍地开花。

我这个人头脑简单,做过的事就忘了,见过的人也经常记不住。但是学电脑方面如怎么下载、排版、刻录、杀毒软件的使用等等,不懂的就向常人去学,他们教一遍我都能记住。为什么会这样,有时自己也觉的奇怪。我想师父就在身边,我想做什么师父都知道,师父就给我智慧。就如我看到《明慧周刊》上同修写的如何使用真相币,有时下载的模板不会用,根据同修的启发,我自己设计排版了一个模板,适应激光打印机也适应喷墨打印机的使用,其它资料点用了都说很好,就这样真相币在我们地区大面积的使用开了,起到了救度众生的作用。

这么多年修炼,能坚定的走到今天,最大的体会就是多学法,多背法,时刻提醒自己是个炼功人,保持正念,同修之间真诚相待,互相鼓励,看到同修做的不好或有漏时,及时提醒,注意修口,坚持单线联系,不给邪恶钻空子。只要在法中坚定自己,坚信师父坚信法就无所不能。

师父时刻在我身边看护着,我好幸福。有些关、难现在想起来似乎很平淡,可是在当时的过关中,感觉就好象是一座山挡在我们修炼的路上,自己如果对师对法稍微有一点动摇,正念不足,这个关就过不去。但自己知道每一关每一难都是有师父的呵护,大法的指导,同修们的帮助才走过来的。我知道我离大法弟子的标准还很不够,在以后的修炼中我要去掉一切人的观念,在做好“三件事”中修好自己,紧跟师父正法進程,“越最后越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