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九年出生的我走在正法修炼路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我一九九九年出生,是一名小学六年级的男孩,我从二零零六年开始正式跟着妈妈学法轮大法

一、幼年记忆

听大人说,我在妈妈的肚子里时,就经常听大法音乐,我出生后很健康可爱,特别爱看法轮图形,一看见就笑,还比划着法轮旋转的样子。可是一九九九年我三个多月大的时候,大法遭到迫害,后来妈妈因为上明慧网、打印法轮功真相资料,面临警察抓捕,被迫流离失所,家里只剩下奶奶、爸爸和我。奶奶和爸爸没有修炼,我也就很少接触到法轮功了。

奶奶说我小时候电视新闻里总演批判法轮功,有一次我正拿着奶瓶喝奶,电视上又演了,我看着电视说:“法轮大法是正法!江贼民专门迫害法轮功!”奶奶和别人说:连吃奶的孩子都知道谁对谁错。

在我的记忆中,一次是两岁的时候(二零零一年)我正在喝奶,家里突然闯進来一帮穿黑衣服的警察,吓的我扔下奶瓶紧紧搂着奶奶大哭,他们到处乱翻,把床底下的抽屉也翻的底朝天;还有一次是黑夜,我被惊醒,看见那帮人把我家的灯全都打开了找妈妈,我被吓的哇哇大哭。

我还记的,秋天的时候,奶奶抱着我在阳台上数飞过的大雁,我一边数一边盼妈妈回来。

二、我也学大法了

二零零六年妈妈终于回家了,全家人都很高兴。原来妈妈流离失所几年后,又被绑架進了劳教所,被迫害的很瘦很瘦的才被接回来。妈妈回家炼法轮功很快恢复了健康。从此,妈妈经常给我讲传统文化、修炼故事、大法真相,读《转法轮》给我听,我特别爱听,这样我也开始学法轮大法了。

我出生时妈妈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指着妈妈笑着说:“你太小啦!谢谢你生了我!”学大法后我明白了,人在世间的年龄不是生命真正的大小,在层层天体都败坏了的时候,宇宙中的高级生命纷纷转生下世,发愿同化大法、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我也是其中的一员。

三、按“真、善、忍”去做

刚开始修炼不久,一天早上妈妈送我去上学,在路上我突然呕吐起来,妈妈在一旁着急的说吃了什么东西引起的呢?怎么回事呢?我吐了一阵,抬头对妈妈说:“两个字儿。”妈妈关切的问:“是‘恶心’吧?”我说:“是‘消业’。”妈妈立刻笑了说:我怎么忘了呢。我吐完后真的什么事也没有了。

一次老师让我负责检查卫生,我看到一个角落没有扫,如果批评的去说,同学就会不高兴,我想起要按“真、善、忍”去做,而且我想到同学也不容易,清扫这么多地方难免有遗漏,就真诚的对扫除的同学说:“你今天扫的很干净,辛苦了!如果能把这个角落也扫一扫,那就更好了。如果你累了,我可以帮你扫……”同学很高兴的把角落打扫干净了。

有一次答题,我進教室晚了,交卷也晚了些,老师找到我问:“你的题答对了,但是给不给你一朵‘小花’呢?”我说:“别给我了,我都迟到了。”老师笑着说:“给你一朵吧,你太善良了。”

四、拒绝入队

上学一年后,学校发下来一张表格让我们签上名字,然后让回家给家长签字后上交,老师说不签字不让上学。回家后妈妈看了表格说,上面写的是“志愿入队表”,不入不让上学,这哪是自愿,这不是强迫吗?妈妈说明天找老师去讲真相。妈妈和我都发了正念。

第二天,妈妈接我放学的时候,正好班主任老师领着我们全班同学站在马路边等家长,妈妈和老师说了不参加中共邪党组织的原因,说信仰自由,孩子不信共产党、也不想入队,只要讲道德、有真才实学,做个真正有益于家庭和社会的人就行了……还没等妈妈讲完,老师的态度就大转变,说:“对,有信仰的人都不入共产党;象家里有其它党派的,也不入共产党。但是关键是别让你的孩子因此感到自卑或者不优秀,咱们也别把大人的意见强加给孩子。”然后老师低头看着我。这时我也不知怎的,就想放声大喊,结果我喊道:“我不入共产党!我不入共产党!我不入共产党!”路上的人都往这边看,老师说:“哦,那行了,行了。”

后来妈妈又给老师邮寄了真相资料和信件。在我拒绝入队不久,班上進行了一次数学考试,我得了满分、第一名,爸爸高兴的说:“你这个不入少先队的得了第一名。”班主任老师很喜欢我,在我的评定手册上写道:做事认真、心地善良又诚实。

五、讲真相

一次我拿明慧真相小册子给同学看,一个和我很要好的同学看后说:“我知道不入少先队的原因了。”有一次我对一个同学说:“共产党干坏事,害好人,活摘器官,入这样的组织不好,还倒霉呢!”又讲了报纸上登的小学生被红领巾挂住丧命的事,她说:“那我也不入红领巾了!”学校规定不戴红领巾要惩罚、扣分罚抄作业,同学们说:“真羡慕你啊!当时入队时就是不知道咋回事,我们也不想入队了啊!”

平时我把老师们的名字、地址、电话都记下来给妈妈,妈妈定期给老师写信、发送法轮功真相。因为邪党对学生长期洗脑灌输,所以我和妈妈也利用一切机会,潜移默化地讲真相。比如,老师经常让家长和学生一起办报纸,每次妈妈和我都结合着明慧网上的神传文化或《明慧周报》上的小故事,启发人的良知善念。老师表扬说,我和妈妈办的报纸是典范。

课本中不时有邪党的造假课文、树典型歌功邪党的,比如,学完邱少云的课文,作业就要求回答:“最佩服英雄人物什么?”我就说:“最佩服这些英雄的大脑反射区和正常人不一样。因为一个正常的人怎么可能在烈火焚烧中一动不动呢?”而且奇怪的是,邪党树立的典型都和正常人、正常的道理不一样,比如在诬蔑法轮功的“天安门自焚”中,小女孩刘思影被严重烧伤,中央台的记者却可以不穿隔离衣、拿着话筒近距离采访,也不怕细菌把刘思影给感染了;刘思影气管切开手术后,还能对着话筒唱歌!

写作文的时候,我都和妈妈商量,按正面的道理写,希望看作文的老师和同学能思考更多的真相,比如写“四川地震”的作文,我写的是真正解决问题的方法是尊重生命、防患于未然,比如我们国家预测地震本来是很准的,可是却有那么多人在毫不知情中遇难身亡,等人死了之后再搞各种轰轰烈烈的活动其实已经没啥真正意义了,比如让小学生去献血等(这个遭到了家长们的强烈反对)。还有,如果人们能够重视道德,也不会有那么多孩子被豆腐渣校舍掩埋;写“我最喜欢的格言——范仲淹的先天下之忧而忧”等古代文化的作文,我就写中国古人修为高尚、胸怀宽广,不自私,想的是帮助和造福更多的人,而今天的中国社会就不一样了,道德下滑,好大喜功、造假成了潮流。

老师对我很好,并在评语中写道:可以看出,你是一个对事情有独到见解的孩子,是一个有内涵的孩子。

有一天我征得托管班老师同意,在教室里放了大法音乐《普度》,希望能让大家感受到大法的慈悲。

六、正念的威力

一次妈妈刻录真相光盘,刻录的進度条卡在那里好几分钟都不动了,以往这种情况就刻录失败了,妈妈很着急,我说:“妈妈,我来帮你!”在沙发上盘腿发正念,一会儿就听见妈妈高兴的说:“好了,正常了!”

一天妈妈打印真相币,钱币卡在打印机里,打印机不工作了,因为纸币太小,找不到卡在哪儿了,我发了正念走到打印机前掀开盖子,正好看到纸币卡在墨车的旁边,一拽就出来了。后来妈妈继续打印旧的纸币,接连两次又卡住了,我和妈妈一起发正念,之后打印顺利,再也没有卡过。

一次老师要布置一篇歌功邪党的作业,我和妈妈都发正念,制止老师和全班同学被毒害,结果到了那天,老师说:“这一篇作业不用写了,咱们写下一篇吧。”

七、在证实法中去怕心

小学二年级的时候,托管班老师告诉要上电脑课。我就想把妈妈上网用的“小飞鸽”(破网软件自由门)放到学校的电脑里,让更多的人看到明慧网、看到真相多好啊。妈妈说:“好,那你明天就用U盘复制过去吧。”可是过了一会儿,我就犹豫的对妈妈说:“这件事我用不用问问爸爸啊?”这些年妈妈不在家,我有什么事都问爸爸。妈妈说:“这是救人的事,要用修炼的理来解决,问爸爸只能增加爸爸的压力。你要分清害怕的不是真正的你,正念清除它,要想到师父会帮你。”我知道了这是怕心,听妈妈这么说,想一想就不怕了。

第二天到了电脑教室,一看和我家里的电脑不一样,上面没有U口啊!找不到U口,又有点紧张,这时我心里求师父U口在哪儿啊?忽然看见底下有个小柜子一样的东西,上面有个小疙瘩,用手一抠,开了:“哎呀!这不是U口嘛!”师父帮我找到了,我赶快把U盘插上,把“小飞鸽”复制到了电脑上。因为这个电脑教室是面向社会的,所以我希望有缘的人都能来利用“小飞鸽”看到法轮功真相。

有一次我和妈妈在我上学的地点周围贴了一些法轮功真相图片粘贴,还有《明慧画报》,在教室的楼下也贴了,然后我上楼進了教室,一会儿同学们陆续都来了,只听见一个同学说:“喂,看到法轮功海报没?”原来很多同学都看到了真相图片,大家展开了讨论,有的说好,有的被邪党谎言欺骗了,这时我心里有点紧张,可是我还是战胜了怕,以第三者的角度把真相小册子的内容和大家说了,最后大多数的同学都说:“法轮功是好的。”

八、学法的重要

我的妈妈和爸爸都是工程师。妈妈不在家的那几年,因为爸爸工作很忙还要照顾家,每天下班还要在家继续干工作,就让我玩电脑游戏,这样我就不缠着爸爸陪我玩了。结果这个玩游戏的执着修炼后很长时间也没去掉,我曾经做梦看到有电脑游戏名字(如“赛尔号”)的蚊子钻進我的大脑里,电视里爬出许多毒蝎子,可是我仍然没去掉执着。

妈妈让我每天多学法,还给我念明慧网上小弟子的交流,后来我自己每天背下两首《洪吟》中的诗,背完了整本《洪吟》,不知不觉的就不怎么爱玩游戏了。一天,表哥想找个旧电脑学习,正巧爸爸想换个新电脑,他们就把爸爸的电脑取走了,这样我就更想不起玩游戏了。

同时妈妈带我每周集体学法,先学一讲《转法轮》,再学几篇海外讲法或经文。不久爸爸买了新电脑,可是我已经对游戏没有任何兴趣了。

多学法就能分清真正的自我。有时我有顽皮、贪玩的心。有一次学完一本很长的讲法后,还要继续学一本,中间休息的时候,我去厕所,然后就钻進另一个房间了,当时有一个念头,就想关上门玩、不出来学了。可是我马上知道那不是我,我世界的众生都等着学大法呢,所以没到一秒钟我就从那个房间回到了我的座位,继续学法了。

多学法还能加强救人的意识。那天集体学法后回到家,听爸爸说,租我家房子的人(是个军人)和爸爸聊天时说想退党,他说了很多痛恨邪党的话,还说打退党电话没打过去,因为他的手机没办理国际业务。爸爸问他:“给谁打啊?”他说:“给法轮功啊!门口小册子上有电话。”妈妈说:“那怎么没帮他退呢?”爸爸说当时怕不安全就没管这件事。我想起集体学法时,正好轮到我读的:“我全盘的看一个生命的整体,哪怕还有一线希望我都给他希望。”(《各地讲法四》〈二零零四年芝加哥法会讲法〉)

我就对妈妈和爸爸说:“等十月你们放假了领着我去帮他退党吧,要给人家希望嘛!”我把这件事写到纸上贴在冰箱上,防止他们忘了,爸爸很高兴的答应了我,还在纸上签了字,说一定去。

我还有很多不足,比如功炼的很少,爱看动画片。一次看后眼睛很痛,爸爸非要给我滴眼药水,妈妈跟我说:“你得悟一悟,你是用眼睛去看不好的东西,你要它,它就从这往里灌。”我也觉的有道理。一天晚上我突然肚子痛,我正想是不是今天语文课灌输不好的东西造成的呢,妈妈跟我说,炼炼功就好了。我就跟妈妈炼起来,刚开始很难受,可炼到冲灌时,我舒服极了,肚子痛烟消云散,感觉到炼功的美妙。真得又要修又要炼哪,也理解同修为什么劝我炼功了。以后我要和妈妈加强炼功,也要继续多救人。

生在有大法弟子的家里,能在修炼的路上互相促進、履行誓约,真的很幸福。谢谢师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