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轮大法中成长、成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大法弟子,回首我的修炼路,没有什么惊天动地的大事,就是因为这种看似平平淡淡的表象,让我认真回忆修炼过程中的点点滴滴。

幸遇大法,得法破迷

从小我就有过修炼做神仙的想法,也有一片美好的天地在我脑中闪现,但却缥缈而遥远。上六年级时,因为我说了句“想学武术”,于是妈妈的同事帮我联系了另一位阿姨要教我学剑,幸运的是我没跟阿姨学剑,而是因她的洪法使妈妈和我走入了法轮大法修炼。

开始看师父教功录像时,里面有茫茫宇宙的画面,当时我脑中就产生了疑问,神仙世界应该是光焰无际的,和黑洞洞的宇宙有什么关系呢?随着学法和后来师父的讲法,师父为我解开了这个迷,让我知道了生命的来源、做人的目地是返本归真,还有佛法才是真正的科学。

每个孩子都有天真、善良的本性,因为学了大法,我更加有意识的以法来要求自己,很多事情不去和同学计较,因为有大法净化身心,所以我觉的自己被常人社会污染较少。

风云突变,做出选择

一九九九年邪党开始迫害大法时,同学们也看了邪党的诬蔑宣传,知道政府不让炼法轮功了。有两个同学问我“你还炼吗?”我坚定的回答“炼”。当时也不懂什么安全、危险的,只觉的我明白大法好,我敢说真话很自豪,所以我一直认为当时那个回答很明智。“七•二零”之后,同修们都想办法去说明真相,我也写了首讲真相的诗请同修打印了几份,再和同修们去贴,开始我有点怕,慢慢的,心里就坦然了,不慌张了,动作也利索了。上高中时,借学习紧张之名,我在学法上比较懈怠,炼功很不主动,而且有段时间妈妈同修被绑架到洗脑班不在我身边,我没有书看,但我始终没有过一丝放弃修炼的念头。

真心改过,善待同修

对我来说,最常见的心性关是和妈妈同修在日常生活中的争吵,发真相资料之前也容易出现,很多都是些不值得一提的小事,我们就能吵起来,事后恢复理智我明白自己不应该这样做,可是却不敢保证下次再遇到就能做好,所以关过的时好时坏。不过此时我真的明白了,不管我和妈妈前世怎样,这世她把我照顾的这么好,我已经欠她很多了,她说我几句又算的了什么。作为一个孝顺的常人都不该顶嘴,更何况大法弟子呢!每当我认为别人不讲理时,已经是被情带动了自己的常人心,这些心都是为私的,修炼人要用更高的标准来要求自己,而不是用常人的标准,也不是要求别人。

师尊讲:“作为一个炼功人就是超常的了,那你作为一个超常的人,就得用超常的理来要求你了,而不能用常人中的理来衡量了。”(《转法轮》)所以我认为不管自己是否占理,只要是在争常人的理,那一定是错了。往往我们能够宽容常人的过错,却对同修苛刻,似乎是对待常人可以无私,对待同修时就可以自私,这同样是有分别心,心的容量应该再扩大。

一次回想起一九九九年以前和同修们一起炼功的场景,我眼泪流个不停,那些至今仍在修炼的同修,很多都很难再见面了,那么能在一起协调配合的同修,我们能同来世间、同修大法、一同助师正法,这是何等大的缘份啊,怎能陷于互相指责呢?!

坚定正念,慈悲救人

无论上大学还是工作,我都没有忘记大法弟子义不容辞的责任——讲真相、劝“三退”(退出邪党、团、队)。但我发现自己正念不足、慈悲不够,大学时只对几位同学讲过真相,现在的愧疚和遗憾让我懂得,有缘相聚就不该贻误讲真相的机缘。

在师父的安排下,我毕业后很顺利的成为了小学教师,感激师父之余,我很清楚自己在新环境中的责任。对一个初来乍到的年轻人来说,我当时觉的在学校中通过直接讲真相开出一片天地有难度。

我想,不论我能否在这里做到面对面讲真相,我都要起到正面的作用。我是在大法中成长的大法弟子,也越来越走向成熟。起初,我潜移默化引导学生按“真、善、忍”的标准做人。邪党拉一、二年级孩子一批批的入队,我跟一个学生讲了“三退”的事,她明白了。后来她把收到的真相资料给我看,这才让我意识到我应该给全班同学讲真相了。课上读完真相,下课就有几个女生找我“三退”,可是其他大部份学生怎么办呢?我决定主动找他们。我用了一个多学期的时间跟他们一个人一个人的讲,现在全班都退了,有两个学生主动要求不入队,也有的学生珍藏着真相资料。我还在网络上看到一个学生写道:天使的心里就是真、善、忍……。我知道,大法已经在她心里扎根了。还有位学生因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丢失的东西失而复得,这让学生们见证了大法的神奇。

如今,我也给身边的一些同事讲真相。一次,有位同事進我们办公室问我点事,本可以问完就走,但他迟疑了一会儿,我意识到应该给他讲真相了。当时我正在上网,差点错过这次机会。我从网速慢、封网谈起,屋子里一直就我们两人,由于他亲戚曾给他讲过一些真相而且他也收到过光盘,看了觉的很好,所以,他很痛快的答应了“三退”。

最近几次讲真相中,我深切体会到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救度众生是大法弟子们共同配合的结果。真相币在我们地区已经比较常见了;我看到过路边墙上有同修写的“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字迹,虽然不显眼,但一直留在墙上;我给身边人讲真相时,他们有的在以前看过《九评》、神韵晚会光盘和真相币,也有的人以前就听到过真相。素未谋面的同修之间都互相的为彼此日后讲真相做了很好的铺垫。这证明我们真心的付出后,不管当时结果如何,最终每一份努力都不会白费。

我也感觉到,每位大法弟子头脑中都积累了很多真相信息,只要有慈悲祥和的心态和坚定的正念,真相便会源源不断的、有针对性的脱口而出。我明白,这一切其实都是师父在帮助我们,在此过程中,师父慈悲于弟子,给了我们锻炼成熟和树立威德的机会,只看我们是否始终心怀救人的愿望,如果是,便会发现我们身边有很多有缘人和很多讲真相的机会。虽然在讲真相上我还不能象明慧网上同修们做的那么好,但我也在一步步走向成熟,一点点打开局面。

我也有很多不足,比如晚上十二点的发正念和早上的晨炼经常因为睡不醒而被耽误,这两点让我无地自容,但我还是把它写出来了,意在提醒自己修去安逸心和懒惰的魔性,在最后的宝贵时间里精進不怠。

不久前我听到乐曲《世间行》,心中有种莫名的感动。我们曾经立下誓言,随师下世正法,从远古走到今天,几经轮回之苦,今生终得大法,昔日大法小弟子已经成熟,唯有精進,再精進,救度更多众生,才不枉世间此行。当历史走过这一伟大时刻,但愿我们都能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