恩师伴我走在修炼大道上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我是辽宁省某县的法轮大法弟子,在师尊的慈悲呵护下,能够在大法中修炼我感到万分的荣幸。

修炼大法前,单位同事、邻居、亲朋好友及社会上认识我的人,都认为我是好人,自己也觉得挺好。开始修炼时也觉得自己没有什么执著心可去的。因为总是和现在社会上的人相比,想的都是自己的长处。真正实修大法以后,用大法来衡量的时候,才发现自己是一个自私自利的人,有那么多不好、肮脏的心被掩盖着,离大法的要求相差的太远太远。

师父要我们修成无私无我完全为了别人好的高尚的人。修炼大法十几年我还没有完全达到这个标准,心里觉得愧对恩师的慈悲苦度。不管我修的如何,我还是想把我在大法中修炼中的点滴体会写出来,与同修交流。这是我第一次写修炼体会,不当之处敬请指正。

走法轮大法修炼路

我出生在知识份子家庭,爷爷家是地主,奶奶诚心信佛。民国时期爷爷的买卖做的很大。父亲今年八十八岁是民国时期的大学生,母亲(早已去世)在民国时期只读书到小学毕业。

父母抚养我们兄妹七人,在一九四九年中共统治中国后的那个年代,我家生活的艰辛可想而知。但值得庆幸的是,母亲从小教给我们的都是传统文化。我出生在这样家庭,为我得大法打下了良好的基础。

我是一九九七年四月喜得大法的。修炼的第一天去同修家学功,第二天就参加了我县召开的大法修炼交流会。当时大连来了十来个同修和我县同修交流,我听的似懂非懂的,可心里真是说不出来的高兴。第三天请到宝书《转法轮》,很快就请到师父的法像、法轮图形等在我家的书房挂上,每天上班、下班后,没事时就学法,早、晚出去集体炼功。通过学法以后,许许多多人生中迷惑的问题都迎刃而解了。当时还有一个想法,应该向全国人民推荐,都来学习法轮功,那样人与人之间就没有矛盾了,社会都会好啊。

修炼法轮大法后,我就把以前供的观音像处理了,而且当时真的听到“嘭”一声有一个不好的东西从南阳台飞出去了,是师父帮我清理了家里的环境。

修炼时间不长发生很多神奇的事,有二件事至今记忆犹新:一件事是一天我要去洗澡(澡票是以前买的),走到门口一个醋瓶子突然掉在地上摔碎了。我悟到是师父点化我不让我去那地方洗澡(那里有二个小姐做不好的事)。另一件事是,有一天晚上近十点钟了,我点着液化气罐烧水(烧很少的水),我進卧室坐小凳上在床边休息一会儿,没想到睡着了,一觉醒来已经是早上四点钟了,想起烧的水我惊恐的跑到厨房去,看到液化气罐还呼呼的烧着火,厨房里温度很高,抽油烟机烤的都烫手了,可烧水的小锅不但没烧坏相反还干净了!我激动的跑到师父的法像前流着泪感谢师父的保护。

修大法 去执著 从人中走出来

修炼前,我是一个胆小怕事的人,很重视自己的小家庭,对丈夫、女儿的情很重。我是因为觉得《转法轮》书中讲的道理好而走入大法修炼的。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以江泽民为首的流氓集团公开大规模的迫害大法以后,真正考验心性的时候,由于怕心、疑心、依赖心、安逸心和对家人的情等等执著放不下,我退缩了。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四日我也曾想要去北京为法轮功上访,都走到楼下了,回头一看女儿一人在家,我就又回家了。其实女儿很支持我去北京。

女儿和我一年走進大法修炼。九九年“七•二零”,在当时邪恶铺天盖地的谎言宣传,高音喇叭叫喊、邪恶的气势下,看到很多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吓的我都不敢在家学法、炼功,总觉得有人监视着我,有时都吓的哆嗦,总是在用人的办法保护自己。从一九九九年到二零零三年,虽然也做了许多救人的事,如发真相材料、邮真相信、贴真相标语、利用便利条件复印了真相资料,除自己发,还提供给同修。二零零零年底也去过北京。那时虽然心里一直坚信大法是好的,师父是最正的,但是因为法理不清,是一手抓着人不放,一手抓着神的状态上。人的根本执著放不下,不可能真正的走出人的状态,摔过两次大跟头。

怕就是在求,一点不错。那时看到同修在抚顺公安一处被迫害的材料,后来一提到抚顺公安一处心里就害怕,结果真的把抚顺公安一处的恶警求来了,求来了迫害。二零零三年五月的一天他们来到家,在师父的保护下、在邻居的帮助下我走脱了。被迫在外流离失所半年之久。那年年底被外地国安警察非法抓捕,后被送到抚顺公安一处。那时抚顺公安一处想要对我判刑,当地有许多同修帮助我发正念。当我真的身在抚顺公安一处时还真不那么怕了,只有一点想法就是我不能在这里,我得出去,只有这一点点正念,第二天在师父的保护下回到家中。表面上是家人积极营救,其实是师尊救我回家的。由于我有花钱出来的想法,结果家人被抚顺公安一处勒索了二万元钱和一台电脑。

二零零四年大年初四从新开始修炼(有几个月时间处于不修状态),经历了这些魔难以后,通过学法明白了修炼大法是宇宙中最严肃的事,人心不去是不行的,我们大法弟子修炼道路是师尊给安排的,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师尊是不承认的,都是因为我们人的执著心不去被旧势力钻了空子,走了旧势力的路,让师尊为我们操心。

我决心修去挡在我修炼路上的执著心,修去对丈夫的情。丈夫在邪党政府某部门任一把手,我修炼的第三天他就开始干扰。我知道我修炼大法对家人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我们在常人中修炼大法是不能离婚的,那个时候丈夫经常说一些什么“受不了了”、“不过了”之类的话。现在知道是帮助我提高心性、去执著心,我在外流离失所期间,有人劝他离婚,还要帮助他办离婚手续。因为我没有离婚的心,师尊为我善解怨缘。保护了我们的家庭。其实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谁也动不了。记得一九九七年刚开始修炼时,我请回了师尊的法像和法轮图形等挂在书房中,丈夫动手往下撕,我却不知从哪来的力量对他大吼一声:“你找死啊!”从此以后他再也没敢动一下,直到现在我家一直供着师尊的法像。

二零零四年的一天,丈夫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对我说:“市公安局要抓你们了,名单都下来了,有你一个,我受不了了,咱们分开吧。”我当时随口说了一声“行”,转念又一想:我是李洪志的弟子,修炼道路是师尊安排的,旧势力安排的与我没有关系,于是对丈夫说:“我不同意离婚,我没做过对不起家庭的事,是我原谅了你的所为,你非要离婚,我们一起去和有关人员说清楚是因为我修炼大法被迫害你承受不了才离婚的,属于我的每一分钱你都得给我。”不一会儿他就象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告诉我说要带我去海南、云南旅游。当时我告诉他:我和你一起去花公家钱影响不好,我不去。下午他又来电话说你不去我们也去不了,三个人不能组团。你去吧,咱们四个人刚好一个团,于是我跟他们去海南。过了几天丈夫在海南接到我单位领导打来的电话说公安局要找我。在师父的保护下我躲过了一大劫。那次我县在外地的大资料点被破坏,县里有十几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抓捕。

以前我讲真相怕丈夫知道,讲完后还告诉人家别说出去,结果每次很快丈夫就知道了。后来悟到是救人的心不纯,是私心,师父让我们做一个完全为别人好的人,我们讲真相在是救人的命,是宇宙中最正的事,应该堂堂正正的。去掉这个怕丈夫知道的心后,我告诉丈夫:讲真相救人是大法弟子的责任,我有这个使命,他不再说什么了。现在丈夫即使知道了也不说什么了。现在无论在街上遇到的,还是到我办公室办事的人我都能很自然的讲真相,劝“三退”,暂时不退的也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有一位来我办公室办事是市某单位的领导,他说按照真相材料的网址上明慧网看了,法轮功在国外都是允许的,知道了真相,所以我一讲很高兴同意退出了邪党组织。我体会到讲真相时一定要先发正念铲除干扰世人得救的邪恶,然后再讲真相、劝“三退”真是讲一个退一个。有时学法少了、发正念少了讲真相的效果就不很好。

一次丈夫让我去他朋友家,朋友是某单位的领导。我想这是个好机会一定让他明白真相,我送他一套《我们告诉未来》光盘,那天正好是周六,他把光盘全看完了,几天后见面时他激动的对我说:嫂子以后有(真相光盘)都拿来给我看,太好了。直到现在我一直不断的给他送些真相材料。

二零零三年之前,我怕丈夫生气,修炼中的事经常在丈夫面前撒谎,现在我不执著对丈夫的情,堂堂正正告诉他我去学法点学法、发正念,告诉他我是大法弟子有讲真相救人的使命,他不再反对了。丈夫在家时我利用各种机会如吃饭、干活时放mp3中的《九评共产党》、《解体党文化》、真相常识、大法洪传、传统文化、善恶一念间等录音给他听。遗憾的是对丈夫的情去的太慢了,也耽误了他得救。

在我修炼期间丈夫也承受了很大的压力。二零零零年底因我去北京被当地看守所非法关押时,丈夫说过即使官不当了也要把我救出来。二零零三年五月下旬一天邪恶要迫害我,市公安局的恶警在我家门口守候了一夜,由于我走脱了,邪恶气急败坏的要迫害丈夫,市里由副市长带队来到我县,副市长公开在会上说到了我丈夫,说些要撤职之类的话,县政法委书记也让我丈夫每天向他们汇报。丈夫生气的说:“他算什么?我跟他汇报!”丈夫没有理他。我一直认为修炼大法只能给丈夫带来好处,没有对他有不好影响的念头,是慈悲的师尊帮助丈夫化解了此事。现在丈夫到另一单位任一把手,别人认为丈夫是提升了职务。尽管丈夫受邪党毒害说过对不起师父的话,我知道的就有几次师尊救了丈夫的命,丈夫心里是知道的。丈夫在生命处于危险的时候都是默念“法轮大法好”走过来的。

真正修炼学好法是至关重要的。执著心该去的时候学法时师父会点化我,看《转法轮》时那一段法特别字格外大,感到一个字一个字的進入脑子里,真的很奇妙。悟性一定要跟上,不然即使师尊点化也悟不到,失去提高的机会,让师尊多操心了。

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的

二零零四年大年初四,在同修家我看到了师尊的新经文,我从新走入修炼。由于摔了大跟头,邪恶加大磨难阻止我修炼。我法理清晰了,我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只走师尊安排的路,旧势力安排的与我没有一点关系。那时很重视发正念,我发正念求师尊加持铲除邪恶,同时多学法。一天早上我正在家里学法听到有人敲门,从门镜一看一个男子敲门,我不认识就没给开门,继续学法,那天我每个整点都发正念,从早上七点到晚上八点多,我学了八讲《转法轮》。晚上八点多我听到那人在楼下说话才知道是镇派出所的警察。从此镇派出所警察再没来找我。派出所所长告诉我丈夫说,上边要求在某些日子都要去家里看看,我们也不去你家了。

二零零四年到二零零七年县公安局还把我作为重点,邪恶想迫害我,市公安局警察到我家楼下蹲过坑、县公安局也派人跟踪过我。现在明白是疑心招来的。由于法理清晰了,我不承认旧势力安排的一切,心里不想那些,怕心上来时先分清楚怕心不是自己,然后就是学法、发正念解体邪恶迫害,求师尊加持,求师父保护,心里想着随师正法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该做什么还做什么,都是有惊无险过去了。

二零零四年,我们几个同修配合建立了我县的第一个家庭资料点,那时怕心还很重,刚开始看到打印机就害怕,不敢去资料点。我经常去外地购买耗材,开始时有怕被熟人看见的心,都是让同修到车站接货,给同修增加了许多负担。有时在车上还真的碰到了熟人,自己什么都不想的时候,一切都很顺利。有时晚上吓得心里直跳,我告诉自己怕心不是我,我要去掉你。心里想我做证实大法的事是最神圣的,有师在,有法在,怕啥?谁怕谁?遇到问题不按照常人的思维去想。

我第一次使用真相币是购买耗材时用的,一张五十元的人民币,我在背面写了邪党搞运动杀害无辜的人民罪恶滔天等许多字,当时我没有不正的念头,一心想让他们知道真相。售货员看了以后还说“写的挺好的”,我知道是师父在鼓励我。在师尊的呵护下,我渐渐的去掉了怕心、疑心、依赖心等。

有了资料点,资料来源的问题解决了,我们大量发放真相材料,我们想办法让各阶层人都看到真相材料。我用大信封把真相光盘和真相小册子、有破网软件的光盘装好(真相材料多不能上邮局去邮),象邮信一样写上地址,自己穿戴整齐,大大方方的把信放到收信人的单位门卫处,有时直接放到单位的信箱中。县委书记、县长、副县长都接到了我送的真相材料。用这种方法给各单位的领导(机关单位、学校、乡镇政府、私人企业等)送了很多真相资料,有时坐车送到乡(镇)政府。坐客车能路过的乡(镇)政府所在地,外出时让客车到乡镇所在地附近停一下,给路边某人一元钱请他帮助把真相材料送到乡镇政府的门卫转收信人。

资料点遍地开花是师父所要求的,最近几年,我们县几个同修整体配合帮助同修建立的十几个资料点,一朵朵小花在师尊的呵护下相继开放。我们分工合作有教技术的、有做协调的、有在外购置设备的(电脑全都装好程序),这样,一个家庭资料点负责周围几个同修的真相材料,减轻了大资料点同修的负担。

在这其中有的同修有建立家庭资料点的想法;有的同修条件很好由于怕心不想建立资料点;有的同修有购买电脑自己上明慧网的条件却还没有行动,我们分别和同修切磋使许多同修都有了电脑能看明慧网文章了。刚开始时所有用的一切都要为同修准备好,有的去同修家教很多次才学会,在这过程中什么样的事都能遇到,也是修炼自己的好机会,我与同修配合能做什么事就做什么,一心想帮助同修上《明慧网》,耐心的毫不保留的把自己会的全部教给同修,我不执著钱,我的经济条件比较好,我想到手里的钱是师父给我的,用在救人上花多少我都高兴。经济条件差的同修有建立家庭资料点的愿望,我们出钱帮助同修建立家庭资料点。后来我们地区帮助同修建立资料点教技术都是接力式的教,自己周围的同修想上电脑就近的同修去教技术,我们只管购买设备就行了,效果很好。很多同修都有电脑,能看到《明慧网》文章的同修都觉得受益匪浅。第七次网上法会征稿同修自己就可以把自己的稿子打出来了。老年同修让自己家的儿女、孙子、孙女帮助打字,减轻了同修的负担,做到了遍地开花。

明慧网上同修的交流文章对我的帮助很大,我体会到教技术的过程中要多鼓励同修,增强同修的信心。许多同修求师父开智开慧、求师父加持一切都很顺利,很快学会了技术。有一退休的老干部经济条件好,他老伴不修炼开始不给他出钱买电脑,经过同修几次和他切磋,他购买了电脑,同修给他传送明慧网文章。一段时间以后他和同修说自己上电脑上晚了,我们大法弟子都应该上明慧网。后来他买了上网卡自己上网下载文章。

以前我和同修接触有分别心,还有怕被家人知道的心,所以家人就阻止我和同修接触。在帮助同修建点的过程中去掉了分别心、怕麻烦、急于求成之心、怕被家人知道的心等等,现在家人也不再提和谁接触这个问题了。正象同修所说的那样,帮助同修就是帮助自己,同修的闪光点能照到自己的不足。

十几年的修炼体会很多,有很多还没有写出来。自己走的每一步都凝聚着恩师的心血,师尊洪大的慈悲无法用语言表达,真是师恩难报。我一定要真正做好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三件事,多救人,让师尊少一点操劳,多一点欣慰。

写稿的过程真是修炼过程。就在写稿这几天,我还去掉了对婆婆的怨恨心和执著于自我的心。我决心今后修去不足,完成自己的史前誓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