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时主动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三日】九九年三月,我在外地打工时,找到同事借阅《转法轮》,只看到第二讲就觉的这部法太好了,从此走入了大法的修炼。

九九年“七·二零”中共开始迫害法轮功后,同事不修了,我并不想放弃,原因有三点:一是师父法身为我清理了身体,大白天我听到、也感觉到法轮从我心窝处旋转到咽喉部;二是我看了师父《大曝光》那篇经文,师父说:“我们把常人社会的形势改变一下,大气候反过来的形势下,看谁还说大法好,看谁的心态在变化,这一下子不就表现的淋漓尽致了吗?”三是我看第二讲时师父让我看到了另外空间的景象,感到那是真实存在的,于是我靠《转法轮》和一本手抄经文独修了三年。

零二年二月,我回本地某镇打工,认识到了当地的同修,有机会学了师父“七·二零”以后的讲法,也知道了大法弟子应该做三件事,这时我才真正的溶入到助师正法的洪流中来了。

一、在工作环境中讲真相

零二年时,我在单位办公室上班,我们单位有七个车间,共三百多人。我就开始对七个车间的员工面对面的发真相资料,对于没发放到的人员尽量补发。单位里有六个车间主任装作不知道,有几个主任及副经理还接了资料;有个别没得到的负责人,就请他的手下找我要资料看。当时只有一个主任不接受真相。

后来我又逐步发到办公楼、仓库及离退休人员手里。没几天,单位宣传栏里出现了诬蔑大法的邪恶标语,同事喊我去看时,就已有十多人围观在那里了。同科室的小王(化名)看见我,老远就喊我撕掉邪恶标语,我想了想决定晚上撕。我看出那邪恶标语是宣传干事的字体,我又看见那干事就在办公楼下,我去找他时,他表现出一副无可奈何的样子。我估计是书记授意的,我立刻到书记办公室里一看没人,回头路过宣传栏时,小王与我同行,他随手就撕掉了标语的一只角,到了晚上我就把它全撕毁了。

后来我找到书记两次给他讲真相,直到我离开那个单位,宣传栏里再也没有出现邪恶内容了。

我那时是单位里的多面手,车间缺人我到车间;业务缺人我搞业务;保卫缺人我搞保卫;单位里发不出工资来的时候,领导就安排我到外省去收欠款,帮这位业务员收了,还要帮那位业务员收,三年的时间大约收了十多次欠款吧,我每次都没有让全单位三百多双眼睛失望过,但我的待遇与我的付出不成正比。我的住房面积比我的手下小两倍,我能想的通,因为我只有一个人住;我的工资比手下每月少一百元,我也能理解,因为手下员工有孩子读书。有一段时间领导叫我去当办公室主任,而副头说叫我当保卫科长,结果这两个职务我都没有上任,但我心里能放下,因为修炼人原本就不是为官而来;单位里分东西,我出差回来收到的是都是别人不要了的,我一点也不计较。

二、配合整体讲真相

我找到当地同修后,就参加当地集体学法,并汇入当地讲真相的洪流。当时全县有大小乡镇三十个,但有大法弟子的乡镇只有七个,其中只有五个镇的同修走出来讲真相。县城和农村资料发的多一些,而各乡镇及街道还较少接到真相。根据这个情况,我在学法小组说:全县各乡镇政府,镇政府及街道上的各单位我包了。

修炼人的话一出口就要算数的,接下来我用两个月的时间兑现了自己说过的话,对于各乡政府、镇政府所在地我发办公室和住宅楼;对办公室我主要发镇长、书记、武装部长、综合办、多种经营办、水利办、财务室等办公室。对于街道我一般发放司法所、税务所、工商所、供电所、城环所、土管所、粮管所、棉花采购站,供销社,医院,学校,自来水厂,广播电视站,还有一些不知名的住宅楼和一些没招牌的单位。其中两次把真相资料发到没挂牌的乡镇派出所,刚开始发时还以为是一般单位,后来发到最里头一间办公室一看门牌是“审讯室”,才赶紧走了。

对于同一个地方乡政府和街道,我不在同一天内发放,如我发这个乡镇政府后就赶到另一个乡镇去发街道,过几天再把前次没发放的地方再补上。如果情况有变我立即走开,有的乡镇还有补发三到四次。我曾三次被派出所追赶,十多次跑出派出所布下的圈子。有一次夜里被追赶,我走了十五里路才到另一小集市租车回家。现在想起来,那些惊险的情节不亚于有些电影电视,但每次都在师父的呵护下平安返回。

《九评》奇书及光碟问世后,我针对全县各中学发放了一遍。那时我的资料曾经两次被抢要:一次我在某校发完《九评》后,在返回的客车上给乘客发小册子,我带着几种小册子。汽车走了一段路,又上来五、六个中学生,我又给他们发小册子,先前接到《品学兼优的秘诀》的同学问我:还有没有《今生今世》?我说,就只剩几本了。好几个学生就从我手里抢去了。没得到的同学问我还有吗?我一看资料袋里就只剩六、七张神韵光盘,我就拿出来刚发给他一张,随后也被乘客一抢而光。汽车到学校门口,学生全下车了,突然两个十二、三岁的女学生在汽车窗外望着我问:您还有光盘吗?我说今天带少了,你先找同学借着看,有机会我再带来。类似抢要资料的事情在其它乡镇也发生过一次。

三、利用出差机会讲真相

我出差总是带一包真相资料,希望明白真相的人多一点。一次我到重庆某县,那天我们住在客户家里,当天晚上我带上不干胶和小册子出发了。县城的街道分三层:山顶、山腰和山脚,我从山顶那条街开始贴“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单位的楼房,接着就贴山腰那条街道,贴完平安返回。第二天上午我到街上一看,象是捅了马蜂窝一般,警车在街上乱转。我走到山顶一看,前一天贴不干胶的地方就在派出所对面,我走到山腰那条街的百货大楼,在楼道口我看没人,我差不多用二秒左右的时间又贴了一条“法轮大法好”的不干胶,就平安返回了。

我们把货交给对方回去时天已黑了,我乘着夜色沿途在电杆上贴真相标语。半夜里我们的车被拦住了,原来前边在修路,单边放行。我给拦车的人讲真相,他总是支支吾吾的回避,后来我在他拦车的横栏杆上分别贴上了红色、白色的两条真相标语。有时候不干胶用完了,就用随身带的油性记号笔写真相短语。有一次,单位出差到浙江,半路车坏了,我就掏出记号笔在电杆上,路边的铁栏杆上写上“法轮大法好”。

四、帮助掉队的同修

后来借给我《转法轮》的那位同事又回到单位上班了,我把师父“七·二零”之后的经文送给他看,他的妻子知道后,有一年左右不与我说话,但我不放在心上,可喜的是这位同事又从新走回来了,并且还主动做三件事。

后来我多次主动找同事的妻子说话,加上这位同修也不断的给自己的妻子讲真相,他妻子现在也支持大法,对我也没意见了。

有一位男同修从邪恶的洗脑班出来时,对大法感到疑惑。为了打开他的心结,我就针对他的情况对他说:师父说过不能够强迫你修、逼着你修。你仔细想一想:谁不修大法了,我们有没有把谁关在看守所、拘留所?有没有判谁劳教、劳改?你不修了就不修了,没有任何人强迫你修,只有邪党才搞强制转化,搞那些邪恶的、见不得人的事,却还标榜自己“伟、光、正”,其实你一对比心里就清楚了,谁正谁邪不是一目了然吗?同修明白了,对我点头说:我清楚了,我清楚了。我为他能够及时归正到大法中来感到欣慰。

我知道自己还有不少人心没去,在最后所剩不多的时间里,我要加强学法,精進实修,凡事为他人着想,抓紧时间救人,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