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80后”的修炼之路

不要再蹉跎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我最早接触法轮大法是在1996年,那时候我只有14岁,由于母亲修炼后身心受益,要我跟她一起修炼,假期也拉着我跟着她出去炼功。不知是机缘未到还是其它原因,我读法似懂非懂的读不進去,每天只炼动作。但就在这种情况下,师父也在管着我。我深刻记得有一次炼功之前,在我们炼功点旁边有别的炼气功的,我没事跑去看,突然一股巨大的力量揪着我的耳朵一下把我拖回了大法炼功点。当时没有什么感觉,只觉得耳朵被揪的有点痛。多年后回忆起来,对师父的感恩之情无以言表。

可惜我没有意识到大法的珍贵,随着初中学业的加重,逐渐离开了大法,沦为常人。而母亲则一直坚持修炼。

1999年,我上了高中,也就是在那个酷热的夏天,邪党开始全面迫害法轮功。看着电视上铺天盖地的批判,我顿时懵了。尤其后来出了天安门自焚造假案,我问母亲怎么回事,母亲说都是假的,不要信。我当时很震惊,当局还能撒这种弥天大谎!我坚信了母亲的话,因为多年来,我见证了她的身心的巨变,也切身感受到周围修炼阿姨们的和善。从那个时候开始,楼道里出现了很多真相资料,我看完后都会悄悄放回原处。

学校里的电视上也是在轮番转播邪党的造谣之词。政治老师也不断在课堂上批判大法。我的同桌还说她家收到真相资料都被她撕毁了。看他们哈哈大笑,我心里很难受,由于不修炼,在那种压力下,根本不敢吭声。后来那个不断在课堂上批判法轮功的政治老师,也就是我们的班主任,在接手我们班一个多学期后,毫无征兆的突然被查出是肺癌晚期,没多久就去世了,留下一个十岁的女儿。想想邪党对众生的毒害有多么大啊,一个生命,就这样当了邪党的殉葬品。

高中三年期间,母亲因为证实大法,三次被邪恶抓去迫害。父亲气急败坏,受邪恶蒙蔽,把所有愤怒都发泄到师父和大法上,经常破口大骂,撕书撕资料,那时候家里气氛紧张,我经常被暴怒的父亲吓得大哭,看着被他撕坏的书很难过,于是把撕碎的《转法轮》一点点的粘起来。

在母亲被邪恶抓去不在家的日子里,我克制着思念,努力学习。

在坚定正念和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母亲在我高考前几个月回到了家里,我开始冲刺高考。我的数学成绩一直很差,自己也很自卑,脑子就象锈掉一样,怎么努力都没有用,从来没有及格过。一直担心数学会拉后腿,在高考里我居然考了三年中考试里的最高分,连父母都惊讶不已。做题的时候思路就象流水一样,一道道的题都会。开始我还得意,觉的自己是厚积薄发,后来母亲说这是师父帮助了我,开启了我的智慧。虽然我没有修炼,但是师父一直在我身边。

我从小身体不好,一直离不开打针吃药,稍有风吹草动,必定感冒发烧。上了大学后,症状加重,同学笑我是药罐子,每天抱着一大包药吃,吃到最后,药效都没了,只能直接打点滴。身体免疫力非常差,口腔溃疡很严重,我还怀疑自己得了白血病,偷偷哭过。

有一次打电话,我说又感冒了,母亲让我马上回家。郑重其事交给我一本《转法轮》,让我从现在开始认真读法。母亲说多年一直做着一个梦就是她在天上飞,我在地上追。她悟到是师父点化她,不要放弃我,我也是来得法的。没有丝毫怀疑,我开始读法。有一次读完后有些难受,出门感觉到天昏地暗,一头晕倒在教室外面。几秒后我醒来了,发现周围竟然一个人没有。我赶紧爬起来,一会就感觉到轻松了。还有一次发高烧,我躺在床上熬着,突然被一股神奇的力量从床上推起,瞬时做出发正念的姿势,我自己都觉的莫名其妙。发完正念,浑身轻松许多。

从2004年起,我彻底告别了药片。但我一直不注意修心性,光知道读法不吃药就会身体好,行为上还是像常人,象很多“80后”(八十年代出生的人)一样,我开始迷恋常人的东西,上网,娱乐。好了伤疤忘了疼,读法也是断断续续,到最后我把大法当作治病的灵丹妙药,身体一不舒服就读法,特别管用,一好了又不读了。回想起来,真是可悲可气。

慈悲的师父看到如此不争气的我,再一次点化我。我做了个梦,梦见大家都飞走了,母亲也走了,我在梦里大哭,说怎么也不告诉我一声。回家赶紧翻翻看,大法书还在,心里踏实下来。梦中我惊醒了,摸摸眼泪还在枕边。 受到点化后,我又开始认真读《转法轮》,师父在7.20后的讲法也看,但是看不懂,看了就忘,也不爱看,说明我还是没有真正的走進来。

就这样稀里糊涂的过了四五年,我也大学毕业了,依旧在修炼的大门外徘徊着,更别提讲真相了,根本不敢开口。

工作后,惰性又一次控制了我,我又离开了大法。回想多年来我一直处在这样一个状态下,知道大法好,但是就是提不起劲来修炼。太多常人的东西在诱惑着我,上网、听歌、购物,我就在这迷中一点点的坠落,满脑子里都是常人的观念,离修炼的大道越来越远。母亲在不断的提醒我读法,唠叨的我甚至很烦,有时还撒谎骗她说读了。

在我这种长期不精進的状态下,2008年我随男友到了外地工作。从未离开父母的我,一下子要面对很多现实困难。随着岁月的流逝、年龄的增大,心灵上逐渐感受到大法的珍贵,感觉到只要我读法,生命就有所归宿,生命深处在不断呼唤着我快快醒来。没有母亲的唠叨催促,我开始自觉读法了。

过年回到家里,我发现受邪恶蒙蔽,多年仇视大法的父亲,如今了解了真相,退出了邪党,也捧起了大法书。我抓紧时间,一口气把师父7.20后的所有讲法全部通读了一遍,这一次,我看進去了,也看懂了。心灵被深深撼动,知道了很多“天机”。明白了迫害究竟是怎么回事,明白了我们来自何处,为什么我们轮回在尘世上,也明白了助师正法是大法赋予我们的责任,不能再停留在享受大法带给我的好处,却不为大法而付出的状态上。我静静的读着师父的讲法,就象师父在我耳边讲一样,慢慢溶入進去,如梦方醒。

回家这段时间,我抓紧时间找到几个大学同学,给她们讲了真相,退了团。我终于也开始讲真相了。这一次回家,和母亲交流了很多修炼上的体悟,让我提高了许多。

假期结束,回到外地,一切又靠自己了。生活上遇到很多困扰,常人之心经常左右自己的心智,图安逸之心又常常驱使我去追求常人所追求的物质满足感,得到时欣喜,得不到时失落。显示心,妒嫉心也时不时出现。由于我在外地,周围没什么朋友,寂寞时经常和同学在网上聊天,谈论的不外乎物质。我看别人都混的比我好,心里难受,尤其原先不如我的人竟然比我强了,见不得别人炫耀,经常愤愤不平,每天都被这颗心折磨的难受,不能触及,一触及起来就不可控制。再加上思念父母,整日纠缠在个人情绪里面不能自拔。

慈悲师父一再的点化着我,我梦见自己吐出一大堆象毛线一样的绿色的粘糊糊的恶心东西,从嗓子里扯,怎么扯也扯不完。醒来后,那种恶心的感觉还在似的,我知道必须要去掉了。

妒嫉心去起来很难,师父在大法里专门讲了这个问题我也知道这个问题的严重性。和母亲在电话里交流后,我下决心一定要去掉这颗肮脏的常人之心。每当这种念头涌上心头时,有一种百爪挠心的感觉,思想会控制不住的去想一些邪念。如果不加控制,就会愈演愈烈,最后脑子就象脱缰野马一样。妒嫉心就象人心中的一把毒草一样,疯狂的生长着,会让人失去理性、失去所有善良的一面。这其实是一种魔性,确实很可怕。

我首先断了源头,不再在网上闲聊。而后认真读法,发正念清除。一旦有这种思想出来后,我就不断的加强正念,告诫自己说一定要去掉这颗心,我是修炼大法的人,怎么能有这种肮脏的心呢?别人的好与坏与我无关,我的一切都有师父在管,而且修炼的人应该无所求,不动一切常人心。

在去掉这颗心的过程中是比较艰难的,经常要反反复复。稍微一松懈,又冒了出来。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这些肮脏的心也是在日积月累中一点点的加强、扩大,最后变得难以去除。随着不断的读法,发正念,经过了一段时间。我感觉这颗妒嫉心渐渐被削弱了下去,偶尔再冒出来,我也会及时反对它、用师父的法来铲除它。心逐渐变得平静下来,慢慢摆脱了干扰。

在生活中的方方面面,我也开始用法的标准来衡量自己的言行、思想。不断归正自己,回归自己美好的本性。不再烦恼于自己在物质方面的得失,也去除掉经常看不上别人的那颗心。

偶然一次,我上了明慧网,看到了世界各地同修们的交流文章,内心被感染着,充实着。我决心要赶紧溶入正法洪流中,在修炼自己的同时抓紧时间救度众生。

现在我又到了另外一个城市,在新的环境中,我继续讲清真相、救度众生。走在街上、坐出租车、找工作去面试的时候,我都尽量抓住机会去向有缘人讲明真相。

我在明慧网上学习同修们讲真相的经验和体会,根据实际情况灵活运用。由于不认识当地同修,我现在处于独自讲真相的状态中,用的资料也是从家里带过来的。

每当讲完真相后,每当看到有缘人得救,内心都会被师父洪大的慈悲所感动着,都会感觉到一种内心的提高,读法和发正念也会更加专注,这三件事确实都要做好才能得到真正的提高,光躲在家里读法是不能算作大法弟子的,也根本得不到层次的升华。

由于我的懈怠,在虚度了很多年光阴后,才走入了大法修炼之门,当大法弟子们都在废寝忘食、不顾一切的救度众生时,我却还沉浸在常人物质的追求中、纠缠在自己的个人情绪里面不可自拔,忘记了自己的誓约、忘记了自己的重大责任,真是无颜面对如此慈悲伟大的师父!

我十四岁就跟随母亲接触了大法,时光荏苒,如今已到而立之年,就这样蹉跎了十多年光阴,险些就掉入滚滚红尘中不知归路。慈悲的师父没有放弃我,一次次的点化着我,呼唤着我,这才唤醒我走回了修炼的道路。感谢慈悲的师父!这一次,我不再徘徊,不再蹉跎。

我修炼层次有限,所悟不到之处希望广大同修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