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入法中威力无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

一、形成整体,在协调工作中修炼提高

二零零四年时,我们当地的同修还是处于一种个人修炼状态,一盘散沙,相对封闭,同修之间很少交流。走出来讲真相的寥寥无几,出来的人也大多局限在亲朋好友、同事的圈子里讲真相。面对这个状态,我一直在想,要怎样才能把大家组织起来呢?

回忆一九九九年迫害以前炼功点上的情景,大家在一起的那种祥和、宁静的感觉,倍感亲切。对,就是那样,大家一起来学法、炼功,这样才能形成整体。

刚开始建立学法点阻力很大,关键是场地难找。邪恶因素还很多,怕心使同修们有顾虑。我知道时间很紧迫,这事我想到了不是偶然,我应该出来牵头。于是,我连续不断的和几位较精進的同修切磋、学法。大家都觉的形成整体势在必行,是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需要,于是大家分头行动,建立家庭学法点。

自一九九九年大法弟子遭迫害以来,旧势力的邪恶因素在同修中制造了很多间隔,如:有的在邪恶的迫害中守不住,虽不是有意出卖同修,但也起到了相同的作用。这样导致很多人不敢学法、交流,互相怀疑、戒备、甚至排斥。看在眼里,我急在心中,暗暗求师父。

记的我做了个梦:梦中我走过一条破烂的独木桥,桥面约有八、九寸宽,桥下江水滔滔,比较险峻,桥距江面十多米高。过桥后要爬一个陡坡,坡与桥头由两、三级大石砌成,石与石的跨距有两尺多高,要爬上去甚为吃力。看见桥上已陆续过来一些老年同修,我想,独木桥只允许一人过,帮不上忙,不如我站在石级中间帮他们上坡吧。

碰巧另一位老年女同修也做了相同的梦,说:有一个年轻人站在桥头拉她上坡,梦中也是破烂的独木桥。我知道这是在点化我。在师父的加持安排下,从辅导员到找场地,我们顺利的建立了最早的三个学法点(其中包括原来一个坚持下来的)。每个点的人数不多,每周学法两次,每次学法、交流包括三部份内容:学法、发正念、切磋交流。学法以《转法轮》为主,穿插学师父的各地讲法,碰到针对当地实际情况的法重点多学几遍,如:当时对《九评共产党》的认识、讲清真相、劝“三退”(退出中共党团队)的重要性等。发正念,具体锁定当地“六一零”(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机构,凌驾于公检法之上)、国保大队、公、检、司、法、居委会及第一负责人等目标。帮助在病业等魔难中的同修发正念,切磋交流,内容是互通信息,讲真相、劝“三退”的经验,学法、得法的体会,善意的指出同修的不足,帮助掉队的同修从法理上认识等等。

因我地同修大多集中在城区,整体的雏形出来了,每月交流一、两次,碰到什么问题迅速能够得到处理,渐渐的形成整体,参加学法小组的人员也多起来了,就增加了几个学法点,环境也渐渐的宽松一些。

有一次去边远山区,听说当地有一位同修在搞传销,自迫害后她放松了修炼,过去是那里的辅导员。在切磋中我们给她带去了师父的新经文,同时和她一起学了法,特别学了关于传销方面的讲法,这下她马上明白了。我们发正念时,本来她说有很长时间都不能双盘了,但是,奇迹出现了,不但双盘而且盘了二十多分钟,感到轻松、舒服、能量场很强。她当时很感动,我们也很感动。我说:“师父时时在我们身边,千万莫松劲,师父对你寄予很大希望啊!把学法点组织起来,整体提高吧。”现在他们也跟上了师父的正法進程。

只有形成了整体,救度众生,证实法的各个项目才会相继而生,各个项目做到了实处,救度众生才会更大、更有力。如:信息组收集的不同时期邪党机关的内部电话,把它曝光到明慧网,让国外同修用电话讲真相,达到沟通、连成一片,这又是形成更大的整体合力,震慑了很多邪党干部,清除很多很多另外空间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加上晚上八、九、十规定整点锁住本地具体目标长期发正念,使很多被操控的世人明白了真相。其中典型的有三任“六一零”主任三退,一国保大队长三退,消除了邪恶因素,不再参与迫害了。其中有一个“六一零”主任说:“上面来检查,我说我们这里的大法弟子还算好,没有做什么。”有力的抵制了从上面压下来的邪恶。一个国保大队长说:“你们师父的‘真、善、忍'是好的。我们的信仰不同,也可以交朋友吧!”一次有人诬告了我,他一个人开着车来说:“我没带人,来看看,别人说你扛着一大包东西到某某家,是什么呀?”我说:“没什么,我们做好人的还能搞危险品吗?放心吧!没有什么。”

还有一个同修,因有打牌的执着,所以让邪恶钻了空子,“六一零”想要把她骗去洗脑班。我们知道后发出强大的正念否定,并清除邪恶对同修的一切迫害,同时和这位同修一起学法,在法上提高。同修很快找到自己的执著,并彻底否定旧势力的安排。那天恶人到她家时,她对着恶人说:你们要我去洗脑班,你们就是干坏事,我去几天我就会喊几天“法轮大法好”。吓得恶人再也不敢提此事了。最后这个洗脑班也彻底的解体了。再一次充份显示了整体大法弟子正念的威力。

二、去掉依赖心建立资料点

迫害开始后,我地区有三、四年都是依赖外地同修提供真相资料,给外地同修带来不小的负担。我们这个地区人口多、地域广,因此我们想不能总是这样依赖下去,这样也远水解不了近渴,必须自己建立资料点。想到师父在讲法中说过:“遍地开花”(《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们就与外地协调人取得联系,并说明我们的想法。外地同修无论是技术、资金、耗材等各方面,都给予了我们很大的支持和帮助。就这样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们的资料点一个又一个的建起来了,顶着邪恶的压力,资料点之花儿开得绚丽多彩。

其中有很多神奇的故事,一位七十多岁的老农在师父的点悟下奇迹般的从拿锄头到用鼠标,做出救度众生的《九评共产党》和真相资料,整整六年了,打印机和电脑好象成了他生命的一部份,总是得心应手。

有时也会遇到打印机或者电脑出问题,同修又等着资料,怎么办,求师父,这时,这些机器就会奇迹般的恢复正常,同修激动的双手合十,谢谢师尊!谢谢师尊!老同修的事迹在当地鼓舞了很多同修,这给我们地区讲真相、劝三退带来了很好效果,三退人数越来越多。也使世人越来越明白,我们的环境也渐渐的宽松了。

三、里应外合正念显神威

因自己修炼有漏被邪恶钻了空子,被绑架到劳教所,开始被绑架时,脑子里糊涂,正念不足。但到了劳教所后清醒了,悟到这是邪恶强加给我的迫害,必须从根本上否定。我一定要站在法上反迫害,从黑窝里堂堂正正走出去。目标定下后,我请师父加持坚定这一念。同时,也找到了在救度众生中情的漏洞,找到后心中一震,表面上看没有什么,其实就是有男女之间的不检点,才让旧势力抓住了迫害的把柄,找到后,我及时清除败物,否定迫害。

当时我发出一念:我是李洪志师父的弟子,其它的一切安排都不要,谁强加于我,谁就是犯罪,彻底铲除。我整天背法、发正念。根据师父说的:“无论在任何环境都不要配合邪恶的要求、命令和指使。”(《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我抵制邪恶的迫害,过程中我没有丝毫怕心,深深的感到师父的神奇加持,几乎是我悟到哪里,法就给我展现到哪里,正法的力量清除到哪里。邪恶根本就没有还手之力。把坏人背后的邪恶因素清除了,他们只有认同的份。

师父说:“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我真切的感到大法的威力。同时也感到同修们在外面的正念配合、除恶的强大力量。在四个整点发正念中,我感到身上的能量特别强,头脑清醒。每个刚被绑架来的同修一進黑窝就被隔离在这里,中共动用了古今中外最邪恶、最流氓、最恶毒的手段来折磨大法弟子,直到你写下放弃修炼的所谓保证书等“三书”转化为止。我看着雪白的墙壁上有暗红色的血点,有多少同修在这里被从正念中剥离下来,带着肌肤撕裂的痛苦,那还不是最痛的,最痛的是被迫违心的写下自己不想说的话。魔鬼们拽着自己的灵魂往下掉的屈辱,精神与肉体被扼杀的创痛。我用意念把大家正念的威力引到黑窝里的隔离区上空,请师父与全世界大法弟子加持我捣毁这个血债累累的隔离区。这里毕竟是黑窝中的黑窝,邪恶因素太多,尽管我从被利用的吸毒犯对我讨好的态度中看到了邪恶的失控,也帮他们一部份人三退了,但我不敢有丝毫的疏忽与懈怠,就是一定要清除邪恶因素。直到有一天我忽然看到书柜等地方贴上了其它大队的封条,说明这里已经另作它用了,邪恶的隔离区破灭了。大约用了半个月的时间,我流泪了,心里连说:“谢谢师父!谢谢同修!”我悟到“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精進要旨二》〈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只要我们溶于法中,整体配合,法力就可以无限的展现,看上去根本不可能的事情就可以做成。

把我从隔离区转到邪恶大队后,我还是不停的背法、发正念。我突然想到,我来时不是量我的血压高吗,我悟到我要出去,我就把其它各种业力集中一部份到血压、心脏上来,念一动,果然就感到头昏,一量血压,恶人害怕了,接着是一连串的逼我打针、吃药,我否定,又一连串的逼我写后果自负,我再否定,再一连串的谈话……最后恶人使出到省医院检查的手段,我还没有反应过来,原来他们想把我弄到精神病院去迫害,因血压过高,又是心脏有问题,恶人只好作罢了。如果没有师父的呵护,后果不堪设想,我暗下决心,一定要修好,不辜负师父慈悲苦度。

在师恩的慈悲呵护下,我已回到正常生活环境中讲真相救人。我还有表面的也是最不好的人心、执着暴露出来而且来势凶猛,不管邪恶如何疯狂、猛烈,但是我已经清楚的看到了旧势力的邪恶安排最后都落空了,因为我彻底醒悟了。

再一次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