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迹在你我他之间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四日】面对世界各地遗留下的神话古迹,各地兴建的庙宇教堂,世代流传的神奇故事,许多人在思索,真的有神吗?耶稣和释迦牟尼真的存在过吗?

大家都知道牛顿是伟大的科学家,但许多人不知道牛顿还是一位虔诚的宗教信徒。在牛顿的一生中,其80%以上的著作都是神学方面的。下面有一则关于牛顿信仰的小故事:英国著名天文学家哈雷(哈雷彗星轨道的推算者),是牛顿的朋友,最初不相信宇宙中一切的天体是神创造的。一次哈雷来访,看见牛顿造的一个太阳系模型,非常形象和美妙,立刻问这是谁造的。牛顿回答说,这个模型没有人设计和制造,只不过是偶然由各种材料凑巧碰在一起而形成的。哈雷说,无论如何必定有一人造它,并且是位天才。这时,牛顿拍着哈雷的肩头说:“这个模型虽然精巧,但比起真正的太阳系,实在算不得什么,你尚且相信一定有人制成它,难道比这个模型精巧亿万倍的太阳系,岂不是应该有全能的神,用我们不可想象的智慧创造出来的?”哈雷恍然大悟,在严谨的研究宗教后也相信有神的存在。

世界上很多有成就的科学家都信仰宗教。因为实证科学只是认识世界的一种方法,而很多科学家越深入研究就越发现原来宗教讲的都是真的。只有在科学方面一知半解的人,才会对信仰神佛嗤之以鼻。人们也都知道现代的科学是有限的,科学的未知领域是无穷无尽的,那么在这无穷无尽的未知领域中,怎样证明神佛的不存在?现代科学没有证实神佛的存在,但也没有证实神佛的不存在。现在的中国人被中共强制灌输无神论的思想,与古老的敬畏天地神佛的理念脱节,使得许多人只能相信中共宣传的那种“科学”。

如果人们对耶稣、释迦牟尼当年留下的神迹有怀疑,今天不妨抛开一切成见,看一看当今发生在法轮功学员身上的神迹,然后做出自己真正的判断。

●高大维博士曾是广东华南理工大学轻工食品学院的院长、获国家级科研成果奖的最年轻的教授和博士生导师,目前在美国一家公司做技术与研发经理。年纪轻轻的他就患上了肝炎、胃炎、支气管炎、鼻窦炎、失眠、习惯性感冒,还有严重的膝关节炎。九四年八月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三个月内原有的七、八种病症都消失了,连当年给他治病的医生都很惊讶。

●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演唱及录制过上千首歌曲,众所周知,上世纪七十年代后期所唱的“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青春啊,青春”等歌曲红遍大江南北,曾被评为全国听众最喜爱的歌唱演员。一九八三年,三十九岁的关贵敏歌唱事业正达高峰,却意外发现罹患乙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为了治病,他休养一年,四处求医,找偏方,并尝试各种气功,但都未见好转。一九九六年春天,在朋友的介绍下,关贵敏开始学炼法轮功,经过一年左右,身体奇迹般的痊愈了。

关贵敏深有感触的说:“没修炼前也常到中国的名山寺庙参观,有些地方非常贫穷,可是庙宇却建造的非常宏大,里面金碧辉煌。当时,在思想的深处,就在思考:‘人们为什么要这样?这么穷,还花大量的钱财建造庙宇装潢佛像;经文还用金子写,可见敬佛这件事一定是最重要的,比什么都来得重要,人们才会这样去做。’”

●李有甫,是一位享誉中国武术界的大师;一位探索人体与生命奥秘的科研人员;一位用特异功能治病的神医。可是,他却断然放弃了用无数汗水换来的名利和成就,成为一名普通的法轮功弟子。法轮功有怎样的吸引力让他做出如此的抉择?用李有甫的话说:“自从我开始练气功以后,特别是特异功能的研究,让我明白人是有前生来世的,这世界是有另外空间存在的,而无神论否定另外空间的存在,把人的认识完全局限在我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空间里,这样的世界观是看不到宇宙真相的,我相信宗教中说的都是真的,于是我开始在宗教中寻找人生真谛。我尝试了许多修佛修道的法门,最后总感到其基本内涵都失传了,怎么练也提高不大。但当我第一次拿到《转法轮》时,我一口气读完了全书,一边读一边流泪。我寻觅了半辈子,结果终于找到了答案,这才是真法真道啊!”

●李其华,一九三一年参加中共的红军,离休前曾历任解放军第二军医大学校长、总后卫生部政委、解放军总医院院长等职。李其华的老伴患重病几十年,他身为医学专家和医院院长,给予她最好的治疗也无济于事。但是,老伴自从炼了法轮功后很快疾病全消。李其华老人为法轮功强身健体的神奇效果所惊叹,于一九九三年也开始炼起了法轮功,从此,他自己一身的病也不药而愈,身体越来越好,亲身经历的这一切使李其华深有感触:法轮功是真正的更高的科学,愿人们平心静气的读一读《转法轮》,炼一炼法轮功。

在中国大陆,人们都知道法轮功被打压,然而多少人知道法轮功是什么,为什么法轮功学员在严酷的打压中依然坚持?

法轮功又称法轮大法,是一门佛家修炼功法,也是中华传统文化。法轮功自一九九二年传出,教人按“真、善、忍”修炼,从做好人做起。净化人心灵,有祛病健身的奇效。所以人传人心传心,短短七年传遍中华大地,上亿人修炼,党、政、军、高级知识份子、医生、教师、工人、农民各行各业都有众多修炼者。几乎每个真修者都得到了身体的康复和道德的提高。至今法轮大法已经传播到世界一百多个国家和地区。法轮功以其祛病健身的独特效果和高尚道德的要求,赢得了世界上一切善良人的衷心敬佩和爱戴,已荣获世界各国各界几千项褒奖和支持议案、信函;大法书籍已被翻译成三十多种语言文字在世界各地发行。

如果两千多年前,耶稣、释迦牟尼真的来过,也行过那些神迹,教给人向善回归的道,在两千多年后的今天,当人们把这一切都当成了神话和传说,失去对神佛的敬仰,对自己是不是一种损失?

如果两千多年前,耶稣、释迦牟尼真的来过,那在人类道德下滑的今天,会不会又有神佛来到你我之间,传给我们向善回归的真理大道,唤醒我们迷失的本性,脱离人类被谎言毒害后无法逾越的灾难?

这就是为什么在中国大陆,法轮功学员虽然遭受着空前的打压,但他们仍然坚持自己的信仰,用生命的代价维护着“真善忍”这普世的道德价值。他们在承受一切苦难的同时,一如既往的向人们宣讲法轮功真相,意在让人们不要错过大法洪传的万古机缘。

今天,法轮功问题摆在我们每个人的面前,如何对待对每个人也是一种选定。事实上,法轮功的神奇对我们很多在中共无神论教育中形成的认知是一种挑战,面对法轮功正在遭受的迫害,每个中国人的良知也在经历一种挑战。法轮功学员经历的一切,天地皆知,而许多人却被中共谎言所迷,不愿听法轮功学员的善言真相。

在这新旧交替的历史时刻,愿我们用理智与良知来观察周围发生的一切,在真理与谎言、善良与邪恶之间做出自己正确的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