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对待魔难和否定迫害的几次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我虽然有很多不足之处,这里试举几例用正念对待魔难和否定旧势力的各种迫害,与同修交流。

一次,在炸制面食时(我在一家公司食堂做饭),误将手伸進了滚开的油锅中,右手的四个手指全部粘满了热油,烫的钻心的疼,但我没慌没怕,一边擦手上的油一边念叨(心念):“我是炼功人,没事,一会儿就不疼了。”一心不乱的念了大约五遍左右,就一点也不疼了,而且皮肤不红,也不起泡。过了大约九十分钟之后,突然四个手指骨疼的很厉害,我又立即否定:不疼了,不疼了,一会儿就不疼了……大约默念了四、五遍就不疼了,以后就再也没疼。过了几天,公司经理(常人)听说了此事道:“要是我,肯定就完了。”

一天晚间,突然发现腿的上部有一个鸡蛋大小的硬疙瘩,一触摸就疼,走路也疼。我当时想到:公司有十几个员工和经理都知道我炼法轮功,于是我立即否定:“破坏大法弟子形像的事,我绝对不承认,不接受。我不搭理你(旧势力)。”当时就不疼了,两天之后疙瘩消失了。

一天下午,在楼梯间从上往下正走着,突然抬起的左脚被另外空间的生命给拽住了,而且脚背还有疼痛的感觉。当时,我眼前一黑,身体正往前倒的一瞬间,我闪过了一个念头:(不希望倒下去)这要是倒下去,不死也得摔的鼻青脸肿,破坏大法弟子的形像啊!结果突然一股强大的力量在面前将我一推,我有点站不稳,突然这力量又从头顶按下来,我就势稳稳当当的坐在了阶梯上,当时我不但没害怕,反而笑了,心里知道是怎么回事。

一次,给经理清洁办公室,擦地时,突然腿关节疼的不能动,我马上发正念否定:破坏大法弟子形像的事,不承认,不接受,没想到几秒钟就不疼了。

二零零零年冬,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时,妹妹接见我,并告诉我说:“县里开大会把你立为‘典型’了,点着名字要判你一、二年劳教。”我不为所动,笑着说:“别听他吓唬人,我没干坏事,怎能劳教呢?没道理呀!”结果七十二天获释。这七十二天之内,我什么都不想,只想着“真、善、忍”,只想着早日出去多救人。

二零零四年冬,又一次被绑架,送进看守所,为首的警察气势汹汹的扬言,这次要“好好教育教育”,言外之意,加重迫害,打算判我劳教。当时我心想:“我是正的,你是邪的,还不知道谁教育谁呢。”结果,所有审问我的警察,都反被我的慈悲善念给教育了,他们由恶转善,对我的态度很好,还起身把他自己坐的椅子让给我坐,不叫我坐冰冷的铁椅子了。我二十二天获释。

在他们非法审问我时,我既不能出卖同修,又不能说谎骗警察,因为说谎就没做到“真”,没做到“善”,而且还给大法抹黑嘛,警察也会更容易动气,会加重对你的迫害。于是,我为他们所考虑,为他们着想,我笑着说:“你不要问了,你问这事对你们自己没好处,你们反对法轮功的事做的越认真,对你自己的危害就越大。我希望你们每个人都能够全家幸福平安。你们得抓紧机会,立功赎罪啊!”他们都笑了,还说“谢谢你。”大法弟子只要用纯正的心态对待一切,慈悲善念。无怨无恨的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迫害,那么一切都是师父说了算!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