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四年冤狱将满 母亲仍被囚洗脑班(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五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法轮功学员陶渊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八日被晋阳派出所绑架并非法判刑,现已被非法关押四年;其七十多岁的母亲张盛荣也于零九年因聘请律师为当时在广元监狱被迫害致颈椎错位的儿子办理保外就医并调查事实真相,被晋阳街办“六一零”(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指示人跟踪、绑架至洗脑班劫持,迄今已一年八个月,仍被非法拘禁于武侯区的金花洗脑班。

陶渊母亲张盛荣
陶渊母亲张盛荣

由于陶渊家的亲人均远在异乡,且陶渊父亲重病在身,无法过来探望、送衣服等,陶渊母子二人现状况如何无人知晓。尤其是,鉴于武侯区乃至成都,之前曾发生多起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判刑“期满”后,被当地“六一零”直接劫持到洗脑班继续无限期非法拘禁的案例,陶渊亲友非常担心,希望全社会关注陶渊及其母亲的情况,避免类似的情况和罪恶再发生在陶渊身上,敦促晋阳街办六一零停止迫害陶渊母子。

“六一零”是江泽民集团为迫害法轮功成立的非法组织,凌驾于公、检、法之上,类似德国纳粹盖世太保。洗脑班是非法拘禁的违法机构,用这样的违法机构对一七旬老妇剥夺人身自由,不仅是违法犯罪,而且有违天理。亲友希望晋阳街办龚道权等立即释放张盛荣,归还属于老人的自由。

陶渊,四十多岁,曾是北京师范大学明史研究生,因患结核性胸膜炎未能完成毕业论文。于九二年肄业,之后他应同学之邀在昆明工作。期间又患上了“心动过速”等疾病,由于多种疾病的折磨,致使陶渊苦不堪言,性格也变得喜怒无常。九六年五月,陶渊喜闻法轮佛法,踏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从此以后,陶渊不仅很快恢复了健康的身体,改掉了嗜烟嗜酒的不良习惯,而且心灵也如同被洗涤过一样,平和、愉快。他说:“感觉找到了生命的真正意义。”九七年年他迁到成都,任两个公司的经理。他工作认真、兢兢业业,深受领导的赏识,同事关系也很好。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之后,陶渊因坚持对“真善忍”的信仰,被反复关押、非法劳教,并遭到残酷迫害。在这近十一年来,陶渊在外面拥有自由的时间加起来总共只有一年左右。其母亲也曾被非法拘禁于金花洗脑班三年多,并被晋阳街办长期派人跟踪、监视。

二零零七年一月二十八日,家住成都武侯区红运花园的陶渊在上班途中遭晋阳派出所恶人绑架,晋阳派出所警察对并陶渊家非法抄家,但却拒绝告知陶渊家人其人在何处,更未为出具任何法律文书。(据知情人说,陶渊先是被非法拘禁于金花洗脑班,大概四月份被劫持到成都市看守所。)

陶渊当时已八十多岁且重病在身的老父亲找到晋阳派出所要人、问情况,却被武侯区的公、检、法像踢皮球一样蒙骗威胁、相互推责任,长达半年之久。后来,在家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陶渊被武侯区非法枉判四年。九月十九日,家人收到一张由广元监狱寄来的“入监通知书”,才知道陶渊已被枉判入狱。其父后来因身体状况、无人照顾等多方面原因,离开成都到了浙江,只剩下陶渊七十多岁的母亲一人在家,却仍一直被监控。

陶渊被陷冤狱后,广元监狱以没有“六一零”的证明为由,一直不让陶渊的母亲与陶渊见面。晋阳街办“六一零”不给开证明。

二零零九年三月,广元监狱电话通知张盛荣女士,陶渊在广元监狱颈椎错位,需做手术让张盛荣签字。为查清事实,讨回公道,仍处于严密监控状态的张盛荣委托北京律师程海等调查并为儿子办理保外就医。但当程海等两律师到张盛荣家见她时,被监控张的晋阳综治办人员打伤。此事在国际上引起广泛关注。

但晋阳街办仍强行坚持让两名工作人员跟随张盛荣、律师一起到广元监狱,一路监视。从广元监狱返回成都后,又加重了对张盛荣老人的严密跟踪、监视。程海律师曾就张盛荣长期被严密跟踪的情况帮助老人向检察院对相关责任人提起控告,却未得到答复。

就因为儿子请律师,张盛荣老人被成都晋阳当局加强了跟踪监视,并于去年五月再次被非法绑架至金花洗脑班,迄今已一年八个月。

张盛荣被绑架到洗脑班后,无人探望陶渊,其境况令亲友们倍感担忧。

据悉,陶渊去年被转至乐山五马坪监狱,被非法关押于六监区至今。

参与迫害的相关责任人:
晋阳街道综治办主任: 龚道权  13981970353 办公电话:(028)87433573
晋阳街道综治办人员: 郑维芳 周钦
晋阳街道综治办电话 028-87433573
晋阳派出所(副所长 ) 邓星强
晋阳派出所: 徐琳
武侯分局晋阳派出所 电话:87428110
地址:成都武侯区晋阳路368号 邮编:610041
成都武侯区610
地址:成都市武侯祠大街264号 邮编:610041
副主任:罗义祥(办)028-85531041、(宅)028-85061298、13008125252、(小灵通)028-88178528
武侯区法院刑庭:028-82872718  周亚军(参与对陶渊枉法诬判的法官):028-828727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