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法修炼中师父就在我身边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六日】我是九四年广州第五期大法女学员,得法时三十岁。十六年来,在大法的沐浴与清洗中,生命不断的升华、智慧不断的开启……用人类所有语言都无法表达师尊与大法给予弟子的恩赐!唯有精進实修,抓紧救人,才不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回想九九年“七二零”,我市六位同修突然被绑架(其中有我的丈夫),当时我惊愕,不知所措。面对邪恶天天在电视上的疯狂造谣,我心里非常难受,饭都吃不下。非常想让常人知道政府是在造谣,公安抓了炼法轮功的人。大约在八月初的一个凌晨,我正打坐,脑海中却自然而然的把我想说的话构思成了一封揭露谎言、曝光邪恶的文章。我很惊喜!明白是师尊开启了我的智慧!点悟我写公开信,我很快把信写成,写了两张信纸,工工整整抄了六、七份, 凌晨出去把信张贴在市区几个公交车站,我想当时对邪恶的震慑是很大的, 几天后六位同修陆续被放回。我因此被公安恶警连哄带骗的叫去恐吓、逼审了两天。

在那种恐怖岁月里, 凭着对大法的正信, 我顶住来自多方面的压力,先后两次去北京证实法,当时反复背诵“恒心举足万斤腿 忍苦精進去执著”﹙《洪吟》〈登泰山〉﹚。我曾经三次遭绑架。有一次是正念闯出魔窟的,当时在看守所发正念时,我看到十多个穿白衣裙的菩萨站一圈也在发正念。我明白是师尊在鼓励弟子,增强弟子除恶的信念。那次我绝食抗议,经历了一次很野蛮的灌食,恶警找一帮男犯人把我按倒在地,鼻子被掐的不能呼吸,我心里不停的喊:师父加持!身体立刻充满无限力量,我紧咬牙关,开口器都打不开,恶警气汹汹的用一根一寸多粗的铁棒往我的嘴上死命压,压的嘴破血流,然后把干盐往口里倒,我差点呛死……当时整个过程我思想中只有一个念头:师父加持!师父加持! 如果有怕死的心,可能邪恶就会夺命。真是生死一念,好险啊! 从那次魔难中走过来后 ,我才理解为什么那么多学员被邪恶夺走了生命。

脱离魔窟后,我在家静心学法,渐渐明白,大法弟子已经走入正法修炼,我们是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的责任就是证实大法,讲清真相,救度众生,正念解体另外空间的一切邪恶因素。为了让世人了解法轮功真相,为了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同修们到处张贴真相不干胶、油漆喷写真相标语、挂真相横幅。有一次我与同修把一条3、4米长的“法轮大法是正法”的横幅挂到了我市九九年前每月集中开法会的地方,大大的清除了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

通过大法弟子坚定的讲真相,以各种方式证实法,近几年世人渐渐清醒,环境宽松了,邪恶不再那么猖獗了。可是我们地区时不时还有同修被绑架,我们整体发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迫害,同时找到自身的不足,修正自己,圆容整体。有一次听说一位老弟子﹙年轻男学员﹚被一群恶警耍流氓手段骗出家门,暴力殴打后绑架了。我当时很吃惊 ,迫害这么多年,没听说这种事。我认为应该抓住此事, 把恶警的凶恶丑态重重的曝光,叫他们以后不敢再撒野。可是具体情况必须到此同修家去了解清楚。我不知同修家住哪里,要同修甲带我去,可是同修甲不想去,原因是他们平时来往密切,怕有蹲坑不安全。我觉的他这个念头不对劲,就说:我们是同门弟子,同修遭受迫害了,为什么不能堂堂正正去看望他的父母?平时来往密切更应该去啊!让老人感受到大法弟子这个整体的温暖,从而更好的配合营救活动。同修甲不断的点头说:我可能是应该去,应该去。于是我们买了两包水果走進了同修的家,同修父亲正好出门找战友求助去了,母亲﹙是同修﹚给我们细致的讲述了当时的情况。很快我们以此事为主题制作揭露邪恶的真相信,寄向市政府、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等。大量不干胶广泛张贴,一次又一次的贴,直贴的邪恶胆破心寒!

在同修被释放的第二天,迫害同修的首要恶警气汹汹的闯到同修岳父家大发脾气,说人都放了还到处张贴,整天整夜都是电话、信息,还有信件,搞的人不得安宁,那封信肯定是你写的!搞火了我再把你抓起来!当时看的出恶警嘴上硬,心里发虚。我觉的他很可怜,出于慈悲再次写信劝善,告诉他所有大法弟子不管是写信还是打电话,都是为你好,因为我们都是炎黄子孙,骨肉相连的同胞……从那以后听说此人的邪气有所收敛,我想有时间还要给他寄真相信。那次我市大法弟子整体协调的面积广,正念强,力量大!是配合很好的一次。

师尊的近期讲法,让弟子们再次感到救人的急迫。怎样能多救人是所有大法弟子目前考虑最多的问题。我们在讲真相过程中可能都会碰到这样的常人,对大法真相有很多解不开的心结,这些人大多数是不大看资料的。为此我们几个同修在一起商量着,想根据常人的心结,作一些真相短语,制成不干胶贴在居民楼道等地方。因为人们上楼时眼睛总喜欢看墙上的字,长期不断的贴,“耳濡目染”的, 不看也看進去了,那样就能一个一个的打开常人的心结, 使人明白大法真相从而得救!

目前,我们已经做了八篇真相短语:《什么是政治》、《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1》、《法轮功在中国完全合法2》、《法轮大法是正法》、《呼唤善念良知》、《爱国不是爱党》、《三退保命》、《星子县公安局长汪秋平遭雷击》。题目头几个字扩大到初号以上,非常醒目。每篇300字左右, A4纸的一半。既能方便同修贴,又能让常人很快看懂一个问题。

我们开始小范围的做,感觉很好就送到别的点,别的点同修有的说很好,要资料。有的说他们自己有,不接我们的资料。我们就把自己的想法讲出来与大家切磋,同修明白后都很支持,就这样我们这个项目在市区大面积推广。在此过程中,有一天,有一位70多岁的老年朋友从外地来我家,见面就高兴的说:喂!你们法轮功平反了哇。我说你怎么知道呢?他说我看到墙上贴的,法轮功在中国是合法的。啊!我明白是师尊借他的口在鼓励我们呢!我们几位同修商量着把这件事作为圆容整体,智慧救人的一个项目,一直做到法正人间!

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