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讲真相中修出善 救世人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讲真相救人是最神圣的事情,同时也是修善的过程。几年来的讲真相过程中,我随时背诵师父的经文:“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 揭穿烂鬼谎言 抓紧救度快讲”(《洪吟二》〈快讲〉),一直坚持不懈的做着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情。过程中,遇到各种心态的人,有过许多苦与乐的体验,经历了心性上从常人的感触到大法弟子的向内找的成长过程,收获颇多。这里我把其中印象最深的几件事向师父汇报,与同修们交流。不对之处,请慈悲指正。

一、遗憾

讲真相的初期,我只敢给熟人讲。一次,我碰见张同学,告诉他说:“告诉你一件事情”。他却说那会儿有事,一会儿上我家来。之后,他真来了,我便把真相资料拿给他看,他却说眼睛不好,看不见。我知道他其实是不愿看。我也没多说什么,就准备送客,心想是他自己不愿得救,那是他自己的选择。走时,他却不怀好意的在我胸部抓了一把。我火冒三丈,骂他下流,没道德。他灰溜溜的走了。以后几次见到我,他想跟我说话,我也没理他。我觉得受到了很大的侮辱,他践踏了我的“慈悲”。这种人太低下了,不值得跟他说话,所以对他不屑一顾。

现在回想起来,我当时哪是在救人,完全是用恶的态度在对待常人对我的不敬。我们大法弟子是修善的,可我的善在哪里?师父讲:“善是宇宙的特性在不同层次、不同空间的表现,又是大觉者们的基本本性。所以,一个修炼者一定要修善,同化真、善、忍宇宙特性。”(《精進要旨》〈浅说善〉)如果以后再遇到他,我一定要善意的指出他的恶习、归正他的思想与行为,让他知道大法的美好,知道大法弟子是慈悲救人的,是高尚的人,希望他得救。大法弟子不是在助师正法吗?我们伟大的师父在正天正地正众生,我为什么就不能正了这个人呢?为什么不让他得救呢?山区的大法弟子比较少,我要不救他,他可能就失去机会了,他的生命将去哪里?多可惜呀!

另一次,我去给曾姓同学讲真相时,他似信非信,拿给他的真相资料,他看后就扔掉了,说是法轮功在咒共产党死,他认为是咒不死的。这种怪异的论调让我非常伤心,我脚步沉重、心情郁闷的走出他家院门。回家的路上,我甚至忍不住大哭,感到救人太难,世人迷的太深。我为他们失去千载难逢的得救机缘而伤心、为自己救不了他们而难过。

看着来来往往的路人,看着忙忙碌碌的众生,我感慨无限:茫茫人海、芸芸众生,几人能得救?吾自苦无回天力,不能救得全部迷中人!

几年过去了,我还多次想起此事。 后来我在梦中看到曾姓同学和很多人站在一排,他全身都用风衣裹着,只露了部份脸。当时我以为这梦是否表示这种人难救,所以别执著这种人了。可通过反复学法,我意识到我们慈悲的师父一再延长时间,就是要给众生得救的机会。所以现在我倒认为如果再碰到他,我还是应该给他讲真相,让他做出正确的选择,毕竟他是生在大法洪传时期。师父说过,“慈悲能溶天地春 正念可救世中人”(《洪吟二》〈法正乾坤〉),我应该修出洪大的慈悲,下次再碰上他,我不会再错过了。

二、修出善,救世人

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在大法的指导下,不断参阅明慧交流文章,自己也逐渐的积累了些讲真相的经验,我便开始向陌生人讲真相、劝三退。

零八年奥运期间,我在一个超市外面讲真相。一个四十多岁的女人也过来坐在旁边,我以为她是来听真相的,就没在意。可我一句话还没说完,她就说我是反对奥运,说我到处乱宣传骗人,说我最坏等等。她气势汹汹的拿出手机要打电话。当时周围人比较多,环境复杂,而且到处都有保安,所以我只是坐着不动,也没吱声,就听那人在那儿诬蔑攻击。我心想:清者自清,浊者自浊。我没做任何争辩,但脑袋里一片空白。后来她说:“把你抓到监狱里要受多少苦,你知道吗?”我回答说:“谢谢你关心。”就这一句话,那女人立即不吱声,和别人嘀咕去了。挨我身边坐着听真相的大妹子小声对我说:“快回家做饭了,学生要放学了。”看来她是同情我,是认可大法的。我猛然回过神来从容离开了。那女人也没阻拦我,也没打电话。就这样我脱离了危险。事后想来,为什么能脱险?为啥突然煞住了她的凶恶气焰?一是有师父的保护,二是一句“谢谢你”启发了她的善念而解体了另外空间的邪恶。

回家后,我一直在想:我到底是哪里有漏了?行恶者早就注意到我了,我却没觉察。是安全意识不够?是有人告密?还是行恶者随时都在监视我?又或者是因为公共场所摄像头的监控?那怎么办?当时只想到避开这一切,保护好自己,所以我就选择去远一点的地方讲真相:在山坡上给农民讲,给看守煤坪的人讲。这样一天能讲两、三个人。实际上,我是怕心出来了。什么都瞒不过师父,师父借同修的嘴直截了当的说:“别人一天要讲几十个,你才讲几个?”是啊,确实太差劲了。

师父早就赐给我们消灭邪恶、制止恶人行恶的法宝了,我为啥没想到用呢?做好事救人为啥要躲呢?我不能躲、我也不要怕!所以专到人多的街道、菜市场去讲。实际上,躲也难躲,不想碰到那企图诬告我的女人,却老要碰到,好象她就是在专门监视我似的。我没惹她,而我一从她身边经过,她就大声跟别人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买菜,她就给卖菜的人说我是法轮功,叫他们不要听我说话,恶毒的挑起群众对我敌视、对大法仇恨。当时我心里狠狠的,发正念时想的是:“这女人太坏了!我要治她,让她没法说话、没法吃饭、没法走路,让她肚子疼的在地上打滚。不准她迫害我、不准她诬蔑大法。”可仔细想想,这还是采取了以恶治恶的办法,没有善念。难怪我发过正念后还是经常看见她在外面活动。师父说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可我是念不正啊!我忘了师父的话:“在处理具体问题时对表面的人要尽量平和与慈善”,“ 对于另外空间的邪恶的干扰,一定要严肃的用正念铲除。”(《精進要旨二》〈正法与修炼〉)还是自己没做好、修的太差劲了。

通过反复学法,我知道自己错了,对人不能恶,一定要平和与慈善。再说那些助恶为虐的行恶者,包括街道上的治安员、警察和那些便衣,尽管他们气势汹汹的整人、迫害大法弟子,可是他们也是被邪党蒙骗的可怜生命,为求一碗饭出卖自己的良心,从而造业。如不明真相、改恶从善,他们将去哪里?而且还会殃及子孙,那不可悲吗?看见那个诽谤我的女人大热天背着孩子买菜,她也是那样卑贱的生活、养家糊口,她也同样可怜。更可怕的是,她无知的参与迫害大法弟子,她的未来在哪里?所以我要救他们。

首先,我坚持发正念铲除另外空间操控他们的邪恶因素,不让行恶者再对大法与大法弟子犯罪;同时发正念让行恶者的眼睛被封起来,让他们看不见我们大法弟子讲真相救人,以避免他们造下天大的罪业,毁了他们自己。这一念真起作用了:我好久没看见那个女人了,即或偶尔碰到,她的目光也不在我这儿,好象看不见我似的。从那些保安、治安员、警察面前经过时,他们也看不到我,我就在他们身边给有缘人讲真相,他们也视若无睹。我想这就是善的力量吧:正念显神威!

三、向内找,修自己

最近给一个老人讲真相后,他告诉我他的工资有几千,可是仍然不好过,因为一个人孤单。他问我的老伴怎么样。我明白他的动机,就直言告诉他我跟儿女们吃饭,我生活充实,没有病,很愉快。他看我确实身体好、精神好、一身正气,就不好再说什么了。

后来,我又遇到一个八十多岁的老头,给他讲了真相并送了护身符。他对我表示感谢,拉着我的手,捏我的手臂,说我身体真好。我顺便说你今后要修炼大法也会这么好的。可他直言不讳的说他色心重,问我怎么办?我面对他不正的思想行为,没有象当初遭遇同样情况时的感到羞辱和气愤,只是摔掉他的手,平静而理智的对他说修炼人修炼真善忍,要想修炼就必须把那些肮脏的心都去掉。和尚为啥要到庙里去修炼,就是为了杜绝那些东西。我说希望他修炼大法,他没吱声,也许默认了。我想善念会感化他、归正他。

还有一老人听完真相后,老叫我多耍一会儿。我为什么老遇到这样色心重的人呢?看来我得向内找找自己的原因了。师父讲:“凡是在炼功中出现这个干扰,那个干扰,你自己得找一找原因,你有什么东西还没有放下。”(《转法轮》)我找来找去找不到,认为自己从思想到行为都没有色的问题。既然心性与行为都没有问题,那么邪魔又钻的是什么空子呢?

写到这儿,可能是师父的点化,我突然意识到是自己的欢喜心、自满心在作怪。我自认为自己在色欲问题上一下就达到要求了,还觉得那些屡犯错误的人怎么悟性那么差啊。这显然是自以为是。邪恶正是钻了这个空子才会反复的干扰我。我立即发正念解体邪恶的干扰,连同自满心、欢喜心和各种各样的执著心与各种欲望全部清除干净。我是师父的弟子,是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决不受常人心带动,决不为金钱所动。我要永远保持大法弟子的纯正、善良、慈悲,随时以大法弟子的高尚风范示人,把大法的美好展示给人,把讲真相救世人坚持到底。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