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持集体学法 破除旧势力的安排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年大法弟子,得法的第一天,我就到炼功点上去看了师尊的讲法录像,从那以后,我就坚持在炼功点上学法炼功,从不间断。使我的身体和心性都有极大的转变。

江××和中共相互利用迫害法轮功之后,邪恶对法轮功学员進行铺天盖地的邪恶宣传,非法打压,从此我们失去了集体修炼的环境。为了给大法说句公道话,还师父清白,我和同修先后几次進京证实法,后被邪恶劫持到县看守所,被非法劳教一年。由于人心过重,法理不清,在被关押期间上了旧势力的圈套,曾经走过一段弯路。回来后同修帮我提高认识,写了严正声明。

二零零四年,当地又从新成立了学法小组,从此我便坚持到学法小组学法炼功。由于当时邪恶还很嚣张,很多同修有怕心,不敢出来,有时炼功点上除了点上的家人外,只有我一个外人。我想,我走的是正的,即便是只有我一个人也是炼功点,也是学法小组,我应正念加持那些没有走出来的同修,清理那些干扰炼功点的黑手烂鬼。就这样,我们小组的人逐渐多了起来,由两、三个发展到十多个。我们一起学法炼功,散发传单、挂条幅,讲真相救度众生。

二零零六年,女儿在我家门前开了一个食杂店,女婿在外地打工,我丈夫又身体不好,家中全部活计都落在了我和女儿身上,我心疼孩子就抢着多干活,也错误的认为这样能证实法,一日三餐我全包了,还要干杂物,看店。里外一忙活,就忽视了学法和救度众生。虽然每天也去学法小组,但学法时经常溜号,发正念时倒掌,状态十分不好。另外空间的邪恶真是虎视眈眈,无孔不入。我突然不能吃饭,吃什么都吐,有时正炼着功呢,赶紧往外跑,到外边就哇哇吐个不停。发正念时,胃和食道就象有东西在搅拌一样,阵阵恶心,动作慢点儿还吐的同修家炕上,墙上,门上都是。由于不能进食,我的身体十分虚弱。我每天都得扶着墙往学法小组去,一次竟然迷糊过去把同修家门上的玻璃撞碎了。整整四个月的时间,我不能進食,骨瘦如柴脱了像,当时有很多熟人见到我都害怕,说我象变了个人似的,我也清楚在这节骨眼上,只要我一放松正念,立刻就会倒下去再也起不来了。

可是有一点我一直在坚持,那就是我一直没有间断去学法小组学法炼功,我告诉自己,再难我也坚持,只要有一口气在,我就不会离开集体学法的环境。组里的同修从不嫌弃我,每天都帮我发正念,和我在法上切磋向内找,这一找,我才发现我的执著心真强啊,儿女情这么严重!师父说:“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我还有争斗心,妒嫉心,怕心等,这些才是旧势力迫害我的真正借口。我悟到,我发正念清理他们,背师父的法。我的心性提高上来立刻茅塞顿开,一切病业假相完全消失,立刻精神百倍,全身褪下来一层厚厚的白皮,我自己也有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又恢复了原来的状态,甚至比原来更年轻,更有精神,我又从新投入到正法与救度众生之中。

二零零九年,在一次集体学法交流时,有同修提出我们修炼人再也不能看常人的电视了,我们要看自己的媒体的节目。明白后顶着丈夫和女婿极大压力,拔掉有线电视,给家中安上了一台新唐人大锅。刚开始他们爷俩不看电视,我一边发正念,一边讲真相。直到有一天吃饭时,电视里报道了江、罗等人被告上西班牙法庭的消息,他们两个都大吃一惊,瞪大眼睛去看,那在他们眼里简直是不可能的,新唐人的报道极大的震慑了邪恶。我庆幸自己参加了那次集体学法,不然我是不会悟到这一点,也得不到这么好的法器。

现在我还一如既往的参加集体学法和同修交流切磋的法会,证实法的项目我都参加,精進成度一点也不比年轻人差。我越来越深刻的感受到,学法小组是我们修炼人的家,法是我们修炼人的根,我们不能离开他。我们修炼中所遇到的所有问题都能在集体学法的环境中解决,坚持集体学法就是走师父安排的路,就会使自己心性得到升华,同时破除旧势力强加的种种邪恶安排和干扰。万分感谢师尊给了我第二次生命!在这最后的最后,在讲真相劝三退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中,我会不断归正自己,走正走好师父安排的每一步,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初次投稿,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