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父就在我身边(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蘸尽苍宇之水,写不完师父的洪大慈悲;用尽最美的语言,颂不完浩荡师恩!”这是我的肺腑之言,是我给师父的新年贺词。

十年了,我总想说出来,但未开口就泪流满面,泣不成声了。我总想写出来,但未按键泪水早已模糊了双眼。在各种各样的魔难中,在邪恶疯狂的残酷迫害下,自己能够挺过来,能够有今天,时时刻刻都是恩师的呵护啊。

我在一家大型钢铁企业工作。二零零零年元旦,我把一岁半的孩子托付给丈夫和婆婆,抱着为证实大法舍弃一切的念头,进京护法。在师尊的呵护下,和同修一起在天安门前炼功,并展开了“法轮大法好”的巨型横幅,被单位公安和追随江氏邪恶集团的“六一零”人员劫持回来,被非法单独关押在小黑屋里。他们不给我饭吃,不给水喝,打骂、侮辱,亲情欺骗,软硬兼施。但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丝毫没动摇,最终他们无奈的收场。

二零零零年五月一日。我在天安门广场和同修展开了“真善忍”的横幅,被邪恶非法野蛮抓捕,关押在北京昌平看守所。我接连七天没吃没喝,深夜,我总想念伟大的师父,背诵着《洪吟》,突然,法轮在我身上旋转,从头到脚都能体验到,我差点激动的叫出声来,我知道是师父给我加持,给我调整身体,补充能量。

一天上午,恶警拉我出去照相,我坚决不配合,那两个一点八米以上的彪形恶警把我拖进一间黑洞洞的屋里,失控的用拳头打我的头部、颈部,我的头发被撕下一大片。当时我没有一点感觉,好象自己不在那里一样。但我知道,是慈悲的师父替我承受了。可是,师父为众生在承受,为拯救大穹众生,操碎了心,几乎耗尽了自己的一切,当时,谁能理解啊!

大约十天以后,单位“六一零”带领一伙打手把我们劫持到一辆面包车上,说回单位再“算账”。我的一只手和一个男同修铐在一副手铐上,这个男同修和我是一个地市的;另一只手和单位的一个阿姨铐在一起。刚出北京,我“例假”来的量很多,随着汽车的颠簸,内裤、秋裤和外着的西裤都浸透了。我含着泪,小声告诉阿姨:别把汽车座套浸湿了,人家不好洗,再就是这伙恶人看见了,可丢丑了,他们还要看我笑话,侮辱我,叫他们少造点业。阿姨鼓励我:不怕啊,有法在,有师在,都能过的去的,别急。话刚说完,这伙恶人下车吃喝去了,阿姨乘机把自己的衣服垫在我座位上了。途中那个男同修被他们当地的公安拉下车,劫持走了。经过近二十个小时的路程,已经到了深夜,我们被关押在单位一所黑乎乎的小平房里,在同修们的帮助下,我换下了衣裤,擦洗了身子。这整个过程邪恶之徒象丝毫没有看到一样。

单位“六一零”和极少数恶人,极力追随江氏集团,奉行“政治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的灭绝政策。我被他们调离原工作岗位,到了最脏、最累、最危险的岗位上去“看皮带”,也叫皮带工。他们还扣发我的工资,声称所谓“留厂察看”,继续迫害,妄图使我放弃修炼和证实大法。

看皮带的工作,厂里人都知道,那全是农民临时工干的,一般是有力气的男临时工才能干得了。皮带是钢铁厂矿石原料的传输工具,由烧结车间生产出的烧结矿石,通过几百米长的皮带源源不断的输送到高炉那边,供高炉炼铁(皮带是这样高速传送原料的:多部大功率电机带动着托辊原地转动,托辊的转动又带着附在上面的皮带向前运行,皮带上面是堆放的矿石原料。托辊是圆钢加工成的实心圆柱体,重几百公斤不等)。皮带工需要集中精力目不转睛的看着那一米宽的皮带,把皮带上掉下来的矿石用铁锨,一锨一锨地铲到皮带上去,如果掉下来的多,工作量就大。象我这样弱小的女职工干这活,好心人都打抱不平。

这个工作的危险在于:身体或穿着的衣服一旦碰到皮带或托辊,反应快了也得致残,否则就难说了,如果扫帚、铁锨工具之类的一碰到,没等你反应过来,就会顺势把人卷进去,瞬间被撕成碎块。以前常发生的事故中,只有一人侥幸的被撕断手臂存活下来。临时工死了,不按职工的伤残事故上报,多给点钱就打发了,一般隐瞒不上报地方政府。

那是二零零零年九月中旬的一天,我上中班。皮带上掉下来的料很多,我忙了好几个小时,汗水淋漓,累的精疲力竭了。我拿着扫帚清扫着皮带下面的碎料,干着干着,突然,托辊把我的衣服卷住了,我双手(就说是本能的吧)抓住扫帚,企图支撑着身子,拉住托辊,挣脱出来,不被卷進去。眼看着我胳膊被卷進去了,整个身子被拉進去撕碎了,瞬间要在这里消失了……。可我真切的看到:高速转动的托辊定住不动了,皮带不动了,一切都静止不动了,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了,寂静的难以形容,随后我的胳膊轻松的抽出来了,连衣服都是完好无损的。这时,托辊又开始转动了,皮带又开始运行了。大约一秒钟后,我清醒的知道发生了什么,吓的我一下瘫倒在地,不由自主的地哭出声来:谢谢师父!谢谢师父救了我……。我哭着,叫着,嗓音沙哑了,慢慢的被噪声所淹没。

十几年了,师父给我了新生,给我了一切,师父洪大慈悲和恩德,用人类的语言难以形容和言表,有些只有自己知道,但总是无法表达出来,也许就应该这样吧!当然,发生在我身上的事,也只是大法修炼故事中的沧海一粟。十几年了,我什么也没看见,但自得法的那天起,我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一思一念都从未动摇过。在勾心斗角的社会环境和家庭魔难中,在讲清真相、救度世人兑现史前大愿的神圣使命中,在大陆邪恶的疯狂迫害下,能走到今天,自己真真切切的体验到:慈悲的师父无时不在的呵护着我,师父就在我身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