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修炼中的点滴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常听妈妈说起,在我降生还没满月时,就和邻居家的孩子一样得了一种怪病,后来邻居家的孩子死了,而我勉强活了下来。我虽然很幸运,可伴随我二十来年的是病痛的折磨,每年都要花上几千元的医药费,家人被我所累,都说我是个多病的人。

背法消病业

一九九六年,我幸遇法轮大法。自开始修炼那一天起,我就再也没有吃过一片药,没有打过一次针,亲戚朋友在我身上都看到了大法的神奇。我自己也能按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只是我家在农村,每天家务特别多,一天到晚都忙个不停。时间长了,对学法炼功就懈怠了,有很长时间不打坐,集体学法的次数也越来越少,身体又出现类似从前那些病的状况。一天集体交流时,有同修谈到背法的体会,我听得很入心。回家后,我也每天挤时间背法。刚开始记不住,我还以为是自己脑袋不好使,后来排除观念,越背越轻松。当我背完《转法轮》第一讲时,奇迹出现了,在我小腹下边长了十多年的象个鸭蛋那么大的包消失了,我什么感觉都没有。是师父帮我把它拿掉了。我把这个奇迹告诉了丈夫,这时他也同意退了少先队。

正念安大锅

同修交流时,一致认为新唐人电视是为救度众生办的,他们历尽艰难,是为大陆的同修及大陆的众生搭建的最好的讲真相的平台,发射到空中的信号都为众生而来,能让他在空中飘着吗?我们应该安上大锅接收信号,播放新唐人电视救度众生。交流后马上就有十来个同修安上了大锅。我也想安大锅,也知道新唐人电视能破除常人的观念,同时他也是有灵性的,是我救度众生的法器。可丈夫就是不同意,并且横加阻挠。我想:我这辈子就听他的了,自己什么也没说了算过,这件事如果听他的不就把他害了吗?他得造多大业啊?不行,这次我得自己做主。我想到了狱中的大法弟子,为证实法救众生能放下生死绝食抗议,就郑重的对丈夫说:“我今天必须安上大锅,看新唐人电视台节目,你若不让我安,我就绝食,这大过年的你们爷俩就等着给我发丧吧!”我真的没有怕心了,大锅顺利的安上了。因为正的场能量大,邪的场自然削弱,现在家人都不愿看常人电视了。

午夜挂条幅

别看我是个性格内向、不爱说话的而且看起来很弱的女子,证实法的项目我可从来都没落下过。每次过年过节,亲人同学聚会,我都会给他们讲真相,发神韵光盘。一天晚上我从同修家拿了一些真相资料和条幅,心想这资料好散发,条幅恐怕不好挂。又一想,这不是观念吗?大法弟子证实法的事,只有我们想不到的,没有我们做不到的,还有师父法身加持呢!午夜时分,我发完正念,趁丈夫熟睡,扛着事先准备好的大梯子,来到学校大门前。我看到有一棵大杨树正向我打招呼,我把梯子架在杨树上,爬上树,在最抢眼的地方把条幅挂的结结实实,板板整整。然后扛着梯子回家了。第二天,有许多人看到条幅,都非常震惊,说法轮功真了不起,把这条幅挂的那么高!那么结实!他们恐怕怎么也不会想到是我这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在午夜时分干的吧?

这是我修炼中的点滴小事,比起精進的同修,我还差得好远,但我会加倍努力实修自己,做好三件事,争取也向师尊交上一份满意的答卷。首次写体会,层次有限,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