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学员:摆脱附体 重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七日】我是个修炼法轮大法只有三个月的大法弟子,今年六十二岁,我的老伴今年七十一岁了。现在我从心底里说:“是大法救了我们全家,没有大法我们就算完了!”

回想起当年,那可真是苦不堪言,我那时真是多种疾病缠身。四十六岁时就患有糖尿病,到现在已经十六年了,同时还患有肝炎、肾炎、肩周炎、冠心病,哪一种病严重时都把我折磨得痛不欲生。七年前,我又患上了眼底出血,一条腿不好使,我常年吃药、打针经常去各大医院检查住院,那药都成箱的吃,每年少说也得七、八千元,多时都得一万多元,我家在农村,一年种地的收入都得花光,还不够,远方的女儿,侄子都给往回邮钱,都是这病搞的,我们家的生活十分艰难,还牵扯自己的亲人挂念。

人家说,有病乱投医,我也曾经体验过,十六年前,为了让我看好病,我们家四处求医,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怎么办都行。上医院看不好就去看大神儿,供附体。各式各样的所谓佛像就供了足有一箱子。记得有一次那附体给看病说:让我们得还愿才能好病,我们一次性花了二千二百多元,买了四车所谓还愿的东西,还得跪着去求人家,希望这次能彻底治好我的病,现在想起来真是太可笑了。这病不但没有治好,反而更加严重了。我经常半夜起来折腾,当时我就感觉心难受,要家人给我打轿车,出去到几十里外的县城转一圈,回来就消停了,上医院检查,看不出来什么,就是难受而且这种事几天就犯一次,犯了十几次后,家人都被我折腾的身心疲惫,再后来,我干脆就不想活了,就一门心思想上吊死,就觉得死了才好,老伴看出了我的心思,就整天看着我,我自己偷偷准备好一些布条子,趁老伴出去干活,就把布条子挂在西屋的梁上吊起来,想一了百了。这样的事已经有六次了,前几次都被家人救了下来,最后一次,我已经吊的没了气,布条子已经勒進了脖子里,可这时梁上的钉子自己断了下来(现在想起来,那可能是师父救了我)我摔在地上,昏过去了。一次又一次的希望,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我的精神几乎要崩溃了,什么叫生不如死,什么叫痛不欲生,这附体没完没了,变本加厉的折磨,我的身心越来越疲惫,体力越来越不支,走路要人搀扶,一条腿抖个不停,我们家已倾家荡产,我的心早已万念俱灰。

老邻居来我家串门,高兴的告诉我说,她已经修炼法轮大法,她原本是信基督教的,她说,她的女儿是炼功的,她在女儿一家的身上看到了大法的美好和神奇,炼功人真的有神管啊!还给我讲了许多人修炼大法的神奇事,说修炼大法的人都是好人,走的是最正的,一切诬蔑大法的宣传都是造谣、陷害。同时给我讲了拜附体的种种坏处,能要了人的命等等。我听着听着,不知不觉眼泪流了下来,感觉好象是失去很久的东西又找了回来,我当即表示下决心炼功,坚决把附体送走,它太害人了。老邻居马上给我拿来一本叫《洪吟》的大法书。我和老伴就开始学了起来。

几天后,又有些老同修来我家,他们还没等進院,我就看见一个蓝色的法轮从大门口進来了,那些同修都非常的祥和,和现在的人就是不一样,和他们在一起感觉很好,很舒服,他们给我送来师父讲法的光盘,我和老伴如获至宝,一天一宿没睡觉就看了一遍,从那天起我们每天坚持听法,很少出门,跟着师父的教功带学炼功,每天三点五十都炼,老伴炼功三天,就把五十多年的烟瘾、酒瘾都忌了,我的身体一天比一天好,到一个月前,我的各种药都不吃了,不但没有病,身体越来越有劲,以前不能吃的东西,现在都能吃了,腿上的肿消了,也不抖了,也不用大把大把的吃药了,更没有了想死的念头,前几天我坐在炕上听法,忽然看见师父法身站在屋门口看着我呢!我和同修说此事,同修说:“师父在鼓励你呢!你的缘份可真大啊!”一个人生活有希望,生命有了归宿,谁还要死呢,回想那些日子,简直是一场梦,一场恶梦啊!

现在我家新安了一面新唐人大锅,可以收看来自万里之外的新唐人电视台,我老伴比我还要精進,他悟性非常好,能时刻用法对照自己的言行,还经常背《洪吟》,学法炼功发正念,特别抓紧,几个月的功夫,他的脸色越来越红润,就象年轻了十几岁,我们都万分感谢师父,感谢大法,没有大法,我们家没有今天,谢谢同修,谢谢!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