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生在我身边的神奇事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

(一)丈夫炼功身体恢复正常

我丈夫在二零零八年时突发心梗,送去医院抢救,医院发了病危通知。权威人士强调应赶快做心脏搭桥支架手术,让家人有心理准备。那一日丈夫被推进手术室,医生将家属叫进手术室外间,告诉我们他的心脏血管梗塞非常厉害,只有血管的四分之一的通道在工作,非常危险。

当我告诉医生,丈夫不到一周前刚做了鼻息肉手术时,他立即让护士将我丈夫从手术台上推回病房,告知只能三个月后再来手术,怕在手术过程中鼻子手术的伤口突发出血。丈夫被浑身插着管子推进病房。

一夜的监护、各种仪器、仪表眼花缭乱,一夜的滴药、打药、一刻不停,别说有病,没病的人也受不了啊!早上同病室的人说:老兄,你这一夜也得一千元哪,丈夫一筹莫展,眼睛望着点滴瓶问我,你几年没吃药了?我说自从炼功到现在已有十多年没吃一片药,没打一次针啊!这你都知道啊!他自己挣扎着坐起来说:“我也炼法轮功,走回家去”。病室里的人都惊呆了,当我扶着他走到医生办公室门口告诉我们要出院时,医生的话是:给我们签个字吧!出事你们自己负责。

回到家里,丈夫对我说:我也炼功,快来教我。

三个月后,在医生指定丈夫手术的日子,我丈夫已能骑电瓶车在街上跑,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我们的亲友、邻居无人不知他的事情,都叹服大法的神奇。几个月后在一个婚宴上,丈夫碰到了医院的医生,和他讲了康复的原因。医生被法轮大法的神奇而折服。

感谢师父!感谢大法!

(二)老父诚念“法轮大法好”,血栓自行化掉

二零一零年的十一月,东北的雪下了化、化了下,路上一片泥泞。自行车不能骑了,只得推着走。手机响了,传来妈妈语无伦次的声音:你爸不行了快回家来吧!我给妹妹打了电话,打了车往回奔。

救护车停停、走走,堵车是我们这里的老一套了,好不容易开到了医院大门口。我看着紧闭双眼的父亲,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平时回家给家人讲大法真相,家人害怕邪党迫害,总是推托:好是好,你啥事别往前冲,他们(邪党人员)不讲理。这年头,胳膊拧不过大腿,吃亏是咱老百姓,现在谁管谁对不对、有没有理,抓你没商量。

父亲的情况很不好,七十八岁的老人很瘦弱,医生让他说他的年龄,他都说不清了,意识都不很清楚,典型的脑血栓症状。三妹和我一起陪父亲来的,已经哭成了泪人,直问我怎么办?我这时才想起:怎么办?快让父亲心里喊“法轮大法好“啊(他嘴不听使唤)!我在父亲耳边说:爸爸:紧要关头了,只有大法能救你,快心里念“法轮大法好”啊,只有大法能救你了。

一系列的例行公事、检查、化验、脑CT、磁共振、各项做一遍,四十分钟才折腾进病房,来的人都一身汗,化验单一摞,都筋疲力尽了。

主治医生拿着听诊器进来,又听、又敲、又问、又记。我听到父亲比较清楚的告诉医生他的年龄,我几乎吃了一惊。

各项化验的结果陆续的拿回来,医生更惊讶的说:呀,这老人的血栓在救护车上化掉了,真是奇迹!同病房的人都莫名其妙的望着医生:没吃药、没打针、血栓自己化了,没听说过?

我知道:是大法的神奇的力量,是师父把一个将要走到生命尽头的老人从死亡线上拉回来。不只是我父亲,大法自洪传之日起,有多少生命都沐浴在大法的洪恩浩荡中,使多少生命起死回生。我的丈夫(现已走入大法中)、我的父亲(现已完全康复)的第二次生命都是法轮大法给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