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的遗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八日】我从小就有个特点,晚上梦中比较清晰的人和事,第二天会成为现实。早上我会告诉母亲谁今天会来我们家,那就一定会来,所以母亲说我灵精。

外公在我的记忆中是慈祥和智慧的,在文革那个匮乏的年代里,外公讲的故事陪伴我度过童年。我在外公的眼中是天使,他总是那么疼爱我。长大后,我到了离家二百五十公里外的省城上班,并得法,当时因为工作忙,孩子小,回家次数少了。二零零零年初,九十多岁的外公在生命的弥留之际,我在梦中看到他在等待和期盼着我的到来。外公去世之后,我又梦到他指责我为什么不回去参加他的葬礼。最让我觉得内疚和后悔的是,在一个清晰的梦中,外公质问我:“大法在世上洪传,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竟然回道:“您耳朵聋,又不认识字,我怎么告诉您呀?”

随着修炼的继续,我越来越知道大法的珍贵、做人的目地,我才明白外公为什么生前这么期盼我,失去人身时这么遗憾,他在等待的是大法呀!大法洪传时我没告诉他,大法遇到魔难时,他没有了等待的希望而遗憾的离世。

我简单介绍一下外公生平:外公生在光绪末年,日本入侵中国后,加入国民党的军队到东北与日本关东军作战。因为国民党军队比日本军队装备差,日本的炮击使他同行的官兵非死即伤,密集的炮弹追着他跑,他幸运的活下来,耳朵却被震聋了。此后,他在奉天度日,跟日本人、不同信仰不同国号的中国人及苏联红军打过交道。在火车上遭到苏联红军的抢劫,搜身,所有财物被洗劫一空。见证了苏联红军抢劫、强奸、杀戮,战乱的年代,躲过了被打死、冻死、饿死等威胁,死里逃生活下来回到老家。

中共的运动一场连一场,因认识到了中共邪恶欺骗和它骨子中整人的坏;外公拒绝参加它的任何组织;在邪党和被欺骗的民众打击下,在亲人的误解及埋怨中,他坚持不同流合污,不落井下石,无论怎样的打击和威胁,无论怎样的利诱和收买,他始终没有加入农村合作社。当时他村里的人说全村他是独一无二的,全公社也是独一无二的。全县也只有两个人没入社,他是最特殊的一个,因为他还活着。我小时候住在外公家,曾记得有一帮小孩跟他的身后骂他不入社。有个男孩骑在外公的墙头上不停地骂人,我气不过,说他不该这样欺负人,他就扔砖头砸我;直到累了、饿了才离开。外公象没听见没看见一样,只是嘱咐我别伤着自己。今天回想起来,外公当时是怎么承受的啊,这时,我的眼前会显现一个字──“忍”。

认识到这些时,我后悔人的观念使我没告诉外公大法,外公的顽强和等待,久远的期盼,在他离世后,一次次的在梦中责问我。我满含愧疚,在给外公上五七坟时,我赶回去,到他的坟前说出我的内疚,请他原谅,并让他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二零零四年底,梦中一个声音告诉我,外公因为没参加中共的任何活动而得福报。

写出我内心的遗憾,想告诉同修和世人,法轮大法洪传于世,一定要珍惜,否则等失去人身后悔莫及。也请同修珍惜身边的人,告诉他们法轮大法的美好和珍贵是我们的责任!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