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人得用心的救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得法后由于我在佛恩浩荡的大法中受益匪浅,家里的亲人都很认同大法。可是,自“七•二零”邪恶疯狂迫害法轮功以来,我在这十余年的血雨腥风中遭受了各种不同程度的迫害。在邪党的谎言欺骗和造势下,家里人都很害怕,特别都是邪党党员的哥哥、弟弟们,又大部份搞行政工作,更极力反对我讲真相

比较典型的是我二哥和二嫂,前些年,只要我一张口给他们讲真相,二哥就说我搞“反革命”活动,二嫂碍于面子嘴上不说难听的,可心里很抵触,由于哥哥们态度很强硬,再加上我对他们的亲情还没完全放下,我暂时不想和他们硬顶就采取迂回措施,就经常给两个嫂子讲真相,好让她们在哥哥们身边起个间接影响的作用,首先我大嫂明白了真相,而且在我们地区第一批领先做了三退。这就不细表了,下面说说我二嫂。

二嫂是军人出身,从十三岁就当兵(特殊兵种),在部队呆了二十多年,转到地方又干行政领导工作,自身素质很好,只要是和她接触或打过交道的人没有不夸她的,在我们家族中更是人缘最好的,可就是受邪党无神论的熏染太深了。不过随着我不断的给她讲真相,她也逐渐认同了大法,也做了三退。尤其在二零零七年我从劳教所出狱回家后,她和二哥看到了以往那个很弱小的妹妹,不但没被那个人间地狱折磨的不成样子,反而更加成熟、稳健和坚强了,而且回来后我给他们讲黑窝里怎么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我在里面又是怎样反迫害的,从而让他们更進一步的了解恶党的邪恶本质。二嫂由衷的对我说了真心话:“前几年你给我讲真相,我真的不理解,既然国家不让炼了就别炼了,怎么非得和上边对着干,这几年我从你身上了看到了很突出的变化,就是你以前一身病不说,既自私又暴躁,毛病可多了。现在的你变化很大,特别从劳教所回来后变化更大,身体没被压垮,反而更能吃苦耐劳了,更坚强了,心也更豁达了,并且做事处处为别人好,如果不是炼法轮功,你是绝对不会改变得这么好,大法确实好。”

二嫂背地里也经常跟二哥念叨说我炼法轮功如何如何好。这几年我二哥也不反对我炼功了,也做了三退。而且二嫂也很爱看神韵演出的节目和真相小册子,给她法轮功真相护身符她也要了。

写到此有人肯定能认为我会为二人的得救而感到欣慰了吧?其实不然。前几天听二嫂说二哥病了,好几天不能上班了,我赶紧跑过去看他。只见二哥紧闭双目,也不愿说话,二嫂说他发晕不敢睁眼,也不敢动,我就对二哥说在心里默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病就好了,他闭着眼也不吭声。我知道他可能不相信,临出门我又再三嘱咐二嫂催着二哥念,二嫂直点头称是,回头也催我二哥念叨大法好。隔一天我又去了他家,進门就问二嫂:“二哥怎么样,念叨大法好了没有?”二嫂笑了笑说二哥好点了,上班去了,让他念他不念,还说就这么念病就能好了,谁相信?听到这,我知道不能怨他们,是我没把真相讲到位。

二嫂坐在那里洗衣服,我就拿了个小板凳坐到她跟前,我想从破除她的无神论讲起:“二嫂,你说我二哥不相信,其实你也不相信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作用,对不对?”二嫂笑着说:“可不,怎么念叨这九个字就能好病了呢,太玄了吧?”我郑重其事的对她说:“你为什么不相信,其实你是受无神论的毒害太深了,你想一想,现代科学把一切研究不透和看不见摸不着的东西统统说成是迷信,它不相信神的存在,可是它能不能证明神的不存在呢?咱们举个例子:说这个小孩吓掉魂了,发烧一直不退,到医院打针、吃药都不好使,可是用民间叫魂的办法他就好了,这事你相不相信?”二嫂赶紧点头说:“对啊,有这样的事,确实管用。”我说:“那么,这个小孩的魂谁看见了,科学能发现得了吗?它能解释得了吗?是迷信吗?”二嫂很好奇,象是要明白的样子说:“对呀,这确实是真的,不是迷信,可不咋的,这魂谁能看的见啊?”我说:“其实,人的魂确实是存在的,只不过它在另外空间,人的肉眼是看不到的,也就是说人看不见的东西它不一定就不存在,也不能说是迷信,就说这个电视机吧,退回五十年,你说咱们不出门在家就能看电影,你说谁相信?那不是天方夜谭吗?因为科学还没研究到那一步嘛,就不能说是迷信,我说的对不对?”我试探性的问,二嫂很赞同的说:“对呀,确实是这么回事。”我又進一步的说:“这个神也是真实存在的,只不过他在另外空间,他无所不能,可是人是看不见的……”后来我讲起了法轮功为什么祛病健身有奇效等等,二嫂似乎明白了很多。她洗着衣服,接着我又讲起了这场迫害:“中共控制着全国媒体造谣诬陷法轮功,当面对这场铺天盖地的打压和在这么恐怖的邪恶迫害环境中,全国人民在不了解真相受蒙蔽的情况下,都在抵触法轮功,这时有人还能喊一声大法好,全天的神都会认为这个人真了不起!因为人生一念,天地皆知,在这么恶劣的环境下,这个人还能出善念,你说神能不保护他吗?别说是病,再大的难他也管的了。”

这时,我看到二嫂的眼睛突然亮了起来,洗衣服的手刹那间停住了,她好象给震了一下的样子说:“你说了这么多,这一句对我很震撼,噢,这回我真明白了,为什么念这九个字就能起作用了。”

接着我又给她举了几个诚念大法好得福报的真实例子,她就更相信了,然后脸上堆满了笑容说:“唉,要不说认识事物总得有一个过程嘛,这回总算彻底明白了。”

我心想这个过程也太长了,用了好几年的时间。但这也是我真相没讲到位造成的,这也算一个教训吧。

几十年来中国人毕竟受党文化毒害太深了。我发现一个普遍现象:在我们地区六十岁以下的人群,特别是上班族的(各个阶层都有),信神的低线微乎其微,甚至是没有,要想让他们相信诚念“大法好”就能遇难呈祥,逢凶化吉,首先得破除那个罪大恶极的“无神论”。不然的话,他似是而非的在那念,心里还在怀疑,时间长了又不见效,他就更不相信,而且还能导致世人起逆反心理。

所以当有的同修给世人讲真相很简单:给他一个护身符,让他常念大法好就完事了。有的人就会不但不接受,还很反感,说你神经病。

师父在《二零一零年纽约法会讲法》教导我们:“你想救人就用点心,不要做的太肤浅。”

我想这个事得引起我们同修的重视,但我想这样做也不是绝对不行,看对什么样的人讲,如果你正念很足并面对七十多岁以上的老人,特别是农村的人这样讲效果可能好一些,在城市(区)和我说以上这样的人群,我想咱们最好多用用心尽量把真相讲到位,不然的话会适得其反。层次有限,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