脚踏实地证实法 一心一意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二十九日】我今年六十多岁了。二零零三年新年后,我因疾病缠身,在求医无果的情况下,抱着祛病的想法走進了大法修炼的行列。那年正月十五前,我到朋友家请来《转法轮》,每天天一亮就开始看,一直看到天擦黑,整整读了三个白天读完。我觉得这本书很好,是叫人做好人的,我决心修炼。

我姐夫是离休干部,得知我要修大法,他因相信了中共媒体上的造谣宣传,冲我大发脾气。不管别人怎么说,我要修炼的心谁也动不了。看大法书后,我就把自己平时吃的药全都扔了,从此与之绝缘。修炼才几个月,我的胃疼、胃下垂、连最缠身的心脏病都好了。原来因心脏病,全身没劲,怕听声音,什么动静都怕听,自行车都不能骑,现在无病一身轻了。写到这儿我泪如泉涌,没有合适的语言来表达对师父的感激,只有用实际行动做好三件事来回报师恩。当我容光焕发的再次去姐姐家时,看到我身体的巨大变化,姐夫的态度很快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对我的选择表示支持。

一、走出去讲真相

刚开始修炼不长时间,我出去串门,熟人问我:“你原来面黄肌瘦的,现在脸色怎么这么红润?”我说是炼法轮功炼的,那人马上说:“你怎么敢说这事儿,人家不让(炼)。”我说:“炼功人光干好事,不做坏事,有什么不敢说的,只要对我身体好,我就信,而且法轮功师父教人做好人,我不管别人怎么说,这年头对自己好就信。”那时学法浅,法理不很清楚,不太会讲。

师父看到我真修的心,安排同修给我送来了明慧交流文章,我逐渐明白了修炼不光为自己健康,还要为他人着想。我在日常生活中时时处处要求自己做好人。因为同修当时给的真相资料很少,为了更多的世人明真相得救,我都是把一份资料传给一熟人看,看完要回来,再传给另一人看;再有新的真相资料,我还是这样轮流传给他们看,一份真相资料在好多人手中传看后,最后我才舍得把它发出去。

渐渐的,我参加小组学法了,能多拿点真相资料了,就开始到周围村子发放,最远的来回二十华里左右。我一般晚上五点多从家出发,一路上背《洪吟二》〈征〉:“驰骋万里破妖阵 斩尽黑手除恶神 管你大雾狂风舞 一路山雨洗征尘”。尽管有时风大、天冷或天热,我都保持平和心态,因为我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最好的事。

一般我在村外僻静处发完傍晚六点正念,然后進村,当时脑子很静,只有一念:父老乡亲们,师父慈悲,叫弟子来救您了,请您收到资料后快看,看完传给亲朋好友。每当这么想时,我都会热泪盈眶。回家的路上,师父慈悲的面容总在我眼前浮现,时时都感到师父的慈悲呵护。有时发到很晚才回家,最晚一次到家正好赶上发半夜十二点正念。不管多晚,老伴都在家等我,他很理解支持我,就是有点儿胆小。

有一次白天到村中发真相资料,我刚往一家门口放好小册子,还没走开,胡同口突然过来一位老人,大声问:“你放什么?”我笑着迎上去,没有动心,平静的说:“大爷,我给您家送本好书,让您全家看了得福报。”他听后脸上有了笑容,我接着说:“请您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老天保佑您平安,无灾无难,身体越来越康健。”老人听后,硬要把手里提的两个大柿子给我吃,我谢过他后,就离开了。

每次发放资料都比较顺利,但也有干扰。有年冬天,我去村子发真相资料,当走到村中一空地时,有冰,因我性子急,行动快,突然脚下一滑,向后重重地摔倒了。当时脑子一闪念,就是正法口诀。师父救我,我还有很多事没做完。当时只觉得有点疼,也没放在心上。等我发完几个村子回家睡觉时,才觉的不能躺着睡了,我就趴着睡。也没管它,该干什么照常干什么。过了几天在公共浴池洗澡时,帮我擦背的人喊:“嫂子,你后边怎么紫了一大块儿?”她不说我还忘了,一提我才想起来。

二、建立家庭资料点

资料发过一段时间后,我老觉得不够用,从明慧网交流中看到老年同修做资料的事后,自己也萌生了做资料的念头,但又觉的条件不具备。师父看到我有此心,就安排同修和我交流做资料的事。但摆在我面前的是文化浅、不懂电脑、年龄大,有心无力(其实都是人心)。

在这种情况下,同修热情的帮忙,师父慈悲加持,我终于学会了打印资料,其中的艰苦付出和努力就不多说了。就这样,我家的这朵小花开放了。有时忘记怎么操作时,鼠标箭头前总会出现几个字提醒我。我切身体会到了师父的慈悲呵护,常常会感动的流泪。我想弟子太笨,让师父操心了。

奇妙的是,小资料点在这几年的运转过程中,我需要什么,师父就安排同修送什么。比如,前几天电脑开关失灵了,正在我发愁时,三年多没有联系过的技术同修碰巧来了,很快帮我解决了难题。在此,我要向慈悲的师父致谢!向所有帮助过我的同修致谢!

自从在家建立资料点以来,我从未觉得不安全。因为我明白,三界的理是反理,我修的是宇宙大法,师父讲的是真理。而后天形成的理,都是为保护自己的,是为私的。师父让我们修成无私无我的觉者,我没有什么私心,就符合大法的要求,一切就安全。电脑、打印机是救人的法器,师父正神都保护,有什么可怕的呢?

周围有和我联系的同修被邪恶绑架了,丈夫知道后很害怕,我说家里没事,不用怕。有同修好心到我家告诉他把东西藏藏,当时我正好不在家,他就急忙把打印纸运到我家一处旧房存放起来。等我用纸时,才知道此事,我当时就火了,没守住心性。等他去拿纸时,却发现纸已经被偷了。我说那是救人的,你拿二百元钱赔上吧(丢的纸价值一百八十元)。这几年同修付出做资料的钱,我从不乱花,只用来买大东西,资料点用的小东西,都是用自己的钱买,还经常支援别的资料点。有时我家月底缺钱了,家人要暂借大法的钱用,不管我手头有没有,从来都是理智的拒绝,家人虽不满,我也从不动心。

我家这朵小花从二零零七年夏天到现在一直都在正常运转着,能供应周围部份同修讲法、经文、《明慧周刊》、光盘、真相资料、有时也打印《九评》。在这过程中,有喜也有忧。有一回,打印机在工作时不正常的响,声音很大,我听着心疼的直掉眼泪,家人让我快去修修,可我总觉得没坏。可能是自己修的有漏对它造成的干扰。过了几天,一切就正常了。这几年遇到过很多不好解决的问题,但都在不断学法中得到了解决。

我从发资料到做资料到劝三退救人,从没有害怕过,我觉得是师父给我把我的怕心拿掉了。我坚信师父的话:“你真正作为一个修炼的人,我们法轮会保护你。我的根都扎在宇宙上,谁能动了你,就能动了我,说白了,他就能动了这个宇宙。”(《转法轮》)我的心目中,也从来没有敏感日,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但旧势力也会安排在梦中考验我:梦中邪恶知道我家有《九评共产党》,把我家包围了。我醒来后,心里跟师父说,我就听您的,您叫弟子怎么做,弟子就怎么做。旧势力安排的一律否定。人间这舞台,大法弟子是主角,一切角色照常演,谁也阻挡不住。

三、劝三退 救人忙

我炼功,家人都不反对,但劝人三退时却受到了干扰。刚开始劝时,一般都是给熟人讲。当着我的面,碍于情面有些人也没说什么,但有人找到我儿子、儿媳说我劝三退的事。他们回家冲我发火。先是儿子向我吼:“你觉得好,在家炼,不要到处让人退党退团的反对共产党。你炼功强身健体,我相信。在外和朋友喝酒,我都说我妈炼法轮功身体好了。说什么天灭共产党,我不信!”儿媳又说:“你这样到处乱说,要有什么事,可别连累我们。”我不能让操控他们的邪恶得逞,我大声说:“我不会连累你们,一人做事一人当,何况我是做好事,为别人着想,到灾难来临那天能保住性命。我做好事,神保佑,不会有事。”我又对儿子说:“我跟你也得说说这个好事,三退保平安,你退就得福报。”

这时操控他们的邪恶解体了。儿子对儿媳说:“她乐意干什么就干什么吧,随她吧。”我对儿媳说:“再有人找你说这事,你就跟他们说,这是我婆婆的事,我管不了。你让他们来找我好了。”

二零零五年时发《九评》,我都是面对面给,然后劝退。但因我学法时间短常被人堵住了嘴。随着学法的深入,心性的提高,不会讲的状态消失了,师父给我开启了智慧。在保证做好每周同修所用资料的情况下,一有时间,我就带足资料上街讲真相劝三退了。我今天向东,明天向西,后天向南,或者到集市上讲。因为这样的事,几乎天天都有,不能都写出来,我就举几个例子吧。

一天中午,天气炎热,发完十二点正念后,我给同修送资料,途中一辆出租三轮车停在路边,可能是等客人。我走上前和那人搭话:“天这么热,你也不回家休息,现在咱老百姓的生活可真不容易,我和你说个好事。”他问:“什么好事?”我说:“退党、团、队保平安。”他说:“没入党,团员早超龄了,没有用了。”我说:“你当年举手宣誓,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把命都交给人家了。共产党搞无神论,杀害八千万中华儿女,三反、五反、三年大饥荒、文化大革命,六四学潮,现在迫害法轮功,被害死的冤魂上天告状,所以天要灭中共,老天给好人机会,退了是保平安。”他说不信。我劝他,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农村人家里小孩吓着了,找人给叫叫魂儿,马上好了,你也没看见掉魂,也没看见魂回来,孩子却好了。这个他说信。我说天这么热,我六十多岁的人了,在家吹着风扇,喝着茶水,多舒服,我何苦遭这罪,我又不求你帮忙,不都是为你好吗?最后他说,你说的在理,并用化名退了团。我又叮嘱他,千万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回家别忘了告诉家人,让他们也快三退保平安。他连声说谢谢,我说别谢我,你要谢就谢我师父。

在集市上,见一人摆摊,要换地方,我看她一人搬东西很不容易。就过去给她帮忙,搬完后,很自然就和她讲起了真相,劝她三退。她不退,说她信耶稣。我说:“三退不是不让你信耶稣?你信神,共产党不信神,你带着共产党的印记,你的主不喜欢。”听明白后,她退了。

一年春天,白天去做真相,路过一村附近,见有七、八个四、五年级的农村学生在地里玩。我都骑车走过去了,一想不行,我得回去救他们,并请师父加持我正念,不能错过有缘人。当时是春天,挖野菜的很多。为了搭话,我故意问他们,你们这儿哪里野菜多。有个男孩子,大约十岁左右,大声喊:别在俺地里挖野菜!旁边一女孩对他说,别和人家这样讲话。我忙夸她懂事,心眼好。这时我发现所有的孩子都注视着我,好象在期待着什么。我说:奶奶跟你们说个事儿,现在得病的人很多,医院病号多的打针都没地方了,有一种小孩常得的病叫“手足口病”,你们知道吗?他们都说知道,老师讲过。我说:奶奶跟你们说个好事儿,相信的话就不会得这种病,还能学习好。他们异口同声的让我快讲讲。我跟他们讲了红色恶龙的故事,告诉他们只有退出少先队才能保平安。有个孩子不信。我说别不信,神仙很有本事,能保好人平安。你家大人过年的时候,是不是都要烧香求神保平安?他们都点头说是。我说你心里退了少先队就行。你要真心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能学习好,得不上传染病。有个胖男孩说记不住,让我再念一遍,我念了好几遍,可能吐字不准,他还听不清,他说奶奶给写下吧。我刚写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被一个孩子抢去了。我问他,这些字都认识吗?他点头说认得。我让他回家多抄几张,每人分给他们一份,他爽快的答应了。这时有个孩子双手合十,双目微闭。我问他心里想什么。他说:“我虽戴红领巾,但心里退了少先队,求神保平安。”我说这很好,给他们当场都退了少先队。

最后我问他们家里是否有影碟机,孩子们都说有。我发给他们每人一张光盘,一份真相传单,他们都高兴的收下了。该做的都做完后,一个孩子的家长过来叫孩子回家,孩子就将双手后背,将真相光盘藏在身后,不让家人看到。我自然的离开了。谢谢师父的加持,这群孩子得救了。

现在只要走出来,师父就安排有缘人到我身边。有时我出现人心,也错过了好多。每星期一般多时能劝退六、七十人,也有劝十来人的时候,空白的也有,但我劝多了也不欢喜,劝少了也不气馁,顺其自然。

劝三退过程中,什么样的人都遇见过,多数是表示感谢的,也有骂人的,有要恶意举报的,但都没有动我的心,照样做我该做的。

层次所限,不足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