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劝姐夫“三退”的经过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在正法修炼中,师父让我们做好三件事,其中一件是讲真相、救人。平时都和同修结伴讲真相、救人,有时自己也讲。有的人和他一讲就退了,有的人你怎么跟他讲就是不明白,还说些这个那个的。这个我都不往心里去,最刺激我心的那就是在我亲属中劝“三退”,就大姐夫退了,而且这一个人就用了五年时间。

由于开始我不敢和外人讲就先和家里人讲,怎么说他也不会举报我。我就先去大姐家,因为大姐夫是邪党党员,开始我把“三退”看的很简单,只要说清楚共产党的邪恶,退了之后能保命。想到这我就和我姐他俩说“三退”的事,一听他俩就象炸了,马上就说你们法轮功如何如何,和他俩解释“三退”不是搞政治而是大灾大难来到时可以保命,他俩根本不信,还逼问我大灾大难哪一天来。第一次劝退没有成功,整的心里挺不舒服的,还在一直埋怨他们,那时还不知道找自己。大姐七十多岁了身体不好,儿子不在身边,家里有什么重活累活都打电话找我,我到她家干活时,我姐和我说起电视里看到来气的事,我借着这机会分析这事情的根源在哪,都是共产党领导的,根子在那。他们一听说邪党不好就立刻变脸,说些乱七八糟的。我每次去她家干活时姐夫就躲在房间里看报纸,不出来。

回来和同修切磋,同修在法理上开导我,我也通过学法悟到自己带着“情”在做这件事,因为他们是我的亲人,不救出来我着急,那么多人没有得救,我怎么就不着急呢?而且我说话的语气不和善,还带着争斗心,带着仇恨,每次都是不欢而散,撵我走而告终。我总想用平静的心情,平和的语言和他们讲,想的很好,可是每次都没做到。

我和他们说,我说这些就是让你知道共产党的邪恶,明白真相,大灾大难来时你能得救,我姐他俩说:“你去救别人吧,俺不用你救。”听完我真的挺伤心,心想不管他们了,爱咋咋地。可是回来通过学法,师父慈悲的法理打动我的心,他们活的多可怜哪,不明白真相还被邪恶操控着,如果我不救他们,他们的生命就永远没有了,而且就这一次机会,以后等有机会我还得去说。

过了不久,我姐来电话了说姐夫脑出血住院了,她和我外甥在医院轮流护理,我听完二话没说就立刻去他家。其实这又是救他俩的机会,我先跟我姐说劝姐夫退党的事,她说怕气着他不让我说。在医院检查时还查出了肺部有癌细胞已经扩散全身了,住了二十多天的院,因为病情严重医院不接收了,被撵了出来。然后去肿瘤医院治疗,我在去医院之前又跟他说:“医院现在的治疗效果不是很好,你就念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现在有不少病人念这两句话都念好了,你也念念。”我姐夫就是不念,我当时真是伤心极了。

在肿瘤医院治疗一年多了,一天我姐打电话给我,说姐夫腿不会动了。当我看到我姐夫那绝望无助的表情时,我安慰他,因为是脑血栓肿瘤医院也不留,让他去别的医院治疗,出院后我去给他报销药费,一般出院三天后才给报销他才出院两天就给报了,我把钱交给他,很高兴,对我竖起大拇指,趁这机会我又劝他说:“姐夫,医院也治不好你的病,都治这么长时间了还越治病越多,要想治好你的病只有一个方法,就是把这个党退了,诚心念着‘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共产党现在是人人骂,你留它干啥,天灭中共是天意,要顺天而行,咱把它退了,再说你老让我再伺候你俩就算我伺候的再好不还是你自己遭这个罪吗?别人伺候再好也不如自己身体好,身体好想去哪去哪,你俩的退休费也不少干啥不行啊,这退党不搭啥不损失啥多好,说不定病还好了呢。”我姐当时也在旁边劝退,我一边和他说一边发着正念解体他背后的邪恶,求师父帮助。他当时没有说话,我当时想又白说了。可吃饭时姐夫说:“我退,我退。”他说话口齿不清,我和我姐问他退什么,他说党。我说你同意退了,姐夫点点头,他又说:我让你操心了,我太顽固不化了。当时他满脸通红。听完他说的话我真是激动他明白真相了,这五年时间我经历怨恨、争斗、痛苦、不平衡,才使他退出邪党,我心里长长舒了一口气,太不容易了。

这就是我劝姐夫退党的经历。我知道自己做得不好,距离法的要求很远,以后我要努力。在写的过程中我又想到两件事。一件是消除和同修之间的间隔,也用了好几年的时间;另一个是在发真相资料时,转危为安,因为时间的关系,我不能写这两件事了,以后会把这两件事写出来的。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