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十六年风雨 坚修大法紧随师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一九九四年十月三日,是我永生难忘的一天,从这天开始我踏上了法轮大法修炼之路。

得大法,师父把我从死亡的边缘拉回来

修炼前,我患有多种疾病,身体从上到下、从里到外没有一个部位是好的,生活不能自理。严重的心脏病、高血压常常使我晕得出不了门,医生检查血脂说:“你随时都有可能倒在地上死的危险。”腰椎、颈椎、胃病、子宫肌瘤等多种妇科病,腿也瘫得不能走路,眼睛也要瞎了,看人都看不见。天天头疼头昏,天天面临死亡,年龄虽不到四十岁,却被病魔折磨得生不如死。因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不得不将女儿送到私立学校。

走入修炼后,我也没有想到治病,认为自己都是坐月子得的病,不可能治好,只想做个好人。第一天到炼功点,听师父讲法录音,我边听边哭,师父的法句句打在我心上,我是哭着听完讲法录音的。辅导员见我心切就把录音磁带借我回家听。一个星期后奇迹出现了,以前几乎天天要到医院去抢救,成把成把的吃药,如果家里没有人就坐在医务室门房不敢回家的我,身上的病一扫而光了,再也没有到医院去抢救了。丈夫觉得太神奇了,简直不可思议。看到我身体的神奇变化,丈夫和女儿也相继走進了大法。亲朋好友、熟人、同事、邻居、包括曾住过的医院的医生护士,凡是知道我的人,都无不称法轮功太神奇了。

法轮大法救了我的命,我如饥似渴的学法,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法、背法,每来一篇新经文,我都很快背下来,功友称我为“电子脑袋”,学法后心性有很大提高,以前脾气暴躁,得法后能够按修炼人的标准要求自己,遇事能够忍。分局的人曾说:“以前你是这条街有名的狠人,身体也坏,你就是学法轮功学好的。”我觉得是师父和大法把我从死神边拉回来,所以学法炼功从不怕吃苦,从不间断。

信师信法,面对邪恶的迫害证实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邪党开始铺天盖地迫害法轮功。七月二十一日,我和功友到省政府请愿,被非法关在派出所一晚上,他们问我还去不去,我态度坚决的说只要不放我们的人,还要去。因我家是学法小组,他们就把我当成所谓的“重点”。在邪恶迫害最疯狂的时期,我被非法二次关押进拘留所、二次被劳教、二次被关洗脑班、二次被关看守所。无论在哪里,我决不配合邪恶、不妥协、对迫害我的人劝善讲真相。在迫害开始前,我会背很多师父的法,给我在反迫害的路上面对邪恶不畏惧,正念正行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被邪恶迫害的时候我不断的背法,体会到只要学好法,去掉人的一切观念和执著,放下生死之念,没有闯不过去的关,所以每次都能破除邪恶的圈套,正念闯出魔窟。

二零零一年初,被关在劳教所,我坚决不配合邪恶的转化。那时有很多同修在劳教所违心“转化”了。因丈夫在公安系统工作,劳教所长亲自带人来做我的转化,说我是家属,所谓的“影响不好”,不放弃信仰劳教期满了也不放人。我说你们谁也没有这个权力,对他们讲善恶有报的道理,后来他们提前一个月把我释放了。

面对邪恶的疯狂迫害,只要我们坚信师父、坚信大法、关键时候能够想起师父、想起师父的法,大法就会显神奇,师父就会保护,谁也动不了,同时在邪恶面前证实了大法,震慑了邪恶。后来劳教所队长找我谈话,谈了很久,我给她讲大法的美好,她很赞同,很佩服大法,问我她应该怎样做?我说你千万不要参与迫害法轮功,用你的权力善待大法弟子,保护大法弟子,你会得福报的。她听了很高兴,答应我。

慈悲救度众生

作为大法弟子,讲真相救度众生,是历史赋予我们的责任。师父说:“讲真相救度众生,旧势力是不敢反对的,关键是做事时的心态别叫其钻空子。”(《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波士顿法会讲法〉)我觉得只要坚信大法、理解好法,放下人的一切观念,在任何环境中都可以证实法、救度众生。我曾主动到市公安局法制处、分局、六一零办公室、街道办事处讲真相,以质问他们为什么非法送我劳教为突破口,给他们讲自焚栽赃案真相,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修大法后身体的变化、思想的变化、心性的提高。街道办事处主任刚开始很邪,说话口口声声点师父的名字,我严肃的对她说:“我们谈话首先要尊敬我师父,否则没什么可谈。”她说:“他又不是你爸爸。”我说:“比我自己的爸爸还要尊敬!”接着给她讲师父教我们怎样做好人。从此,她与我谈话时很尊敬师父,还做了三退。后来六一零的人要送我到洗脑班,街道办不配合,暗中帮我,使邪恶的这次计划破产。从这件事,我体会到讲真相是破除邪恶迫害的最好的办法。

还有一次,那是二零零二年,一天和丈夫上街看到路口停一辆警车,仔细一看路边餐馆里坐满一桌我所在辖区派出所的警察,他们招手让我進去,我想这是讲真相的好机会,毫无顾虑的進去了。一个警察问我:“大姐,你修到哪个境界了?”我说:“揭露邪恶、讲清真相、救度众生。”他们一下子都愣住了。每次都参与迫害我的那个警察也在场,我直视着他的眼睛,对一桌子人讲天安门自焚是假的,你们千万不要迫害法轮功,那对你们自己和家人不好,会有报应的。

在这些年里,不断学习师父新的讲法,越来越感到救人的紧迫。我给邻居、同事、警察讲,上街给陌生人讲,坐公交车的时候讲,遇到红绿灯,就给停车等候的司机讲三退。讲真相中不管遇到什么人,我想都是有缘人,都不放过,即便对方不肯退,我也把信息传递给他,为他以后听真相打下基础。讲真相中也遇到不愿听的人,我不怕拒绝、不怕耻笑、完全放下面子心,我想他们都是迷中人,受了邪党的毒害,不能被对方的态度带动,救度能救度的,就先对其发正念,然后再讲。有一次跟一个人讲,他一听就跳起来了,我就发正念清除他背后的邪恶因素,然后慢慢跟他讲,后来他接受了,还连声说感谢,象这样的例子很多。讲真相中,无论世人态度如何,我不为所动,就抱定要救人的心。师父在《曼哈顿讲法》中告诫我们:“对常人的态度误解不要计较,只为救人、救众生,我想那个效果就能改变一切。讲真相中你的心要是被常人心带动了,就什么也做不了了。”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与大家分享。在正法最后不多的时间里,我要全身心投入救人,多救人,救更多的人,兑现自己史前的誓愿,了却此生助师世间行的洪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