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在协调工作中真正成熟起来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转眼随师正法修炼又一年。这一年中,我深切体会到:正法進程对弟子修炼要求越来越严,师父常常在我们的一思一念中考验着真修弟子,让我们最后真正成熟起来,达到大觉者的标准。下面是我的一些修炼体会。

一、帮助同修开辟资料点

我们资料点正常了,那些陆续从监狱回来的同修能及时看到了大法资料,但随着正法進程的推進,要求在不断提高,我感到不能让他们总是“等、靠、要”,应该帮他们也往前迈一步。

我买来一台二手电脑,把学电脑的光盘一并给他们送去。那几个同修学习劲头很足,并陆续添置了其它设备,逐步学会电脑操作,走上了正轨。可邪恶的干扰随之也来了,突然绑架了其中一位同修,使那儿陷入了停顿状态。

在为同修又一次遭迫害的痛惜中,我与同修加强发正念的同时向内找不足,我认识到自己这些日子只顾与大家学技术,忽视了集体学法,大法才是指导我们走正修炼路,做好一切救人项目的根本。

同修们克服家庭困难开始了集体学法。从法中明白了以往的不足。师父在《精進要旨》〈再认识〉中说:“你们在纯净心态下所做的事才是最好的事,才是最神圣的。”由于长期被非法关押失去了许多宝贵的时间,同修总想急于弥补,那种做事心,急躁心,其中夹杂着怕自己不能圆满的心,被旧势力钻了空子,才会遭到新的迫害。

学法小组建立后,法理上提高了,很快有同修克服年龄大、文化水平低的困难,主动顶上来了。我急于盼望资料点能正常运转,可相约见面后对方却两次失约,有一次我在寒风中等待了四十多分钟,没见同修影子。修炼人遇到问题找自己:我认识到性子太急,加上有点命令式的约他,强人所难,效果不好。我不去埋怨指责同修,也许家有急事、也许别的事多,忘了,我一定要修出更多的宽容之心。也许因为我的认识到位了,对方状态也变了,古稀老人了,左手拎耗材,右肩背机子的在风雪中奔波,干起来了,忙着学技术,终于担起了做资料救人的责任。

二、齐心解救被抓的同修

集体学法时,我们发现一位同修失踪了。后了解到可能被中共非法关押在看守所。我们决定近距离发正念。

说好到某一站下,但车到了那站,司机反而加快速度,开过了两、三站才缓缓停下。那就随其自然吧。下车后我们才明白,这里离另一位同修家很近,她更了解被抓同修的情况。于是,我们把那位同修被恶警跟踪、现在失踪的消息在明慧网上曝光出来。并通知周围同修一齐正念加持,解体邪恶对我们同修的迫害。接着我们又设法去找那位同修的家人,让他们一起去要人。第十天,那位同修安全回了家。

这次同修遭迫害后很快放出,让我们看到了大法弟子整体的威力,大家在法中成熟了,我们深深感到,只要我们正念正行,师父就在帮我们,其实都是师父在做。

三、平衡好各种关系

随着时间的推移,家中的杂事多了起来,而法中的事让我忙的顾不上。我按师父说的:“其实很多事情你能够协调好、安排好的话,不会耽误做大法的事情。”(《曼哈顿讲法》)

在邪党几次迫害我期间,恶人对我丈夫也威胁、恐吓,使他每当我出门时就担心,我稍晚回家一会儿,他便楼下楼上来回跑,害怕的坐立不安,又不知到哪里找我。我理解他,尽可能的处理好关系,随着正法形势的推進,环境的好转,他不害怕了。常常是我不在家时,孩子们回来吃饭,他与孩子们一起做。等我到家,饭菜还在桌上摆着。他便问我:吃过了没?我说:吃过了,谢谢!有时说好我回来做饭,因事耽误了,待我忙忙赶回家时,他们把饭菜做好等我吃了。这时我好感动:感谢师尊让弟子做大法的事不分心,让家人也配合我,在这过程中,亲人们也在配合我们中建威德。

救人用的资料要求越来越高,我与同修经常中午吃过饭一直忙到晚上八点多。记得第一次从装机到印出神韵盘贴、盘封,我们在感谢师尊加持时,那电脑中发出“当——当——当”肃穆、威严的古刹钟声,节奏清晰的连响三下,在屋内回荡。同修们会心的笑了,这是师父鼓励弟子更精進。我有两次听到古刹钟声了,第一次在家电脑上看神韵时。我就想,或许师父点化我前些世在古刹修炼过?

我把印好的盘封赶送到一位同修家,请他协调做封套。(以往均是别处同修给现成的)同修孩子在家,没多说,便匆匆赶往另一同修家办事。我想第二天学法时就拿到,回去一装,就可发送了。

可等那天晚上学法时我刚進门,所有的人都责问我:“你为什么不交待清楚,先做个样品?看,现在都剪成光秃的四方图案了(偌大一张A4纸,把盘封底及粘贴的四边都剪掉了)。”

我傻眼了,那位同修难过的说:“我不知道,我不知道……”我心痛的泪水都出来了。一个同修讲:“别急,有弥补办法,把剪好的贴到买的口袋上,正好!”但总是打了折扣,这是一次教训。

总结原因,前面我做的很顺利,欢喜心出来了。也是我没有协调好,我知道以后大法的事,需依靠大家参与配合,一起叠就不会出现这个问题,也提醒我以后工作更要严谨、细致。

前些时候同修电脑不好用,我说那我帮着看看吧。没等动手对方就怨怪我:“我本来一直用得好好的,就是那天我不在时,你动了一下才不好用了。”这时我想到法理告诉我们遇到冤枉不跟人解释争辩,我平静的照常给他检查电脑,结果一用,好好的,什么问题都没有。我与同修切磋法理:“当你说电脑被我用坏了,我一点没动心。结果电脑好好的。如果我今天埋怨你,那电脑可能真的坏了。修炼就是超常的,师父就看我们这颗心怎么动。”其实是师父通过他提醒我,该彻底修去指责、埋怨同修的心了。

回到家学《曼哈顿讲法》,师父说:“也许真的冤枉了你,可是那句话并不一定是他说的,也许是我说的。(众笑)那个时候我就要看你怎么对待这些事,那时候你撞他其实你等于是在撞我。”我更明白了该怎么做好。

四、参与整体协调

正法進程已到最后的最后了,整体的协调要求也越来越高。原本我们只是周围几个同修互有走动,现在需要我们扩大范围,形成更大的整体。我记着师父说的:“需要大家整体协调做什么事情的时候,大法弟子一定要配合好。”(《二零零四年纽约国际法会讲法》)

一天,某同修对我说:你把常用的东西归在一起吧,省得满处找。我说都给你了,还不行啊!不过我想:他讲的有理,我就花点时间归整归整吧。本来这些东西都是同修们为了同一个目标,你协调一点,他协调一点,凑起来的,很零乱。等我归整好后发现,呀,真方便,完整性加快了办事的速度。后当别处同修需要时,我全盘托出,都转了过去,同修很感激,我说:本来这些都是同修们协调配置的,证实法不分你我。

建一个项目不易,在大陆迫害形势下,参与的同修必须在学好法的基础上,处处、时时正念正行才能保证正常运作。每当看到同修做的不完整时,我按照师父在《再精進》中讲的:“你就应该把你觉的不完善的地方默默的把它做好,这才是大法弟子应该做的。”同修电脑出现了问题,我去一一帮助解决,资料点铺开了,整体渐渐形成,扩展。

有一次我花了半天功夫才给同修安装好必需的软件系统等,没几天,让别的同修搞丢了,机子功能也不全了。当另一同修看我又花了半天时间从新做好的过程后,替我鸣不平,当着我的面批评那位同修。修炼人遇到的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于是我和她切磋,同修间协调做事要更多的理解、支持,不要抱怨、指责,那也是在给同修输送不正的物质。她认为提醒的很及时,很感激。

周围同修老年的多,文化低的多,学电脑有障碍,我鼓励他们:大法弟子都是大法构成的身体,是超常的。而且我们的元神都是很年轻的,要改变观念。我给他们举“从锄头到鼠标”的例子,以增强他们的信心。学会一点,马上鼓励,让他们有成就感。我也看到七十多的老人,他根本不把自己当老人看,那拼音好象自来就会。学东西听一遍就可操作,真是常人不可及的。师父把宇宙中最好的都给我们了,就看我们怎么用了。

协调是相互的,看似我在帮同修,实际是我也在被协调中,我会尽力满足同修的要求做好、做周全。当同修要我完成某些任务时,我会克服一切困难,坦然又全力的做好要我做的。我觉的这是我在大法修炼中应该达到的境界。也是一个大法粒子在整体协调中应该发挥的作用。

看了同修写的《感悟协调》深有感触。“协调不是工作,是修炼。协调不是修别人、管别人、叫别人怎么做,而是踏踏实实修自己、实实在在做该做的事。协调不是证实自己的能力,协调的过程其实是不断修去自我、溶于法中的过程,协调中展现的是大法的法理法力和整体的力量。协调是大法觉者的责任,时时以法为师、以法为大,想的是师父所要的,想的是众生,想的是同修,想的是整体……”讲的多好,我把此文抄了下来,对照自己,不足之处改進做好。

师父说“大法弟子作为一个整体在证实法中协调一致法力会很大”(《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我会与同修们在正法的最后加强整体协调,做好师父要做的,在实修中使自己真正成熟起来。

后注:看到同修有关积极参加法会的交流文章,很有启发,我也提起了笔,向师父交一份答卷。但写的过程中干扰很大,不停的咳嗽、流不完的鼻涕,使我的头象被什么箍了一圈似的疼痛。这更让我明白参加法会交流的重要,越是干扰我越要去写。终于完成了这篇体会文章,(文章完成后我全身感觉蜕掉了一层东西,好轻松!)不符合法的地方,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