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把三件事刻在生活中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一九九七年秋,我喜得大法,三天看完一遍《转法轮》,长长的深深的吸了一口气,终于找到了!我的心亮堂了,生命有了希望,终于找到了人生的目标。通过学法炼功,一身病在半年后完全康复。我知道此法的珍贵,所以看书学法、炼功就成了我每天要做的。那时是个人修炼阶段,关过得很快,针对名、利、色、情、气各种执着心,一关一难来的很猛,但由于学法扎实,遇事向内找,用法来衡量,心性提高的也很快,这给我在后来的证实法中做好三件事打下基础。

师父说:“高层次上的法一定要学透。”(《转法轮》)当时我还不能理解什么是高层次的法,就一遍一遍通读,反复看。要想知道高层次的法,就必须每天静心学法。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迫害开始时,我当时发了一念,我不会给任何一个生命造业的机会,得修好自己。所以学法是最重要的。

一、发正念

二零零一年,师父发表几遍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什么是功能》、《正念的作用》。我看了师父的经文《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就明白了,我当时就是那样。迫害开始后,每天晚上打坐都出现,一静下来,脑子就冒出一念,忍无可忍,无须再忍,然后,就去了公安局或派出所,和他们讲真相,他们要迫害我,我就叫他们互相打,然后令他们把我送回家,或叫恶警遭到各种报应。出定后,还以为做了坏事,这不是杀生吗?可每天都那样,当时不知怎么回事,那时接触不上同修,也看不到任何资料,更不知道迫害的那么严重。直到二零零一年五月,偶遇一同修,后来他给我送来了以上的经文,这时才恍然大悟。从那以后,每天非常重视发正念,除睡觉,吃饭,几乎每个整点全面清除邪恶。仅从几个具体例子来证明大法弟子的正念是有威力的。

(1)二零零三年,“萨斯”爆发时,我的女儿正上初中住校,学校封闭校园,学生不许回家,家长不许送东西,说要封闭两个月。几天后,女儿开始发烧,校医测温37度4、37度6就得隔离。老师给孩子吃退烧药,吃了两天,不退也不长,没办法,学校给我们打电话,让去接孩子去医院。丈夫去接,在校门口,一摸孩子头,很热,孩子也没有精神,就给我打电话,准备去医院。我心想,邪恶迫害我的人,没门,萨斯是对坏人的,得了法的人不在其中。当丈夫把孩子带到我跟前时,我就发了一念:法正乾坤,邪恶全灭。用右手捂在孩子脑门上一分钟,用眼皮试试。我说冰凉,发什么烧啊?是想妈了吧?孩子说:“不是,是发烧。”丈夫说:“快上医院,别耽误时间了。”我说你摸摸,不烧,上什么医院啊?!丈夫一摸,是不热,奇怪,在学校门口摸,还是热的呢。我说:“师父保佑你回家学法,学法就好了。”孩子在家听了一星期法,返回学校。

(2)二零零三年秋,我被恶人构陷,被邪恶非法抓到派出所。警察非法抄我家,当时打印了一些资料在家,没有及时发出去,当听到他们去抄家时,并没有害怕,脑子只冒出一念,我太拖拉了,众生等急了,自己去找真相了,那就好好看看吧,看了,就明白了。他们回来后并没有审我,可能忙着去看真相去了。半夜所长带两个人進来,站在门口,和我对视了一会,没说话走了。副所长也就是抓我那个人,坐在我面前,说污蔑师父的话,我用正眼一正视他,他脸一红,把脸转过去,不说话了,和另一个警察说:“现在的人是挺坏,”然后,和他们唠嗑去了。第二天早晨,妹妹和女儿去看我,我先告诉妹妹,通知同修帮助发正念,但跟前有警察,没法说,就想,算了,这么点个黑窝,我一个人就解决了。在师尊的加持下,闭眼发了一天正念,不用立掌,头脑空空的,静静的,好象什么也不存在了,只有自己的一点意识,在广阔的空间中,空间中很清亮。下午,政保科的人来了,坐到我面前,诽谤师父。我没睁眼,只想了一句,快不要造业吧,给自己留条后路吧!他起身走了,在师父慈悲的加持下,邪恶解体了,晚上无条件放我回家。

(3)二零零三年,公公来我家得法,公公的根基很好,八十多岁的人了,一个字不识,耳朵又聋,一身的病,得偏瘫后,落下后遗症,两腿木的没知觉,心脏病,头晕病,老胃病四、五十年了,从来不敢吃大米饭,在我家看了二十一天广州讲法录像碟,两腿不木了,两三个月后,胃病也好了,什么都能吃了,也不挑食了,不到一年,头不晕了,心脏也好了,所有药都停了,脸色也红扑扑的,皮肤也细嫩了,象变了个人似的。到了零八年夏,他牙疼,我说是消业呢,没事儿。他挺了两天,受不了了,就吃药,也不好使,碰上邻居告诉他,把菊花晒干,泡水喝撤火。他就跑到邻居家,把人家门前开的正旺的菊花全部摘回来,晾了一院子。我下班回家一问,他说他摘的,要泡水喝,撤火。我说,你是修炼人,你把人家花摘了,那不是杀生吗?他说,你吃粮食不杀生啊,我就不相信。丈夫说,即使不杀生,也是做坏事啊,人家花开的好好的,你给人家都摘了,那不是做坏事吗?他说,我不管,治病就行。我说,你不听师父话,你会遭报应。他说,我不信。我说,不信你就拿命赌,你喝了就不好受。

他晒了两天,泡了一大杯水,边喝,还美滋滋的故意气我,我也不理他。第二天晚上,到下半夜两点多钟,胃疼的坐床上哭,鼻涕、眼泪淌了一下巴,天啊娘啊的吆喝,丈夫把我叫起来,看样子疼的很厉害,受不了了,上医院吧。我看他又可怜又好笑,我搬个椅子坐在他面前,立掌发正念,心想,他学法不深,这一关没过好,不许邪恶以任何借口迫害他,他有师父管,谁都不配参与,然后念正法口诀。发了半个小时,他逐渐不哭了,不吆喝了,我睁眼看看他说:“快向师父承认错误就好了。”他往床上一躺大声喊:“师父我错了,我以后再也不摘菊花了。我天天去给他鞠躬。”我说,“不用去鞠躬,听师父话就行了。”我给他冲了一碗炒面喝了,他说咱们炼功吧。我说还不到点,他说现在就炼吧。我问,你不疼了吗?他说不疼了。丈夫松了口气,睡觉去了。我们一起炼完四套动功,我回屋打坐,他又睡觉了。这样神奇的事在我身边太多了。

我的父母、兄弟姐妹都很相信大法,虽没正式修炼,都听了或看了一、二遍讲法,退了党、团、队,得了福报。我父亲心很诚,每天敬念“李洪志恩师好,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他由于糖尿病导致两手指甲变黑,很厚。由于诚念以上口诀,黑指甲全部褪去,长出新指甲。秃顶也长出黑绒绒的头发,身体也发生很大变化。但由于长期受邪党文化灌输,又爱看电视,有时也会被邪灵控制。有一次,我去他家,正和母亲交流退党的事,他从屋里出来,眼睛瞪得通红,指着我骂:你给我滚出去,你没事参与政治。骂些难听的话,我瞅了他一眼,发现不正常。我母亲说快走吧,怕我们争论起来。我坐在沙发上把鞋一拖,盘腿立掌,念正法口诀,他立刻停住,转身出去了,在外面转了一圈,回屋睡觉了,什么事也没有了,邪恶解体了。这样的事很多。师父说:“一人得法是全家受益。”(《转法轮法解 》〈在济南讲法答疑〉)这也是法的另一种体现吧。

二、业力转换的体会

(1)有一次,丈夫领两个朋友来家喝酒,我想见面就是有缘人,就在酒桌上给他们讲真相。丈夫当时就火了,等把人送走后,回来照我肚子上就踹了一脚,把我踹坐在地上。我起来,他就打我,我就在心里发正念。后来,他把师父法像和香炉也摔了,这时我感觉事情严重,但又不知什么原因,就在心里求师父,弟子错在哪里?一时悟不到,请师父给弟子向内找的机会。这时女儿哭着求她爸别打了,看在我面上,别打了。他進里屋气呼呼的骂。

我边收拾地,边发正念。他骂着骂着,再出来打我一耳光。我想,我救人没有错,也许我心态不稳,怕他反对,但又不愿意错过机缘。他们中午就喝了不少酒,晚上又喝,可能这个时候讲不太合适。不管错在哪里,我有师父管,不许邪恶利用他迫害我,不允许他犯罪,我不能放纵邪恶,逆来顺受了。我追到屋里对他说:“你今天到底想怎么样?过还是不过?想过就好好过,不想过说痛快话,各走各的!”他说,不过了。我说:“不过了,你有什么资格打我?拿纸笔来,签字,我走人。”女儿说:“你们不要闹,行不行?”他往床上一躺,闭眼没事了。女儿拽我到她屋,睡觉了。第二天晚上,他和我说,你看我肚子上长的啥,又疼又痒的,上班总想抓,疼了两天。我一看,在小肚子上长了四个大红疙瘩。我笑了,昨晚上,让你踹我那一脚,转到你身上去了。我的好了,消下去了。他没吱声。

(2)同修帮我安装新唐人卫星电视。当时丈夫出门没在家,也没来得及和他商量,他回来后,气的暴跳如雷,瞪着通红的眼睛(刚喝完酒),先是骂个不停。那时候,已无法和他解释,我就边做饭,边发正念,同时也向内找。做好饭,公公也不好意思吃,他也不吃,没办法我自己坐下吃吧。

他气的发疯了,摸起水果刀要捅我,刀离我一寸远,又收回去了,我一动没动,根本就没反应,心里不停发正念。他气的不行,照我脖子狠狠的打了一巴掌,出门而去。我当时冒出了一念:我不疼,你疼。结果,我一点感觉也没有。第二天,他和我说他落枕了,脖子不敢动了。我也没在意,上班去了。在干活时,突然想到当时的场景,我忽然明白他为什么脖子疼了。中午回家吃饭,他回屋看电视,我進屋冲他笑,你知道你为什么脖子疼了吗?他瞅瞅我,你又想说啥?我说,你昨天打我时,我想我不疼你疼,就转化到你身上去了。他说,你拿擀面杖给我擀擀。我说,你打我遭报应了,还想让我给你治啊,认个错就好了。半个月后好了,从那以后,他再也没动过我,说话也很注意了。

三、证实法

师父给我安排了几家有缘人,一见面就似曾相识,一举一动,长相,说话声音,甚至笑声都那么熟悉,而且非常投缘。连脾气,生活习惯都很相似。我想我们以前一定是很亲近的人。师父苦心让我救他(她)们,这些人在常人中也都算很不错的人,条件也都很好,家里都有亲人修大法,有的以病业形式走了,给他们造成了负面影响,加上邪党的造假宣传,也使他们受到毒害,尤其男的都是老干部,当过兵,受无神论灌输中毒很深,对大法产生误解。通过和他们长期接触,使他们能正确对待大法,解开了他们的心结,虽当时没退党,但给下一步讲真相劝退打下了基础。

第一家,我给老俩口做饭,打扫卫生。老头偏瘫,老俩口快八十了,是邪党党员。去了后,老头让我每天给他捶背,伸胳膊,我说,我是炼功人,不能那样做。问炼什么功?我说法轮功。他说别人能这样做,你为什么不能?我说,我们炼功人手上有能量,把握不好,会伤了你。我有更好的方法让你好的快。他问什么方法?我说,和你学法炼功。他说那赶上好。

我收拾完就给他们念《转法轮》听。老头冠心病,糖尿病,高血压,脸色灰黄,白眉毛,白发。老太太腰腿疼,胆结石,老胃病,清瘦,白白的头发支棱着,人无精打采。老头脾气不好,说发火,就发火,张嘴就骂老太太,老太太忍气吞声,光生闷气。我们学法一个月后,有一天,老太太对我说,你看你大爷的头发,眉毛都变黑了。我一看,真的,我还没注意呢。一看老太太,你头发也变的灰白,一半变黑了。我说,你们缘份大,根基好,师父管你们了,一定要好好修。老太太就象看见亲生女儿一样七年谷、八年糠的对我诉说她一辈子受的委屈,边说边掉眼泪。老头不让她说,嫌她揭他短,要拿拐杖打老太太。我说,你都这样了,还造业啊,你不想好病吗?想好病,就得做好人,按真善忍做好人。你给人受一辈子气,人家说说还不行?你想把人憋死啊?带到下辈子去啊?让她说吧,说说心里痛快了,以后互相善待,就了了恶缘。两人能在一起过一辈子,是多大缘份啊,像你们这样的年龄有几个两个人都在的?你们都有佛缘,都在等法。今天得到了,一定要珍惜。我给他家清理了环境,他们家儿女,子孙都是邪党党员,家里的邪党书籍,党章,报纸攒了很多,卖了四次才清理完。两、三个月后,两人脸色红润,脾气也好了,老俩口也和睦了。儿女们都非常高兴。他侄媳妇去看他们说,我以为我叔过不了今年呢,看样子没事了。俩人很认同大法,光碟就看了不少,真相也明白,可老头就是不退党,一劝退就不学了。

腊月二十三过小年,早上去,老头犯了气管炎,脸憋得通红,说不出话来。老太太打电话,叫他儿子找医生。当时七点钟,老头觉得不行了,很吃力的告诉我,存折在哪,我把你大娘交给你了,以后你好好伺候他。我说,你不要胡说,你有师父管,没事的,快求师父。这时,他说不出话了,黄豆大的汗珠顺着脸往下淌,脸憋成紫色,张嘴大口喘气。老太太吓坏了,这可怎么办?我一看不对劲,就坐在椅子上盘腿立掌发正念,闭上眼睛的一瞬间,看到一个邪党的标记正堵在胸口,我便打出法轮打它,它在那转圈,我又打出掌心雷“炸”!瞬间炸碎了。又发了半个小时的正念,出定,他已经好了。快八点了,他儿子才把大夫领来,这时他已经恢复,大夫给他打了个吊瓶,晚上,他儿女都回来了,想让我早点回家包饺子,可老俩口不让我走,老太太说,你再给你大爷发发功吧,晚上再犯,怎么办啊?我说,不是发功治病,我把经过和他们说了,你们早点退党,抹去兽印,就不会遭这个罪了。那个邪灵看你要学法,他就想要你的命,快退党吧。俩人点点头,默认了。后来,师父又安排另一个同修去把他们全家都退了。在这家干了四个月,一天晚上,梦到我给他的邻居讲真相,他邻居说我们这里都知道了,你快去救救那些高干吧。我说下一步。

醒后,我悟到这里不需要我了,大法弟子一个顶十个百个,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就借口辞职。临走,老头说,我以为你能把我们伺候死,我们没福啊。我说,你们已经得福了,好好修吧。

紧接着,师父又给我安排了另一家,这家老头是个老干部,当过兵,打过仗,老太太是个退休医生,两人都是邪党党员。我去时老太太正在打吊瓶,我问她什么病,她说,先天性肾囊肿,糖尿病,高血压。我一听又是个富贵病(其实就是邪灵附体,多数都是老干部得这种病)。我说我原来也一身病,是个病包子,现在全好了。她问怎么治好的?我说炼法轮功治好的。她没吱声。后来我就给她小册子看,她挺愿意看,坐在沙发上单盘腿看。干完活不到点,我就看《转法轮》。

有一天,我问她想不想看《转法轮》?她说看看也行,我当时有点贪心,想让她和老头一起学。老头白内障手术后,视力又不行了,耳朵又聋,跟他讲真相,有点费劲,想让他们听法后身体有了变化,再劝他们退党(有想利用法的心,想走捷径的心)。老头回来,我就给他们打开mp3放讲法。老头不愿意了,说老太太,老太太也不敢学了。

老头很顽固,劝他退党,他说,我一开始就反对气功,你还想劝我,我的同学大老远给我送《九评共产党》小书,都让我卖了,他们都不好使,你就好使了?由于老头耳背,和他讲,真费劲,声音大了,他们害怕,声音小了,听不清,而且老头每天出去打麻将,在家时间短,就只好和老太太讲,老太太受老头影响不敢接受。

我看他们家太乱了,弄了三个去世老人的照片放大,挂在客厅隔断的中间,黑乎乎的挺瘆人,隔断上,摆的又是佛像,又是菩萨像,上面放着香炉,老太太还信××教。我说,你家太乱了,你到底信什么?空间场都乱套了,快把这些东西扔了,退了党,诚念法轮大法好,你们就好了,家就太平了。她不信,我就开始发正念,清理她家空间场,清理她背后的乱神。一天晚上,我发正念,清理她背后的乱神和她家空间场一切阻碍他们得救的邪恶因素。正发着,一个人从我背后跑出来,边跑边回头看我,嘴里说着乱神不死。我说必须让你死。又过了两天,在梦里,和丈夫走在河边,看到河里有一条鳄鱼快死了,河里的水干了,它已经抬不起头了,闭着眼。那条鳄鱼和老太太的形状差不多少,短粗胖。我和丈夫说,你看鳄鱼快死了,踏死了,大姨就好了。走到一个垃圾堆,看到她家的佛像,菩萨像都扔到垃圾堆里,我说这不是大姨家的吗?师父都给清出来了。

第二天去上班,我和大姨说你以后就好了,师父给你家清场了,你快把那些东西扔了吧。她说,那都是你叔买的,我也不管。从那以后,老太太再也没打过吊瓶。

有天晚上,梦到一个老道打扮的人,拄着拐杖往老太太屋里走,我说,你赶快出去,不然我发功了。他转身出去了,醒来后,我想,他们明白真相,那乱神走了。

第二天上午,大姨的姨问我,你们那个功好炼吗?你炼炼我看看?我就给她演示一遍,她说真好看,可我记不住。我说,你可以盘腿打坐,静念法轮大法好,什么都不想。她一下就双盘上了,照我说的坐了半个小时,高兴的对我说,我的背后好象有个火炉,烤的可热了。我说,姨姥根基好,师父管你了,你回家就这样坐,有机会再学法炼功。她女,我的腿好了,真神呐!三十多年的老病这么快就好了。还有很多就不多举了。

我深深的体会到,只要我们放下人心,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都是最好的。其实都是师父在做,我们只是跑跑腿,动动嘴。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都是在历史上和我们结过缘的亲人,如果我们人心重,不知要错过多少有缘人,有时有怕心不敢讲,错过了,又后悔,就在心里求师父再给我们一次机会吧。师父真的又给安排了一次见面的机会。以前,看到师尊讲到“佛恩浩荡”没有那么大的感触,近日看到师父关于“佛恩浩荡”的讲法,眼睛就湿润了,师父为我们所做的,给予我们的一切,我在现有的层次还不能完全知道,但我已经真的感受到师父度我们的艰辛,为我们所承受的一切,这是用人的语言无法表达的。

四、讲真相,救众生

刚开始的时候,由于和整体联系不上,也没有真相资料,但看到邪恶用谎言欺骗众生,怎么办?只好用嘴讲,这样在师父的安排下,我就用工作之便向世人讲真相,刚开始的时候,不知道“自焚”是假的,世人说自焚、自杀,我就和他们辩论,说那些肯定不是真修的,师父就借旁边老头的嘴点化我,那老头说,那书上是怎么说的?允许你们自杀吗?我忽然悟到,说:就是,书上说修炼人不能杀生,自杀也是有罪的。那人不吱声了。我悟到用法来证实法威力最大。

师父不断引导三三俩俩的人到我跟前听真相,那时也没怕心。男女老少,当地的、外地的都有。有两个人给我印象最深,我知道师父鼓励我讲真相,让我别错过有缘人,可能那是我们前世的约定。

一个是江苏来山东打工的四十多岁的男子,我给他讲完真相,他借了大法书和经文回去看,看完后,给我送回来。他说,我回去让我们村的人都学,我一看你,就感觉亲,说不定我们上辈子是亲兄妹呢。另一个是十岁的小男孩,我给他讲了大法好和迫害真相,告诉他要按真善忍做好人,将来能得福报,回去告诉你爸爸妈妈,别相信电视上说的谎言。小男孩很天真,淳朴,听完后说,大姨,我那个同学不愿意听你讲,我却愿意听你讲,你上辈子也许是我妈呢。我意识到是师父在点化我,我们所遇到的人都是和我们缘份很大的人,所以尽量不错过有缘人。有时来不及讲,也要在心里告诉他们,记住法轮大法好,快找真相,别错过最后的机缘。

后来和整体联系上,有了资料,就边发资料,边利用上下班时间讲给有缘人,面对面送资料,光碟,《九评》。世人基本上都能接受,也有个别不要的,不接受的。我就告诉他,千万不要被欺骗,多了解真相,这关系着你和家人的未来。

最近,和一位老年同修每天抽出下午时间出去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救众人。我的最大体会是救人不要执着结果,只要我们把真相讲清了,世人明白了,他们自会选择好的未来。我体会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我们救人就象过筛子一样,今天你讲了,有的当时退了,有的听了,但不太相信,或有顾虑心,下次别的同修一讲他就明白了,退了。真相我们发了十一年了,基本上撒遍了,没看的大都听说了,加上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少了,世人也清醒了,理智了,所以现在讲真相相对好讲些。如果大法弟子都能正念正行都讲出来就会使环境更宽松,救人更多更快。

我们俩第一次合伙去讲真相就遇上有缘人主动要真相,要三退,我知道是师父鼓励我们。那位老年同修经常去赶集讲真相,很有经验。我因上班,总是顺便走哪讲哪,最近不用上班,就想和老年同修抓紧时间救人,但心里没底,上哪去讲啊?我们就沿着大路走,碰上人就和他们讲或進门头去讲。第一天走到桥头,那里停了5辆三轮车,路边上,两辆车司机以为我们要坐车,就主动问我们,我说我们不坐车,是给你们来送福的。他们问什么福?我说大法护身符,保你们平安。第一个很高兴的要了,还要了光碟,小册子。另一个也过来要,我们劝他们退党团队,第一个只入了少先队,同意退,第二个人说我是党员,我们说那就快退了吧,他说先不退,看完书和碟再说。我们刚要走,里边树下坐了三个人大声喊我们。外边的两个说,快走吧,别理他们。我们走了几步,那三个人还是大声喊我们过去。我们犹豫了一下,心想不管什么人,过去看看。我先走过去,问喊我们干啥。一个人问,你给他们什么东西?我说好东西。他问什么好东西?我从包里拿出护身符送给他,他问还有什么?我又从包里拿出神韵晚会光碟送他们。我们没等问,一个人指着另一个人说,他是党员,给他退了吧。一问另两个人一个团员、一个队员。三人同时退了。

其中一个人说,有好看的护身符给他留一个,他要给他儿子。过了几天,我们又顺那路过,正巧碰上没退党的和要护身符的那位。他的儿子也在场,那个党员自己起个名字,退了,另一个的儿子退了团。退党那位要了个宝葫芦护身符,他说,这个我挂在车上给你们宣传。这真是师父安排的巧妙,既救了有缘人,又鼓励我们抓紧救人。时间如飞,正法進程越来越快,师父急,众生更急。他们明白的一面急盼得救。同修们,让我们放下人心,修好自己,清除邪恶,抓紧时间收救我们的众生吧,过去的是播种的季节,现在是秋收的黄金季节。

十几年来在师父的慈悲呵护,点化,安排中,在风风雨雨中,凭着对法的正信,跌跌撞撞走到今天,虽按法的要求标准,按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做的还差很远,但我会用我最大的努力走好走正最后的路。虽然修炼中还会有关有难要过,还会有意想不到的麻烦,但那也只不过是象空气流通一样,很快都会过去,不会长久。在真修面前什么也不是。回首当时的魔难很大,可现在不都过去了吗?什么都不会长久,只有真善忍永存!

如有不妥,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