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阳市“精神文明”幌子下的黑暗恐怖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日】(明慧网通讯员四川报道)四川省简阳市,离成都五十公里,是地级市资阳市属下的一个小市,在资阳市搞的、号令全市五百万人参与的精神文明活动中,简阳高调参与:广电宣传、贴标语、挂招牌、推选献爱心先进个人、团体,沸沸扬扬,好象真是那么回事。然而,多少触目惊心的人间惨剧掩盖在堂皇的“法治”和“精神文明”闹剧中。

在轰轰烈烈的“精神文明”的幌子的掩盖下,简阳市中共邪党不法人员对真正践行真、善、忍精神文明的善良法轮功民众是什么表现呢?在政法委指挥下,全民动员:媒体造谣煽动全市仇恨,教委蛊惑师生参与,国保伙同乡镇坏人疯狂谋财、抄家、绑架、劳教、骚扰,检察院大肆批捕,法院大肆重判(最长九年半),监狱酷刑虐杀,洗脑班玩尽花招、残酷摧残,特务跟踪,城乡监视,坏人构陷、社会践踏;制造了无数触目惊心的人间惨剧!对法轮功迫害范围之广、程度之深、绑架骚扰之频、致死人员之多、洗脑人数之众,可能在全国的小县城中也不多见。

就在世界上很多正义人士对迫害法轮功进行严厉的谴责下,政法委书记钟世全、610头目杨宗楷、原头目唐宪国、公安副局长王建勇、国保正副队长鄢宜权、范增学、鄢利邦及手下汤元彬、吕会、陈克、罗蛟等,反而更猖獗:过去对法轮功学员绑架洗脑、关监、判刑还要随意按上“破坏法律实施”的罪名,现在罪名都不按、什么手续都没有,就是直接劫持到资阳二娥湖洗脑班,实施无期限的谎言洗脑、各种残酷的精神折磨和关押,而且骚扰、抄家、绑架、洗脑数量更大。特别是直属上司唐永良2004年任资阳市政法委书记、王安鹏2005年任资阳市610主任、何春萍、姚某某、陈小聪2004年负责国保支队、肖惠、徐红艳2008年底取代宋力、李森任二娥湖洗脑班正副主任后,简阳的610、国保就整得更来劲了。2009年,简阳有十四人被非法洗脑、六人判重刑,黎茂书、张国栋等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被迫害致死,八十八岁的老人钟华姿被绑架关监。特别是2010年,有二十来个法轮功学员在自己家里被绑架,没有任何手续、没有任何罪名,抄家后直接劫持到二娥湖洗脑班。在资阳,2010年有四十多人被这样直接劫持到洗脑班。

据局部调查,简阳被迫害的法轮功学员约有四、五百人之多。其中(没算在简阳女子监狱被迫害致死的蒙潇、陈文艾、李玉华、毛开明等好几个人和好几百位被迫害人数)迫害致死八人:陈举文、黎茂书、郑戴容、徐彬怀、老三哥、郑朝云、张国栋、周慧敏(简阳国保直接参与绑架迫害),二十五人判重刑,十五人劳教,七十一人强制洗脑,一人致残,一人被绑架到精神病院迫害成精神病人,五人开除教师公职,五人被多次迫害后至今没拿到退休养老金、已停发十一年,被绑架、关监、抄家、谋财、骚扰的人就多得无计其数,更有黎茂书、刘顺琴等多少人家家破人亡、房屋空空,周慧敏、钟芳琼等未成年的子女成了孤儿,年少孑然、孤苦无依。而被迫害者中,绝大多数是六、七十岁以上的妇女、老人,直令大地呜咽,山河色变,天地震撼,一片恐怖黑暗。

以下揭露简阳法治、文明外衣包裹下的恐怖黑暗。这些案例统计只是冰山一角。比如2010年资阳大绑架中,乐至县至少有四、五人被绑架进洗脑班,可是却没有一个曝光出来。

一、刘顺琴被迫害家破人亡

简阳农妇刘顺琴,因修炼法轮大法,强身健体,被国保和乡镇官吏抄家、毁舍,两次被非法劳教及非法判刑,遭受残酷迫害,丈夫陈举文被迫害致死。

2001年的一天,东溪镇和村上一伙人带着国保开着多辆警车突然闯进该村,对一些修炼大法的农村妇女进行大绑架,将七、八个炼功人非法劫持到拘留所。在非法审问中,国保一直追问谁是领头人,不说就不放人。当时正值农忙时节,农活多,家中老人小孩无人照顾,还要付坐牢的生活费,农家人承受不了这个打击。刘顺琴想自己家人少牵挂少,为了能让其他同修尽快回家,就主动承担了带头人的责任,为此,刘顺琴被送到资中楠木寺非法劳教2年。

刘顺琴的丈夫陈举文是新合小学退休教师,也是炼功人。恶党迫害法轮功后,简阳教委助纣为虐、起哄作祟,陈举文的退休工资被非法扣发。他种地又是个外行,生活举步维艰。2001年12月,镇上不法人员以找他谈话为名将他骗进拘留所,不知是为了何事,又无人过问。大约十多天后,监室安上一个大电视机,傍晚通知监室人员看电视,原来播放的是编造的“天安门自焚事件”。第二天,曾指导员将纸笔发给观看者,叫写观看体会。大家都说那是假的,因为法轮功书中明确指出:“炼功人不能杀生”,“自杀是有罪的”。所以大伙儿都认为天安门自焚不是真实的。可是,这些恶警以“不承认自焚就不放人”等“莫须有”的强盗逻辑,硬将陈举文等几人关了近80天才放人。

陈举文回家后,因妻子被非法劳教,生活无着落,只好走亲戚过日子。村上的恶人诬蔑陈举文在外搞串连,扬言要抓他关押,陈举文不得不流离失所,在外风餐露宿,遭蚊虫叮咬,满身红点,贫病加身,又无钱医治,因此含冤去世。

等刘顺琴被放回家后,丈夫早已去世。长期的劳教迫害,加上失去丈夫的悲痛,刘顺琴的身体每况愈下。她孤苦一人,重新建家种地。通过坚持学法炼功,身体才逐渐好转。

2003年12月左右,村恶党书记黄道富、村长彭云飘、治安员吴必华、妇女主任付洪霞举报后,资阳市、简阳市国保、东溪镇综治办主任杨从新等人开着数辆警车在一天傍晚闯进刘家,不由分说的抄家、毁舍,硬把刘顺琴再一次强行绑架上车,判刑三年半。

冤狱结束后,到成都女儿家落脚。简阳610、东溪镇及新胜村委的黄道富、凡邦清(妇女主任)经常打电话骚扰刘顺琴。2008年7月13日,刘顺琴回简阳参加亲人的丧事,国保开着车到处找刘顺琴。刘顺琴至今下落不明。一个好端端的家庭就这样在法治的幌子下,家破人亡,房屋空闲,土地荒芜……

二、黎孟书老人被迫害致死

黎孟书,女,70岁,因讲真相,被简阳法院非法判刑三年半,被成都女子监狱迫害致病危,家属强烈要求放人,相关人员竟置之不理。黎孟书老人于2009年4月21日被迫害致死。

黎孟书老人是简阳市简城镇法轮功学员,她于2007年3月15日去养马镇周场讲真相,被不明真相的人举报,被养马镇派出所和简阳国保大队鄢义权、罗蛟、吕会、陈克等绑架。在这非法关押的日子里,黎孟书的家属去找国保要人,简阳国保以违反法律为由拒不放人,可家属们要求610、国保、政法委等部门出示法律依据,他们不但拿不出法律依据,还嚣张的说:“你们有本事去告啦!”

黎孟书的老伴吴天惠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一病不起,于2007年4月22日含恨离世,毫无人性的“执法”人员还不让他们见最后一面。

黎孟书老人于2007年6月8日被法院枉法判刑三年半,于2007年7月26日被秘密送到位于龙泉驿区洪安镇的成都女子监狱6监区迫害。

黎孟书被非法判刑后,被停发工资。恶警们不仅不让七十多岁的老人炼功学法,还变着法子折磨她。老人在监狱残酷迫害下几次病危,生活不能自理,出现生命危险,狱方怕担责任才通知简阳公安去接人,简阳公安一拖再拖,三个多月不去接人,狱方才不得不于2009年过年前将黎孟书送回简阳市简城镇安象街158号的家中。

2009年4月21日晨4时,黎孟书老人含冤离世。

三、八十八岁钟华资被拘留迫害的经历

简阳现年八十八岁的法轮功学员钟华资,一次到农村去散发真相光盘,一家一家不厌其烦的跟他们讲大法的美好,讲自己身心受益的情况。被不明真相的恶人举报,遭到鄢宜权指使国保及镇政府坏人绑架,被非法拘留了二十八天。

钟华资老人生于一九二一年一月二十六日,是一名退休工人,因为修炼法轮大法身体得到了净化,虽然是快九十岁的人了,显得还是很年轻。钟华资经常说:要感谢大法、感谢师父,才有我的今天,要不然恐怕早就不在人间了。

在简阳市拘留所里,老人受尽了非人的虐待。首先是生活上:早晨稀饭,中午晚上是干饭,虽然水不干净,但饭还可以将就吃,然而菜就不同了,每天都是没有洗过的白萝卜做的。不管是泡酸萝卜还是煮萝卜都是少盐没油,脏兮兮的,砍成大坨大坨的,碗底都是泥沙,不是一般人能吃的进去的,一两天还可以,但却是天天如此。

再就是住的问题,监室里关着各种刑事犯:杀人的、诈骗的、吸毒的、强奸的五花八门,心态不一,争强好胜各显其能。地上有水很潮湿,垫上一张胶纸铺上棉絮人就睡上面,一个挨一个不能弯着只能伸直不然就睡不下。湿的睡干干的又睡湿,人间地狱真是不假。还有就是解大便不给手纸用水冲屁股,这也算是稀奇事。

国保提审钟华资三次,问光盘哪来的,跟哪些人联系,钟华资利用一切机会给他们讲真相,让他们知道大法的美好。钟华资说:你看我快九十岁的人了能有这么健康的身体本身就是奇迹,我的皮肤细嫩,脸上皱纹很少,是同龄人无法相比的,要不是修炼法轮大法我可能早就不在人世了,就更不可能经得起你们绑架、关监迫害了。钟华资说:迫害一个快九十岁的老人这意味着什么,你们是知道的。

老人被非法拘留了二十八天,才回到家中。

四、汪慧英经历三年半牢狱后又被绑架到洗脑班

简阳市法轮功学员汪慧英,女,64岁,自从99年720邪党迫害大法以来,多次遭到邪恶疯狂的迫害。

2002年为澄清邪党对大法的诬陷,去北京上访,后被非法劳教2年,关押在臭名昭著的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2004年回到家后,由于家人受邪党媒体的谎言煽动,加之经常遭到恶警上门骚扰,弄得整个家庭惶恐不安,所以对汪慧英实事求是、维护真理的行为不理解,儿女害怕,丈夫埋怨,甚至恨她,骂她,打她,使她身心受到很大的伤害。

为了放松自己,江慧英有时就到花园街走走,有时也放点音乐听听。身为法轮功学员,自然愿意选择由法轮功学员创作的平和纯净的音乐来听。令人想不到的是,仅仅因为在外面听听音乐这种极其平常的私人小事,却招来了第二次横祸――她再一次被恶警绑架,被非法判刑三年半。

那时,简阳市610办和国保大队雇佣了一批社会流氓当编外特务,遍布各公共场所。恶人听到汪慧英播放音乐,就向便衣警察曾必安和城西派出所举报。恶警立即开来警车抓捕汪慧英。汪慧英说:“我没犯法,为什么抓我?”就坚决不上车。四、五个恶警一拥而上硬把汪慧英抬上车。随后汪慧英被非法判刑3年6个月,被非法关押在简阳养马河四川女子监狱遭受迫害。

在养马河监狱,汪慧英为捍卫自己的公民权利,绝食一个月,坚决不穿囚服。家人去看望,监狱恶警说汪慧英不穿囚衣不准见,连家人的探视权都被剥夺了。

2008年6月15日本应该是汪慧英出狱的日子,可杨宗楷、唐宪国、王建勇、鄢宜权又直接把她从监狱掳掠到资阳市迎接镇二娥湖洗脑班强制洗脑。当汪慧英的家属找到洗脑班要人时,洗脑班的坏人叫嚣:“要人没门,除非拿三万元钱就放”。

五、胡元珍、雷金香等遭受的迫害

鄢春明,简阳市武庙乡人。原在广州打工,因事回家在当地一工地干活。2008年6月,被村干部举报后,国保去工地绑架,鄢春明走脱。第二次,恶警们又到鄢春明家中绑架。鄢春明为抵制迫害,只得向外跑,邪恶在后面猛追,致使鄢春明摔倒,腰和手造成严重摔伤。恶人见鄢春明摔成重伤,怕承担责任,一个个都逃走了。现鄢春明卧床在家。

2009年12月8日,简阳市法院对雷金香等五名法轮功学员非法开庭。在律师依法有理有据地全面驳斥了起诉书的所有不实指控的情况下,法院依然在政法委、六一零操控下罔顾事实和法律,非法重判几位法轮功学员,雷金香被非法判刑九年六个月,贾正芬被非法判刑八年六个月,张世祥被非法判刑六年,刘德慧被非法判刑四年,彭秀琼被非法判刑三年。王忠琼被绑架至四川省女子监狱八监区迫害。

雷金香,女,生于1953年2月28日,住简阳市简城镇新民街88号5幢2单元303号。2000年1月因赴京上访,被简阳市公安局非法拘留15天;2001年2月因不放弃修炼法轮功被关洗脑班迫害一个多月。2002年,雷金香的老伴去世,两个二十多岁的双胞胎女儿被入室歹徒杀害,从此,雷金香孤身一人。面对一年间痛失三位亲人的人间惨剧,雷金香没有倒下。她经常对人说,要不是修炼大法,她挺不过去的,是大法教导她乐观面对一切,无怨无恨,慈悲众生。在生活中,雷金香热心小区服务,友善邻里,是大家公认的大好人。2009年3月17日,雷金香被简阳国保非法绑架到臭名昭著的资阳二娥湖洗脑班迫害,4月22日被非法逮捕,12月8日被非法判刑九年六个月。

二零零七年七月十三日,简阳市三名法轮功学员胡元珍、黎茂书、刘建容因向民众讲真相,六月下旬被六一零操控法院非法判刑三年至三年半。这三名法轮功学员是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在乡镇集贸市场讲真相时被绑架的。六月六日左右,在恶党所谓“法庭”上,法轮功学员据理力辩,尤其是2005年才得法的新学员刘建容义正辞严的质问,更是让公诉方和法官哑口无言,匆匆开庭不久就宣布休庭。直到六月下旬,法院才秘密宣判:胡元珍判三年、黎茂书判三年半、刘建容判三年半。

刘建容是得法不久的新学员,以前因患胃癌晚期,多方医治毫无效果,二零零五年,经人介绍修大法而重获新生。刘建容九十二岁的父亲听闻女儿被非法关押的消息后,一病不起,想见女儿最后一面也未如愿,于六月二十一日去世。

黎孟书已近七十岁,被恶警绑架后,她七十岁的老伴吴天惠经受不住这沉重的打击,悲伤过度,于二零零七年四月二十二日晚离世,连最后一面恶警也不让他们相见。

胡元珍一家因修炼大法,屡遭“执法”人员迫害,她的丈夫、法轮功学员黎国才于二零零五年五月被非法判刑三年,被非法关押在乐山市沐川县五马坪监狱迫害。

制造此次迫害的人员有:简阳市政法委书记钟世全,副书记程新中,六一零主任唐宪国,公安局副局长王建勇,检察院起诉科黄××,国保大队鄢宜权、指导员陈克、吕会、罗蛟,养马镇派出所曾所长等。

六、没有被癌症夺走生命,中共执法人员却想方设法欲夺走她的命!

多方医治毫无效果的胃癌晚期病人刘建容没有被癌症夺走生命——伟大的超常科学法轮功救了她的命,简阳的中共执法人员却想方设法欲夺走她的命!

刘建容二零零五年才修炼法轮大法,修炼后的巨大变化使丈夫龙华明都感到惊讶。刘建容在没有修炼以前病魔缠身,并且胃癌已晚期,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做了胃癌手术后,生命很快将走到尽头,就在刘建容对生命完全绝望之时,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从此她象变了一个人,不但病好了,而且身心都体验了在修炼后的前所未有的轻松。她很感激法轮大法救了她的命。

因为自己修炼前和修炼后的巨大变化,刘建容想把这神奇的福音带给更多绝望的生命,她也想让世人知道法轮大法的真实情况,不再被中共的谎言蒙蔽。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刘建容在简阳周家讲法轮大法真相,遭到不明真相世人举报后被恶警绑架,刘建容的丈夫龙华明及只有八岁半孩子正常的生活被彻底打乱了,孩子天天吵着要妈妈,龙华明在沉重压力下,不但要为生活奔波,还要照顾这个不象家的家。为了刘建容早日回来,他们找到国安、“六一零”等部门要人,未果。二零零七年四月十七日,龙华明收到简阳市公安局传来非法逮捕刘建容的逮捕证,要对她判刑。

下面是刘建容的丈夫龙华明在接到对刘建容的逮捕证,要对她非法判刑后的申诉:

简阳市政法委、简阳市检察院、简阳市公安局:

关于对现遭羁押在简阳市看守所的刘建容(女,四十二岁)修炼法轮功的实际情况的申诉

刘建容从患胃病至胃溃疡到胃癌中晚期,直到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八日动大型手术“胃切除”为止,全身都是病,伴有类风湿全身性关节肿胀疼痛。遭受的疾病痛苦在二十年以上,因此身体极度虚弱。凡遇上精神刺激的坏事则卧床不起,痛哭流涕,语无伦次,易怒或动辄骂人,出现神经错乱状态。

二零零五年四月上旬经简阳市人民医院做胃镜等现代较先进仪器确诊是严重胃癌。经熟人介绍于二零零五年四月二十日到成都中医院附属医院住进外科大楼八楼十号病房一床。又经详细复查实属严重胃癌中晚期。由于身体极度虚弱,需调理到四月二十八日上午八时,由主刀医学博士李力和蒋医师两人共同开刀胃切除。直到中午一点后才做完毕。肚腹内割下的病变组织约两公斤重。至二零零五年五月十五日,共有十七个昼夜未进一滴水,全靠输血、输液维持生命。经化疗,直住到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共住了两个月零五天才出医院。当时主治医师李力再三叮嘱,“癌症系恶性病毒,过段时间再要化疗。回家调养不能断药,不能震动,需要长时间休息。要注意伤口(破腹刀口二十公分,伤疾仍在)和病情动态;若出现危险及时打电话找我(李力指自己)。”

由于二零零五年上半年至出院为止医药费花掉五万多元,兼之在二零零四年十一月三日至五日期间被贵州省都匀市林业局勾结社会上的诈骗犯骗去我五万四千零五十元(同一期间以同样的手段都在都匀市林业局办公楼签订的苗木购销合同,分别共骗六家,合计人民币三十四万四千五十元)。在家庭经济十分困难的情况下,二零零五年九月中旬自停药出现刀口疼痛,心慌,头昏晕等症状。又化疗引起头发,眉毛,连腋毛都全脱落。刘建容又陷入整天悲哀啼哭,不断叹息“完了!人财两空啦!我死了这个才七岁的娃娃你怎么带啊!还欠别人二十多万元债务,你们父子俩怎么生存?”我鼓励她要坚强信心,一定要想办法活下去战胜死神。

二零零五年十月初刘建容问我:“你还记得成都中医院张仲景的石刻像前见到的那个中年妇女,她患子宫癌都是炼法轮功炼好的。后来还给我《转法轮》书和教功光盘嘛!现在书我都看几遍了,决定马上就开始学炼功。”我回答政府不允许。她说吃药又没有钱,修“真、善、忍”做好人,不会错!

自二零零五年十月初开始炼法轮功到二零零七年三月十五日刘建容被抓关押止,仅仅炼了一年零五个月的法轮功,的确炼功后不再需要吃药了。

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在成都出院时,主治医生等向我们提出严格要求:

第一、必须吃药切断癌细胞病毒扩展和跟上身体营养调理,增强自身的免疫能力,抗病毒能力。
第二、不能干体力劳动,以防止内外刀口损伤。
第三、要保持心理平衡,千万受不得精神压力创伤,否则会出现生命危险。如果这些都做到了,里面刀伤及消化系统必须要三年时间才能恢复痊愈。刘建容自二零零五年六月二十五日出院到现在仅两年时间,现在仍然处于危险期。

有两个胃癌病人,做手术的时间与刘建容相差不到十五天,都分别在当年年底死去。

一例:成都温晓华,女,与刘建容住同一个病房,二零零五年五月上旬胃癌开刀后,死于当年十二月。

二例:家住简城镇龙王沟升阳村一队汪队长,男,胃癌于二零零五年五月份开刀做手术死于当年腊月底。

综上两例胃癌病人开刀做手术后仍然死亡,不可忽视癌症对生命的威胁。

刘建容有个八岁半的男娃娃,因长期和她睡在一起,上学接送都是她,母子相依。现在这孩子半夜都在叫妈妈!“我不去上学啦!我要妈妈回来”愈哭愈悲伤。

申诉事实呈简阳市政法委和公检法律机关酌情处理。此申诉共三页。

申诉人:现羁押在简阳市看守所刘建容家属:龙华明
2007年05月03日

按照中共几十年一贯的屠戮无辜、戕害善良的本性,作为邪党凶器的政法委、六一零能考量刘建容的死活吗?结果刘建容还是在六月下旬,被法院秘密枉法判刑三年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