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经历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明慧网通讯员山东报道)本文作者是一位女性法轮功学员,于2009年10月发真相资料时被警察绑架,之后被劫持入山东省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在劳教所,她拒绝所谓的“转化”(即放弃信仰),被关小号,遭到包夹犯人的体罚凌虐。她因拒绝屈从劳教所的迫害,拒绝穿所谓的“劳教服”,遭到警察和犯人的殴打。她因拒绝奴役劳动,绝食反迫害,遭灌食灌药迫害。以下是她自述在劳教所9个月的遭遇,从中我们可以看到中共劳教所的残暴,也可以看到法轮功学员对信仰的坚定。

修法轮大法疾病痊愈,传播真相遭中共非法劳教

我自1998年修炼法轮大法以来,心脏病、胃病全好了,浑身一身轻,有使不完的劲。

2009年10月在10号前后,我到万乾集村散发真相资料、讲真相时,被本村大队支书举报,遭菏泽市“610”办公室(中共专门迫害法轮功的非法组织)恶警共九个人绑架,当天被非法抄家,第二天被非法关押在市看守所,十几天后又被非法劳教1年零9个月,于同年10月22日被送往山东省济南第一女子劳教所。

拒绝放弃信仰,被关入小号折磨

我被非法关押在四大队,在这里遭受了种种迫害和折磨。劳教所采取强行“转化”的手段,要求“写三书”,如果不“转化”、不写三书,不写月小结,就不让上厕所,不让吃饭,不让睡觉,强迫坐小方凳,关小号,并谩骂、侮辱,灌输邪恶的东西,强制干活、强制穿劳教人员服装,强制输液,捆绑在死人床上,捆绑在椅子上,往胃里插管子,灌的食物中有药物。用各种精神折磨和身体摧残以图达到他们“转化”的目的。恶警叫我写所谓的“转化”三书,我坚决不写,我说:“法轮功是好的,是祛病健身的,是叫人做好人的,大法是被迫害的,我决不放弃。”

我被长时间关小号,小号是绝对封闭的。被两个帮夹人员专管,整天被迫坐小塑料方凳,双腿弯曲成90度,双手平放在膝盖上,两脚并齐,身体挺直,一动不准动,动一点都不行,手动就打手,脚动就踢脚,身体一动就又推又打,恶人对我大声吼叫、侮辱、谩骂,而且要目视前方不能闭眼,甚至鼻涕流到嘴里都不能擦,每天一坐就是近20小时,睡觉很少。他们轮流睡觉,法轮功学员有时被他们熬几天几夜不睡觉,连续一坐就是近百小时。因为长时间坐着不能动,皮肤坐烂了,还被逼着学邪党的东西,身体稍一动,就被推搡着拉起来站那里,一站就是很长时间,身体站直,两手十指对着裤缝,两脚并拢对齐,脸贴在墙不准动,不准闭眼,包夹专盯着看,一动就推拉踢打,长时间站立,两腿都站肿了,两手也肿了。我“不转化”、不承认是什么“劳教学员”,恶人就不让上厕所,有时就解到裤子里。大冬天在冰冷的屋子里,穿的很单薄,冻的浑身发抖,象在冰窖里一样,冻的脚腿象针扎一样钻心。到了深夜有时才能准许到冰冷的大厅里,地上放个木板,盖一床被子躺下睡3-4小时。迫害折磨一刻也没停止过。

“我不是劳教学员,我是法轮功学员”

我不“转化”不写月小结,不穿劳教人员衣服,不配合恶人,坚定大法。我说:“我不是劳教学员,我是法轮功学员,我没犯法,做好人我没错,我坚持的是对的,法轮功是被迫害的,法轮大法是正法,是让人按‘真善忍’做好人的,是被冤枉的,把我关押在劳教所,我是受迫害的。终有真相大白的一天,我根本没做错,我坚持的是真理,法轮大法是正法,是宇宙大法,是宇宙真理,是宇宙最高佛法,李洪志师父是来救人的。”恶警指使犯人强行给我穿劳教人员衣服,我坚决不穿,他们多人厮打我,拧我胳膊肘,扳头,搂腰,撇手指把我摁地上翻滚,给我穿上我就再脱,再穿我再脱,来回厮打,我反正是不穿。他们为了防止我脱,恶人就把衣服捆到我身上,让我手够不着解不开,睡觉也不解开。在强迫我穿时,值班犯人张建粉包夹用全身力气撇我的右大拇指,象是骨折一样疼痛,在干活的时候,右手大拇指不会动,一撞着都疼的发抖,关节不会打弯,疼痛的连最轻的贴纸盒上的标签也贴不住。犯人李学云把我的胳膊拧到身后用劲往上猛提,胳膊象骨折一样疼痛的抬不起来,张建粉、犯人刘梅都用过同样的手段折我的胳膊肘,我的胳膊肘是旧伤加新伤,没断过伤,犯人刘梅还把整个身体压在我身上,双腿膝盖使劲紧顶心脏部位和腹部,往地下压,压的我喘不过气来,心碎一样,强迫我学邪恶的东西。我给他们说:我是学法轮大法的,我是修正法的,我坚决不学邪恶的东西。把书放到我手上,我也不拿也不看,她就打我的手,犯人刘净、姚韦清等拽着我的耳朵大声念着往里灌。

拒绝奴役劳动,绝食抗议,遭迫害性灌食灌药

他们为了赚钱,每天奴役干活时间很长,从早晨4—5点起床,一直干到晚上10点—11点,中间没有休息,吃完饭一推碗就干活,完不成奴工就不让睡觉,活干的再多再快,他们也说干的慢干的少,不断的加任务,有时贴标签从早晨4、5点一直贴至第二天凌晨3点,刚躺下还没睡着,接着4点多又起来干。我坚持正义,坚持真理,坚持信仰,我不干活,3次绝食反迫害,6次被强行插管,强行输液数次,插管后恶警大队长王坤和犯人李爽、劳教人员刘梅,把我绑在大木椅子上,身体不能动,恶警副大队长张宏张嘴就骂,想着法子折磨我,晚上把我绑在床上,叫死人床,两手绑一头,一手一个床角,两脚绑一头,一只脚绑一个床角,分别绑在床的四个柱子上,脚手都绑的很紧,身体不能动弹,全身疼痛,恶警值班轮流捆绑,白天绑椅子晚上绑床,每次恶警离开后,恶人李爽再重新紧一遍,使脚手不能动一点,上刑后他们再用各种手段迫害和折磨法轮功学员,甚至使用流氓手段。每次灌食时饭内掺有药物(白色粉)等。灌后骨头发软,四肢无力,肌肉麻木。

在邪恶迫害中,9个月后我堂堂堂正正的闯出黑窝。

善劝作恶者

以上是我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四大队被迫害的一小部份事实,揭露出来,我只是按法轮大法“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却遭到了共产邪党的残酷迫害,真心希望所有参与迫害法轮功学员的警察,明辨是非,坚持正义,希望你们悬崖勒马,立即停止迫害,不要做中共邪党的替罪羊。善恶有报,解体中共是天意,天灭中共是真言,早日退出邪党,诚心敬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得福报,保平安,美好未来伴永远。

参与迫害的相关恶警:四大队大队长王坤、副大队长张宏、警察孔宴霞、沈宏广等。


http://www.minghui.org/mh/articles/2011/1/30/我在山东省第一女子劳教所经历的迫害-23552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