抓紧有限时间 救度农村众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日】我们是助师正法的大法徒,向世人讲清真相,广度众生,是我们神圣的使命。现在已到了正法最后阶段,同修们都知道珍惜有限的时间,讲真相、劝三退、救世人。由于整体的努力,形势喜人,但是对于在精進与不精進的同修之间,便彰显了彼此的差距。通过向内找,我发现自己属于这种不太精進的学员。法在学,功在炼,正念在发,真相也在讲,“三退”也在劝,但是,三件事做的不理想、不到位,表现出一种疲沓状态,离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有很大的差距。这一回顾和向内看,让我大吃一惊。针对差距,我赶紧归正自己。于是,我加大了学法力度,延长了发正念时间(由过去的十五分钟到半小时或一小时),加强了讲真相的深度、广度、时间和范围等。

多年来,我地区讲真相大多局限在城市,去农村较少。十二月份的一天,我带上了真相资料、不干胶、彩笔、粉笔等,早上五点钟炼完功,就骑上自行车沿着公路东去——到乡下讲真相去。

出城五十多里進入了丘陵地带,不能骑车了,那就推着走吧。看见路边的水泥电线杆,心想:就是这里了,动手吧!拿出彩笔写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再贴上不干胶。虽时有车辆通过,我发出一念:“谁也看不见我!”真的就没有司机看见。

又往前走了一千来米,在路边的水泥墩上写了:“天灭中共,三退(退党、团、队)保命”。随后走到丘陵的制高点,坐在路边喝了口水,再骑上车一路下坡而去。来到河边的桥上,分别在桥栏杆贴上:“天安门自焚真相”和“‘四·二五’万人上访真相”、“藏字石”等。过桥后,骑车大约行了三里路,开始爬坡,在几个电线杆上分别贴上:“法轮大法弘传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江泽民被世界三十多国以‘群体灭绝罪、酷刑罪和反人类罪’告上法庭”。上到坡顶,看见停着一辆手扶拖拉机,司机正在不远的田里忙活着,便把两份资料放在了他的驾驶座上。

继续前行,看到正从一辆客车上下来,其中四个男士背着包一路东去。长者有五十多岁,另三位有四十多岁,看样子是在外打工的回家休息。为了不错过讲真相的机会,我赶紧招呼他们说:“几位兄弟,从哪儿来?要到哪儿去?”长者说:“我们在某市当建筑工,现在回家探亲。”我问:“一天挣多少钱?”长者说:“大工一天一百元,小工五十元。”我说:“合适吗?”长者气愤的说:“当官的坐在沙发上,一张报纸一杯茶,一天好几百元。我们一个汗珠摔八瓣,日晒雨淋,一天十多个小时,才五十到一百元,这是什么世道!”我趁热打铁接着说:“听说过藏字石吗?听说过法轮功吗?听说过‘三退’吗?”长者说:“打工期间见过真相资料,一知半解,不知退党有啥意义?”于是,我把大法的来龙去脉、“三退”抹兽印讲了一遍。四人听明白了,表示愿意退出中共及其附属组织党团队。

长者曾当过大队书记,那三人入过团、队,他们退出邪党组织后,向我表示感谢。我说请谢谢我师父李洪志大师吧!是他要救你们的。长者说:“如果有一天李大师一声令下,叫我们拿起枪和共产党干,我第一个响应!”我说:“兄弟所言差矣。法轮大法是修炼,是按真善忍做好人,对政权不感兴趣,是大难之前救人的。只要退出邪党组织,就有了美好的未来。”“嗯!嗯!”四人点头表示理解了。我趁机又送他们两本《九评共产党》,建议他们认真看看,再传给别人看。四人一再表示感谢而去。

往前又骑了一个多小时,已是下午两点多了。于是在路边歇了会儿,同时啃了自带的两个冷馒头,喝了点冷水,继续往前骑。在下坡处,见到一位六十多岁的老人,拿着一捆塑料膜。我问:“老弟干嘛呢?”他说:“天冷了,给地里的蔬菜盖上薄膜防寒。”我问:听说过法轮功吗?听说过“三退”抹兽印吗?他说:“俺庄户人只知道种地,有饭吃就行,其它的事不关心。十年前电视上说法轮功是×教,上了年纪的人不愿意看,看了也不信,因为××党从得天下那天起就哄人,不说实话。”我又问他:“这十多年你们见过法轮功资料吗?”他说:“俺这小山庄没见过什么资料,也没再有人提起过法轮功。”我又问他多大年纪了?上过学吗?入过党团队吗?他说:“六十三岁了,初中一年级文化,小学时入过少先队。”我说:“退了吧,用小名笔名都行。退了,才能抹兽印、保平安。”他说早就不是了。我深入的讲了入队时举手发毒誓的危害性,同时送他两份真相资料,叫他珍惜爱护,看明真相后可以自己退出,写在墙上就行了。他愉快的答应了。

临分手时,他问我:“你有五十多岁了吧?”我说:“我比你还大三岁,六十六了。只因修炼法轮功,原有的八种病都好了,现在无病一身轻。”他羡慕的说:“法轮功真神!”并表示以后也要学法轮功。我说:“希望不久的将来你真能学!不过当务之急是诚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保你逢凶化吉、遇难呈祥、身体健康。”他高兴的说:“我一定会念的。”

眼见太阳落山了,夜幕渐渐降临,前面不远处又现出一山村,从村西头進去,往东挨门挨户的发了一遍真相资料,而后奔上公路继续前行。又行進了约两个小时,终于到了我的老家。我们村里有一百多户,四百多口人。五年前,我曾回家为亲朋好友讲真相、劝三退,当时有二十多人退出了中共党、团、队组织。这次,我准备多住几日,继续救度父老乡亲们。

第二天早晨,先去找小学同学王太(化名)。他退休在家,原是县农业局的干部。我送了他一本《九评》和几份真相资料,告诉他:“这几天抓紧时间看看资料,临走之前咱再谈谈读后感如何?”他说:“行!”三天后,我见了他问:“看了《九评》和资料,有何感想?”他说:“法轮功是不是要推翻共产党?共产党军队、武警、特警六、七百万”,我说:“这样说吧,历史上秦灭六国统一中原,建立了秦朝,拥有雄兵百万,嬴政封自己为始皇,儿子为二世,孙子为三世,企图延续下去,万年不变,这是他的想法。但是姜太公早有预言:秦朝不超过二十年就灭亡。结果十七年就灭了。中共统治大陆六十年,做恶多端,祸害百姓,也长不了。今日天要灭它,它能战胜天吗?很多预言都讲了红朝将灭,如唐朝李淳风和袁天罡的《推背图》、宋代邵雍的《梅花诗》、诸葛亮的《马前课》等。所以,我诚心的劝你顺天意而行,退出邪党、抹掉兽印,争取有个美好的未来。”他又问道:“现在退出的人真的很多吗?”我接着说:“目前,觉醒的大陆华人‘三退’的已达到八千五百多万。今后‘三退’的人数将更多、更快,这是天灭红魔教——中共的必然趋势。请静心思量。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他激动的握着我的手说:“老弟所言极是,使我茅塞顿开。退!退!谢谢!”我说:“不用谢我,谢我师父李洪志先生吧,是他让我救你的。你就以王新生的化名退吧!从此后就是新人类了。”他说:“太好了!”

第四天一早,我骑车回归。为了救度更多的农村众生,我选择了一条新路走。虽然山路崎岖,费时费力,但见到的都是陌生人、陌生村,能够让他们见到大法真相,顿觉精神百倍。

乡村之行,意义非凡!新的一年到来,我计划选择适当时机,回老家多住几日,争取让四百多口乡亲都明白真相,喜闻佛法,选择美好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