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种癌症来索命 重修大法获新生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曾是一名小弟子,迫害后渐渐离开了大法,虽师尊不断点化,我一直不悟。直到我被三种癌症来索命,重修大法再获新生。

一、初入修炼受良益

我是九七年开始修炼大法的,当时只有十三岁,那个时候我觉得大法很神奇,《转法轮》里面提到的现象,在修炼后都碰到过,比如在打坐炼静功时,外面就会出现干扰声;我平时很喜欢吃肉,修炼后吃起肉就感觉到腥,甚至出现呕吐现象,我明白这是师父要去掉我对吃肉的执着心;小时候经常拉肚子、发烧、感冒、流鼻血等病当时“治好了”,修炼后又重新翻出来了,是师尊帮我净化身体,从根本上清除病业。我从法中受益很多,也坚定了修炼大法的决心。

二、迫害面前迷方向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邪党开始迫害法轮功,我父亲为了替大法说句公道话,和当地同修一起進京上访,当地派出所恶警多次来我家威胁我和母亲(当时是常人),扬言不交出所有法轮大法书籍,就要开除我父亲的工作。我们不交,我父亲再次受迫害被非法劳教、判刑,工作也丢了。在巨大的压力下,母亲低了头,经常劝我不要再炼了,否则会象我爸爸一样。由于对修大法的意志不坚,学法不深的缘故,我也渐渐认同了母亲的说法,放弃了修炼。

三、点化面前不精進

后来我上了大学,师父多次点化我,我父亲也多次叫我不要放弃大法,可我执迷不悟。有一次遇到车祸,我却只是受了点轻伤,是大法师父在保护我,可我当时不悟,只把它当作很平常的事情,仍然沉迷大学里那所谓的多姿多彩的生活中。

大学毕业后,我在外地找了一份较好的工作,物质上的优越让我更加飘飘然了。我此时头脑里根本就没有修炼的概念,只想尽情的享受常人优越的生活。甚至有次父亲给我手机里灌入了大法真相资料,都让我给丢了。记得有一次和父亲交谈时,父亲说我找了这么好的工作,应该感谢大法,感谢师父。可我不以为然,竟傲慢的回答道,这是自己努力的结果。

结婚后我更加沉浸于新婚的喜悦中,陪着岳父把酒言欢。我父亲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屡次劝说我不要喝酒,劝说无效后,唉声叹气的回到了老家。

四、棒喝之下猛惊醒

就在我还在享受着常人的美好生活时,却不知自己已经走進危险的深渊中了。二零一零年八月三十日,我被当地医院确诊患了肝癌,九月一日又转到省城一家著名的肿瘤医院,在此期间,我父亲曾多次劝我跟他回到学法修炼中来。无奈当时我常人心太强,又受旧势力的邪魔控制,坚持要到省城医院接受治疗。经过系统检查,结果更加严重,我同时患上了肝癌、肠癌、腺癌三种癌症,病发源在肠道上面,而且已经到了晚期。

我终于知道了问题的严重,知道只有修大法,才能帮我走过这一大劫难。于是我又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来了。我在医院里和父亲学法炼功、发正念、讲真相。有一次肝脏疼痛发作时,豆大的汗珠往下落,瞬间湿透了全身和病床,我坚定的盘上腿和父亲一道背师父的大法《论语》。

奇迹很快出现了,肝部剧痛消失,人也有食欲了,渐渐的苍白的脸上出现了红晕。医院不是我们大法弟子呆的地方,我也断然拒绝治疗,回到了老家。在这时,母亲也走進大法的修炼中来了,我在家乡和当地同修集体学法交流,得到同修们的鼓励和帮助,在法中精進了许多,知道提高心性是改变本体和一切的关键,而常人心太多使旧势力抓住迫害的把柄,让我长期处在魔难的痛苦之中。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修炼,我发现自己的很多常人心暴露出来了,妒嫉心、求安逸心、怕心等;当魔难减轻时,生出欢喜心,结果第二天邪恶的迫害更加严重;遭受痛苦时看到健康的父母能吃能睡,都妒嫉的不行;有魔难过后,享受安逸生活的念头,这是多么不好的心啊!师父给我延长了生命是让我修炼的,助师正法的,而不是来过常人生活的。

师父说:“我们是性命双修的功法,修炼者可以一边修一边延长生命,但有些人在世间法中修的不够精進,老是徘徊在一个层次中,很吃力的提高了一个层次后,结果又徘徊于这一层次中。修炼是严肃的,所以很难保证在原定的天年不寿终的。”(《精進要旨》〈明示〉)

是师父在点醒我要勇猛精進哪,是大慈大悲的伟大师尊,把我从三个癌症的魔爪中救出来,不想落下我这个不争气的弟子。三个癌症,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康复,只有大法的威力,才能创造这样的神迹。佛恩浩荡,弟子无以言表。今后我一定要修去常人心,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助师正法,跟随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