呼兰监狱恶警殴打法轮功学员刘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黑龙江省呼兰监狱非法关押着四、五十名法轮功学员,他们都不同程度的遭到这里警察的迫害。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黑龙江省方正县法轮功学员刘会遭到狱侦科科长李有等警察的殴打,并被关进小号一个月。以下是刘会的自述。

我自被非法关押到这里以来,特别是下队的一年半时间里,曾亲眼目睹过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及恶人毒打和折磨,也时常听到法轮功学员遭到恶警迫害被关押禁闭(小号)的事情发生。下面是我近期遭到一次被恶警迫害关小号一个月的经历。

二零一零年十一月二十五日晚,我像往常一样看书学法。大约九点左右,楼道有人说:“防暴队到对面那个道清监去了。”我当时的反应是不为所动,所以仍继续看书,不一会我转念一想,不行,以前就有几个法轮功学员就是因为看书,才遭到恶警迫害的,我得保护好书,不能让恶警把书搜走。于是我合上书,摘掉眼镜,准备把书放好,可是已经晚了。这群恶警在那个道并没翻监。只是打个转就窜到我们这边来了。

狱侦科科长李有看见我在床上坐着,就直奔我来了,他问我干啥呢,我没理他,手下意识的握紧了书,他又问:你手里拿的是啥?我也没理他,他逼我把东西交出来。我还是没理他,也没交给他。这时屋里已进来五、六个警察,其中一个刚从警校分到防暴队的武警,把着梯子上来了。李有就命令他,给我拖下来。面对这种情况,我当时说了一句我不是一般的人,我是法轮大法修炼者,你们不能这样对待我。他们不容分说,就往下拽我,没拽动,李有上来抓住我的棉衣,一使劲把棉衣拽掉了,拽到地上我还是没动。这时又上来一个恶警,一个拽我的膀子,一个拽我的绒衣,把我从上铺拽了下来,当时大头朝下快到地板时,右肩头和右侧臀部先着地,倒地之后当时没想太多,我这五十多岁的老头子还是从地上站了起来,刚站起来就被两个恶警连推带搡地推到监舍警察值班室。

刚进去,一个四十多岁、五大三粗的恶警就左右开弓扇我嘴巴子,我这时就在心里念:让疼痛转移,他不停的打我不停的念,不知不觉的念出声来了。被恶警听见了,他打的更狠了,打了能有二三十下之后,可能是真的疼痛转移了,这家伙竟坐在椅子上不打了。后来得知这个恶警就是防暴队大队长姚猛。这时上床拽我的那两个恶警开始动手打我,一个拳打的脸,一个拳猛击我的胸部。这两个恶警打几十拳之后,也突然停手不打了。

这时李有手里拿着我那本书进来了。命令那几个警察把我押起来,一个恶警把我的棉衣棉被拿进来,李有扒下我的罩衣罩裤,把我的名签、购物卡、指甲刀和腰带都扔在地上,让我穿上棉衣棉裤棉鞋,然后三个恶警抹肩头拢二背的推我下楼,下楼梯时我高喊:法轮大法好!两个恶警就用拳头和肘猛击我的背部,把我推下了楼梯我又喊了两声:法轮大法好!三个恶警连推带打把我推出来监舍楼,送到了禁闭室(小号),到禁闭室,把我穿的衣服全部扒光,只剩一个裤头,然后换上小号的棉衣棉裤后被送进了小号。

到第二天早上感觉牙疼,用手一摸上下两颗门牙都活动,胸部喘气都疼,右肩和有臀部都疼,虽然这样,但是我发正念炼功背法,始终没有间断,几天后疼痛全部消失。小号每天两顿饭,馒头小,最小的像光头饼干那么大,大的也比外面的小,一顿一个,就着咸菜吃,没有热水,没有粥,没有汤菜,喝的水是便器的水。小号里很冷,冻的睡不着觉。环境虽然如此,但是我发正念炼功背法始终坚持没有间断。一个月后我走出了禁闭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