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震幸存者炼功康复 屡遭中共迫害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北京报道)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刘桂锦,当时二十六岁,腰椎一、二、三节粉碎性骨折,胯骨骨折,耻骨联合骨折,右腿肌肉严重萎缩致残,大便失去功能十八年。一九九四年三月,她开始修炼法轮功(法轮大法)后,身体发生了巨变,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完全康复了,还摘掉了五百度的近视眼镜,走路生风。

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血腥迫害法轮功,逼她放弃修炼法轮功,侮辱给她第二次生命的恩师。刘桂锦不愿做忘恩负义的小人,也为她自己的健康,坚持修炼法轮功,因此遭遇中共当局各级人员残酷迫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曾被戴上十八斤的大镣二十天,当时双腿被折磨坏了。

在汶川大地震发生的第二天,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晚,刘桂锦在北京顺义区家中第三次遭到公安警察绑架、抢劫。随后,刘桂锦被非法劳教二年,在北京奥运之前,与其他五十多位北京法轮功学员一同被秘密送往辽宁省沈阳市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迫害。

直到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刘桂锦才被释放回到户口所在地唐山。中共警察抢劫的财物,包括七千元现金,至今没有归还给她。

刘桂锦
刘桂锦

一、劫后逢生

河北省唐山大地震发生于一九七六年七月二十八日凌晨三时四十二分,震级达七点八级,一霎那造成二十多万人死亡,十六万人受伤,留下无数的孤儿和残疾人。当时二十六岁的刘桂锦腰椎一、二、三节粉碎性骨折,胯骨骨折,耻骨联合骨折,右腿肌肉严重萎缩致残,大便失去功能十八年。还伴有严重的脑震荡后遗症和心脏病,心跳缓慢加间歇。在十八年的痛苦煎熬之中,她痛不欲生。后来又不幸得了阴道癌。

正在这时奇迹发生了。七十多岁的老母亲炼了法轮功,全身的病都好了,“罗锅”(驼背)也直了。家里人告诉她应该炼法轮功,刘桂锦说:“我都快死的人了炼什么功啊?”家里人给她放法轮功教功录像带看,看完后她按惯例去医院检查,医生却惊讶地问她:瘤子怎么不见了?!刘桂锦半信半疑地又去了另外两个医院检查,结果都一样。如果这事不是发生在自己身上,她简直不敢相信是真的。

一九九四年三月,刘桂锦连续参加了李洪志先生在石家庄、天津和哈尔滨的法轮功传法学习班。在石家庄学习班结束后,她被法轮功的法理所折服,真正明白了做人的标准,心性得到了提高,身体发生了巨变,大便功能恢复正常,还摘掉了五百度的近视眼镜。又参加了两个法轮功学习班后,经过半年的修炼,全身的疾病不翼而飞,完全康复了,没有了病,感觉一身轻,走路生风。法轮功又给了她第二次生命。

为感谢恩师的救命之恩,特向法轮功捐款五百元,用作法轮功传法资费。可是,刚过几天,就收到退回捐款的汇款单,简短留言上写着:甚谢!汇款人:法轮功。

二、屡遭中共警察抢劫、残害

刘桂锦修法轮功,遭大地震损伤的身心得到了健康。然而,一九九九年七月后中共江泽民集团开始血腥镇压法轮功,逼她放弃修炼、污蔑恩师。作为一个正直人,她不愿做这伤天害理、忘恩负义的小人。她深知法轮大法好,要坚持修炼,因此遭遇了中共当局各级人员残酷迫害,被折磨得死去活来。

一九九九年九月刘桂锦正在北京顺义区家中照顾患有脑血栓的年迈父亲和双目失明的母亲。顺义区公安分局胜利派出所很多警察不顾人伦与法律,无故闯进她家非法抄家,抢走了大量的法轮功书籍、录音、录像带及私人贵重物品。围观者形容说:“警察浩浩荡荡地捧着抢劫的财物,并绑架了她。”

第二天上午唐山市公安局一处警察将她押送回唐山,路上警察用不堪入耳的脏话谩骂法轮功,还逼刘桂锦跳车自杀。刘桂锦正告中共不法之徒:“我死也是为坚持宇宙的真理真、善、忍而被你们杀害而死!”

回唐山后,以郝东平为首的邪恶之徒,以刘桂锦坚持法轮功立场为由,指使路北分局“六一零”人员许伯军及大里路派出所警察,又一次闯进唐山路北区四十八号小区刘桂锦家抄家,并把刘桂锦和他们抓到的许多法轮功学员,关在党校和行政拘留所(据说是前后院),把在文革时期整人的手段全部用上。白天,逼迫二十多名法轮功学员在太阳下曝晒,蹲马步,把三、四块砖头绑一块吊在手上,稍一不平衡就毒打;把太阳曝晒后的大粪桶挂在法轮功学员脖子上,一挂就是一天。

警察认为刘桂锦是重点,把她劫持到遵化大北监狱看守所。在那里如果法轮功学员被发现炼功,恶警李德生就给他们铐上手铐,警察叫“捧”上;有三个人铐一块的,叫“连”上;有双手与双脚铐一块 的,再用铁丝拧上叫“摸”上,不能吃饭也不能上厕所;把人成大字型铐在床板上,叫“绷”上。因为从刘桂锦身上搜出一本《转法轮》,恶警先是给她戴上手捧子,四天后她手肿得吓人,再不摘掉就残废了,在大家强烈呼吁下才解除,然后又戴上十八斤的大镣,一走路水泥地就轰轰地响。被戴镣铐二十天后,她双腿又残了。

二零零零年一月过年前,恶警们开始强制“转化”法轮功学员。看守所、公安局、宣传部合伙在看守所前院开单间,给法轮功学员灌输邪恶谎言,不听就打,不许法轮功学员们吃饭睡觉、逼着夜里在院里的雪地上走,进屋得跪下,不跪就被踢倒在地。他们还把抓来的法轮功学员游街侮辱、拉到公审大会去批斗。

从一九九九年九月刘桂锦被公安拘留近九个月,受尽了遵化公安的酷刑折磨而致残,被送往唐山公安医院救治,恶警还向她家属索要四千元医药费。因她家属拿不出这笔钱,公安医院立即停止对刘桂锦的抢救,送回家中。狱中有良知的警察知道刘桂锦是无辜的好人、不出卖自己良知的好人!有的警察说,看到你,就看到你们大法了。你要不炼功,我都不答应。刘桂锦通过炼功终于恢复健康。

唐山市邪党政法委书记陈满狠毒迫害当地法轮功学员,二零零一年五月份在一次下达迫害法轮功学员指令的会议上,陈满叫嚣:宁可死几个人(法轮功学员),也要达到百分之百的转化率。中共官员亲自点了六名必须要抓到并强制转化的法轮功学员,其中包括刘桂锦。二零零一年八月二十日刘桂锦第二次被公安绑架,因坚持正信、不放弃修炼,受到残酷折磨,路北区公安分局一科许伯军对刘桂锦使用暴力。

因当时刘桂锦已被折磨致残,还患严重心脏病,那些人不愿再下手打一个残废的妇女。八月二十四日唐山市公安局一处郝东平及市公安局、局长和唐山路北分局警察把刘桂锦押往外县,送到玉田县看守所,编造许多谎言,并以立功得奖为诱惑,指使玉田县政保科的人对刘桂锦施用酷刑。

九月三日管教把刘桂锦带到管教室,室内有五、六个人,其中一个象是干部的人问她:还炼不炼了?刘回答说:炼!于是他重重地打了刘桂锦的脸一拳。第二天上午,刘被带到玉田县公安局政保科,双手被铐在铁椅子上,然后恶警用两个电棍轮番电击,用矿泉水瓶打,将她折磨得几次昏迷,用电棒从她腰部到头顶持续地电,折磨了两个多小时,直到她双腿失去知觉,心脏病发作,昏迷过去。她被送回看守所时脸和脖子都肿了,口中有淤血。下午政保科的人还要继续折磨她,看守所怕出人命就制止了。次日早晨刘桂锦身体冰凉,血压四十,被送到县医院急救中心抢救,两天后,政保科的人说“叫她死到唐山去”。

九月十日刘桂锦被送到了唐山市第一看守所,三天以后才能下地行走,不久又被强迫坐了七天铁椅子。被罚站十多天。在那里,恶警用尽各种手段,妄图“转化”她,一直迫害到她出现生命危险也没达到目的,失败后,才令其原单位接回家。

刘桂锦继续炼功,身体又一次得到了康复。

三、大地震、奥运与劳教

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发生在四川省汶川的大地震,牵动了全世界善良人们的心。刘桂锦看到汶川人民遭受的苦难,联想到自己在唐山大地震中的遭遇,地震使她失去了十八年身体行动的自由,给她造成的灾难和痛苦,她真想让人们知道给了她这个大地震幸存者第二次生命的法轮大法,让这些正在受苦受难的同胞们像她一样走过大劫,获得新生。

可是就汶川大地震发生的第二天,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晚九点多钟,居住在北京顺义区建新北区三十二楼二门二零二室的刘桂锦第三次在家中被中共恶警非法抄家、绑架,不法警察抢劫了一台电脑、打印广告用的两台打印机、两个切纸机、三个手机、与七千多元现金和其朋友宋亚琴的护照(其中有一百美元,这些钱是宋办签证的)。抽屉里的东西都被那伙人翻倒在地板上,大衣柜的抽屉上的锁都被撬开,床板连海绵垫全被扎了许多大窟窿 。

当晚只有刘桂锦一人在家,被胜利派出所人员将防盗门骗开后,一伙人非法闯入,将她反铐双手强按在她家西侧房间的沙发上不许动,又冲进大约十余人进行非法抄家,没有人出具任何证件证明他们的身份,后来,其中一人称是北京七处的,还有人称是顺义公安局国保大队的是奉上级指示九点半全市统一行动大抓捕,有一个人手拿着一本护照对刘桂锦晃了一下说:怎么样,这人这一下就被我们抓住了。刘桂锦被绑架到胜利派出所,在看守所有预审人员提问时才大概知道被扣押的物品是什么。六月十二日晚,刘桂锦又从看守所被送到拘留所。

刘桂锦家属一直得不到任何消息,直到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十大队通知家属于七月十四日下午二点接见。家属在十四日那天前做好一切接见的准备,这时调遣处打来电话取消了接见,谎说这天下午十大队有活动取消接见。家属据理力争,对方挂断电话。

就在这天七月十四日,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将刘桂锦和其他五十多位法轮功学员一起秘密送往辽宁省沈阳市臭名昭著的马三家劳教所继续关押迫害。据称是为了北京奥运,其实担心西方媒体采访。

由于她坚持信仰真善忍,在酷刑下不向邪恶妥协,恶警不许家属接见。零八年八月四日这天家属千里迢迢去看望,从早上一直等到下午三~四点钟,劳教所却不让接见,家属质问为什么?二所三大队警察张华答复家属说:“刘桂锦没有转化不能接见!要等刘桂锦转化后再允许家属接见。”有被允许接见的家属出来后说:“比以前更严了!”

刘桂锦在这被非法关押的两年中不能接见家人,家中情况一无所知。直到二零一零年五月十二日才释放回到户口所在地唐山。二零一零年六月中旬刘桂锦才有条件去建北家中看望,并跟女儿核对了情况;被强行扣押物品没归还,曾经去胜利派出所要东西,但没有给,连东西在哪都不告诉,这事该找谁都不告诉。那七千元现金及大衣柜抽屉里的有关照片和有关证卡没有了,还有一个红色首饰盒里装有一枚金戒指,一对金耳环,一条金项链盒都没有了。而且经常有胜利派出所人员敲门查看。

三十多年前的唐山大地震的幸存者,今天,人为的灾难一次又一次降临,使她失去人身自由,身陷囹圄,承受无名苦难。愿天下更多的人免除邪党制造的灾难!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