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正行 坚修大法心不动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我是九八年十月开始修大法的,得法修炼不久,我的身心就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十几年头痛的顽疾,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妇科外阴白斑,在医学上都属于疑难杂症,不治而愈。修炼了,主动同化大法,在修心上下功夫,过去自认为会耍小聪明的我,内心纯净了,所以给人的印象都特别单纯。身心的巨变,真是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感恩师父的佛恩浩荡。

在和平的环境下只修了几个月,邪恶对大法的疯狂迫害就开始了。我虽修炼不久,但深信大法是好的,电视、报纸的宣传全是谎言、诬陷,我暗下决心要坚修大法到底!所以在此后无论邪恶非法搜查、绑架、拘留、洗脑,还是克扣工资,被迫流离失所等一系列残酷迫害时,我都能够坦然面对,理直气壮的讲真相,证实大法,那时,我心里什么也没想,只知道作为一个修炼人,一个大法弟子,对大法的正信就应该坚如磐石,正如伟大师尊教导我们的那样:“修炼就是难,难在无论天塌地陷、邪恶疯狂迫害、生死攸关时,还能在你修炼的这条路上坚定的走下去,人类社会中的任何事都干扰不了修炼路上的步伐。”(《精進要旨二》〈路〉)我暗暗叮嘱自己: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能背叛大法、背叛师父、出卖同修。

十多年风雨魔炼,我能走到今天,我的每一步都离不开师父的慈悲呵护,每一关都离不开师父的亲切点悟,现将自己在反迫害中正悟正行的点滴体会向伟大的师尊汇报,与同修交流切磋。

放下亲情 在痛苦中割舍

二零零一年,我和同修到学校发真相资料,被恶人构陷,被绑架到派出所,后被强行非法拘留。在黑窝里,我天天坚持背法,给刑事犯讲真相。虽正念较强,但最怕过的就是“情”关。因为我当常人时,就特别多愁善感,感情脆弱,遇到动情的事,总爱流眼泪。所以最怕亲人到拘留所见我,就跟狱警说:“如有亲人来,不要叫我见他们。”采取回避不见的办法。哪知怕啥来啥。第二天,一位干事说他的一位朋友要找我谈一谈。谁知一去见到的却是丈夫和他的朋友。只见丈夫愁眉苦脸,眉毛旁还有碰破皮的疤痕。一问才知,他得知我被抓的消息时,人一下子就晕倒在地,手机也摔坏了。我听后,眼泪止不住的往外流,这时,他也泪流满面,我俩忍不住抱头痛哭。他的朋友还告诉我:他妈过世这么多年,他都没流过泪,这次我被非法关押,他和朋友一提起这事就哭。听后,我的心象刀割一样难受。由于没过好情关,动了人的情,被邪恶钻了空子,从拘留所出来,被厂保卫科伙同国保大队强行送到洗脑班。这时我才认识到问题的严重。在剜心透骨的痛苦中,我才深切体会到:人的情是最难割舍的,但作为一个修炼人,对情的执著又必须要放下。我平静下来了,开始看到丈夫那么痛苦,我想干脆自己写离婚协议,也免株连他。但又一想,我修大法,做证实法的事没有错。我修大法了,丈夫也是受益者,他也是为法而来的,也应该同化大法,如果我与他离婚,会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对丈夫也不好,会害了他。在邪恶的迫害中,丈夫也是受害者,他也承受了极大的痛苦与压力,我应该关心他,用慈悲祥和的心态理解他,帮助他在法中摆放好自己的位置,但决不能动人的情。通过理智的思考,我终于放下了情,感到特别轻松。最终在师父慈悲呵护下,正念闯出魔窟,我被无条件释放。

全盘否定邪恶的经济迫害

二零零三年,邪恶在我市办洗脑班,单位欲强行送我去。听到消息后,为了抵制迫害,我被迫流离失所。单位为威胁家人,把丈夫工作、工资给停了,我的退休金也全部停发,妄图以断绝经济来源逼我妥协。那时我儿子正上大学,学费还是亲友给资助的。不仅如此,单位还多次开车到处查找我,经常到老父家骚扰。听到这些消息,我没动心。我知道这场迫害绝不是人对人的迫害,而是旧势力以考验大法弟子为借口,操控人间坏人对我们進行的最全面最恶毒的迫害,其中包括经济上的迫害。他们就是要千方百计从各个方面切断大法弟子的经济来源,给大法弟子制造各种麻烦和困难。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是要全盘否定旧势力的这种安排,决不能承认它,堂堂正正走好师父安排的路。所以,当时我流离失所在外地,什么都不想,就认真做好师父要求我们做的三件事,同时给厂领导写真相信,劝他们不要助纣为虐,选择好未来。为了揭露邪恶,我将厂里对我的迫害在明慧网上曝光。海内外同修给厂领导打真相电话,极大震慑了邪恶。八个月后,他们被迫恢复了丈夫的工作、工资。但我的退休金仍然扣发。通过不断的学法提高,我认识到要彻底全盘否定邪恶的经济迫害,我就应该堂堂正正回厂讲真相,理直气壮的讨回公道,要回我本该所得的劳动报酬——退休金。于是,我立即回单位找到有关领导讲真相,证实大法。由于事前没有重视发正念,也未考虑到他们的接受能力,结果被厂保卫处叫来国保大队的几个警察,强行把我劫持到公安局,最后非法送拘留所。到了拘留所,我静心背法查找自己有什么漏遭此迫害。仔细认真向内找后,才发现自己还有许多执着心没去,如证实自我的心、显示心、争斗心,讲真相不理智等,找到这些执着后,立即发正念、炼功、讲真相劝“三退”,由于正悟正行,随时感觉到师父加持的能量和同修们的整体配合的帮助,终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邪恶对我的经济迫害彻底破产,我堂堂正正从黑窝里闯出来。回厂后,我的退休金全部补发,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威力,师父的伟大。

在魔难中,我收到了来自美国加州同修寄来的新年贺卡,内心感到特别的温暖,更增强了我战胜困难,破除邪恶安排的信心和勇气。

正念正行 破除“病业”假相的干扰

二零零九年七月,我的脚、手关节处突然红肿,扁桃体脓肿、口舌溃烂、外阴溃疡,喝水都困难,更不能進食,脚疼得解手后都得扶着墙,吃力的站起来。走路只得一步一步的挪,炼功更不能下蹲。在这突如其来的“病魔”干扰下,我认识到这决不是“病”,是旧势力操控的邪恶在迫害我,我决不能被“病业”假相迷惑,不承认它,排除它,解体它。我忍受着身体极度的虚弱和痛苦,仍然坚持发正念、学法,天天出去救人。一段时间内,没见身体立即好转。其间还听妹妹说,她的一个朋友和我的情况一样,住院下不了床,经医生诊断,是医学上罕见的病例——脂膜炎,万分之一的发病率,现代医学根本无法治愈,只能靠打激素针,吃美国進口药维持生命。我听后一点也没动心,我想我是大法修炼者,是走在神路上的人,怎么会得常人的病呢?这只不过是旧势力利用“病业”假相来迷惑我,来迫害我。我一定要信师信法,该做啥还做啥,坚持发正念否定这个迫害。其间,学法小组的同修也帮我发正念。由于正念正行,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邪恶败下阵来。三个月后,在没有打一针吃一粒药的情况下,我的身体完全恢复了健康,再一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与超常。

正法已進入尾声,回首正法修炼的风雨历程,弟子千言万语也无法感恩师父的慈悲苦度。唯有勇猛精進、正念正行才能跟上师父的正法進程,圆满随师还。

有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