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天安门“自焚”伪案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天安门自焚”伪案十年之际,邪党企图再次恶毒构陷法轮功,这一次又推出了陈果母女为反面教材,再一次利用人们的同情心,混淆和掩盖事实真相,加深欺骗和毒害世人。

殊不知,“天安门自焚”伪案早已为民众识破:

首先,《天安门“自焚”真相》已在国内外广泛传播。2002年1月北美中文电视台“新唐人”制作了揭露2001年“天安门自焚真相”的纪录片《伪火》(False Fire),该片从各国参赛的六百多部影片中脱颖而出,于2003年11月8日荣获第51届哥伦布国际电影电视节荣誉奖。

“国际教育发展组织”于2001年8月14日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强烈谴责中共当局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所谓“天安门自焚事件”是对法轮功的构陷,涉及惊人的阴谋与谋杀。声明指出:录影分析表明,整个事件是“政府一手导演的”。中共代表团面对确凿的证据,没有辩词。该声明已被联合国备案。

其次,陈果的同学能够证明:陈果99年脱离法轮功,早已误入歧途。

陈果的同学王博,在《王博自述被恶党欺骗、洗脑及利用的经历》里披露:“我在上中央音乐学院期间认识陈果,虽然她以前炼过法轮功,但从99年我认识她的时候开始,她已经不看《转法轮》,也不认为李洪志师父是我们的师父。她认为河南有一个叫刘某某的才是真正的‘高人’,而且,还邀请我和我的母亲去河南听所谓的高人‘讲法’……”

王博,音乐才女,中央音乐学院拔尖的好学生。可是她却因为修炼法轮功被非法劳教,在劳教所受尽折磨和欺骗。她是陈果的同学,中共逼她做伪证,被骗上过《焦点谎谈》。王博离开劳教所后,被警察软禁,逃脱后不久全家被抓捕。6位律师出于职业道德,义务为她和她父母做无罪辩护,可她全家还是被判重刑,原因是讲出了自己在劳教所遭受的肉体精神迫害、以及陈果99年前就不再修炼法轮功的事实。

还有一位法轮功学员韩崇文(2001年时29岁,未婚),也是陈果的同学,被非法关押在北京女子劳教所七大队一年多,劳教前正在考研。劳教警察对其转化洗脑,逼她为“陈果自焚”做什么证,但在高压迫害下,警察们最终也没有得到他们想要的“供词”。

再次,是中共一手导演了天安门自焚案。

1999年7月,中共发动了对法轮功的残酷迫害,谤佛谤法,上亿的修炼群众被推向政府的对立面,上百万人被投入劳教所、监狱、精神病院遭受酷刑和药物迫害。至今已有三千四百多人被迫害致死。

面对铺天盖地的迫害和被蒙蔽的世人,法轮功学员和平理性的讲清真相,内部数据表明仅2001年3、4月,走向天安门广场有登记在册的有83万人次,还不算有打死也不报姓名的。学员们走出来是为了告诉世人“法轮大法好!停止迫害!”而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为了维持迫害,欺骗民众,一手导演了天安门自焚嫁祸法轮功,利用了陈果母女等人。

国安所掌握的监控手段达到了非常严密的程度,尤其在北京,特务便衣司空见惯,电话通讯实行监控。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陈果能够“安全”联系其他几名所谓学员,大年三十能够发生在天安门的自焚呢?!而且拍摄手段极其高明,报导非常迅速,欺骗效应明显。明摆着是中共要达到其想看到的结果。

中共掌控着所有的军队,司法和媒体,所谓“三人成虎”、“谎言重复就等于真理”,宣传上的欺骗,政治上的高压,法律上的变态,利益上的诱惑,邪恶的指导思想,这一切使得中共的仇恨宣传非常得势,民众真的有人被欺骗了。自焚疑案中中共所扮演的角色,就是一个策划导演者,一个杀人者,一个说谎者。

最后,致命的破绽打翻中共血腥的底牌。

想到陈果母女的悲惨命运,不由得人不想起另一对可怜的母女——刘思影母女。

在天安门自焚伪案中,对中共最有致命打击的破绽,应该就是当场死亡的刘春玲到底是被烧死的还是被便衣打死的。中央电视台自焚录像的慢镜头非常清楚地显示出,在灭火现场有一便衣用力抡起来一只胳膊,手里还握着一条用来打人的物件,朝刘春玲的后脑猛击过去,造成该女子当场倒地死亡。这一慢镜头破绽被揭露出来之后,中共从没有回应过,而且在后续的自焚炒作中也去掉了这一组镜头。事实上,美国“华盛顿邮报”的记者在自焚事件发生之后,但在中央电视台播放自焚节目之前,就曾亲自到河南开封询问刘春玲的邻居,邻居们说从没见过刘春玲练过法轮功。刘春玲的女儿刘思影也死得很可疑。中共一直称其病情稳定,外界也指望小孩能透露更多实情,却被中共突然宣布“猝死”。

对于天安门自焚,还有人在不断想补充明显的疑点:那就是刘春玲被异物击中脑部的时候我们能明显看到刘春玲身上的火已经被扑灭,而她的长发却居然还完好无损!说明“救火”速度太快了!估计也就在几秒钟内就把火扑灭了,这不明摆着是中共自编自导的吗?同时,还有一个很大的破绽:在长发都没被烧掉的情况下,人却被“烧死”了,简直是奇迹,我想这也是她被异物打死的一个最好的佐证。

“自焚”案发生后,笔者也曾经到开封当地走访,在刘春玲住所区,虽然中共的欺骗效应仍有表现,没有看到民众对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民愤”,但是也有不少人有对此案冷静、理智、清醒。有人说“是公安部的人干的”。有人说“刘春玲没有炼过功”。

总之,中共的邪恶与歹毒是不可想象的,目前我们可能不能得到案件的每一个细节,但是中共邪恶的面目已经欲盖弥彰。中共对法轮功的犯罪已经无可偿还,恶人只有等恶报。而随着大法弟子深入的揭露谎言,曝光邪恶,善良的中国人正在看清真相,走出谎言的漩涡。历史和现实表明,中共流氓集团是最坏的,最邪恶的,最恶毒的。谎言如毒药,快快找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