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龙江双城市付文庆、杨敏夫妻遭迫害纪实(图)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三十一日】(明慧网通讯员黑龙江报道)黑龙江省双城市新兴乡新胜村付文庆、杨敏夫妻于一九九七年四月有幸开始修炼法轮大法(法轮功)后,他们身体患有的多种疾病不翼而飞,思想开始升华,身心得到了净化,从此一家人学法炼功,其乐融融。可是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中共江泽民政治流氓集团却发动了对法轮大法及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其迫害的程度邪恶,令人发指,至今已长达十一年。

从一九九九年至二零零六年七个年头中,只因为付文庆、杨敏坚持修炼法轮功、做好人,就被抓、被毒打、被非法劳教、被非法判刑,付文庆被劳教一年、判刑四年,三天两头的被抓,被绑架,七年中的除夕、过年都是在狱中度过的,特别是过年的时候别人家都是喜气洋洋过新年,而付文庆家的老人却是以泪洗面,又惦记着监狱里受迫害的儿子,儿媳,还要照顾三个未成年的孩子。三个未成年的孩子多么希望自己的父母也能象其他人家的父母一样和她们一起过个团圆年呀,她们苦苦的等待,盼了四个年头才把她们的父母盼回家。这些年中付文庆家经历了多少次的生死离别,上映了多次人间悲剧,这都是中共恶党造成的。

下面是付文庆、杨敏夫妻遭受的迫害以及家人在这十一年被迫害中所亲身经历的事实。

一、 进京上访被非法关押

自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开始,中共电台、电视台、报纸全天播报诬蔑、造谣、诽谤法轮大法师父与法轮功的文章,毒害民众的谎言铺天盖地,大多数人不了解法轮功真相的人听信了中共的谎言,许多人被迫参与迫害法轮功。所以法轮功学员要上北京句公道话:法轮大法好!

一九九九年的腊月二十七日,付文庆进京上访,在天安门被中共警察绑架,被劫持到双城驻北京办事处。身上带的六百元钱也被双城驻北京办事处王胜利抢走。腊月二十九日被接回,直接送进双城市拘留所,在双城市拘留所受到非人的折磨,遭受到各种酷刑,那里的狱警指使刑事犯毒打法轮功学员,其手段非常残忍。例如:用塑料管子抽打脚心、脚趾盖。用牙刷夹手指,用力压,当时骨肉就分离。用手指弹眼球,强制背监规,殴打谩骂进行精神摧残。当时公安局副局长张国富、六一零办公室刘春阳、赵某某等,主抓迫害法轮功。付文庆在这里被非法关押九十多天,受尽折磨,出来时村委会勒索了一千五百元钱、公安局勒索一千元、交伙食费五百元,共计三千元钱。

二零零零年正月初三,也就是付文庆被非法关押的第七天。杨敏带着三个孩子(小女儿才六个月、二女儿四岁、大孩子十四岁)躲过乡村蹲坑人员,绕道坐火车到天津,然后又坐汽车到了北京天安门,在天安门,早已等在那的新兴乡新胜村村长白玉库、新兴乡派出所孔庆满还有驻京办的人把杨敏劫持到双城市驻北京办事处。之后被他们劫持回双城市,大女儿和二女儿当天被亲属接回家。杨敏和六个月的孩子被非法关押在双城市刑警大队临时关押人的屋子里,关押二宿一天才放回家。

二、在家无辜被多次绑架

二零零零年六月二十日,也就是“七二零”前所谓的“敏感日”。傍晚,新兴乡派出所孔庆满带领几名打手闯入付文庆家。当时付文庆正在看书,孔庆满他们连打带骂强行把付文庆绑架到警车带走。又把付文庆送到双城看守所非法关押长达六十多天才放回。在这期间,两位老人去要儿子,洗脑班的恶人对老人恶语相加,致使把二位老人都吓病了。

二零零零年八月二十八日,双城市“六一零”又来了三个人,说是所谓的取证。把大法书和手抄经文等强行搜走,把付文庆、杨敏和九个月大的孩子强行拉上警车。付文庆老父亲上前阻拦,“六一零”恶人撕扯老人,把老人的脸撞到车子上,当时嘴和脸都出血,脸撞坏了(有当时照的照片为证)。十多年后的现在,老人的脸上还留有疤痕。

付文庆的老父亲脸上留下疤痕
付文庆的老父亲脸上留下疤痕

当时付文庆老父亲一直追着那些绑架他儿子、儿媳的警车……。哭着喊着,那份凄凉、那份悲切,老父亲是那样的孤独无助,只因他的儿子要按“真善忍”做好人,做更好的人,就经常被非法抄家、被绑架,公理何在?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二十四日下午,付文庆正在家里修车。孔庆满再一次带人闯入付文庆家,不由分说边打边骂把付文庆再次绑架。当晚在新兴乡敬老院被恶警殴打,衣服扯破,脸被打青,鼻子出血。第二天杨敏带着孩子去要人,孔庆满他们才把付文庆放出。

二零零一年一月十一日新兴乡派出所恶警孔庆满带领范业军、小谢、谭三、刘继斌等多名打手,再一次闯入付文庆家。强行把付文庆带到村委会,进行殴打。打的满脸是血,村里多人都亲眼目睹。之后再次把付文庆关进敬老院,此次参与迫害的还有乡干部王垂州(现已遭报死亡)、张云龙二人。

在敬老院非法关押七天后,一月十八日再一次把付文庆送到双城市看守所。直到三月八日又被非法劳教一年,送到万家劳教所。一个多月被送到长林子劳教所,在劳教所被迫害的满身是疥,流脓流水,疼痛难忍,劳教所看付文庆的样子怕承担责任提前把付文庆放回。

在二零零二年二月十日晚十点多钟,村治保带领着双城“六一零”的四、五个人突然闯入付文庆的家中,不由分说,进行抄家,家里翻的乱七八糟,抄走大法书和大法资料,还有一些其它物品,把付文庆和杨敏夫妻强行绑架拽上车,家里只剩下三个幼小的孩子。最小的小孩才三岁。老二五岁,老大十五岁,三个孩子哭着喊着,深更半夜孩子们看着爸爸妈妈就是这样被一群打手人带走了,只是因为她们的爸爸妈妈要做个好人。那份凄凉,那份无助,人间的悲剧就是这样在这里上演,这个夜晚会给三个幼小的孩子心中留下怎样的阴影。冬天的寒夜不知三个孩子是怎样度过的。…

这群人把付文庆、杨敏拉到新兴乡派出所之后,又把他们送到双城市公安局,后半夜一点多钟又把他们关押到双城市拘留所,最后非法判他们夫妻每人四年刑。

三、夫妻双双遭冤狱迫害

付文庆在双城市看守所非法关押六个月之后被送到新建监狱。新建监狱集训队里,付文庆受到非人的迫害。恶警指使刑事犯看着体罚法轮功学员,如蹲着不许晃,一蹲就是九个小时,如稍有晃动,刑事犯就拳打脚踢,谩骂声不断。在新建集训一个月后,付文庆又被送到黎明监狱。到这里后还是在集训,实际就是肉体迫害、折磨你体罚你。让你生不如死。恶警指使刑事犯残酷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手段极其残忍、恶毒。如:洗冷水澡、推、掰、撅、开飞机,就连上厕所都用数数限制,剥夺了人最基本的生存权。

在二零零二年年底,付文庆又被转送到呼兰监狱十五大队。到这里又是对付文庆进行肉体摧残,脸对着墙一站就是十几个小时,监区队长杨希光、教导员庞文明、警察孙微、杨革会、崔平等人利用刑事犯包夹法轮功学员。不但罚站,还强迫写“三书”,不写所谓“三书”就不给饭吃。每隔一段时间就对法轮功学员进行轮番的迫害,强迫写所谓“三书”。一次狱警杨革会、崔平单独将付文庆叫到楼上一秘密单间,里面有专门酷刑用的刑具。一次对付文庆谎说找谈话,后逼迫付文庆写“三书”,付文庆不写,他们二人就对付文庆拳打脚踢,然后用手铐把付文庆铐在一个特制的椅子里面,一动不能动长达三个小时。之后用人把付文庆抬回监舍,还不给饭吃,让刑事犯刘胜全、刘金龙看着,长达十余天。

杨敏被绑架到双城拘留所,被非法判刑四年,在双城拘留所非法关押一年后,于二零零三年三月十九日被送往哈尔滨女子监狱,在女子监狱集训队,在女子监狱集训队六个月,在这六个月里,杨敏受到非人折磨,狱警利用刑事犯包夹法轮功学员,不许法轮功学员互相说话,整天坐小板凳,进行洗脑,强制听污蔑大法与大法师父的谎言。当时集训队是吕大队长,六个月后被送到二监区三大队,当时三大队队长是杨华,还有狱警赵希玲,王狱警邹狱警等等对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体罚,长期蹲着,不让睡觉,谩骂殴打法轮功学员,从精神到肉体上进行摧残,更残忍的是在二零零三年十二月份他们把法轮功学员整天在雪地里站着连吃午饭也不让进屋,北方的三九天是多么寒冷连续在外站了半个月,有的法轮功学员双手被冻黑,有的脚被冻起泡。哈尔滨女子监狱残酷的摧残迫害法轮功学员罄竹难书。

在二监区被迫害一年多,在二零零四年下半年又被送到九监区所谓的转化,监区当时九监区大队长是颜玉华,贾文君,还有王狱警主要参与迫害他们利用刑事犯人乔清艳,徐臻还有其他多名刑事犯人对法轮功学员进行系统的迫害,整天播放污蔑大法与师父的录像放邪党电影,进行包夹,四、五个刑事犯人包夹一个法轮功学员,在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五年一月份,对法轮功学员进行更残酷的迫害,分别把杨敏和其他几名法轮功学员关进小号,由四、五个人看着,不让睡觉,注射不明药物,长达半个月之久,进行所谓的转化,残忍至极。杨敏在被非法关押四年后于二零零六年二月二十四日被放回家。

在这十一年里法轮功学员为了说句真话,按“真善忍”做好人,就被关押、被判刑、被送进劳教所,多少个家庭被拆散,多少个好人被送进监牢。十一年中付文庆一家经历了的多少次的生死离别。这是中共恶党给法轮功修炼者家庭造成迫害的冰山一角。我们多么希望这样的迫害早一点结束,这样的悲剧不再发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