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修正自己 越到最后越精進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我是九九年“四•二五”以前得法的大法弟子,在与同修们一起随师正法、证实法、救度世人中,摔摔打打、磕磕碰碰历经了十年艰难的风雨历程,荣辱相激,有威德、成就、喜悦,也有苦恼与艰辛。回顾修炼的历史,把好的发扬光大,找到不足,把坏的清除去掉,坚定的走好走正这最后随师正法、救度众生的神路,为圆容好自己未来的世界而再精進。

一、解体党文化 荣幸得大法

我从小就一直生长在充满剧毒的邪党文化之中。小时候在六零年过苦日子的饥荒年代,曾被饿得半死,吃过糠粑、野菜、树皮。到现在才知道那时全国上下饿死了三、四千万人。“文革中”也随潮流参加过“红卫兵、造反派”,搞派性,争争斗斗,破四旧、不信天不信神佛。人生二十,正是求学求知的最佳时期。可是六八年我被迫“下乡农村”,去“接受贫下中农再教育”。就这样在迷中,不知造下了多少罪业。

九一年初,年近四十三岁的我突发了脑蛛网膜下腔出血,差点死掉。九四年继发冠心病,头常疼痛难忍,心跳心悸难受得常靠吃药打针度日。我被病魔痛苦的折磨了九个年头,到九九年二月才有缘喜得大法。当时自己也是抱着祛病健身的想法,走入大法修炼中的。

刚开始每天早上到学法点学炼功法,晚上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开始时对师父讲法中所讲到的天目啊,玄关啊都听不懂,后来参加集体学法、炼功、交流、切磋,明白了许多法理。尤其学到:“这个空间的生命体,看不到另外空间的生命体,看不到宇宙的真相,所以这些人等于是掉在迷中来了。要想好病、祛难、消业,这些人必须得修炼,返本归真,这是在各种修炼中都是这样看的。人要返本归真,这才是做人的真正目地,所以这个人一想修炼,就被认为是佛性出来了。”(《转法轮》)我的思想、世界观都发生了变化。在那段时间里,我捡到了人家的一条金项链无偿的送还给了人家,又一次捡到五十元钱也还给人家。那时心性提高快,感觉师父天天在给我净化身体,真正在心灵深处感受到了大法恩赐予我的神奇和美好,感受到了佛恩浩荡。

二、消除病业 净化身体

自从九九年修炼以来,师父一直在给我净化身体。早几年总是一天要上五、六次厕所,或往上呼吸道口腔呕气呕吐痰液口水,有时连饭都呕出来了,有时呕的左侧胸内发痛,但过后却很舒服。有时会感到小腹部有发胀感,但身体却发生了很大的变化,身体强健了,胖了许多,无病一身轻,走路生风。

由于对师父讲的法理解认识不到位,在消除病业过关时,走过几次弯路。有几次心里不稳、有怕心,在家属的催促下,做B超,打过针,吃过药。通过学法交流,我从法上认识到:师父在九九年“七•二零”以前早已把我们的身体推到位了。现在身体所出现的病业状态,有旧势力邪恶因素的干扰迫害,我们应该用正念解体清除它。从那以后,我再没吃一粒药,多学法、炼功,加强自己的正念,向世人讲真相,做劝三退证实法的事。现在我已六十二岁了,看上去象只有五十多岁的人,红光满面,对世人讲真相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三、提高心性 平衡好社会和家庭

从提高心性上来讲,我们为了救度众生,也要平衡好社会和家庭。师尊在《转法轮》中讲过:“佛光普照,礼义圆明”。二零零五年夏天,我大儿子、儿媳因在外地打工,孙儿在我们这里读小学。孙儿顽皮把人家的一辆出租车上划了两个碗口大的圆圈圈。几天后那个车主的岳母对我讲了两次,说是听人家小孩讲车是我孙儿划的。我想到自己是一个修炼人,应该主动找人家赔礼道歉、赔偿损失。可是现在的人思想道德太差劲了,你不去找他还好点,你去找他赔礼,他反而气势汹汹的大发脾气:我正找不到这个划坏我车的人,今天找到了,我一定要他赔,要赔三千多元钱,不然我就要打断他的脚手,要他不能在这里读书,等等。我当时忍住气,一点也没有跟他顶。过了一阵子,他看我一点没跟他争吵,气也发泄得差不多了,就说:你做爷爷的看怎么赔?我和气的对他说:我回去跟他奶奶商量一下赔你。后来在他岳母对他的劝说下,我们赔了八百元钱和一封鞭炮。

在后来每每遇到与常人发生矛盾时,哪怕更激烈,我都会平和的处理好。

我老婆是个常人,因为邪党迫害大法弟子,她总是有意无意干扰我学法炼功,讲真相。后来她看到个别不精進的大法弟子被病魔夺去了生命,我因修炼心性提高,身体强健,红光满面,走路一身轻。而她们母子均患慢性乙肝病,儿子病情恶化成肝硬化时,花去了十万元医药费也没好,但在师父的慈悲救度下,他迅速好起来了。还有她前(亡)夫家堂妹接受了我赠送的大法护身符,在一次严重的车祸中,只受了一点惊吓,保住了生命。这些事例让她亲眼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同时,在我信师信法,对她的善意劝导下,在大法的威德感召下,她改变了思想观念,不但支持我修炼,而且也拜读《转法轮》、学炼五套功法了。

四、随师正法 正念正行

我九九年得法不久,江魔头就开始迫害大法,我因对周围的同修还不太熟悉,错过了上京证实法的机会。二零零零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碰到同修甲(她原是我片的辅导员)。她上京证实法被邪恶迫害了三个月,后正念闯出。跟她初步切磋以后,我们就开始联系同修,寻找资料来源。当时处在那种非常恐怖的环境下,资料非常紧缺。一篇经文,几张真相资料接在手里喜出望外,爱不释手。甚至一张资料看后抄了再传,显的极其珍贵。我们逐步联系同修,了解哪些是真修实修的,哪些有怕心,不敢走出来。

有一次,我想去找甲同修切磋。那是一个雨天下午七点钟左右,我刚敲甲同修家的铁门,她那个被邪党毒害不明真相的儿子追了出来,大声喊:你是法轮功份子。并打电话找厂保卫科的人,将我直逼至他们厂保卫科。保卫科一边向我问话,一边打电话向我厂保卫科询问我的情况,我厂保卫科反映我平时为人正直、老实。当时我在心里想如何解体邪恶,平安回家。我想到在真相资料上看到一些“撕者遭恶报,传看者得福报”的语句。我就一边在心里想,一边默念着正法口诀。果真灵验,把操控保卫科人员的邪恶因素解体了,我也平安回家了。后来通过学《精進要旨二》〈什么是功能〉明白了。

经过一段时间的努力,我们联系到的同修渐渐多起来了,几经周转,资料有了来源,为了安全,暂由外单位一位男同修与我单线联系,后来这位同修被干扰,远出打工了。到二零零五年,在同修的推荐下,让我出来做协调的事,我也主动出来做,用心的配合,心里想就是自己修不上去,能让更多的同修走出来修上去,岂不更好。有时只要同修有约,我连饭也不吃,总是提前或及时赶到。讲到发真相资料,开始甲同修约我与丙同修(一位老年女同修,比较精進)一起到附近农村发了几次真相资料、贴粘贴。我第一次去发资料时,真还有点胆胆突突的,但我见到同修甲做事有胆有识,手脚利索,自己也就平静下来了。

二零零一年,有一次来了几百张真相光盘和许多资料,我们装两大编织袋。甲同修约我租一辆的士去市郊区发,那正是多雨的春季。我们让司机把车停在路边,我和同修甲各拿一小袋直奔某厂家属楼去发。那时我们还不会运用正念神通功能,只会用人念的智慧。我俩刚到一栋楼房边,听到楼梯过道里人声喧哗,我们就躲到一边看,等候时机。我俩分别往一个单元的楼层去发,我刚爬到二、三层的楼梯间时,楼梯间的路灯亮了,从上走下一个大个子男人与我擦肩而过,他马上又返过身来问道:你是干什么的?我说来找熟人的。我穿着雨鞋,一手拿着雨伞,一手拿着一个装有三十多个光盘和资料包的塑料袋。问话时他便抓住我的手,要抢看我手中的袋子。我拼命抓着袋子不给他,一边往后退,他一手掐住我的脖子向后推,我一不留神被楼梯台阶绊倒,我挣扎着爬起来。这时楼梯间来了一大群人,有一个三十来岁的年轻人猛一拳打在我头部的左侧,顿时起了一个大包,他们上来好几个人押着我,说要将我送派出所。我一直紧紧抓牢资料袋不让他们抢去。下完楼梯后,外面有些灯光,他们继续问我:你是干什么的,你不讲,我们送你到派出所去。这时,我不慌不忙的对他们说:我是炼法轮功的,我以前有冠心病,脑血管出血等危病,我通过炼功后,身体的病都好了,我来把学法炼功的好处告诉大家,我便从资料袋中拿出几个真相红包给他们,他们不敢接,还往后退了几步。这时那个打了我的年轻人说:你是哪里的?我说我就是这里的。他又说:我看你是个好人,不象坏人,对不起,我错打了你。我说:没关系,你以后不要乱打人。他还说:我们这里常丢摩托车,他(指那个大个子男人)是我们这里管安全的,真对不起。随着话音落下,他们也各自散去了。这时天下起了大雨,我走出厂外,甲同修随车接我来了。我们俩后来坚持将车上的两大编织袋真相光盘、资料全部发完,回到家中已是深夜十二点多钟了。

随着师父正法進程的向前推進,我们同修之间配合得也越来越好。有配合同修做协调的事,配合保护流离失所同修的事,配合帮助组建资料点、组建学法小组,面对面讲清真相劝三退等等,我没有停顿,都是用心的配合着做。有时也有做的不够完善的地方,如存有自我心理,当同修从正面指出时,心里很难受,通过静心学法,会把它去掉。这些要一一写出来实在太多。正如师父所说,“每一个人修炼的过程都可以写一本书”(《美国中部法会讲法》)。

当然,我在随师正法修炼的路上,在师父要求我们做好的“三件事”上,在讲真相劝三退、救度世人上,还存在许多不足之处,与精進同修相比还相差甚远,还有很多没修去的执着心。我今后在神的路上,一定要奋起直追,“再精進”救度更多的世人,圆满随师把家还。同时,希望那些还没走出来的和不够精進的同修,我们共同精進吧。

因修炼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谢谢同修。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