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给主使迫害者们讲真相

助师正法 走出自己修炼的路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

一、师父早就管我了

我是九八年有幸得遇法轮大法的弟子,我得法之前的一次梦中,清晰的梦见在一个很大的半山腰,立着两尊高大的佛像,一尊不发光,另一尊金光四射。当时也不知怎么回事。现在想来,就是我当时练了假气功,假的自然就不发光,当时我没悟到。

我家住在大陆西北一个小县城里,我算同龄人中比较顺心的,妻子贤惠,儿女双全,全家和睦,工作也多次获奖,曾获得省园丁奖,在县城中学任副校长。但在中共恶党体制下工作,很难洁身自好,虽然时时能约束自己,但随着世风日下、应酬增多,自己总是陷于两难境地,内心十分矛盾,情绪总不舒畅。就在那个没有精神支柱、没有做人标准的年月,师父早就管我了,回想当年那些失德的恶事、坏事都阴差阳错的躲过去了。

二、讲真相、救众生、走出自己修炼的路

九九年迫害之初,我出于对中共邪党的希望和幻想,多次给当时的党魁江魔和时任总理写信,拿到市里投寄;又利用走亲戚机会以上海市民和江魔同乡的名义给其写信,反映自身见证大法的超常。后来看到广播电视铺天盖地的诋毁诬蔑大法和师父,我心里隐隐作痛;看到众生被毒害的愈来愈深,就配合外地的同修在县城大面积覆盖了两次真相资料,令邪恶非常震惊,邪恶采用卑鄙手段监视和对单位领导施加压力,那时候觉的空气都十分凝重,大有天塌下来的感觉,领导用异样的眼光看我,同事也都有意躲避着我。由于当时学法不深,只知大法是美好的,师父是最正的,是政府还没有搞清楚,总希望政府会有一个正确的结论,现在看来这是自己对邪党缺乏理性认识造成的。当时的我除了工作就是工作,想用工作来改变周围人们对我的看法和缓解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

二零零一年七月一日,星期天,我压根没想起是邪党的什么节日,只想星期天不用上班,城里风声紧,走偏远山区发真相资料安全(实则是怕心作怪),没想到被不明真相的人诬告,被邪党非法劳教两年。由于学法炼功失去了环境,加之修炼基础没打扎实,自己修炼的路也走的磕磕绊绊的,以致给自己修炼留下了污点。

回家后,主管领导看到我被迫害的脱了相,只有八、九十斤,动了恻隐之心,就让我先别上班,先休息,恢复一下再上班。同事、同学等许多人投来了关切的目光,我知道他们另一面清楚了、明白了,他们都是冲着真相来的。

师父说:“也就是说,别看现在人类的现实状况怎么样,也别看邪恶怎么猖獗,来在这个世界上的人都是等着你们救的!”(《美国首都讲法》)我一下打消了他曾是我的什么领导,他在什么敏感部门工作等人的诸多障碍。内心升起了救度众生的使命感和责任感。于是我就直接找到县政法委书记、副书记家里去讲大法真相。他们虽都表现的很怕,但听完后都很同情和理解,我临走时,记的一个书记说:“别怪我,当时我也没办法。”我笑着说:“我从来就没有抱怨过你们,否则我就不会来了。”之后相继给县教育主管部门的局长、公安局长、政委、政法委书记、当年非法提审过我的干警写信,给他们讲清了法轮功是什么,邪党为什么迫害法轮功;后来又给县其它局的局长、同学、各学区校长写信。一次偶然的机会,看到县一中花园里有一块“反x教”的牌子,就给一中校长写信,让他明白真相,别再毒害学生,不久这个牌子就拿掉了。

记的当年我的一位同学是乡镇书记,我被绑架到公安局时,他挺身而出,据理力争。在我被非法劳教回来的那一年,当局竟把他提升到县政法委当书记,专抓法轮功的事。当我听说他已到几所学校搞什么讲座还以我为例时,我很着急。晚上我梦中看他开着小车,我坐在上面,开着开着前面没有了路,而是万丈深渊,车子在悬崖边打转,我知道这是师父提醒我要救他,一次说不通,就两次,还是不通,他说:“你们法轮功怎么在公路的大广告牌上喷标语,一次上边来人检查,害的我站在另一同事肩膀上用泥巴勉强糊住。”我说:“我们这样做的目地是为了使众生在大劫难来临时得救,没有和你作对的意思。”后来我又给他写了一封长信,详细给他说了法轮功真相,邪党文革以来的暴政及因果报应和文革后的清算。这回他彻底明白了,见我再也不躲了,也不去做什么报告了,后来他请求他不分管这事了,我知道一个生命真正的得救了。

二零零一年前,由于邪党的迫害形势,我怕亲戚误解(实则是怕心和面子心作怪),亲戚大都不知法轮功真相,后来我被非法劳教后,亲戚都不理解。零三年我回家后,给所有亲戚讲大法真相,明白真相后,亲戚大都做了三退,其中走入修炼的有二十多人。

随着正法的不断深入,我认为写信、面对面讲真相有一定局限性,有的同修也不善于面对面讲和写信;我就从外地取回真相资料,每次都是课上完后往返于二百里路的市区去拿,还要赶上下午签到,还不想让别人知道。根本就没有吃饭的时间,但心里总是乐呵呵的很充实。有一次和另一同修一起取资料,外地同修给我们准备了两编织袋、两大纸箱、一大包真相资料。中途同修要下车将资料带回家,刚把资料接下车,装《九评共产党》的大纸箱没封好散了,《九评》书都露了出来。可就在这时,从后面开过来了一辆公安车,另一条路上,又开来十几辆小车和大队人马正好停在了离我们资料不远处,他们在那里指指点点,大概是检查工作的,我坐在车里被这突如其来的景象惊呆了,心里忐忑不安,早知这样就不该让同修在这里下车,怎么办?我的身份又是公开的,到县里雇车拉又来不及。于是就发正念,请求师父加持,让邪恶看不见同修,发到晚上同修打来了电话说:他当时也在发正念,同时脱下衣服将散开的《九评》盖住了。我离去不长时间,邪恶的车子全开走了,他顺利回到了家。我才松了一口气,眼泪直往下流,感谢师父,感谢师父又一次呵护弟子走过了险境。

二零零四年,邪恶切断了我地资料的来源渠道,我决定要建立家庭资料点,在师父的呵护下,从没摸过电脑的我,很快就学会了上网、下载、刻录、打印等技能,从而保证了当地资料的正常使用。相继给同修请来了全套的大法书籍、打印了师父的新经文及真相资料等,基本满足了当地同修的需求,这朵家庭资料点的小花终于在大西北的角落悄悄绽放了。可是我们这里地处偏僻,村庄相距很远,修炼的人又少,给大面积讲真相、救度众生带来了不便。

师父在经文《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中说:“特别是中国大陆大法弟子,人人都要出来讲,遍地开花,有人的地方无处不及。”

我更觉的没有跟上正法進程。虽然能把写信、面对面讲真相、真相不干胶、真相纸币、发短信、散发真相资料、光盘结合起来,但范围不大,偏远乡镇空白点太多。于是从今年年初我就想突破真相语音技术讲真相来弥补当地讲真相的不足,但我一时被改串号的技术难住了,后来在师父的加持下,我演示了几次同修给出的闪画很快就学会了改串号技术,当我兴致勃勃的买手机时,从县城到市区大大小小的手机商城跑遍也没找到符合真相语音的手机,一问都说此型号的手机已停产。但我不甘心此项目就此搁浅,当我第二次又到市区一家一家找时,可能是师父看到弟子的一片诚心,意外找到了合适的型号,商家说刚到了两部,我二话没说全要了。投入正常使用后,觉的很好,但我不满足,我必须要让每一个同修都拥有一部真相语音手机该多好,都动起来形成合力,力量更大、救人更多那才是我的愿望。

于是我又找经销商联系,一下就给我们订购了九部手机,从而保证了当地同修人人都有一部讲真相的语音电话,为当地同修讲真相、救度众生开辟了新途径。

我和妻子的职业都是教师,我们利用职业之便,经常给学生、同事讲大法真相,无论走進哪个教室,第一件事就是告诉学生真、善、忍的内涵,由文革、六四恶党谎言掩盖下的暴政引出法轮功受迫害,由天象变化引出因果报应,三退保命(当然我是在不同的班级用不同的方法,经常上课的班级,我一般是先讲内涵,最后过渡到法轮功受迫害;对短时间上课的班级,我只讲清真、善、忍的内涵,再引导学生三退。)在给学生讲真相的过程中遇到什么问题时我们俩及时沟通一下,所以持续这几年我们都是平稳的送走一个班三退一个班,让他们都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成为未来的生命。

三、曝光邪恶、整体配合、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

零三年我刚从邪恶的黑窝回家不久,当地邪恶又拉开阵势,从省、市、县各有关单位轮番上阵,進行所谓的帮教,美其名曰关心看望,其实质是换了一种形式的迫害,那时我还不懂向内找,只觉的和黑窝没什么两样,我想那都是自己当时没有做好带来的,我一定要把黑窝的罪恶公诸于众,让迷茫中的人们看清花木掩映下的陷阱。不久市政法委书记带着一帮人马,对全市曾被非法劳教、判刑过的大法弟子進行所谓的回访,当时有四十多人在场,单位领导要我按照他们的意图谈认识,我就从自己修大法后身体的变化,修真、善、忍使我懂得了做人的标准,江魔鬼对大法弟子灭绝性的迫害政策,黑窝里对大法弟子残酷的迫害,一一说了出来。市政法委书记插了一句:“不可能吧。”我说:“我说的句句是事实。”他沉默了,至此我明白了邪恶是最怕曝光的,邪恶就是用谎言蒙蔽世人的,包括跟着他们跑的人也都在蒙蔽之中。从那以后,邪恶的任何部门再也不找我的麻烦了。但每逢节日,总变换招数给我安排任务,实则怕我出外,我又把他们隐藏的目地揭露出来。至今邪恶再也不敢以任何形式干扰我了。我也认识到:邪恶是怕曝光的,因为他们所做的一切都是见不得人的,曝光的过程实际就是解体邪恶的过程。

去年邻县同修去外省散发真相资料被邪恶绑架,相隔不久市区三位老年同修讲真相又被绑架。听到这些消息后,我一边上网曝光邪恶,一边通过学法讨论,全体高密度发出强大的正念,解体企图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恶生命与因素,当晚一名老年大法弟子回家,一周后其他老年大法弟子相继回家,一月后邻县大法弟子也平安回家,我们体会到了整体配合的力量。

反思这几年修炼的路,我们由原来躲恶警到后来能堂堂正正找恶警讲大法真相,这与正法的整体推進、邪恶被大量销毁有关,邪恶再也恶不起来了。同时我们通过集体学法、修炼整体得到了提高,从思想上全盘否定了旧势力安排,认识到了我们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助师正法是全宇宙最正的事,迫害大法的邪恶之徒除罪大恶极者外,也是迷失的生命,也是我们大法弟子救度的对象。

我们从建家庭资料点成为万花丛中的一朵小花到组建学法小组;从整体有怕触怒邪恶的心到真相语音电话打進恶人的手机;从有执著被邪恶钻空子被干扰到放下人的欲望和执著,从人的观念中走出来,从私我中走出来,一思一念、一言一行对照大法去修炼。诚然经过十多年的学法修心,我们各自都有不同程度的提高,心性有不同程度的升华,身体从人体向神体的转变也比较明显,一思一念、一言一行能想起自己是一个修炼人、一个大法弟子;能够按照师父法理全盘否定旧势力安排,遇事向内找,事事替他人着想。但冷静一想,我们心性的每一步升华都离不开师尊的呵护,我们修炼的每一个脚印都凝结着师父的心血,我们每过一次关难都有师尊慈悲的付出。

我们只有同心协力,修好自己,正念正行,做好三件事,时时把自己当作一个修炼人,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完成我们的洪誓大愿,随师把家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