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给亲人们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我是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自得法后不久,过去的那些个身心不健康的因素,通过学法、炼功,加之师尊不断的给我净化身体,我在师尊的佛法沐浴中洗净那些污垢,我变的身心健康。再次感谢师尊的慈悲救度!

自从九九年七二零后,我就在想,怎么样能说清法轮功是好的、是对百姓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法轮功和伟大师尊是清白的这些真相。当时我在单位是业务工作人员,整天接触票据,很少能接触复印、打字、打印的工作人员。我就想办法用写信的方式向我所熟悉的人讲法轮大法是正法,对百姓是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是凡接触法轮大法的人,都会得到身体的健康与道德的回升。我给610的负责人写信证实大法的美好与纯洁,后来我走向了天安门为伟大的“师父是清白的”、“法轮大法是正法”说句公道话,完成了自己的心愿。2001年开始走出去接触了异地的同修后,看见了真相资料后心里非常高兴。之后我就用自己的便利条件往本地托运真相资料。那时打压正在上升趋势,只有少部份人做大法弟子该做的事,我们根本没考虑我们自身的安危,首先想到的是世人怎样能明白真相,用什么办法能尽快的把这些真相资料送到世人手中呢?我就与能走出来的几个同修联系,我们共同合作把这些真相资料分别带上,向自己周边的住户发送。后来走入乡村百姓家派发,过程中真是酸甜苦辣都尝的到。

在给亲人们讲真相中也是感慨颇多。我娘家人都得法了,但由于种种原因真正走入正法修炼的只有我八十多岁的父母、我二姐和二姐夫、三姐、我和我的丈夫共七人,四姐做生意,带修不修的。全家人都知道大法好。

婆婆是天主教信徒,带信不信的,长年累月离不开药,经常住院,得过心梗、脑梗、腿静脉闭塞症等各种疑难病症,经常住院抢救。我就利用护理她的有利时机讲法轮大法的美好,并用师尊教导的对谁都好、与人为善的标准,对待周围的一切生命。记的第一次是我刚得法时不久,婆婆得心梗住院,我忙着上班又忙婆婆的护理,我顶着大雪往返回家,一步步的走个来回,无怨无恨的给婆婆煮粥,我又送到医院一口一口的亲自喂她,给她接大小便。病房的其他患者不知我与婆婆的关系,都认为我是她的女儿,她自己也激动的说:你对我太好了,比我姑娘对我都好。我接着说:“这是我师父教我的,让我做个好人,对谁都好,与人为善,是大法改变了我。如果我不修炼法轮大法,我不会做的到的。”因为婆婆曾经打骂过我,我先生刚开始和我炼功时她很不满意。

二零零九年四月下旬大姐六十大寿,我陪同八十多岁的父母前去参加。我丈夫把婆婆送他哥哥家了,一周后我就急着往回返,在我二老父母还没有呆够的情况下就把他们领回来了。因为担心婆婆自己在家没人照顾,姐姐全家人留我们过完五一再走,在姐姐全家人百般挽留的情况下,我还是买了返回的车票。当我到家时,丈夫已经把婆婆接回家来了,我一進家门,婆婆一把拉着我的手,哭着说你可回来了,我可想你了。我感觉到她的手很凉,我低头一看她的十个手指头全是紫黑色的。我忙着把背包放下,衣服也顾不上换了,马上進厨房烧水给婆婆泡手和脚,发现婆婆脚趾头也是紫黑色的。我边给她泡手脚边问她说,几天我没在家你咋变成这样了呢,我问她说你是不是没念“法轮大法好”哇。她说是。我告诉她一定记住,不论走到哪里都不能忘记念“真善忍好,法轮大法好”。我边给她洗手脚,边给她剪手脚趾(趾)甲,婆婆感动的哭着说,我长这么大岁数没有人给我剪手脚趾(趾)甲,就你不嫌弃我,你对我太好了。自从那时起婆婆就有一种离不开我的感觉,也是从那时起能看到婆婆有笑脸了,平时很难看到她有笑脸,整天绷着脸,终于会笑了。

这些大姑姐们都看在眼里,并赞不绝口的说,你照顾咱妈真精心,咱妈在你身边真是受益匪浅哪,这与你炼法轮功有直接关系。这可真是“佛光普照,礼义圆明”啊。我并时刻不厌其烦的提醒她们特别是婆婆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婆婆一点点的接受,她在我身上看到了法轮大法的光明看到了希望。二零一零年四月,婆婆在二大姑姐家,和二大姑姐闹点矛盾,又突然发病送到医院去急救,寿衣都准备好了。就等着咽气的那一刻了,我去护理婆婆并时时提醒她念九字吉言,一周后婆婆出院和我们回家了,到家半个月后全部恢复了正常。婆婆直到现在都非常健康,能吃能喝的,人也胖了。这些都是在大法当中受益的过程。婆婆住院期间,由于我的善心对待加上精心的护理,我用慈悲的胸怀和言行善待婆婆和家人,使婆婆一家人都不同程度的相信了法轮大法好,先后做了“三退”。

二零一零年开春时,大姑姐突然腰疼痛的直不起来,走路都弯着腰很严重。正赶上二大姑姐过六十大寿,我们全都到场了,看到大姑姐这个状况很是为她着急。小姑子是医院大夫,领她去医院做了检查,确诊为是腰椎盘突出。大夫说得做手术,或者是打封闭针。大姐不同意,说没有钱,这两个都不能做,风险太大了。我为此专程去了大姑姐家给她讲真相,并告诉她常念“法轮大法好”,求助师父。不久大姐奇迹般的康复了,腰也能直起来了,可以下地干活了,地里的活和家务活自己都能干了。这时大姐夫也出现这个病了,在炕上躺着不能动,就更别提干活了,很痛苦。我专程买来了DVD播放器拎着去看他,希望他能看真相光盘,也能像大姐那样早日奇迹般的康复,在大法中受益。可是他让邪党的历次运动给搞怕了,怕心很重,接到真相资料后问这问那的,现在还抓不抓了?这资料谁印的?等等。我说:“大姐夫,这些都不是你应该知道的,与你康复无关啊,你就了解法轮大法的美好真相,并常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就行了。只要常念身体就会早日康复的。”但他半信半疑,没有真心念,去市里找了常人做推拿治疗,前后去了两次,共花了六千多块钱。至今病也没有康复。大姐和大姐夫真是信与不信两重天啊,相信大法好的一分钱没花病却很快的好了,不信大法好的花了很多钱不说,身体上也很痛苦,病至今也没好。

前几天二大姑姐突然出现了老年痴呆的症状,什么都不知道了。去小姑子医院检查身体,什么病也没有查出来。因为她在大庆,我只能在电话里向她讲真相,让她快念九字吉言,几天之后二姐来电话说一切正常了。

大伯哥在二零一零年五月初(婆婆正是刚出院期间)突然间得心梗送哈医大急救,当时医院让做支架手术,几个支架手术费用大约十多万,家里根本就承担不起。当时我先生这边照顾着母亲,那边哥哥住院治疗的一些事需要他出头办理,忙的他不可开交,我还身在这边照顾着婆婆,当时我就在电话里向先生提示,让他们全都念“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一周后大伯哥化险为夷了,出院了,现在一切正常了。当他出院后见面时我第一句话就问他:你是否念法轮大法好了?他说:“我念了,我要不念能这么快就好了吗?不可能这么快就出院。”通过这几个人的病例,全家人都认同了大法好,大伯哥和嫂子也和我们一起炼功了。小小姑子受邪党毒害很深,夫妻二人都是单位领导层次的,两人都有车,对物质利益看的很重,房子、钱和车样样都不缺,不相信任何东西。我曾经给她讲真相她不听。这回她也说:你们炼功我不反对。

通过和家里人共度难关,慈悲的善待他们,让婆家人都知道了法轮大法好,我想这都是师尊的慈悲苦度,让众生感受到了大法的威力。真是法轮常转,佛法无边啊。希望所有的众生都能同化法光。

以上是我修炼中的体会,如有不符合法的标准的,请提出批评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