及时给正在遭受人生苦难的人们讲真相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四日】前一段时间,我及时的给正在遭受人生苦难的人们讲了真相,效果很好,现简要记述如下,希望能给同修以启示。

其一:我的一个亲属因为轻微的骨折住進了医院,和他同病房的还有四人,其中一人只是轻微的手伤,但另外三人的伤势很重(俩人因酒后驾车出车祸差点失去生命,一人在作业过程中从高空掉下来险些摔成瘫痪),有一个人刚刚做完截肢手术,一动不动、一声不吭的躺在靠墙的床上,看到我的时候居然还能流露出一丝笑意,尽管是那么勉强、那么无奈。

此情此景对我的心灵冲击是巨大的,我暗下决心,一定要救他们!

那些天,我只要去看亲属,我就会和他们亲切的打招呼、聊天。通过闲聊,我知道了他们以及他们家人的大致情况,也增進了彼此的了解和信任。在我亲属出院前夕,利用打开水、出去一同买饭等机会,我分别给陪护他们的亲属讲了真相,并让他们在出院后告诉包括病人在内的所有家人和亲朋好友。我对他们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不要太难过。现在人们不都在说人类大劫难的事吗?我告诉你,那是真的,如何逃离劫难的方法都在钱上写着哪,就是“法轮大法好,三退保平安”,只要知道法轮大法好,并且把你曾经入过的党、团、队退掉就能保住性命,其实,法轮功非常好,不好能有那么多人炼吗?法轮功是佛家功,讲“真、善、忍”,××党迫害法轮功是天理不容,如果你退出了,那么它做的那些天理不容的事就与你没有关系了,你也就能躲过这场劫难了,到那个时候,你们就知道你们是多么幸运了!告诉家里的人,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用小名、化名在纸币上声明就管用。他们都很爽快的答应了。

其二:一天,在办公室走廊里碰上了一个很多年前曾经在一起参加过二十几天业务培训的人,有点面熟,但却叫不出名字。我看他显得很憔悴的样子,一问才知道,他的妻子刚刚去世(听他介绍后我才知道我原来认识他妻子,就在前不久刚调到我们一个下属单位,但我还没来得及给她讲真相她就突然病故了),他是来办理退公积金、养老金等手续的。我于是带着他到财务、人事部门去咨询了一圈,以后又因此通了几次电话,他对我的帮助很感激。就在几天后他办完所有手续要离开的时候,我把他叫到了自己的办公室(当时屋内没有其他人),聊了几句家常后,我对他说:不用太难过,其实,你可能还不知道,人死了不是真死了,佛教不是讲六道轮回吗,实际那是真的。我看他在很认真的听我讲,我就单刀直入的给他讲了真相,我说:现在大家不都在议论人类大劫难吗?虽然具体时间谁也不知道,但现在很多聪明的人都感觉不对劲了,天灾人祸这么多,实际是在警示人,但人们却很难想到这些,法轮功非常好,××党迫害法轮功天理不容,如果你不声明退出,那你就是它的一份子,我们没有必要给它当陪葬,我x姐(指他的妻子)虽然去世了,但家里的亲人给她退了也管用,她在那边都知道,会特别感激你的。过了几天,我又一次碰见了他,他小声对我说:我都办完了。

其三:我妻子单位有一个女同事,因在干部考核中排在末尾,被安排到了一个挣钱少、工作环境艰苦,而且离家很远的工作岗位。就因为这个事,她来到了我家和我妻子诉苦。

虽然她是我妻子的同事,我也认识,但是好象很多年都没有看见过她了,我当时就想:我一定要救她。我见她十分痛苦的样子,据说几天都吃不下、睡不好了,因为委屈和愤怒,脸都气的快变形了。我好言相劝,说一些让她宽心的话,但好象丝毫也不能减轻她的痛苦。由于我的家庭环境还没有完全开创出来,另外她当时在那种不理智、情绪宣泄的过程中,所以我并没有给她马上讲真相,但我告诉她:没事儿,以后姐夫帮你。不久,我就又遇到了她,我充满慈悲的、详详细细的给她讲清了真相,真的像对待自己的妹妹一样,并嘱咐她抓紧转告所有的亲朋好友。她听完后说:姐夫,谢谢你,我们都知道你是好人,我信你的。

其四:我正在外地出差,我的一个原单位的同事托人捎信给我,说是她父亲突然病故了。我当时有点不高兴,因为她家大事小事的我已经随过很多份了(当地人的习俗,遇到婚丧嫁娶的时候亲朋好友都要送一些钱给当事人),但转念一想,这也许是救她家人的机会吧,因为,虽然前些年我给她讲过真相,但由于她受党文化毒害太深,从她后来的言谈举止中我感觉她并没有真正明白和接受真相,也许那时也是我讲的不好,没有让她真正清醒过来,应该再好好跟她讲一次。于是,我让捎信给我的人替我垫了钱。

出差回来后,我马上去了她家。我很关切的问了她父亲去世前的情况,并说了一些安慰的话,之后,我示意她到隔壁无人的房间说话,我开门见山的问她:我原来告诉你的事情给你老爹做了吗?她说没有。我就对她说:你真是不负责任,你以为我说的是假的吗?(因为我们彼此都很熟悉,所以才用这种口气和她讲)抓紧补救吧,给老爹起个名字,然后写在纸币上把党退了(我知道他父亲原来是党员)。她问我:是写在纸币上然后烧了吗?我说不是,花出去就行了。我看她还有点半信半疑的样子,我就问她:物质是第一性的,还是意识是第一性的?她就说:物质是第一性的,意识是第二性的。背的简直就是不加思索。我说不对,其实意识也是一种物质存在,只不过我们看不到罢了,可是对于我们修炼的人来说都是常识,那人死了也不是真死了,是在我们看不到的另外空间呆着那,也许正遭罪哪,你给老爹退党他是知道的,他在那边是非常感激你的。她这时非常明确的表了态:行,我明天就给老爹退了,也算是对的起故人吧。

可是,说到她家其他人的时候,她还是很为难的样子,对一些真相还是不大认同,后来,我又接着给她讲了很多,讲着讲着,她突然好象明白过来似的说了一句:我们家这些人都是党员,你都给退了吧。我告诉她这必须得家人同意才行,她说:没问题,我们虽然不太知道法轮功究竟是怎么回事,但我们知道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意志都特别坚定,姐就拜托你保佑我们全家人吧。

这几次讲真相我觉的还算顺利,也许是由于他们正在遭受苦难之中,所以更能体会到世事的无常,更能接近生命的真实意义,从而更加珍惜生命,更容易接受真相吧。当然,我们应该在他们情绪平稳之后,能比较理智的听我们说话的时候再讲,否则可能不会收到好的效果,甚至适得其反。另外,我们最好顺着他们的执着讲,多给他们以安慰和希望,在他们亲人病故的时候,说一些生命的轮回等等,只要往对他们有利的方面说,他们是不大会反感的,但平时讲真相就最好不要讲这些。

师父曾经说过:“师父的法身也好,正的神也好,大法在世间布的巨大的场也好啊,可以把有缘人、可以把可救度的人利用各种环境弄到你跟前来,给他提供一个知道真相的机会,但是你们得去做,你们不去做也不行。”(《美国首都法会讲法》)但我始终没有意识到,有些人竟是以这种遭受人生苦难的方式来到我们身边的,如果我们不及时讲真相救度他们将是我们多大的遗憾啊!我们真得对的起这些对我们寄予无限期盼的众生啊!

其实,这是我们能看到的众生的苦难。更多的苦难经历是他们、我们还不知道的,也许,他们为了得救,不知在轮回转生中吃过多少这样的苦了。就象师父说的:“你们谁都不知道今天的世人在历史上为这件事情的付出。你们也没有想过他们曾经是多伟大的一个生命,冒着这么大的险恶,一头扎進来,下到这么险恶的地方来。就这本身都值得你们去救度他们,把他拉出来。”(《在新唐人电视讨论会上的讲法》),尤其是,他们很多人还迷失在邪恶的谎言中,在即将到来的巨大劫难面前却还毫无察觉,这才是他们最大的劫难。

师父还说:“虽然旧势力安排了这邪恶的迫害,可是毕竟中国人是因为大法弟子才饱受这些屈辱、遭受那么多苦难。那从这一点上来讲,那么你们不应该去救度他们吗?大法弟子不应该放开胸怀吗?首恶除外,其实就包括迫害者本身,不也是被迫害的对像吗?”(《二零零九年大纽约国际法会讲法》)他们都是师父的亲人,自然也是我们的亲人,救救他们吧,以我们最大的慈悲、以我们彻底的无私、以我们超凡的勇气、以我们无量的智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