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在整体配合中共同提高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师父在多次讲法中都强调整体配合的威力。在《二零零九年大纽约法会讲法》中指出:“就象这个拳头出去,大家攥在一起才有劲。(做握拳的手势)你说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它想干什么,(做五指分散的手势,指每个手指)这没劲儿啊,出去就受挫呀,是不是?你们得有一个规划,得有一个安排,协调好,互相之间配合好。”

一、整体配合好 整体提高

一年来,我在参与集体证实法和所做项目的配合中,和同修们就是按照师父这一教导达到集体配合好,整体提高。

A. 城里大组

去年秋末,我们搬入城里新居,和老伴俩有了比较稳定的修炼环境。在协调人的安排和同修们热情帮助下,参加协调人定期学法和就近小组集体学法,同时参与了集体配合证实法活动。

1.找昔日同修集体学法。

师父要求我们找回昔日同修,我们就要无条件去做,因为这也是每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我与小组协调人Z同修走访了附近的两名因病业干扰而间断修炼的同修。女同修J脑血栓,走路右脚画圈、右手无力,基本不能做家务。丈夫(同修)每天出(神牛)车很忙,抽空做家务,挤时间学法炼功。我们到J家,她非常高兴。可见昔日同修多么盼望我们拉她一把呀!当时同修Z帮收拾家务,我与她谈唠(说话很吃力),同意在她家成立小组学法。

接着,我们去了另一男同修家,他也是夫妻同修,“七二零”后,因怕心终止了修炼,后来出现了严重的精神(疑心)病和膀胱、肾病。俩人都想从新走入大法中来,我们就组织他们开始在J家学习一段,由于病业与环境等原因分别以他们两家为学法组,再配合其他附近同修各为一组;对J白天带她学法并教功,还有其它要做的事。另外协调人还有各自的项目和事情。所以,就涉及到整体配合的问题,通过一段运作,同修们有的时间上(黑、白天)轮流,有的项目上(学法、教功、家务等)交替去做。经过一段时间,基本步入正轨,他(她)们本人精神状态好了,J能做简单家务了,不乱走、不找常人给治病了,家庭圆容,我们这个整体由于按师父的要求配合去做,也得到了圆容、得到了提高。

2.在参加证实法活动中提高

学法、交流证实法的系列活动是师父安排的路,也是彻底否定旧势力安排的重要举措。

我地协调人根据县城地理位置与邻县近和交通方便的优势,经常与相邻两县沟通交流,把外地同修请来或组织人到外地去,参加交流互相学习在法上提高的经验,紧跟师父正法進程。每次活动只要得到信息应该我去,我都积极主动参与配合。多次的内外学法交流使我受益匪浅,使我在法理上有明显提高,去怕心救世人,上了一个层次。这对我们整体提高也起到了重要的促進作用。

大年前,协调人甲同修到外地交流,带回一批“福”字,我主动提出去做一做。利用新年前这段时间走家串户送“福”、讲真相,劝三退,既符合民俗民情,又证实了法,何乐而不为!因资料不多,带一部份乘车回老家,把资料分别送给家乡和邻镇同修,并当面向他们传达了协调人带来的外地经验,抓紧去做。当天返回城里,第二天,我们四名同修乘车配合一乡镇协调同修,也利用挨户送“福”,讲真相,劝三退。那一天,我们三人一组、两人一伙;又分又合,本地同修带路、开场介绍,别人讲、我记名。街面人群、行人,室内室外,我们忙个不停;冰雪路,过河堤,女同修相扶而行;中午忘记了吃饭也不饿,一心去做师父要做的抓紧救人的大事——“救度世人”。

一天下来,劝退一百二十人。劝退中,我看到了世人的觉醒,当我们進入一乡干部家,与这干部讲时,他说在香港考察时看到了、听到了大法弟子宣讲“三退”。他欣然同意退出邪党;

我看到了一村主任在麻将桌上边玩边半开玩笑说:“你们走吧!走吧,不走我告派出所啦!”我们当地同修胸有成竹的回答:“派出所我早讲了。”我看到了同修们讲真相中那样慈悲、那样耐心热情,我真感动。正象师父经文《感慨》中所写“金刚百炼清纯现”、“法徒慈悲世间行”。

我体会到: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真的听师父的话,真的按照师父的要求正念十足的去做,就一定能做好师父要做的事情。

3.参与整体救人项目

找回昔日同修是我参与我地区整体救人三件事中的一项。为了使我早日走上正轨,春天伊始,协调人乙与我一起三次到距县城几十里以外的几个北部山区乡镇,了解、掌握那里昔日同修的情况。因为都是利用晚上集体学法日,吃住在那里。这样,我们了解了同修的实际困难和存在的问题,掌握了昔日同修的分布情况和现状;我们看望了几个病业干扰的同修和刚从监狱出来的同修,乙同修还为他们解决了技术上的问题。通过和他们一起学法、切磋交流、沟通,所到乡镇的同修都很满意,对找回昔日同修也充满了信心并基本做了落实。

夏季里,我在老家骑摩托车分别到三个乡镇去,其中一个六十里以外镇,我与当地两名协调人一起,到一昔日同修家,通过我们共同工作,使她从新回到大法中来。我们离开后,一协调同修告诉我这位昔日同修的话:“就凭老同修骑摩托车几十里来,我也要从新修炼。”

通过配合整体做项目工作我认识到:只要我们放下人心,扎扎实实的去做师父要做的事,什么困难也挡不住;上下共同配合,拧成一股劲儿,就什么事情都能做好。

B.农村小组

春季过后,我们便回老家与家乡同修一起做好师父要做的三件事。

1.在法上解决学法中出现的问题

我们离开家乡后,曾有一段时间因为我的过失而没有明确交待谁来做协调,可我也想看一看谁能主动去做。后来片上同修A及其他同修来我处协调,为了加强集体学法交流,确定每月(农历)初一(集日)午后为集体学法日,可以通过学法交流沟通情况,解决存在的问题,又可赶集办事。从去年正月以来,效果很好。无论我在哪里,集体学法日,我都参加。

我们那里的协调同修H与老伴(同修)F俩人得法以来一直都很精進,法理明晰,“三件事”做的好,都能做协调。去年春,因与本小组一同修在集体学法中存在分歧,结果小组集体学法炼功终止。这样,尽管三件事照做,但或多或少同修之间出现了间隔。为这事,片上A同修在集体学法日专程来一趟,学法后交流中,我俩不约而同的都倾向于常人那种解决问题的方法,可能是我受党文化毒害较深,自己还意识不到。结果,F同修表示用师父的法理,各自向内找,经过一段过程,自然而然就化解了。现在,他们之间不仅消除了分歧,而且通过学法,特别是师父最近的新经文《感慨》、《再精進》,对他们鼓舞促進很大。各自引导两名新学员得法,还在一起教功,由原来一组变成两个小组,比学比修,紧跟师父正法進程。

2.集体配合帮出现“病业”假相的同修

也是因为我没有尽责,关心不够,一老年女同修B因学法不深,从得法入门开始,一直停留在祛病健身的认识上。也不能冲破家庭关,所以,“病业”的误解一直困扰着她。是慈悲伟大的师父一直在呵护着她,使她过了一关又一关:带着冠心病得法,一入门师父就给清理了;二年后,蛇盘疮考验,因为得法时师父的清理,她坚信。可慈悲的师尊还是怕她悟不到,让她真实的看到门上窗棂上盘着一条小蛇(其实这是点给她老伴的,因他悟性差)。这一关又过去了。

去年,第三关糖尿病过的就有点艰难。痛苦中冲淡了她的悟性,老伴更是到处寻医问药。这时,同修发现了这一情况,及时带她学法,提高悟性,又过了第三关。今夏,更严重的考验来了:明显消瘦使她家人动摇了,不断的用药,不管用。大小医院去检查,最后北京医院定音(“肺癌晚期”)。本人悟性提高不上来、家人认识也有局限性,一切都常人化了。

我们是在她从北京返回的当天得到消息。对门同修小Z冒雨骑车先到我家商量,通知同修发正念。随即去协调同修H家,H便骑自行车分别去了距她家五里以外东西两处同修家,小Z又冒雨到二十多里外的片上同修那里告知情况,我把“请求发正念”的信息发到站内信箱。

当晚七点前,七名同修赶到她家,学法发正念;同时通知同修近几天白天抽时间轮流(自行编排)陪她学法,就这样我们坚持了六、七天。后来,因多种原因不去她家了,但在家继续为她发正念,大家做了自己应该做的。其实,师父在《转法轮》中开篇就告诫我们:“我们强调一点:你放不下那个心,你放不下那个病,我们什么都做不了,对你无能为力。”就是这样。

通过对病业同修的帮助,我们认识到:她的事就是我们的事,因为大法弟子是一个整体,“需要大家去配合共同完成一件事,得大家都来做一件事情。”(《再精進》)如果被帮同修不学好法,家人也不去积极配合,要做的事也不会达到预期效果,这也是一个教训。

二、在配合中抓紧救人

师父在新经文《再精進》中明确告诫我们,救人的形势非常严峻,时间非常紧迫。我们一定要急师父之所急,抓紧救人,利用一切条件救人。

1.利用集日讲真相

每逢集日,我与X同修象常人上班一样,我俩相互配合,对人讲真相(以我为主)并配以光碟、电脑资料(以x为主),效果很好。走出小屋,進入大市场,更是发资料、讲真相的广阔天地。几年来,救度(三退)的世人记不清有多少。

2.不失时机抓紧救人

今年开始做项目,拓宽了我在配合中救人的路,增加了救人的机会。出行的路上、车上,车站、广场等公共场所,我都与世人讲过。前些日子,因人手缺,又增加一项不定期的到市里取资料工作。一个多月时间里去了三次,我都顺利的在车上、路上向世人讲真相劝三退。

一次,我带两箱真相资料,上车找到座位后,就与同座的两个返乡农民工攀谈起来,我们同站下车,唠起来方便多了。为了让周围人能听到,我就有意放大声音,从打工苦、社会现状到邪党腐败;从人类道德下滑、信仰、法轮功到邪党镇压迫害;从天灾人祸到三退保平安、海外审判中共高官等等。滔滔不绝,讲的非常顺口,我真的感受到“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的美好与殊胜。唠中两位民工朋友退了队。旁边座位上的旅客,有的注目静听,有的趴在座位靠背上听,有的边听边谈论着,其中有一位激动的说一句“听人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我听后没有生欢喜心,但我看到了世人的觉醒明白了真相,我欣慰;虽然没为他们直接三退,可明白了真相的世人一定会有一个明智的选择。车快到站了,过道对面座位上的一位六十岁左右干部样的女乘客主动向我询问一些急于知道的事情,交谈中,知她家庭出身不好,是一位大学文化的党员干部,很痛快的退了邪党。要下车了,边挥手道别边向车上人说:“老头身体多好!”我的身体证实了大法,我高兴。下车手提两箱货,身旁一女青年见状,忙帮我拎箱过地道、出站口,分别前向她讲了三退,她高兴的答应了。“神牛”司机催我上车,便乘车回家了。楼下车库前,对司机讲了“三退保平安”、“藏字石”的事,司机也明白了真相得救了。不到半天时间,项目事顺利做完,乘车顺路救人,真是“一路正念神在世 满载而归众神迎”(《感慨》)。

在配合中做事、救人,我悟到:必须抓紧,不失时机。因为“每一次机会都不会再有”(《精進要旨》〈挖根〉);而且要正念十足。否则,就会错失良机。所以,要救人一定要牢记师父“不能放松”的教导,才能救更多的人。

三、在配合中修好自己

伟大的师尊在《二零零八年纽约法会讲法。》中指出:“因为你的提高是第一位的,没有你的提高什么都谈不上,也谈不上救度众生。”

1.吃苦中修炼

在常人中生活的前半生我是在苦难中度过的。有这样一个好基础,修炼中遇到点苦和难,就没有感到不好接受。尤其学了师父的大法,明白了“遭罪就是在还业债”(《转法轮》)的法理。因此,无论夜里下乡、去外地;还是骑摩托车走山路、泥泞路,趟河冒雨都不在话下;炎热的夏季,取资料肩扛手提,上下车、过地道,流点汗水算什么。修炼人不吃苦还修什么呢?“舒舒服服的在那炼功?哪有那种事啊?”(《转法轮》)我们吃这点苦和狱中同修受的苦怎能相比,吃苦才能提高心性,吃苦才能救度更多众生。

2.向内找修心

今年夏季,乙同修第二次带我做项目摸底,去一位过去曾是负责人、现在“邪悟”(在马三家劳教所被“转化”)了的同修李某某家。事先乙对我说:“咱先听她讲,不要与她争辩。”结果,在交谈问话中,她说了很多不在法上和邪悟的话,我非常着急。为了维护法,忍不住了,不自觉的就与她理论起来。她不认同,坚持邪理而导致最后说“那我不和你们说了”。结果,原来她说午后下地干活,可我们在站点等车时,看她同一名女青年说是串亲,其实是做她们的事去了。

由于我的不忍而产生急躁情绪,没配合好,没有把她拉上来,却推了她一把,心里很内疚。平时以为自己修得不错呢,而在考验心性时过不去关,那才是真的。对比之下,协调人乙事后没有丝毫的埋怨,深感自愧不如,修心真得下苦功夫,凡事向内找,没有不提高的。

3.要正念,不要人心

常人生活中形成了很多不好的观念,遇事时,第一念总是不好的念头,修炼人这种人心不去掉是无法提高的。

夏季里一天,去乙同修家办事,横过马路后摩托车还没停稳,手还没离开,三个警察突然出现在我身后:一人抓住我手、一人拔车钥匙、一人在一旁看着,就这一瞬间好象从天而降,我全然不觉。三个念头闪现(问话前):警察、包里“笔记本”、不配合,三两秒钟的事。当问我有驾驶证么?原来是截摩托车的。一问年龄,近七旬老头,就走了。放心之余,我还觉得自己“不配合”这个念很正,其实它不是第一念,而第一念“警察”和二念“笔记本”就是“抓”、和“怕”的关系。在认识上没有达到师父要求的“走出人超越人”(《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的境界。师父说:“人对神能做什么?如果没有外来因素,人对神敢做什么?”(《正法中要正念、不要人心》)因此,在助师正法中,我们必须按师父的要求修出十足的正念,无论在什么情况下,都要去掉人心,以神的状态,用正念看待问题,就不会被邪恶钻空子。金刚不动,浩气长存。

得法前,常人都说我是好人,那是他们用常人标准去衡量的;修炼后,我的各方面发生了质的变化,尤其在后来走出去向世人“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有些人出于对邪党的维护,对法轮功的不理解,和无神论、党文化的毒害;社会上有非议、亲属也担心、家人埋怨,甚至有些不错的同事也疏远。儿子也说“您的威信都降低了”。这些风风雨雨、是非曲直、说三道四,我心不动。堂堂正正的做宇宙中最正的事,我义无反顾;我不要威信,我要的是威德。我就是要在这样人心复杂的环境中魔炼心性,做一个符合大法标准的修炼人。

正法走到今天,越到最后,师父对我们的要求也就越高了,所剩时间,也越少了。在这紧迫的形势下,抓紧时间,多救人,是我们每个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在救人中修好自己,修好自己,多救人,这二者是相辅相成的。

我在修炼中还有许多人心没有放下,在这最后阶段抓紧修去,全力投入到救人中来,完成助师正法的历史使命,兑现自己的史前誓约,圆满随师还。

因层次所限,有不在法上的地方,恳请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