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实修过程中的一些体会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

修心难过,能过

我是一个年轻的弟子,正是常人社会中所述干事业的年龄。在国企单位是一名工程师、技术骨干,遇到过的考验都是人与人之间最最内心上的心性矛盾,别人利用我的工作成绩抬高自己,利用人际关系追名逐利,利用各种渠道占有了我看似我应该得到的东西,我有时做的好些,有时做的不太好,但是我都一步一步的跌跌撞撞的走了过来。国企就是这样的,利用过我成绩的人,步步高升,从普通职员一直升到主任级别。可我还是我!大法的要求我一直坚持着,因为大法让我知道,什么是我想要的,什么是不要的。

正如师尊在大连讲法中所述:“不刺激到人的心灵,不算数”(《转法轮》)。国企都是邪党垄断的企业,很多人都是人浮于事,就连部门对某人的总结,都是本人自己去写的。一次我无意中在科室共用的电脑中看到了同事所写的提升她自己为央企劳模的个人总结,里面的内容还是用我的近期工作成绩来吹嘘自己如何如何。当时我很生气,心想:在技术口,你连你自己使用的电脑有故障都处理不了,你还有什么能力去做,我正在研发的技术瓶颈。突然念一正:为什么这么巧就被我看到这台计算机的这个文档,为什么又是自己的成果又一次的在被别人利用?

这后面必然是有原因的。于是我用正念清除自己这颗对常人社会名、利、情所有的执着心,想要证明自己有能力的执着之心。清除旧势力所谓的安排,所谓的考验!这念一出,我的心态一下就平静下来。师尊在(《转法轮》中的讲法又在我的心中回荡:“正因为他给你制造了这样一个矛盾,产生了这样一个提高心性的机会,你从中能够提高自己的心性,你这个心性不就提高上来了?三得。你是个炼功人,你心性上来你功不就上来了吗?一举四得。你怎么不应该感谢人家?你心里真得好好谢谢人家的,确实是这样的。”想到这我笑了!真的笑了!

抓住机会讲真相

我的工作环境比较轻闲,每个员工的待遇都不错。俗话说:饱暖思淫欲!我们单位的人对邪党的看法不尽相同,很多是既反对又是顺从,讲真相的阻力较大。有很多时候很寒心。本来对某人讲的,他很认同也退了党了。当其在某种场合下,又对大法指指点点,说一些邪党惯用的话语。我没有气馁,还在不失时机的找机会讲真相,让更多在邪党企业中工作的人尽可能多的了解真相,了解大法。

一次我在上班的路上发现了一个被人遗失的钱包,里面没有现金,有多张证件和银行卡。我一看就明白了,一定是被小偷偷了,之后丢弃的。于是我利用包里面的工作证地址联系到了失主,在我下班的时候还给了他,他对我非常感谢又要给我烟,又要请我吃饭!都被我谢绝了!我对他说,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你不要相信电视中那些对法轮功的污蔑,那都是假的,法轮大法是绝对不容许杀生的,更不可能自焚!我今天能把包还给你也是一种缘份,希望你了解法轮功,做一个好人!

这个人听后脸涨得通红,看到他脸红,我想一定是邪党因子在消灭。分手时他非常认同我的观点。

还有一次,我妻子手机上打来一个陌生人的电话,她说她的100元手机话费充错了,充到了妻子的手机上,让我们为她的手机充100元话费。我是从事技术行业工程师,平时与网络密不可分,对于利用各种科技手段的诈骗原理了如指掌。当时我接过电话对她说:“我的电话没有充值的短信提示,看来你打错电话了吧!”没有说更难听的话,我就把电话挂断了。过了一会她又打来了多次电话,我都没让妻子接。后来她也就不打电话了。我想真好笑,这样骗术也过时了吧,也没多想。过了一天,我在网上交话费,妻子说:“顺便也给我交一下,我的话费也该交了。”我查了一下妻子手机的话费,吃惊的发现话费余额还有100多元钱,于是我询问妻子是否交了话费,她说她没交过。妻子说:“如果是真的,我们不是白拾到钱了吗?”我一下子意识到那个陌生电话所述是实情。我对妻子说:“我是大法弟子,这种钱不能要的。”妻子知道我是大法弟子,表示同意。我给那个陌生的电话号打了电话,说明情况又把100元话费充了过去。她表示了感谢之后我对她说:“我想对你说几句话:我是修炼法轮大法的,法轮功是正法,是被共产党污蔑的。请你记着:法轮大法是正法,法轮大法好。就行了。我想我今天用我的所作所为来证明一下,也希望你对法轮功有一个从新认识。”之后我们又谈了一会,我可以听出来,她对大法有了新的认识,而这种认识并不是因为我还给了她的100元话费,而是真正体会到了法的力量。

正念正行,助师正法

在我看来,正念是师尊给我们弟子的利器,是无所不能的。我是关着修的,虽说我不能看到正念的实际的作用情况,但是我可以感觉到,正念足我思想中很纯,很静。而且觉得自己高大无比。有的时候纯净的正念让我可以聆听无比美妙的音乐,很纯、很纯的,是有生以来从来没有听到过的来自天国的音乐,有时候隐隐约约能看到金光闪闪的围着一圈的金色的花环在天上飞舞美妙绝伦!正念是纯净的,是正的,美的东西!也是法的体现!每当有这种感觉的时候我都觉得自己威力无比,任何邪恶,任何黑手,乱鬼,乱神,共党邪灵都会在这种纯净的念中灰飞烟灭。

有一次,我在睡梦中觉得有人在用手扣的我脖子,我很憋气,有一种窒息的感觉!我张开双眼看到一个黑色的人形的东西趴在我的身上,一只手按着我的右胳膊,一只手狠狠的扣着我的脖子,看上去很用力的想要掐死我。我当时并没有怕,轻轻的对他说了一句:“喂,你干什么呢?我是修真、善、忍的。”那个黑东西回头看了我一眼,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一下就化没了。我记得很真切,我连真、善、忍的真字还没出口,那黑东西就已经开始化掉了!我一下子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太真实了。在这以后,我更加注意自己的一思一念,做到不放过一个恶念和执着,注重正念除恶。

记得还有一次在梦中,是一个学校模样的楼门前,面前是波涛汹涌的洪水,那个大洪水真有把世上的一切全部冲刷掉的气势,浪里边翻卷着各种被损毁的房屋,树木,还有人,有的已经死了,有的活生生的被洪水卷走。但是无论浪有多大,多急,当到我们跟前时,就已经什么也不是了,十分的平稳,再高的浪也没有打到我们这里来。在我的前面有一个穿着半袖T恤的人正在从水中拉人,一个一个的往上拉,我和另一个同修在那个人的背后准备好担架,随时准备抬被救上来的人。正在这时,从正面一个二米多高的大浪翻卷着一辆客车向我们冲来,真有要把我们一起卷走之势,我当时有点怕,不知为什么,客车在我们面前规矩的停下来。那个穿半袖T恤的人正在指挥着我们去救客车里面的人,我二话没有从车中抱下一个小姑娘。她满身是水,口中吐出血了。我把她抱到担架上,和另一个同修一起把她往楼内抬。姑娘得救了,她向我微笑着点了点头。我知道她得救了,我心情也平静多了!不经意间我回头看了一下那个穿半袖T恤的人。那个正在忙碌着在洪水中救人的正是师尊(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的形像)。那时我激动着哭出来。这时我醒了,我还清楚的记着那个梦,就象我亲身经历一样,一直在我脑子里面。我知道这是师尊在点化我。正法是真的,淘汰也是真的,师尊正慈悲的在淘汰的洪流中救人,我们真的也在做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助师正法,随师回!师尊的那个点化还是那么的清晰!

作为老弟子我一直在跟头把式的修,师尊一直也没有放弃我。当我溶入大法的时候,我感受到法给我带来的无比温馨,那种感觉无法表述。我与法产生间隔的时候,我好象失去了什么似的,好象有什么使命没有完成,好象有很多该做的事被常人安逸的生活所羁绊。在这种状态下,时不时的师尊都会通过各种方式点拨,有的时候就是师尊讲法时的声音在我脑子里响,让我去掉安逸心,跟上正法脚步,让我实修,精進,无愧于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这个称号,助师正法,圆满随师还!

个人感悟,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斧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