交流| 无条件向内找 圆容师尊所要


【明慧网二零一一年一月五日】我是一九九七年开始修炼法轮大法的,跟随师尊,在风风雨雨中走过了十三年正法修炼之路。一路上跟头把式的走到今天,越来越发现自己以前修的很表面,好象才刚刚学会无条件向内找,领悟什么是真正的正法修炼。正法已到最后,我要奋勇精進,做好三件事,不折不扣的圆容师尊所要的。下面谈谈我修炼中的一些体会。

一、成立学法小组,开创整体提高的环境

我所在的地区经济发达,人员流动性大,大法弟子相对较少。很长一段时间,我地区大法弟子被迫害很严重,同修间隔很大,整体基本处于散沙状态,众生急盼着被救度。我的内心很着急,心想我们大法弟子如果整体能够提高上来,共同配合去救度这一方众生该多好啊!但是自己的状态也不好,怕心重,同时许多执着心没去,被常人中的恩怨情仇搅扰的精疲力竭,感到压力很大。去年秋天,同修甲事情较多,我主动提出将她家的学法小组挪到我家,以减轻她的压力。

回去和亲人同修商量,她有些犹豫,但是我们在法理上知道,这是师尊留给我们的集体学法形式,我们必须开创这个环境。家人很反对,说不许同修来。我心里想:你们说了不算,师尊叫我们做的,不管有什么困难,我一定要坚持。同时还用常人的观念想好应对家人的话(其实是不在法上的,还是信师信法不够)。后来同修如约来了,他们也没再说什么了。

我们学法小组有四、五个同修,我们每周学法一次,大家都很珍惜这个来之不易的环境。我们学完法后,互相切磋一下,很多心性上的问题很快得到解决;营救同修的事协调好后,大家马上配合,接力或近距离发正念,给迫害当事人写真相信,看望被迫害的同修家属等等。通过集体学法,大家都切身体会到,对法的认识和自身的心性都在提高。

我们组还有一位同修乙住的很远,她那儿没有同修,而且被丈夫看的很紧,状态不太好。但是她有一个很强的愿望,这是我偶然发现的,她的愿望是“我要洪法”。当时我的心里一热,多好的同修啊,虽然现在处境很艰难,她还有这么纯净的一念。我们鼓励她,让她圆容好家里的环境,多在自己的心性上下功夫,自己做好了,丈夫那边也会好起来。现在她每周坐一个多小时的车来参加集体学法,还从新学会上网,给同修做周刊,并且尝试用手机打真相电话。现在她的丈夫也不再阻碍她来学法了。

学法小组成立了一年,也遇到一些干扰。今年过年前夕,我们附近小区的几位同修被当地六一零和国保大队干扰,被非法抄家,有的流离失所,有的被绑架,形势很严峻。我的心里也有些不稳,家人知道绑架的消息后很紧张,让我们这期间不要来往了。我给小组的同修说了迫害的情况,内心有个不好的想法就是想让同修别来了。过了两天,同修丙见面说:“就不学了?”我说担心同修会有顾虑上我家来。她马上说:“我们不怕,还是学吧。”同修的话一下坚定了我的心,我很感谢她在遇到困难时,能够放下自我,无条件的圆容我们这个集体学法环境。我们排除了干扰,很快恢复了学法。

大法弟子都知道,要想做好三件事,学好法是关键。在集体学法中,我体会到,学法不在于学了多少,静心学好法是最重要的。师尊曾在讲法中说过:“欲正其心,先诚其意。”(《法轮功》〈第三章〉)大法弟子必须抱着一颗虔诚、纯净的心去拜读这部宇宙大法——《转法轮》。自己的心敬师敬法到什么程度,大法就会在你所在层次展现他那一层次的洪大内涵。所以,不管我们再忙,遇到什么难过的关,一定严格要求自己每天静心学法。现在我每次学法时,都先调整好学法姿势,腿双盘,双手捧书,放下一切人心和凡事的干扰,清静无为的去学法。在一年的集体学法中,我感到自己才真正开始重视学法了。

二、整体配合,营救同修

同修甲是位老年同修,十多年来,一直坚持讲真相救众生,但是遭到邪恶的多次迫害。今年初,她又被当地国保大队绑架,我们都很痛心着急。同修丁工作很忙,多次在同修甲家中跟她的家属讲真相,鼓励他们去要他们的亲人,有时忙的饭都顾不上吃,可是家属仍然没有行动。同修丁无可奈何的放弃了。

转眼过去了四个多月,正念很强的同修甲还被非法关押,我们都想她那么坚定的反迫害,应该出来了,为什么还没闯出来?其实,是我们的整体还没有形成,把破除旧势力的迫害当成了被迫害同修的事了。意识到整体的不足后,同修戊主动联系相关同修,就整体营救同修甲進行切磋。过程中,大家放下长期形成的间隔,看到同修那颗为法负责的心,把同修的事当成自己的事那种无私的境界,间隔在慢慢消溶。大家很快达成一致意见,为同修甲请无罪辩护律师。

我们悟到,我们营救同修的基点要正。不是出自于情、任务、个人修炼等等因素。我们是救度众生的唯一希望,必须发自内心的去救人,救同修。看似律师在做,实际大法弟子才是主角,我们整体的心性、正念和配合决定世间的走向。过程中一切好的、不好的,甚至看似危险的表象都无法动摇我们救人的正念。在表象中及时向内找,找到问题,立即修去,不拖泥带水。每个参与的同修都有“要做就做好”的决心,不可半途而废。

神韵晚会中的《筷子舞》体现了整体配合的力量,大家在配合的过程中也感到这种强大的力量。每个同修做着不同的事情,但都是围绕救人的基点在做。老年同修坚持整点发正念,寄真相信给相关部门;负责请律师的同修,放下手中的工作和常人中的各种牵扯,无条件的整体配合,给律师细致的讲真相;负责传递消息的同修将最新消息传达给明慧网和当地同修。大家就是法中的一粒子,各自默默的配合着整体,维护着大法,救度众生。一个月后,在大家齐心配合和同修甲坚定反迫害的共同努力下,大家破除了旧势力的迫害,同修甲又回到了正法的洪流中来。

我认识到,配合营救同修的过程中,也是自己修炼提高、归正变异观念的过程。由于我怕心没去干净,邪恶长期跟踪监视,使我一直被邪恶的跟踪迫害困扰。这次我负责和其他同修配合去找律师和同修甲的家属,这直指我那颗放不下的怕心。但是我知道这是我该做的,是义不容辞的责任,怕也得做!每当去和他们见面时,我都在心里说,我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人世中的一切都是为大法开创的,大法弟子才是主角,我们做的是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同时,也找到了在邪恶迫害大法后所滋生的不正的犯罪心理,关键时刻总是以安全为借口,不能堂堂正正维护大法。意识到后,我加强正念,转变观念。修炼大法、维护大法、讲真相、发资料都是救度众生的大善之举,根本没有违反任何法律。那些强加给我的犯罪心我一概不要。我要象个真正大法弟子的样子,展现大法弟子坦荡的风貌。

还有,我体会到当自己看到同修间的矛盾是一定要找自己。以前,我总认为自己不错,很少和同修发生矛盾。可是现在我发现,我周围总有一些同修的矛盾让我看到或接触到,我想这也不是偶然的。师尊也多次开示过弟子,遇到矛盾向内找,甚至第三方看到都要想想自己。向内找后,发现自己很多时候也存在同样的心性问题,如用钱问题,妒嫉心问题等等。我开始修自己,不把精力放在辨别谁对谁错上,和发生矛盾的同修坦诚切磋自己的不足,和他们在法理上共同提高。

而且在帮助同修的过程中,也在扩大我的容量。同修甲出来后压力很大,有时说话很噎人。在她即将被非法开庭的前一天,我去看她。她又说了一通很噎人的话,当时我的人心让我马上不想再管这件事了。回家后,我冷静下来问自己,我们帮她,是为了让她领我们的好吗?师尊不是在《转法轮》中讲过:“可能大家听到佛教中有这样一句话:佛性一出,震动十方世界。谁看见了,都要帮他,无条件的帮他。佛家度人是不讲条件的,没有代价的,可以无条件的帮他,所以我们就可以为学员做很多事情。”我们帮她是我们的责任啊!没有任何条件和报酬的。况且同修在那么邪恶的环境下还在证实法,这是多么珍贵啊!我应该放下同修的不足,就看她可贵之处,无条件去帮助她。我心中的不平很快消失了,同修也在法中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旧势力想间隔我们的安排被我们修出的慈悲心彻底解体了。

三、帮助病业迫害中的同修,整体提高

同修己也是一名老年同修,她们老俩口坚持每天出去讲真相救人,做的很好。今年夏天,同修己突然出现病业状态,半边身子不能动了。她当时产生不正的一念,想到医院赶快治好后,不影响修炼。结果可想而知,同修己的半边手脚不能动了。

我们经常去看她,帮她发正念,可是收效甚微,随着时间的拖长,她的正念也很不足。我们也在反思,怎么样才能真正的帮助同修。我想我们的基点刚开始有些不正,找她心性上的问题,好象因为她心性有漏旧势力迫害她也成了理所当然似的。而且我们把自己摆在一个帮助别人的角度上去了,忘记师尊教导我们在任何环境下向内找。旧势力迫害的理由一个是因为被迫害的同修心性上有漏,要所谓的“考验”,另一个原因我想也许是我们整体上存在这方面的法理不清,才会让旧势力找到了迫害的借口。认识到整体上存在的不足后,我们放下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观念,站在共同提高的基点,和被迫害同修一起学法,发正念,在法上提高。

我们不再急躁,不被邪恶旧势力在她身体上演化出来的各种各样的假相所动,我们看到同修坚定一面,看到我们每天在法中熔炼着,心性在提高,境界在升华。当出现各种反复时,我们鼓励她,师尊已经在修炼初期给我们每个真修弟子都净化了身体,现在出现的所谓病业是旧势力的迫害,要分清真我和假我,当不正确状态出现时,主意识立即排除他,不承认他。同时,一定要坚定的走师尊安排的路,才能从根本上破除邪恶的迫害。师尊要求我们做的事就是师尊安排的路啊!我们鼓励她站起来,恢复炼功,静下来学法,去掉急于摆脱身体痛苦的执著心,力所能及的做一些证实法的事,如整点针对当地邪恶发正念等等。

现在同修己也在静心学法,大家也在这个过程中成熟起来。我相信如果我们都能向内找,踏踏实实的做好三件事,放下一切人心,坚定大法,我们的同修一定破除邪恶的安排好起来。

四、转变常人的观念,向内找,在救人的过程中提高心性

在修炼过程中,我也发现了自己一些根本的执着。成立学法小组初期,因为我会电脑,同时参与一些协调的事情,所以学法小组的同修有事都和我商量,我的显示心在不知不觉中滋长,放大。最近,我感到她们都和我的亲人同修很知心,我的心里就不是味了,认为她们有同修情和分别心,不大爱和她们交流了。我意识到这是旧势力在钻我显示心和妒嫉心的空子,想间隔我们这个整体。可是我的心就是放不下,甚至被旧势力利用,产生不想再参加这个学法小组了。

我知道遇到任何事情,都要无条件的向内找。我极力排斥那不平的妒嫉心,从法理上分清它不是我,是后天观念和执著形成的“假我”,我的先天本性是善良的。而正法修炼就是要返本归真,同化宇宙特性“真、善、忍”,返回到先天的本性上去。同时,我觉得自己在修去妒嫉心上总是拖泥带水,不能从根本上清除,一定有更深层次的变异因素存在。再向内找,我发现从开始修炼以来,我一直没有彻底转变观念。在常人社会或在修炼环境中,触碰到自己切身利益时,总想得到,总想舒服。师尊在《转法轮》中讲:“我们人类往往认为是好的东西,可是在高层次上看往往是坏的。所以人们认为好的,在常人中个人利益得的越多,过的越好,在大觉者们看来,这个人就越不好。不好在哪里呢?他得的越多,他越伤害别人,得到不该得的东西,他会重名利,于是他会失去德。你要想长功,你不注重心性的修炼,你的功根本就长不上来。”

这种“想得的越多越好”的常人观念,表现出隐藏很深的人心。希望听好听顺耳的话,做了点什么想得到别人的承认。当看到别人比自己强或自己不被重视承认,自尊心受到伤害的时候,这种观念形成的执着马上不干了,表现出魔性很大的妒嫉心,伤害着别人,甚至伤害着同修。

我还认识到,旧宇宙生命为私的本性还在干扰我履行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也是妒嫉心难去的一个原因。师尊在《转法轮》告诉我们:“这有一个规定:人在修炼当中,妒嫉心要不去是不得正果的,绝对不得正果的。”那么如果我因此心不去不能圆满,我天体中无量无计的众生都将被淘汰,我在讲真相中收救的生命以及他们所代表的庞大天体将怎么摆放?妒嫉同修修的比我好时,是在圆容师尊所要的,还是干着旧势力想干而干不了的坏事呢?我真的该警醒了。我是来助师正法的大法弟子,救度众生是我的使命,我没有理由做不好甚至反向做。我提醒自己必须时时辨别它,发现它,立即正念清除。

师尊最近发表了《再精進》的经文,将正法洪势向前又推進了一大步,我悟到大法弟子应该赶快跟上正法進程,互相配合好,加大力度的多救人。不能再迟疑了,我和亲人同修商量出去讲真相救人。多年来干扰我们讲真相的顾虑心、爱面子心、畏难心统统放下,彻底改变常人的观念,嘴笨不会说啊、不好意思开口啊等等。师尊在等,众生在期盼,我们怎么可以步履姗姗?其实真正做起来,也不是那么难。真诚的微笑,体贴的问候,为他着想的心态一定会为我们讲真相打开一片天地。现在才刚刚开始做,而且面对面发资料比较多,在讲三退上我还要再用心,再精進,多向做的好的同修取经,放下一切执着,一定要做好,因为救人实在太关键了。

我体会到,救人也是正法修炼的一部份。当我们明白救人的重要性和紧迫性时,就会放下为私为我的观念执着,在圆容师尊所要的过程中,那些顽固的执着心就会被无私无我的正念溶化解体,而为去执着而去执着则是难上加难,因为那样就偏离了师尊给我们安排的最正最好的正法修炼之路。同时我们在发自内心的救人过程中提高心性,加强同修间的配合,消除间隔,无间的配合又会大大提高救人的力度和质量。

在救人的过程中,也在彻底改变旧宇宙生命那种败坏变异的观念。最近,为了带动周围同修都走出来救人,我建议和我配合的亲人同修和同修丙配合出去讲真相。同修丙高兴的说:“这都是师父的安排”。同修以法为师的话,我听了竟然不舒服。我很吃惊自己的心理反应,向内找发现,我自认为站在无私的基点上,将配合的机会留给别人,其实内心深处是把自己摆在同修、甚至师尊之上了,这颗危险的显示心竟然打着“为别人着想”的幌子,狂妄的对师尊和大法不敬,我吓了一大跳。

我悟到,在我们生命中还没有完全同化大法的那部份,还留存着旧势力那种败坏狂妄的自以为是的观念。其实,每当自己能够做好哪件证实大法之事时,是因为自己在这方面的认识在法上,而我又有做这件事的愿望,师尊就选择了我去做,实际是把证实法的威德留给了我,我应该无比庆幸能去圆容师尊所要的,除了感恩和赞颂大法和师尊外,怎么能生出贪天之功的显示心来啊!我要彻底清除这种极其败坏危险的观念和显示心。这里也非常感谢同修丙,她以法为师的正念暴露了我隐蔽很深的显示心,帮助我清醒的认识自己的不足,然后去掉它。

结语:写完心得体会,感受最深的是师尊为了普度众生,耗尽了心血。一个业力满身的常人,能够被师尊选择在正法中修炼是一件多么幸运和荣耀的机缘啊,每一步思想和身体的升华溶入了师尊多少心血,是一个生命永远都无法回报的。珍惜走过的路,珍惜我们的同修,珍惜众生,用我们的所有去圆容师尊所要的吧。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